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希,你果然在这里。”

圣夜……圣夜实在是太帅了!呼——有谁在叫我?算了,先不管了!

“小希?”

哇——圣夜一定是冠军!好厉害!HOHO!

“小希!”直到感觉肩膀突然被谁拍了一下,我才转过头,发现圣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脸色有些灰蒙蒙的,好像没有完全擦干净的玻璃窗,虽然能透过温暖的,却不能让人感觉透亮。他一看到我,脸上又露出花朵般温暖的微笑……

“到处都没有看见你。我想,你一定是来这里看哥哥的跑步比赛了。”

圣伊清澄的眼睛看着我,但我却像是被人看穿了什么小秘密似的,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

“啊哈哈哈,小圣,圣夜刚才跑得很快,一定是冠军!“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赶紧岔开话题,”而且啊,我们学校的拔河比赛也出线了,看样子,那些人输定了!“

“小希,你……”圣夜目光深深地看着我……张了张口,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又始终没说。

突然,一阵尖锐的口哨声猛地打断了我和小圣的对话,只看到一大群人扬起滚滚的尘土朝跑道的终点拥去,一浪高过一浪嘈杂的惊呼声在运动会的上空形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

“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那边有人摔倒了,好像是跑在第一的圣夜会长啊!”

“出事了?!圣夜?!”这几个字眼钻进了我的耳朵,整个心顿时一阵抽紧,也顾不上小圣的话有没有说完,我笔直的朝终点冲了过去。

“老大,刚才有一个白痴竟然骑着自行车猛地朝圣夜会长冲了过来,车轮重重地碾过他的脚踝,腿上还被划了一道大口子,圣夜会长已经被送去医务室了!”当我气喘吁吁地冲到终点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丸子组”惨兮兮的面孔还有郑智钊一脸的凝重。

“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一把抓住郑智钊的衣领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老大……老大,你不要这么激动嘛!那个人说是刹车坏了……不管小钊的事啊。”

“可恶、可恶、可恶!实在太卑鄙了,本大侠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抓狂的揉着头发,咬牙切齿,却突然瞥见“丸子组”他们一脸石化的表情,我一下子冷静下来,“看什么看,你们继续聊,本大侠去散个步就回来!”说完,我嘟着嘴,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晃晃悠悠的离开。

“老大,等等!”

“干吗?”

小强突然在我身后叫住了我,我不耐烦的一转头,发现一个桔子正从天而降,朝着本大侠的头顶落了下来。

“小强,你想死吗?!居然敢用桔子砸本大侠!!”

“嘿嘿……不是啦老大……”小强冲我挤了挤眼睛,“去看望病人,应该要带见面礼哦!”

“呜——谁、谁说我是要去看圣夜的?!我、我只是去一趟厕所……不跟你们说啦,我走了!”

哼,小强这家伙居然看出了本大侠的心事!最不争气的还是我自己——作为同校同学,去看看他的伤势也是很正常的吧,干吗脸突然一下子变得滚烫滚烫的,好像真的是要去做什么很羞愧的事情似的。可恶……

偷偷摸摸……偷偷摸摸……

我手里握着小强给我的桔子,就像CS游戏里的战士一样,三步一躲的猫着腰,鬼鬼祟祟的潜入了枫林高中的教务楼一楼内通向医务室的过道里。前面没人,后面没人。很好,这次要一次性溜到医务室的门口!

我溜溜溜溜——我躲!

呜……到达目的地,旁边就是医务室了。我再次确认了一下过道里没有闲杂人等,伸长耳朵探听了一下医务室里的动静,发现没有人声,便小心翼翼地把头朝门伸了过去,轻轻把门推开了一条缝…….

圣夜…他在那里…

看见他坐在病**,正在尝试活动受伤的脚的圣夜,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扑通”跳了一下,居然也觉得痛了起来…….

看起来,他脚上的绷带缠得很厚呢,伤得很严重吗看他脸上刚才皱得紧紧的表情,我自己的脚似乎也痛了起来。

“谁?”

