拉风的运动开幕喽!

整个校园被振奋人心的义勇军进行曲包围着,同学们围坐在操场的四周,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刚穿着统一的白色运动服绕着操场走方队。(注:笔者曰:真是老八股的出场方式)。

庆幸的是司南的腿虽然不能参加剧烈的运动,但是简单的比赛还是可以参加的。

而安少那天因为去医院接我也得了严重的感冒,幸好对比赛的影响不是很大,不过我每天都会被大堆大堆的药丸淹没,问哪里来那么多的药?那还用説?当然是那些花痴们送来的喽!

瞧!那些都是什么?

颜西,颜西,我们支持你!

這群恶心的男生,居然学女生一样拉起了横幅?

司南,我们永远爱你!

现在的学生怎么都這么开放了?在学校這么庄严的地方居然挂這么露骨的条幅!

安少,坚持到底,冠军属于你!

這样的台词还像些话,不过什么冠军属于他?难道都没把其他的选手放在眼里吗?像什么话?

我偷偷的扫描了一圈,发现操场四周這样的条幅多得数不过来。可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一个支持我的条幅。什么嘛!虽説我没有安少和司南的帅气,也没有颜西那样倾城倾国的美貌,可是怎么会连一个支持者都没有呢?就连柳儿那家伙也溜得不见踪影。

哦!我发现了,是柳儿,真的是柳儿呀!

可是……她手里拿的是什么鬼东西?只见柳儿的手里拿着一张小小的海报(和其他人的比起来当然有些小了),上面写着几外销微有点近视都会看不清的小字:程新月,加油!后面还画了一个醒目的超大个的超人?柳儿,這是什么东西啊?好丢人啊!(汗~~~~~~~~~)早知道這样,还不如让我做一颗默默无闻的铺路石算了。

這样还不算,更加让人不平衡的事情还有呢!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听到那些花痴女生们震耳欲聋的叫喊声。口号不外乎那些写在条幅上的东西。男生们则猛对着我们這里吹口哨,我当然不会自恋的以为他们是对着我吹的。而是对着我旁边那位天仙似的美女吹的。所有的光彩都被他们给抢走了,所了,还是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吧!

队伍在主席台前停了下来,然后理事长讲话,也就是安少的父亲,看到安少的父亲才知道,原来安少的好相貌都是遗传自他的父亲。可是气质上却又完全不搭调。理事长是斯文俊雅型的男人。而安少那家伙呢?唉!霸道无理,冷酷,所有所有的不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他身上。

讲话内容也知道还是些老的陈词滥调,没有什么新意。我站在队伍的中间开始的些想要睡觉。唉!现在每天晚上的睡眠都不是很充足。脑海里总是同时浮现出安少和司南的影像。我们三个人之间的问题让我越来越觉得吃力。

天啊!上帝请赐给我一盏阿拉丁神灯吧!我要回到从前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