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丸子组”这三个不讲意气的笨蛋落荒而逃的背影,一排比筷子还长的黑线,从我的额头上滑落下来。正当我在心里盘算着等会是把那三个笨蛋生煎还是油炸时,他们的大叫声突然从礼堂里远远的传了过来。

“圣伊同学现在在礼堂后面的小花园里,大家快去找他们啊!!”

“哇啊啊啊!圣伊同学!!等等我!!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你交换校徽!!”

“走开!!我先出去!!”

轰隆隆隆隆——

一大团像乌云一样的灰尘从礼堂的后门朝小花园拥过来,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灰尘突然淹没了圣伊!

我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情势,握紧手中的校徽,“嗖”地一下便朝礼堂的后门冲了过去!

“小希!”

啊,是圣伊在叫我!呜……不管、不管了,我的脑子好乱,先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下来再说!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不顾周围同学惊诧的目光,我像火箭炮一样一口气冲进礼堂,继而脚下生风地奔出礼堂。

“小希……小希!小希……”

咦?奇怪,我没听错吧?我都已经到礼堂外面了,为什么还听见了圣伊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在原地站住,惊讶地转过了头,瞳孔因为震惊而在不停地放大——放大——

“小希!小希!!”

圣伊……他居然追了出来,被踩脏的球鞋,有些踉跄的脚步,大概是因为被女生们挤得太厉害,校服的上衣扣子全都掉了,连穿在外套里面的白衬衣也显得有些凌乱不堪,可是即使这样,他校服上的蓝色蔷薇校徽,依旧好好地别在那里,丝毫没有被扯动过的痕迹。

“小圣……”看着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地朝我跑过来的圣伊,我的心似乎被什么轻轻地摇动着,可是突然,一个声音蹿进了我的脑海,让我突然清醒过来。

不,不行!我现在还没有办法面对圣伊,我还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对他说,我不想伤害他,不可以!

“小圣,别过来,不要过来!!我……我……”

“小希……”听见我的大喊声,圣伊的脚步渐渐放慢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茫然和失落,可是突然,他的目光一定,刚刚放慢的脚步又加快起来。

咦?!圣伊……我不是叫他不要追过来了吗?!为什么他还是……呜,没办法了,虽然“灯泡头”说逃避是一件很差劲的事情,可是现在这种情形,我宁愿被圣伊觉得我差劲,也不想随随便便地让他伤心。呜呼,易林希,跑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我一转身,用尽全力地往前飞跑。

“小圣,不要再追了,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停下来的,快点放弃啦!”我焦急地对着身后的圣伊大喊。

“不,小希!”圣伊喘着气,目光坚定得似乎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使他动摇,“我也和你一样,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的!”

“小圣……”我的心再一次动摇了。

可是圣夜那张冷冰冰却怎么也甩不开的脸,突然跳进了我的脑海里。

呜……不行!好乱,我的脑子好乱!!不能停下来!!呼……我想着,深吸一口气,心一横,加快速度往前冲刺。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跑了一阵子,当我在心里肯定圣伊一定没有再追过来后,我停住跑得有些发酸的脚,转过头往后看过去——圣伊居然还远远地跟在我的身后,拼命地跑着。

圣伊…他还没有放弃吗,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还有,这么剧烈的运动,他的身体受得了吗?!我惊讶地站直身体,看着远远,只能模糊辨认出他的身影的圣伊,心像天平的指针,在剧烈地摇摆着。

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的!

不可以,易林希,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心软!我不详随随便便地对圣伊说几句不负责任的话,敷衍他,圣夜是我重要的朋友啊!

我强行抹掉圣伊印在我眼睛里、脑海中那张满头大汗的脸和无比坚定的眼神,转过身,开足最大马力,往前飞冲!