呜,不好!我吓得一怔,本能地飞快缩回了头,身体靠在医务室门口的墙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呜,该死!本大侠又不是来偷看他的,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啊?!这样一来,反而感觉怪怪的了…呜呼,事已至此,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是我站在这里,否则他一定又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讽刺本大侠了!

我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了一气,最后打定主意,转过身,踮起脚,弯着腰,像要偷鸡的黄鼠狼一样弯着两只胳膊……我溜、我溜、我溜溜溜!

“白痴猪,你在这里干什么?”

呜……完蛋了……还是被发现了……….

听见圣夜的声音在医务室门口响起,我脑子嗡地一响,一颗比葡萄还大的汗珠顺着后脑勺滑了下来。

“啊哈哈哈哈——圣夜,我听说你脚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但是走到门口又怕打扰你休息,所以还是决定回去了,呵呵呵呵——”

圣夜抬起受伤的脚,环着手臂背靠在医务室的门框上,侧过脸,用鄙视的表情望着我。

“………刚才果然是你在偷看。”

“咦?我、我………”

“变态。”

“呜……”

变、变态?!听见圣夜为本大侠刚才的行为所做的总结和评价,我感觉脑子里有什么大侠在坍塌,几乎要彻底崩溃了!

“臭石头!你说谁是变态啊?!本大侠好心好意来看你,居然还被你骂,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来看我,那你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傻瓜。”圣夜轻轻地亨利哼,稍稍呆上了医务室的门,一瘸一拐地从门口走回到了病床前,转身坐下。

尴尬……沉默……尴尬……沉默……

呜……可恶,虽然是已经进病房里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坐在哪里的圣夜,我居然觉得紧张起来,平时比风扇转得还要快的舌头就像断电一样,完全失灵,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呆呆地站在病床的旁边,看着圣夜一次又一次尝试活动受伤的脚踝。脸越涨越红,到最后,本大侠的脸几乎红得发紫了!

“白痴猪,你手上的桔子是给我的吗?”万万没想到,打破沉默的人,居然会是圣夜。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我,目光在我手中握着的桔子上点了点。

“咦?啊,哦,嗯……是、是的!”可恶,我这个霹雳无敌的大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出息了?!居然一句话都讲不清楚。

我把手伸出来,准备把手中的桔子送给圣夜当见面礼,可是摊开手掌一看——呜……桔子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本大侠给捏得扁扁的,根本就不能吃了,而我的手掌心里满是橙色的桔子汁……

圣夜看了一眼我手中惨遭毒手的桔子:“……”

“啊!这……这个不是……我是不小心……呜呼……总之,你不要就算啦!”我一生气,抬起手便把桔子用力扔进了病床旁边的垃圾桶里。

“……”圣夜看着垃圾桶里的桔子轻轻叹了口气,转过头来似乎有些生气地看着我,“白痴猪,这就是你对病人的态度吗?”

“是、是啊!”我撅着嘴,眼神闪烁,似乎欠缺那么一点勇气地等着他,“要不然,你、你还想要什么样的态度?!”

“笨蛋,至少应该问一下伤口痛不痛之类的吧。”

“呜……”说的也是,本大侠进来以后,好像的确还没有问一个关于他伤势的问题呢,“那……你的脚痛不痛?”

“不痛。”圣夜斩钉截铁地回答。

“什么?!既然不痛你干吗还要我问你啊,你在耍我吗?!”

“白痴。”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

本大侠已经彻底被面前这个大恶魔给惹火了,愤怒的火焰从脚跟蹿上了头顶,把整间医务室都给照得通红。

“混蛋石头!你这个家伙……就是因为你这个臭脾气,本大侠才会后悔得要死,浪费时间跑来这里看你的!!本来看在你为了我们面临挑战的情况下,还想要安慰一下你,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安慰,哼!!”

我大步流星地走到医务室的门口,用力拉开门,准备冲出去后,用一个震天动地的摔门声结束今天本大侠对圣夜的探望。可是我的一只脚还没完全踏出门,身后突然想起了圣夜的声音——

“白痴猪!”

