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要哭了,我説过不要説抱歉,原来我以为不让你接近那个家伙就会没事了,后来我才想明白,爱上一个人,心就不再是自己的了,就像是我把自己的心给了你。即使你不在我的身边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你,与其這样,还不如放开你,反正你這个孙猴子怎么也逃不开我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他宠溺的捏了捏我的鼻子。

“不要捏了,鼻涕会流出来。”我不收抬头看他,会説出這样话来的安少让我陌生,但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心。也许男人和女人一样多变,每个人都有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哈……已经流出来喽!”他一脸促狭的看着我。

“才没有,你又骗我。”可是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两道凉凉湿湿的东西顺着鼻孔缓慢的流下来,那不是鼻涕是什么呢?哦!這次的脸可真是丢大了。我赶紧的想要用手擦掉它们,可是安少已经拿起手帕轻轻的擦掉了。

“别……很脏的。”让一个男生帮了擦鼻涕真是够丢脸的。以安少以往的性格恐怕早已在心里笑上千百次了吧?

“没关系,流到嘴里才叫脏呢!擦好了,我们去海边吧!”安少不由分説的拉起我来到了海边的沙滩上。

我们脱掉鞋子在沙滩上散步,嬉戏。累了就并肩躺在沙滩上看星星。

“哇!好美的星星,好美的天空,好美的大海啊!”奇怪了,我今天怎么突然变得文绉绉的?像个诗人似的?看来我程新月将来走投无路的时候也可以写个几首诗骗几个银子来花花了。难怪在這几个科目里我的语文成绩是最好的。(以前的语文成绩每次都只考六十分,刚刚及格,也就是説以前的程新月,除了语文外其它的科目都是不及格的。汗~~~)

“嗯,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我没有説话,歪着头看着安少明亮的眼睛,他没有看我,只是抬头看着天空,静静的倾诉着他长久以来的梦想。

“我的梦想就是和相爱的人住在這里,我们手牵手的漫步在沙滩上。然后像我们现在這里躺在這里仰望星空。平平淡淡的过一生。”“……”我不知道要説些什么,仿佛一切事情都不能打破此刻的宁静,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我的心里却有一丝説不上来的愁怅。

“干吗這样看着我?”他看到我没有説话,奇怪的问我。

“没想到你的梦想居然是這样的。我还以为像你這种什么都不缺的人会有很大很大的梦想呢!呵……”我挠了挠头发傻瓜似的笑着。

“什么都不缺?”“对啊!你家又有钱,父母又這样爱你,长的又帅,功课又好。你还缺什么呢?”“……妈妈,真的爱我吗?……”海水一波接一波的向岸边涌来,海浪拍打的声音把安少的自言自语淹没在了大海里。

“你説什么?”“没什么”他站起身向海里走去。

嘣!嘣嘣!

我们被天空中的爆炸声给吸了住了,我坐了起来,有不名飞行物吗?还是飞机坠落?嗯?是烟花?好漂亮……

天空中五彩缤纷的烟花争相绽放,把天空渲染成了一个七彩的世界。

“程新月,生日快乐!”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来到了我的身边。

“谢谢你!”刚刚那些文绉绉的话一句也説不出来了,只能用最平实的语言表达我最真心的感谢。

“這是我今晚送你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喜欢吗?”“嗯!好喜欢!真的谢谢你,安少!”嗯……不太对,我的屁股下面怎么凉凉的?不会吧?海水已经涨到了我屁股下面,而我却一点也不自觉?都是烟花惹的祸。

“哈哈……程新月,你都這么大了怎么还会尿裤子啊?”安少的嘻笑的脸突然放大到我的眼前。然后又笑着抱着肚子弯下腰去。

這个浑蛋,非要這样捉弄我吗?明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还這样笑我。大浑蛋,大恶魔。

“是啊,怎么样?我看你也一起来吧。”説着我就撩起脚边的水喷向他。

“不要……哈……”

“你别跑,给我站住,臭小子……”我们的笑声伴着海风吹上的天空,和灿烂的烟火一起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