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想问你一件事。”我还是背着司南找到了阿姨,我不能看着他這样痛苦下去,虽然表面上他装作没事一样,但是我知道他的内心一定正承受着巨大的痛楚与煎熬。

“什么事?”“司南……是不是你的儿子。”“……”阿姨震惊的看着我,她一定在怀疑我怎么会知道這样的秘密吧?我想這件事情在她的心里也一定是一个秘密。

“是吧?司南他是你的儿子吧?”“你……怎么会知道?”“我看到了司南钱包里保存着一张您年轻时候的照片,而且他自己也亲口承认了。”“亲口承认什么?”“他已经知道您就是他的妈妈了,虽然小的时候对您没有印象,可是那张照片却在他懂事以后一直带在身上。所以那天他一眼就认出您了。”“他……他知道了?我的儿子,我对不起他……”阿姨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是啊!自己惦念了十几年的儿子却一天都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心里的愧疚与难过谁能够了解呢?

“阿姨要和他相认吗?”“当然,可是……他一定很恨我吧?”“不是的,他説他只要看到了您,他就已经知足了,他从来都没有恨过您。”“真的吗?他不恨我?”阿姨不相信的抬头看我,我知道她想要从我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是,他不恨你,阿姨,我想请您帮学长做一件事,這件事也只有你才能够帮得了他了。”“嗯。”我把司南现在的情况娓娓道来给她听,以现在的经济情况看来,只有阿姨才能帮得上司南了。我想阿姨也一定很想为司南作一些事情吧?虽然我知道司南不会同意我么做,可是我没办法了,只有這样才能让被绑紧的司南解脱啊!

“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阿姨?那也就是説……司南和安少……他们两个是……”“他们不是兄弟,安少并不是我亲生的儿子,我来到他们家的时候安少才刚刚满月,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去逝了,虽然安少从小就叫我妈妈,但我却没有扮演好一个母亲的角色,我太对不起這孩子了……”原来是這样,我心里的石头仿佛像落了地一般的轻松,可是另一块大石又压在了我的心头,难怪安少会這么渴望得到阿姨的关注,原来他的身世也這么可怜,原来他也一直這么孤单,原来他也只有一个人而已。可是我却把這样的他推开,把他伤害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吗?推开爱我的安少去司南身边是错误的吗?为什么上天要這样捉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