呼……当我再次回头看去的所想的那样,圣伊已经没有再追过来了。在我的身后,只剩下一片空洞的昏暗……那个傻瓜,早就应该放弃了啊,明明知道身体不好,居然还拼命地追着,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吗?!真是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会有种空空的感觉呢?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混乱的心绪。可当我正要转过、朝宿舍方向走的时候,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昏暗光线的尽头,然后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啊,是圣伊!

当我看清楚了那个身影的脸,我的目光突然一怔,心猛地一收紧,刚刚稍微平静下来的大脑,一下子又变得无比混乱了。

看着已经撑到极限,却仍踉踉跄跄地朝我追过来的圣伊,我再也鼓不起勇气转身逃开了,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向他走进。我的脚就像是地上生了根一样,没有办法向任何方向挪动一步,只能震惊地瞪大双眼,看着圣伊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向我靠近……靠近……靠近……

啪!

当圣伊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时,我的身体猛烈地一颤。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圣伊弯着腰,对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像下雨一样顺着他的脸颊掉落在地上,

过了好久,他的喘息终于稍稍地平息了下来。圣伊抬起头,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像是享受到世界上最大的幸福般,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开心笑脸——尽管这张脸已经变得比纸还要苍白……

“小希……”圣伊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笑着看着我,“我抓住你了哦!”

“小圣……”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目光因为震惊而拼命地晃动着,“笨……笨蛋!小圣,你的身体不好,怎么可以跑这么远。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可能会要你的命吗?!””……”圣伊深深地看着我,目光沉重得让我几乎喘不过气,”小稀,我还以为你一直知道,对我来说,失去你-和死,没有什么分别.”

扑通!

圣伊的话就像一道电流击中我,让我的心脏猛地一抽紧,乱成一团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突然,我感觉圣伊抓住我的手一用力,我的身体顺着这个力量往旁边一倾……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圣伊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小希……”圣伊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他在哭吗?为什么声音听上去这么悲伤?

“小希,求你……再也不要这样躲着我,也不要随意从我身边逃开……这样,会让我比面对死亡更害怕……”

“小圣……”

嘭-

圣伊说完,身体突然一倒,我一把抱紧他,浑身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凉!

“……小圣……小圣!小圣!!”

“小伊……易林希……”

就在我的新跌入北极冰洞的时候,突然圣夜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抬起头,只看到圣夜大汗淋漓,步伐有一些不稳地朝我的方向冲来。

“圣夜!圣夜!!小圣!小圣他,他……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

我顾不得细想,只得死死地抱住完全瘫软在我的怀里的圣伊。

“小伊!”看见眼前的情形,圣夜猛地一怔,飞快地冲到我面前,接住了圣伊,让圣伊躺在地面上,“小伊!小伊……易林希,叫救护车!”

“好!”我颤抖着手把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使劲地掏了出来-119?!120?!该死,叫救护车的号码是多少来着?!易林希!易林希!!如果今天圣伊出了什么事情,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

“哥哥……小希……”

咦?!是圣伊的声音!!圣伊醒了?!

我握紧拿着手机拼命发抖的手,惊讶地转过了头,发现躺在圣夜怀里的圣伊,正虚弱地慢慢睁开眼睛……

“小伊!你还好吗?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

“小圣!小圣!!你没事吗?!你有哪里痛吗?!”

“小希……哥哥……”圣伊扑闪了一下眼睛,吃力地对我和圣夜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不要担心……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不需要去医院……”

“哥哥……”圣伊突然又转过头看着圣夜,会心地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追过来呢……以前,你比我先认识小希,不过这一次,是我先抓住她的噢……”

“……圣夜愣了愣,惊讶到看者圣伊,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却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已经冲到喉咙口的话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小希……”圣伊看向我死死抓住手机的手,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你的校徽……”

咦?校……校徽?

被圣伊一提醒,我从刚才慌乱的情绪中惊醒了过来,摊开刚才握住校徽的手掌,却发现空空如也-

校徽……不见了!

“……”

“哥哥,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呢!”