“……”我稍稍挣扎了一下,把脚收了回来,转过头,像厉鬼一样一脸黑气地瞪着圣夜,“干吗?!”

“……”

圣夜微微张着嘴巴,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却什么都没说。

“呜呼,不说我就走了!”我生气地嘴巴一鼓,转过头就要往门外走。

“等等!”圣夜第二次叫住了我。

“臭石头!你到底要干吗啊?!本大侠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我转过身叉着腰,衣服超级大牌的表情撅着嘴望着他,可是心里……有点开心……

我看着手肘撑在大腿上,坐在我对面的圣夜,我突然微微一怔。

是我的错觉吗?我居然会感到,我眼前的圣夜,那个对什么都不屑一顾、唯我独尊的圣夜,那个即使天塌下来也面不改色、心中完全没有“害怕”二字的圣夜……此时,他的眼睛看起来那样的迷茫,他有些微微晃动的目光中,似乎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不自信还有不安……

“易林希,如果我……说痛……你……会安慰我吗……”

扑通!!

我想过一万种圣夜可能会说出来的话,可是却唯独想不到,圣夜居然会这样问我。

“当……当然咯!我易林希,是……是讲义气的大侠嘛,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安、安慰一下,也、也是理所应当的,呵呵呵呵!”

“那……我的脚……很痛。”

“咦?”我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圣夜,完全傻在那里。

耳鸣!我一定是耳鸣!!圣夜……他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不可以吗……”圣夜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丝失望。

“可、可以!当然可以!”我满脸通红,鼻孔豪气万丈地喘着粗气,想在梦游一样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圣夜的面前,用力咽了口口水,心像发疯了一样,在胸口里狂撞。

“那……那我开始啦?”

圣夜抬起头望着我,眼神那样清澈,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孩子一样。

“嗯……”

咕隆!

我…我易大侠,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像现在这样感到紧张了。

我浑身都在拼命地颤抖,像起重机一样机械地慢慢抬起了手,因为紧张而变得滚烫的手掌,轻轻放在了圣夜冰冷冷的脸颊上。就在我手掌碰触到圣夜脸颊的那一刹那,圣夜身体微微震了震,可是我已经刹不住车了。我的心一横,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低下了头……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终于,我的额头轻轻地放在了圣夜的柔软的头发上。

“不哭不哭,圣夜最坚强了,你看,呼啦啦啦,痛痛飞走了哦!”

“……”

沉默……沉默……

奇怪,怎么突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诧异地低下头望着圣夜,却发现他的脸上从震惊变成不解,从不解变成疑惑,再从疑惑变成……变成……

该死!他的嘴巴为什么鼓出一块,像是在拼命克制住什么,可是看到他一耸一耸的肩膀……

轰!我突然明白了,脸庞猛地发烫,我气急败坏地朝他大声吼道:“臭石头!如果你敢笑,我、我……我肯定再也不会理你了!”

“扑哧!”

什么?!他想死吗!我鼓着眼睛正要爆发——

“易林希——”

突然圣夜异常平静地叫了我一声,而且声音好……温柔……

我的怒火一下子被熄灭了,呆呆地回答:“什……什么?”

“谢谢你的安慰!这个星期六的校庆舞会上……你的校徽……不要给别人……”

“校徽给别人?”

我愣了愣,这才想起,这个星期六是我们枫林高中的校庆误会。本大侠向来对软绵绵的舞蹈不感兴趣,但听到圣夜的话,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小宇宙在心里无限扩大着,声音变得比谁还要温柔,“怎么会给别人呢?这个校徽啊,我还打算留着等零用钱不够的时候,一块钱卖给别人,然后去买牛肉串吃呢,这可是本大侠的紧急备用粮食哦!”

死寂……死寂……

“扑哧!”

“你竟然又敢嘲笑本大侠1!你、你、你……”

我指着他,气得上窜下跳。

“哈哈哈哈哈——”圣夜一只手捂着额头,似乎拼命想要忍住,却又怎么也人不下来,接过把脸笑得通红,“易林希,你真是……”

乒乓哐啷!

