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紧紧的跑在我的后头,舌头一直当啷在外面喘着粗气,它好像真的很听安少的话,我走得快一点它也会紧紧的跟在我的后面,我走得慢一点了,它也会放慢速度,唉!养一只通人性的小动物也挺好的,只可惜我天生不带动物缘,尤其是跟在我身后的那一族类。

看到安少的手臂举起又放下,我全力以赴的向前冲,可是等等……

跟在我后面的是什么?

黑豹?

怎么会?它怎么会跟在我的后面跑呢?而且好像不是在跑百米,而是在追赶什么猎物?我会是它要追赶的对象吗?

不会吧?我一直都知道安少是个坏心眼的家伙,可是他不会泯灭人性到這个地步吧?

它快要追上我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的腿迈开的频率不觉的加快了许多,现在我好担心我的屁股,只要后面的家伙再快一点点,那么我的屁股就会成为它今天的盘中餐了。

哦,太棒了!终于冲刺了……

“嗯,這次的成绩很理想哦!再来一次吧。”我怒气冲天的看着眼前這个家伙。“你究竟想干什么?要這只狗吃掉我吗?啊?你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呵……我相信你的实力。”“你还笑,你這个混蛋,你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被它吃掉吗?啊?不要再跟我玩這种无聊的游戏了。”我转向要走,可是安少却站在那里不动。

“再来一次。”“什么?”我没听错吗?是我耳朵的毛病吗?那家伙説再来一次?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干吗要這样虐待自己啊?

“再来一次,今天的练习才可以结束。你还可以跑得更快的。”“我——不——要,即使這样我可以得到冠军我也还是不要,被一只狗追来追去太丢人啦!”“真的不要?”“不要。”“那好吧,黑豹……”那只狗真的听懂了安少的命令,从他的身边猛的冲到我的身边对我张开血盆大口,我被它吓得当时就摔到了地上。

“啊……不要吃我……”我一步步的往后挪动自己的身体希望可以它保持安全的距离。

可是它也实在是太听话了吧?我往后挪用一点它就往前迈一步。

“不要靠近我。求求你,不要吃我。”“不要让它靠近你也可以,只要你再跑一次。”“好好好,只要能让它从我眼前消失,跑几次我都乐意。”我无奈的又再一次的被這只狗追了一次,這一次的成绩比上一次还要理想,原因有二:第一,我衷心的希望可以快点结束這痛苦的训练。

第二,黑豹在它主人的命令下更加卖力的追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嗯,這次不错哦,希望运动会的时候可以发挥這样的水平,那么拿冠军就没问题了。”我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气,手不停的平复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

“现在拿不拿冠军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它可以马上离开我的视线我就满足了。”我指了指坐在安少脚边的黑豹。

“黑豹。”“又要干嘛?不要过……”我刚刚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就在那一瞬间,黑豹那长长的沾满唾液的舌头毫不留情的舔上了我的脸颊,使得我脸上变得湿湿的,黏黏的。

“啊……這个……它,它吃我豆腐?”我惊讶得指着那只刚刚亲了我的黑豹。

“哈……被黑豹吻过的感觉怎么样?”安少一脸兴致的看着我,好像很期待我的答案的样子,小子,既然你那么期待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

“很好啊,跟你的比起来要好得多。”我起身往屋里走。

“什么?你怎么可以把它的和我的比?你不要忘了,你的初吻可是给了我的。”哈哈。着急了吧?心碎了吧?自尊心受挫了吧?小子,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你不要跟我提什么初吻,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如果可以改变的话,那宁愿那个人是黑豹也不要是你。”哈……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其实想想那个初吻……呵……还是会脸红呢!心里有一种説不出来的甜蜜。

“你……其实你想説的那个人是司南吧?”安少站在那里小声的説,一脸的失意,可是我还是听到了。我的心头一振。其实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刚刚只想着和安少斗嘴,还沉浸在那种无言的甜蜜中,心中想的只有安少一个人而已,为什么他会突然説起這个呢?看来這些话真的伤到他了吧?

“我……”我想要狡辩什么,可是在這个节骨眼儿上却连一个完整的词汇都説不出来。

就這样一个美好的早上,我们两个无言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谁都没有开口打破沉默。

直到……

“少爷……上学要迟到了。”哦!天啊!又是迟到。

我和安少的动作一致,一齐低头看手表,一齐看着对方,一齐撒腿向前跑,一齐大声喊道:“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