过了很久,圣伊轻轻地打破了沉默,仰起脸,目光从我的身上,缓缓地落在了圣夜的脸上。

“……恩……”

圣夜犹豫了半晌,抬起头来轻轻应了一声。

“对了,哥哥……”

圣伊在地上盘着腿做了起来,面带未详却又无比认真地望着圣夜,“如果小希的校徽没有弄丢,而她把校徽送给了我,你要怎么做呢?”

咦?!圣,圣伊……他,他为什么要这样问?!

“……”

听见圣伊的问题,圣夜全身好像被电流穿过一样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可是他很快恢复了镇静,抬起眼睛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石斛是思考了一下,然后低下了头对圣伊轻轻地笑了笑,“如果是这样……我会为你感到高兴。”

“呵呵……哥哥,真的吗?”

圣伊开心到“咯咯”笑出了声,却又狡洁地朝我眨了眨严禁台,无比坚定地继续说道,“不过,如果小希把校徽送给了你,我升秒年个,我会想办法把校徽从你那里抢回来哦!”

扑通!

圣伊的话让我的新又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圣夜怔了怔,像是没听明白少年宫仪在说什么似的,瞪大眼睛定定地看者他,我也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圣夜和圣伊。

星光下,圣伊的笑脸是那样地灿烂,就像是虏获了夜空中所有的光芒。

而圣夜,却轻轻地抿着嘴唇,怔怔地望着圣伊,深邃的眼睛里石斛流淌出更多……更多我无法体会的心情……

“男女接力游泳赛,即将开始。请各位选手就位,准备比赛。”

轰轰烈烈、乱成一团麻的校庆舞会结束后,第二天运动会进入了**,平时空荡荡的枫林高中游泳馆里高高的看台上都挤满了人,这里正在进行着男女接力泳的决赛。

我跟在“鱿鱼”的身后,扛着一个救生圈,朝游泳池走去,我们的搭档则是宋允儿和郑智钊。

嘟嘟——

“各位同学请自觉退到看台的黄色警戒线后,不要影响比赛!”

“哈哈哈,你们看你们看,那个枫林高中的女生居然扛着救生圈来参加接力泳决赛耶!”

“这次接力泳决赛枫林高中死定了啦!我听说,圣夜因脚伤复发不能参加今天的比赛,那个女生一定是顶替圣夜来的!”

心烦气躁……心烦气躁……

呜呼……真是吵死人了!我真恨不得能像游戏里的三眼童子一样,发射出无数块“X”胶布,把这些家伙的嘴巴统统封上!

唉——昨天的一场追逐大赛让圣夜原本就没好全的脚伤又复发了,脚上的伤口崩开不说,还肿得像个大萝卜,根本没办法参加比赛。

我好不容易说服他,由我来代替他比赛,虽然当时本大侠是拍着胸脯保证的,可是现在心里却像是在擂鼓一样……该死的金夫人不知道怎么得知了风声,竟然派人通知我们要么放弃,要么只能由我参赛!

呼呼,她是不是千里眼啊,怎么知道本大侠样样全能——可就是个旱鸭子呢!经过这样一折腾,恩来有十足把握拿到第一名的接力泳,一下子变得希望渺茫!呜,没想到这次运动会变得那么难,简直就是比攀岩还要难!我们要输了吗?!呸呸呸!易林希啊易林希,你是不是属乌鸦的啊,不管了,这次比赛本大侠拼了!

“各位选手,请尽快通过入场通道进入比赛现场!请尽快通过入场通道进入比赛现场!”

见其他运动员纷纷超同一个方向走去,我也赶紧抓好了游泳圈,跟了上去。

“小希!”就在我刚刚走到比赛通道里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是你?!”我一扭头,惊讶地看到了SUN的脸,克制不住的怒火“噌”地一下又蹿了上来,我恨不得能马上给他几拳,“你还敢来!圣夜手上是不是你们搞的鬼,你说你说!”