一声脆响,把圣夜的话打断了。

我和圣夜都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罐可乐被从打开的窗户外面扔了进来,在医务室的水泥地面上翻滚着。

“什么人?!居然无耻地躲在窗户外面偷听别人说话!”

已经完全忘记就在十几分钟以前还躲在门口偷看圣夜的自己,我愤怒地大叫着朝窗口冲了过去,探出头——

咦?!刚才在转角消失的那个背影……好像是……是……

“小圣?!”

血液猛地往头顶一冲,我大喊一声冲到窗台边。刚准备往下跳,可又突然想起什么,下意识的一个转头朝圣夜看了一眼……

咦?圣夜好奇怪,整个人愣在那里似乎在发呆,看到我微微一怔,回过神来脸色有些僵硬,却又朝我微微勾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泡沫般飘忽的微笑,感觉好苦……好无奈……

可这一切随着我跳下窗台,又迅速消失了。我来不及反应,就朝圣伊刚刚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糟糕了,让圣伊看见看见刚才那一幕,他一定误会什么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担心圣伊到底误会了什么,误会了又怎么样,可是……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总之,先追上他再说吧!

“小圣!小圣!你等等!!”圣伊不能剧烈运动,对于我这个飞檐走壁的无敌大侠来说。要追上他,是很容易的。

“……小希,你怎么追出来了?”

听见我的声音已经就在他的后脑勺,圣伊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过身来看着我,她的背影看起来那样的落寞。

“小圣,刚才是你把可乐扔进医务室的吗?”

“……”圣伊沉默了一下,用听不出语气的声音回答,“我不知道。”

“咦?!不知道?!”呜呼,果然,圣伊这家伙一定是误会我和圣夜了,不过还真没想到,这小子也会有升起的时候呢,“小圣,你刚才误会了啦,刚才……刚才我……我只是在安慰他而已,你不要多心啦,呵呵呵呵……”

“小希……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那么多呢?”

“咦?为……为什么解释那么多?因……因为我……我不想你误会什么,觉得不高兴啊!”

“说起来……我已经有好久都没有看见哥哥笑了呢……”

呃……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原来圣伊早就在窗户旁边了,居然把刚才本大侠的丑态从头看到了尾……

圣伊微微低着头,一只手握着另一罐可乐,和另一只手一起垂在身体的两侧。

“小希,刚才……哥哥要你在校庆舞会上不要把校徽送给别人,你答应他了吗?”

“咦?那个……不存在答不答应吧。呵呵呵呵……我说了啊,这枚校徽好歹也值一块钱,本大侠还打算留着做备用粮食呢,才不会送给别人!”

“既然这样……”圣伊终于转过了身,抬起头来面对着我,只是,圣伊这个坚定而又倔强的眼神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的压迫感甚至让我感觉到有些害怕,想要逃跑。

“小希,虽然命运夺走了我的一切,我也早就已经放弃了挣扎和反抗,可是这是头一次,我有了一个不想放弃的人,也因为这个人,不想再放弃我自己。这不是兄弟之间的感情,也不是因为习惯了对你的依赖,更不是喝醉酒说的醉话;相反的,我想要保护你,你无法承担的痛苦和难过,我都会替你分担。我想牵着你的手在夕阳下散步,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羡慕我们享受到的幸福。我知道,这样做也许会上我和哥哥之间的感情遇到危机,可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喜欢你……小希,我就是喜欢你!”

“小……小圣……”该死,早知道就好好学语文了,圣伊说的话,我居然一句都听不懂!

“你……如果还是听不懂的话……”看见我的眼睛变成了两盘大蚊香,在眼眶里拼命地转转转,圣伊突然目光一定——

咚——

沙沙沙沙——

死寂……死寂……

晕……我的头好晕……现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我的大脑里居然一片空白!

我刚刚只是看到可乐罐突然从圣伊的手中掉在了草地上,然后他飞快地走了过来……接着,一道刺眼的阳光突然让我的眼前花白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只是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圣伊紧紧地抓住了,而两片柔软的温暖的带着淡淡花香的嘴唇,轻轻地印在了我僵硬的嘴唇上……

一阵风轻轻擦过我的耳畔,圣伊额前的刘海轻轻地在我的睫毛上碰触着……

我一怔,突然回过了神,看着圣伊放大了的眼睛和睫毛,木然的心突然一下子蹿到了嗓子眼!

