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我们才半天不见而已,没想到你就這么想我啦!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个吻,让你突然发现你已经爱上我啦?嗯?”安少英俊的大脸贴在我的面前,汗水从他的额头上一滴一滴的滑落,呼吸也有一些微喘。一看就知道是急匆匆赶回来的。

我的心里升出了一丝的感动,没想到我的一句话安少可以放下自己的事情而赶回来。不过,他那久违的不正经的调调真是让我气急。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拼命的想要忘掉昨晚的那个吻,可是這个家伙却总是提醒着我。真是罪孽啊!!

“你胡説什么?眼睛瞎掉了才会爱上你這只猪头。”我转过身去上楼,不想让他看到我红透了的脸颊。

“呵……”安少跟着我来到了二楼的书房。“咦?這么来书房干吗?”他会這样问也不奇怪,因为每次要他给我补习的时候都是需要一翻苦战的。

“当然是补习啦!难道要你来這里看风景啊!”我翻了翻白眼,表示对他智商的怀疑。

“新月翻白眼可就不漂亮喽!告诉我原因吧!”安少坐在沙发上,双脚不安分的蹬着茶几,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

“什么原因?没有原因,想要好好学习不行吗?”“程新月,你当我是傻瓜啊,快告诉我,否则,想要补习?免谈。”這家伙悠哉的坐在那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告诉他我要参加竞选?肯定会被他笑我不自量力。可是不告诉他,他早晚也会知道這件事的。我经过一番内心的挣扎决定,还是如实的招了吧。

“我……要参加竞选。”我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抬头挺胸的对他説。“我要参加竞选学生会会长,所有,我必须要开始努力学习。”嗯?没动静?怎么会?我对找到安少的目光,他正以看外星人惊讶的目光看着我,目光中带着极大的怀疑与不相信。

“喂!再這样看着我,我就不客气啦!”我用力的踢了踢他蹬在桌几上的修长的双腿。

“哇!新月,好痛的,看到我這么痛难道你都不会觉得心疼吗?”他委屈的抱着被我踢疼的双腿蜷缩在沙发上默不作声。

“真的……很疼吗?”我刚刚好像是有些用力过猛了。不过,我以前也是這样对他的啊?不会是凑巧伤到什么脆弱的地方了吧?

“嗯,很疼。”“那我去找医生过来吧。”他家有专属的家庭医生,哎,有钱人家的孩子啊!到底比我们穷苦人家的孩子要娇弱的多。

“不用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无条件的为你补习,直到你满意为止。”狡猾的目光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大意的我并没能捕捉到。

“什么条件?”“每天都亲吻我一下,這样我的心情就会很愉快,我的心情好了,帮你补习的效率自然也就能够大大的提高了。”他冲我天真无邪的一笑,整齐的白白的牙齿发出耀眼的光芒。

“什么?”這家伙不会是被我踢糊涂了吧?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説什么?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意外的吻,我的心又开始没有规律的跳个不停。

“每天亲吻我一下,我就帮你补习。”“你……你……你作梦。”我用手颤抖的指着他,也不是因为激动,也不是因为气愤,而是被他吓到不行了才颤抖的。這家伙怎么什么天方夜谭都敢讲啊!!

“那就不要怪我喽,不过以你现在的成绩想要去参加竞选,我看……”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我挣扎再挣扎,在理智与情感中挣扎。想到司南,我顿时充满了勇气。我不能放弃,我這样一放弃,放弃不仅仅是司南的过去,还代表着我未战先死的败给了颜西。一个吻,不就是一个吻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皮肤贴着皮肤那么简单吗?可是为什么我的心竟然有一丝丝的渴望呢?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不能再有过分的要求哦!”“好的,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説着,他锃的一下从沙发站了起来,动作利落的像是豹子一样敏捷。

“你的腿不是……”

“呵……有了新月爱的鼓励,再大的伤也都会痊愈的。”這……我是不是又被這小子给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