“这只是在证明你们必输无疑,小希,还是放弃吧!”SUN面对我的咆哮却很冷静,语气像是在告诫却又像是在劝慰。

“混蛋,这不可能!这次比赛我们枫林一定要赢!”我死死地瞪着他,肯定地大声说,“你们就等着哭吧!”

咚咚咚——就在这时,通道里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大概是其他选手来了。

“你会后悔的!”SUN的声音冷冰冰的却夹杂着几丝焦虑,他到底想说什么?这是,他迅速朝前瞥了一眼,眉头纠结出若隐若现的阴影,突然一扭头闪出了通道,消失得无影无踪。

“易林希!”

咦?圣夜?

我有些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却发圣夜正拄着一根拐杖,弯曲着受伤的左脚,站在通道前向我招手。刚才的脚步声……原来是圣夜的!

我愣了愣,赶紧跑了过去。此时通道里除了我和圣夜,没有其他的人。想起昨天舞会后发生的事情,我的脸突然一红,已经跳得筋疲力尽的心脏,又开始加速撞击我的嗓子眼了!

“你……你怎么来了?”我哽着因为紧张而有些干涩的喉咙问。

圣夜长长舒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我:“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好好加油!不过,如果等会实在不行,就立刻放弃,不要勉强,以免遇到危险。”

“不……我不会放弃的!”我把已经烫得冒烟的脸,往旁边一撇,不敢再继续看圣夜那双像夜空一样深邃的眼睛,“既然我已经接受了守护枫林高中的任务,那么让比赛胜利,就是我的责任!还有……这次运动会事关枫林高中能不能进排行榜前七名,你一定很希望能有资格参加最后的定向越野比赛,去找RINBOW吧?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的!”

“……”虽然没有看圣夜的眼睛,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睛正深深地凝视着我,突然,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易林希,转过头来看着我。”

“咦?看……看你干吗?有什么好看的?!”完了完了,心越跳越快了!这样下去,本大侠不会得心肌梗塞吧?!

“白痴猪,把头转过来!”

“呜……”可恶,圣夜这个霸道的语气威慑力实在是太惊人了,即使是我这个天下无敌的大侠,也只能不服气地嘟着嘴,机械地把脸转向了他,“你……你要干吗?!呜——”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怎……怎么回事?!圣夜……圣夜他在干什么?!

就在我的脸终于和圣夜面对面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感觉一个力量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的身体猛地往前一倾,扑进了圣夜的怀里!一阵熟悉的蔷薇花香一下子弥漫了我的脑海,我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头晕乎乎得没有办法思考任何问题。接着,一个像风一样柔软的声音轻轻飘进了我的耳朵里。

“谢谢你……”

……

“……喂……白痴猪……易林希!醒醒!要比赛了!易林希!”

咦?比……比赛?!

我感觉有人正在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胳膊,我眨了眨眼睛,眼前这个模糊影像变得越来越清晰!

呜……是……是圣夜!可这里是游泳馆的选手入场通道啊,怎……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头这么晕?刚才我睡着了吗?!我……我刚才好像迷迷糊糊感觉到圣夜……他抱紧了我……原来是个梦啊?可是我怎么感觉那么真实?

“白痴猪。你是马吗?居然站着都能睡着!”

“呃……那个……呵呵呵呵呵……”呜……圣夜这家伙还是这么凶,刚才果然是梦吧,“喔!嗯……”我点了点头,想起刚才那个梦,慌慌张张地朝通道出口跑了过去,可是刚跑到门口,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了肩膀上一根栗色的发丝——

栗色的发丝……是圣夜!这么……这么说……刚才圣夜抱着我……是真的?!

我的心突然向上一抽,惊讶地回过头!

闪亮……闪亮……

是幻觉吗?不,不是幻觉!圣夜……他正拄着拐杖站在那里,温柔地微笑着看着我,轻轻地向我挥手……

一瞬间,我觉得仿佛全世界都亮了起来,心被一种甜甜的感觉塞得满满的!