“……”

圣伊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震惊,轻轻地移开了他的脸,目光像水一样温柔地看着我,“小希,运动会加油……校庆舞会上,我等你的答复……”

“咦?那个……不存在答不答应吧。呵呵呵呵……我说了啊,这枚校徽好歹也值一块钱,本大侠还打算留着做备用粮食呢,才不会送给别人!”

“既然这样……”圣伊终于转过了身,抬起头来面对着我,只是,圣伊这个坚定而又倔强的眼神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压迫感甚至让我感觉到有些害怕,想要逃跑。

“各位同学,接下来是枫林校庆的传统节目——集体舞!请男生和女生站成两个同心圆,男生在外,女生在内!”

“哇——好棒,到跳集体舞的时间了耶!”

“有机会和圣夜会长和圣伊跳舞耶!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快去排队啦!”

同学们的兴奋的议论声,让被装点一新的枫林高中大礼堂,显得更加的热闹了。没想到运动会当中竟然还有个这样的小插曲,校庆舞会的来临本来可以让同学们暂时放松下心情,可惜我却……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随着音乐的响起,站在圈里的女生们,轻轻地捏起校服的裙角,微微屈膝,向站在自己对面的男生敬礼,而男生们则右手轻轻放在胸口,绅士地弯腰,伸出一只手,邀请对面的女生一起共舞。

牵手,旋转,前进,后退,在旋转……

呜呜呜!为什么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原本因为圣夜的一句话让我充满期待的校庆舞会,却又因为圣伊的一句话和那个……Kiss……让我心烦意乱,不想面对。

更重要的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去问问“灯泡头”,没想到他的回答让我更加混乱了。此时此刻,我眼前又浮现出那天的一幕——

“校庆舞会根校徽,你也会关心吗?”郑智钊抬了抬眉毛看着我,“跳完集体舞后,会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枫林高中的学生把这段时间称作‘灰姑娘的600秒’。”

“什……什么意思?”

“笨啊!女生们会在休息的10分钟内,把自己的校徽跟自己喜欢的人交换,简单来讲——”郑智钊偷偷地瞟了我一眼,“就是女生对男生的告白时间。”

“咦?!告、告、告……告白?!”

因为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把那天在医务室和圣夜、圣伊发生的事情稍有保留地告诉了郑智钊。

“呜!可恶、可恶!!啊呀呀!烦死我啦!!”我越想越烦燥,结果像抓狂的猴子一样两只说在头上一阵乱挠,“算了,校庆舞会本大侠决定不去了,真是麻烦死了!!反正平时也经常翘课!!”

“易林希,这和翘课不一样……”咦?“灯泡头”怎么了?声音居然一下子变得深沉起来了。我停下在头顶“耕田”的手,好奇地看着郑智钊的后脑勺,发觉他的周围似乎正弥漫着一种忧郁的气息。

“交换校徽,是一种承诺和约定……易林希,我不想知道你究竟打算把自己的校徽送给谁,我只想告诉你,对于喜欢你的人,不管你是接受还是拒绝,都一定要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因为这样,对方也能感受到你的真诚,不管对他们来说,结果是悲还是喜,他们都会觉得感激。可是,如果一开始,你就只想着逃避,不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这种辜负别人心意的人,是最差劲的。”

“哼,你说的倒是轻松!”我不服气地翻个白眼,学者郑智钊的样子,把手枕在手臂上(这是不是应该是头啊?)眼睛茫然地看着正从窗口的那一小片蓝天缓缓飘过的白云,“那两个家伙……我谁也不想伤害……而且,这种事情,根本就很难做选择吧……”

“闭上眼睛就可以了。”郑智钊平淡地说着,把头转了回来,和我看向了同一片白云,“闭上眼睛后,你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是谁的影像,你就可以把校徽送给他。”

