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请注意,现在广播一项通知:学校临时决定要在下周一进行一次汇考,考试成绩将影响期末的总评成绩。请同学们抓紧课业复习。”广播室就像是在散播着魔音一般,震得我们头疼欲裂。

“什么?”整个教室中同时回响着同一个词语。

“柳儿,我们完蛋了。”“新月,我们完蛋了。”這是我和柳儿的合奏曲。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然后都无力的趴到桌上。真想就此晕死过去,然后醒来后告诉自己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我的手机在這个时候响了起来。一定是安少那个家伙,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喂?”我继续趴在桌上装死。

“放学之后等着我哦。”百分百恶魔的语气。

“干吗?”“没听广播吗?”“当然听到了。那又怎么样?”“阿姨不是要我做你的补习老师吗?”“你想帮我补习?”我从桌上"复活"了,那样子像吃了兴奋剂似的精神。不过请不要误会,這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如果你能保证這次汇考能够全部及格的话,那我们就不用补习了。”這家伙真是算准了我的成绩烂得一塌糊涂才会這样説。

“你……我知道了。”我不得不妥协了。

“那一定要乖乖的等着我啊。”那个不正经的安少又回来了,前些日子他的脾气莫名其妙的暴躁,现在的他又像是原来的那个会逗着我玩,会跟我耍赖的阳光男生了。

“知道了。”一旁的柳儿张着嘴吃惊的看着我,“看什么?苍蝇要飞进去了。”“新月,刚才是安少打来的吗?”干吗一副饥渴的样子啊?

“对啊。”“要帮你补习?”“对啊。”“可不可以带着我啊?”柳儿充满希望的看着我。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让她失望,可是我太了解那家伙的性格了,如果柳儿真的去了,一定会被他给整死的。

“给你。”我把手机递给柳儿。

“什么?”“你自己给他打电话啊!如果他同意我当然没意见啦!”“还是算了吧,要我自己打电话不是要我自己找死一样吗?还是你一个人享受去吧!”“……”享受?天啊!为什么這群女生还是没有醒悟呢?跟這个恶魔在一起怎么会是享受呢?为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我的痛苦呢?柳儿,难道连你也不理解我吗?

*

“放学喽,新月,我们走吧!”安少飞快的窜进我们教室,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跑。后面传来一阵惊呼声。

“哇,好帅哦,连侧脸都那么帅。”“是啊,是啊。还从来没看来他笑呢。原来笑的时候比平时更帅。”“虽然是這样,可是我们永远都不会得到他的笑容。因为他的笑容全都给了新月。”“怎么会這样……为什么是新月,我长得比她漂亮啊……”哦,天啊!为什么這个家伙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呢?害得我也要跟他一起成为别人的话题。

這个家伙为什么要拉着我的手呢?我的心现在好紧张,像小兔子一样到处乱撞,我的手心开始冒汗了。脸也好像是要发烧了一样,真的要病了吗?

“喂,你放开我的手。”我停下来,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可是他的力气好大,我用了好大的力气也不管用。

“我们要快一点回家复习功课啊!”這个家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真想上去用力的揍晕他。

“你的脚好了吗?”今天都没有坐轮椅,跑得比我比赛的时候都要快。

“没有啊,有的时候还是会很痛,不过为了新月的功课我还是会忍住這一点点痛楚的。”説的真是大义凛然啊。明明已经痊愈了还在這里骗我。

到了家门口,安少却突然説要坐轮椅。這个家伙真是让人琢磨不定。

“你的脚明明已经没事了。”“谁説的,因为刚才剧烈的运动,所以现在我的脚痛得要命。唉哟……好痛……”他的演技真的好烂。這种幼稚的戏码他也演的出来。真的是。

“为什么?”“想知道吗?”“啊。”“等你想要真正了解我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我的故事。”他的眼神透着从来没有过的认真,這样的他真的好迷人,這一次我没有再追问。我想,這个时候的他是最真诚的。

“啊??”“好了,快进去吧,告诉王嫂帮我们把饭端到书房,我们今天要在那里呆到很晚。”他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安少了。

“什么?”等你想要真正了解我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我的故事。這是什么意思?安少会有什么故事呢?想真正了解他的时候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要説這样莫名其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