“加油。”圣夜微笑着说。

“嗯!”我点点头,朝圣夜比了个胜利的“V”字,飞快地跑出了通道的门口。

“各就各位——”

啪——

接力泳决赛的枪声响起,五支参赛队的“第一棒”选手“扑通”一声跳进了水中,游泳馆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几乎掀翻天花板的呐喊声!

“加油!加油!英伦高中加油!”

“早川高中加油!早川高中加油!早川高中加油!”

“明德高中第一!明德高中必胜!”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接力泳枫林高中的第一棒是“鱿鱼”,虽然这家伙平时不声不响的,万万没有想到,他游泳还真是个好手!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第一棒的选手一到岸,第二棒的选手紧接着就跳进了水里。

而我也站上了跳水台,可心脏“怦怦!怦怦!”又不听使唤了。

呜呼……不要怕,不要怕,易林希……不过在水里做个伸展运动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我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才圣夜抱着我时那个温暖的感觉突然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而这个短暂的回忆就像是最神奇的魔法,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居然又变得信心十足了!

“小希!加油!!”

啊,这个声音……是圣伊!

我转过头,朝看台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圣伊、小强还有“肉球”正站在第一排对着我用力地挥手。啊,圣夜也在!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我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理想!

必胜!必胜!我朝他们比了个“V”字,然后转过头,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准备。

“易林希!”转眼间,第二棒的宋允儿已经游到了我的面前,我和她击了一下手掌,提着游泳圈,扑通一下跳进了泳池里。

哗哗哗——哗哗哗——

“老大加油!老大加油!”

“易林希快啊——啊啊——”

我游游游!我划划划!!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岸边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叫喊声,几乎全校的同学都在给我加油鼓劲,我下意识地侧过头,寻找到圣夜的身影,一下子信心百倍,双手更用力地前后摆动,拼命地朝前划去!

嘿咻!嘿咻!嘿咻咻!

哇哈哈哈哈,看来我易林希果然是一个天才,带着游泳圈参加游泳比赛恐怕就只有我这个独一无二的女侠了吧,我一定要枫林得到最后的胜利!

突然——

嘶——嘶——嘶——

咦?那是什么?一阵奇怪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疑惑地竖起耳朵四下倾听,一个不详的预感却已悄悄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低头一看顿时傻了眼——游泳圈上原来是气门塞的位置竟然变成了一个大洞!此刻,一股股水花正迫不及待地朝游泳圈里涌去……

“不好,那个女生的游泳圈好像漏气了!”

“真的真的,她在往下沉啊——”

顿时,看台上的惊叫声在游泳馆上空交织成一片。

我鼓着嘴,手脚慌乱地在旁边划水,谁知下沉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扑通!

就在这时,游泳池对面突然闪过了一道白光。

“啊——圣夜!枫林高中的圣夜会长跳下去了!”

“哇哇!不是圣夜,不是圣夜啊!”

“那是圣夜会长的双胞胎弟弟圣伊!”

一阵阵排山倒海的惊呼像无尽的池水灌入了我的耳朵里。我奋力地扑打着水面,挣扎着不让自己继续下沉,然后僵硬着脖子,艰难地看向前方……

啊!前面那个白色的身影……没有错,是圣伊!似乎还有好多人用力地拽住一个正要往水里跳的家伙……

那……又是谁啊……呼噜!呼噜!喝了好多的水……管……管不了这么多了……

我只看到,圣伊卯足了劲拼命地划动着双手朝我的方向冲刺过来——

我的脑袋变得越来越重了……想要叫喊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而那个身影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希,别怕!我来救你了!”突然,圣伊的脑袋猛地探出了水面,一双冰凉的手用力地勾住了我的脖子,他拼命地划动手臂想托着我游走,可是却力不从心……他的动作越来越吃力,呼吸却变得更加急促……

“小……小圣……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白?!”被圣伊一下子抱住后,我整个人猛地震了一下,意识似乎又回到了身体了。可是圣伊的状态却明显出了问题,他的脸色白得吓人,似乎有个凶狠的怪物就要从他的胸口冲出来,而他怎么也挡不住!

“没……没没关系……我只是……”圣伊接连猛力地呼吸了好几口,声音却渐渐地轻了下去,明亮的眼睛也一点点变得黯淡,连话也说不完整了。

“小圣!小圣!你怎么啦!”小圣冰凉的手死命地拉着我不肯放手,可是我们两个都不可避免地不断往下沉……天啊!小圣的身体那么弱,根本不能做这么激烈的运动!

我不断被呛,无法呼吸,而且小圣也支持不住了身体越来越重,我们就像陷入了一个无法挣脱的黑色漩涡,随时都会被吞噬。

“嘭!”突然,又是一记水花炸开的巨响。

水珠模糊了我的眼睛,我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顾一切地朝我们这边靠近。哗啦呼啦!透明的碧蓝色池水好像暴走战士一样上下起伏。

圣夜!果然是圣夜!当我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心一下子亮了起来!只见他绷紧了脸,眉头重重地拧着,奋力地冲了过来,一下子托住了我和小圣——那一瞬间,圣夜的目光好像一张结实的网猛地罩住了我和小圣。

“易林希,挺住!”圣夜喝了一声,一手托起圣伊,让他的头可以浮出水面。可当他的另一只手拽住我的肩膀时,圣伊那边倏地往下一沉,这时,圣夜的眉头猛然重重地抽搐了一下,似乎在用尽全力忍受住痛苦……啊!我差点忘了他还有脚伤在身!现在凭他一个人的力气想把我们两个同时救回岸根本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肩膀猛地一紧,巨大的力量甚至带来一阵疼痛,圣夜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圣伊,圣伊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眼睛紧紧地闭着,连呼吸都变得微弱。圣夜眼底的焦虑越来越重,本来握住我箭头的手微微颤抖着,他再转过头,眼底的挣扎化成黑色浓的化不开。终于,一道决绝的光芒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狠狠一咬牙,就转过头,带着圣伊不顾一切地朝岸边游去!

圣夜……他……先救了圣伊……

呼哧!呼哧!不知道为什么,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这不是很好吗?一切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圣夜救了圣伊,明明一点点问题都没有……

可是……看着他们越来越远的身影,周围的声音也离我越来越远了……为什么我的眼睛越来越模糊……心也随着身体重重地往下沉……

“易林希!易林希!易林希……”

蔷薇花香……

我似乎又闻到了蔷薇花香……不知道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就在我已经用完最后一丝力气,手脚再也不受控制,整个人直直地往下坠落时,一个强烈却微微颤抖的声音在我脑袋里炸响……

好像能睁开眼睛……好像能看到那个紧紧抱住我的人到底是谁……

可此时,我已经彻底到达了极限,两眼一白……

扑通——“易林希!易林希!你怎么样了?!”

……

是谁?!不停地吵我,现在总算安静下来了……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蔷薇花香,脑子里白蒙蒙的一片又渐渐地清晰起来……啊,我想起来了!游泳比赛!我的游泳圈突然啊漏气,就连本大侠也觉得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圣伊突然跳下来救我却又体力不支,然后是圣夜把圣伊救走了!

然后……然后……

“圣夜!圣夜!”我猛地张开眼睛,“腾”地一下从**坐了起来。

“小希!你醒了?!”从我的左边传来了圣伊欣喜的叫声,“我和哥哥在这里!”

“小圣!圣夜!你们都没事了?太好了!太好了!”听见小圣的声音我一阵激动,左右一张望立刻发现圣夜和圣伊分别躺在我身边的两张病**。圣伊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明亮的大眼睛已经恢复了往昔的神采,圣夜的脚却被一层层的纱布牢牢地包住了,目光平静地望着前方。

“圣夜,你的脚……”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把身子伸到了床外,似乎那些白色的纱布正一点点地渗出鲜红的血丝,“你受伤了?!”

“吵死了!”圣夜望了望圣伊,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声音低沉地说,“没什么,只是上次的伤口还没有长好而已。”

“嘭!”大门突然一下子被撞开了。

“老大,你不、不、不能这样扔、扔、扔下我们三兄弟啊!”

“易林希,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轰隆轰隆轰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丸子组”和灯泡头“已经把我的病床团团围住了,四张脸有的焦急、有的慌乱、有的快要哭出来了……还有的,竟然在愤怒!

怎么了?这、这是看望病人的态度吗?!”笨蛋!明明不会游泳还要逞强,要不是圣夜会长,你现在已经变死鱼了!“郑智钊瞪着眼睛,恶狠狠地咆哮。

去死吧!本大侠如此奋不顾身他竟然还骂我……我刚要发作,等等……

“要不是圣夜会长,你现在已经变成死鱼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对了,我还不知道救我的人是谁呢!

我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圣夜,圣夜的眼神却有一丝尴尬,迅速地撇过脸去。

“对啊对啊,圣夜会长刚把圣伊推上岸,转身就去救老大了!”

“当时圣夜会长的腿又流血了呢!流了好多啊!”

“要不是……是这样,圣夜会长也不会……会住院!”

什么?!我的大脑又瞬间短路了,呆呆地一动不动地望着圣夜,也许他再也无法躲避我的目光吧,总算缓缓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圣夜……还是他救了我!

原来他还是很在乎我的!虽然心里感动得要死,感动得简直要哭出来了,但是我的嘴角却不自觉上扬……上扬……

“白痴猪!不要用那么恶心的表情对着我!”

刚刚升到空中的五彩泡泡一下子又全破灭了。我斜着眼睛,头顶阴云密布,这个家伙就不能积点口德吗?!好歹我的兄弟都在场啊!

“丸子组”见势不妙:“呵呵,呵呵,老大、会长、师叔,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出去了!”说着连带郑智钊一起拖了出去。

他们移出去,整个病房突然变得安静下来,谁也没有说话,气氛突然有些怪怪的……

“哥哥……为什么……为什么要先救我?”突然,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圣伊缓缓地开口了,他有些失魂落魄地一直望着圣夜受伤的腿,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好像受伤的是他自己。

轰轰!圣伊的问题让我浑身都僵住了……好期待又好害怕圣夜的回答!

“因为小圣,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弟弟,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圣夜微微震了一下,随即又平静地抬起头望着圣伊,“从妈妈也离开我们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圣夜将会为了圣伊而存在。”

“……”一瞬间,圣伊脸上夹杂着好多表情……他垂下头不再说话。

“那你又为什么要回来救我?!”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一下子脱口而出,说完又后悔得恨不得用力地揪自己的头发。该死!为什么自己的口气像是个吃醋的小媳妇!

“因为你毕竟是我的同学……”

啊?就这么简单?呼呼,我突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窝在被子里。

“不过那时突然想到如果没有了‘白痴猪’,没有了到处闯祸的家伙,生活应该会变得很没意思吧……”圣夜深邃的目光静静地望着前方,脸上突然浮现出柔和的光芒,似乎还微微带着笑意……

“……”

啊?!这话听了以后,我为什么像喝了辣椒水似的浑身发烫、面红耳赤?小圣……小圣似乎也傻掉了!

“圣……圣夜,比、比赛的结果怎么样了……”呼呼,心里慌慌的,好混乱啊!

“我们输了……”圣夜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声音平静如水地说。

“什么,我们输了?!”一瞬间,我感觉自己遭了雷劈,心好像突然被针扎了一下,猛烈地抽搐了一下!全身的骨头都像犯了关节炎一样“咯咯”作响!

“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我也应该告诉你们……”圣夜望着我,又望了望圣伊,微微顿了顿,才轻轻说道,“那个盒子……我已经交给金夫人了!”

“什么?!”我和圣伊同时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我挥舞着拳头激动地大声:“臭石头!你疯了吗?!我们只是输了一场比赛而已,胜负现在还不知道呢!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做,我们怎么能就这样认输!”

“哥哥……”圣伊也瞪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圣夜。

圣夜却异常平静,他很坦然地微微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安心地注视着圣伊:“比赛并不是最重要的。”

“哥哥……这可是你最在乎的比赛……你那么注重承诺,你承诺过会是那个盒子的守护着,你……又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放弃了……”圣夜的话似乎让圣伊大大地震撼了一下,他的大眼睛里涌出了亮晶晶的光,他久久地……久久地望着圣夜,好半天才喃喃地说出了心中的问号。

“傻瓜!”圣夜微微笑了笑,黑曜石般的眼睛里闪烁着充满坚定的光芒,“你还不明白吗?在我心中,只有你的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为了那个盒子真的威胁到你的安全,就算是背上所有的骂名,就算是违背了自己的原则,都没有关系!就算是付出任何代价,都没有关系……”阳光洒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他整个人像是在闪闪发光。他微垂着眼角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但那些话就像是从他心里流淌出来的一样……

“所以……”他再看向我,“易林希,希望你也能够理解!”

“我……”我呆呆地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哥哥!”

圣伊失声叫了一句,然后整个人都好像呆住了,跟我一样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怔怔地望着圣夜。好半天,他明亮的眼睛里涌现出一层薄薄的雾气,有些慌乱地看了看我,似乎想奋力挣脱什么……我只看到他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垂下了头,沉默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担忧……

时间像是静止住了,谁也没有说话,突然圣伊一下子抬起头来,眼睛亮闪闪地望着圣夜,声音有些颤抖:“哥哥……谢谢你……”

圣夜则微笑着望着他,我也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个默默地望着对方,心里突然被一种喜悦充满。

呼……刹那间,一股暖暖的气流像是随着阳光在我们的房间里游走……游走……久久不散……

本大侠记得有个很厉害的人说过,“灾祸”骑在犀牛身上,那么“幸运”也会随之降临噢!游泳比赛之后,虽然遭遇了危险,但我却觉得心里的那个怪怪的死结似乎被解开了,谁也没有再说校徽的事,而是全力一起赢得比赛、打败黑手!哈哈,本大侠遇到圣夜和圣伊他们也不用钻地洞啦!

呼啦啦——还是这样的感觉好啊!

“啊,看完了看完了,可恶!全都是咖啡屋、话剧表演……一点新意也没有,这样怎么能在文化祭比赛中胜出嘛!”

“大家提的这些意见要么就是太陈旧,要么就是太过脱离实际。再过一周文化祭的比赛就要到了,这样下去会很麻烦呢!”

距离运动会结束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也不知道我们的积分到底有多少。呼,今天一大早,圣伊和我一起到了圣夜的学生会办公室,把“文化祭活动内容意见调查表”全部翻看了一遍。

说起来,今天的天气真好呢,清爽的风就像是在向我招手一样。

“快点出来玩……快点出来玩……”

啊,有了!望着有些沮丧的圣伊,我眼珠子突然滴溜溜地一转,打了个响指。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了!嘿嘿……”我抬起头,对着圣夜和圣伊咧着嘴贼贼一笑,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得意的光,“跟我来吧!”

“啊,公园!好多人啊,我们要进去玩吗?!”

半个小时后,我们三个人并排站在公园的门口,抬头望着悬挂在公园铁门上的“红枫市中央公园”几个红色的大字,三张脸上显现出三个迥异的表情,分别是——无语!得意!惊喜!

“喂,易林希,这就是你想出来的主意吗?”圣夜一脸懊恼的表情,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几个大字——“真不应该相信你”。

“没错啊!”我自动屏蔽,自信满满地点了点头,“憋在屋子里能想出什么来?还不如到外面来走动走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