“哦?真的吗?”我一脸不相信。

“大笨蛋!”郑智钊板着脸,狠狠瞪了我一眼,“易林希,我提醒你,圣夜和圣伊都是认真的,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给他们一个像样的答复。你已经辜负过一个人,不要再让别人难过了……”

“辜负,我辜负谁了啊?”我困惑地厥起了嘴。

红!红!红!一抹红晕又在郑智钊的脸上三级跳,一眨眼的功夫,“灯泡头”又变成了一个西红柿头。

“闪边啦!”郑智钊有些恼怒的推了一把正三八的瞪大眼睛研究他的本大侠,“你白痴啊!你还是好好考虑你自己的事情吧,可恶!”

“切,装什么深沉嘛!”我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巴,转过眼睛瞟了一眼懊恼的郑智钊,“‘灯泡头’,你说的话本大侠有一半都没听懂!”

郑智钊愣了愣,两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可是突然,他的手掌猛拍住了自己的额头,一副"败给你"的表情笑了起来:"易林希,你是天底下最白的白痴!不过如果以后你遇到了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我一定会飞奔过来的……嗯,就是这样

虽然“灯泡头”这么仗义,但是这个忙他好像帮不上吧。一个天大的哈欠从嗓子眼里涌了出来,真讨厌,这个集体舞还规定必须和每个人都跳一轮,真想现在就落跑!

呜……等等,和每个人都跳一轮……那……这么说……等会,我会先后和圣夜、圣伊跳咯?!可……可我还没想好校徽要怎么办呢。呜呼!怎么办,怎么办?!从校庆舞会开始,我都一直在小心翼翼的避开他们,准备想清楚了再找他们说的,可是现在……啊呀呀呀呀,可恶!怎么早没想到这一点呢?!

溜吧,也许现在开溜还来得及!

“小希!”

咦——不、不会吧……圣……圣伊!已经轮……轮到圣伊了吗?!本……本大侠还盘算着准备逃跑呢……该死!来不及了吗?!

“啊哈哈哈,小……小圣,那个……呵呵呵呵……”周围的同学已经在互相敬礼了,圣伊站在我对面,像个闪闪发光的王子深深的望着不知所措的我。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圣伊要问我校徽的事情了吧?我要怎么答复他?!拒绝……接受……拒绝……接受……他们在我的脑子里打架啦!

“小希……”

“什,什么?!”

“……”

听见圣伊叫我,我身体机械的一僵,冷汗像下雨一样从我的头顶往下落,脸上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僵尸在抽搐嘴角一样难看。

圣伊怔怔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着一种被刺痛的悲伤,脸上原本的光芒也变得黯淡下来……我的心猛地下沉,愧疚像潮水一样几乎把我淹没。该死!易林希你是白痴吗?干吗要表现得那么明显!我面脸通红的抬起手,顿了顿,还是主动的放在了圣伊的手掌上:“呵呵,呵呵,小圣我们跳舞吧!”一瞬间,圣伊有些意外的望着我,他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嘴角已经向上一翘,脸上又露出了那个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

我可以感觉得到,圣伊的目光就像月亮的光芒一样温柔、宁静的注视着我……也正因如此,由始至终,我都不敢抬起头来看他一眼,只能紧紧的低着头看着地面,看着我和圣伊穿在脚上的球鞋靠近,走进,转圈,再靠近,再走远……直到和圣伊共舞的时间结束。

本来以为圣伊会趁机问我给他的最后的答案,可是圣伊却什么都没有说,最后他和我互相敬了个礼,作为一起共舞的感谢,然后给我留一个灿烂的笑容,就离开了大厅:“我出去休息一下,等会儿就会来,小希,等着我哦!”

他刚才什么也没问我,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为难吧……圣伊真的很体贴呢……可能是因为这样,我更加不忍心伤害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拒绝他……呜……头痛,痛死我了!就连前阵子准备全省其中联合考的时候,头也没有这样痛过呢!

怎么办……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下一支舞曲的音乐在大厅的上空奏响,同学们又开始寻找自己新的舞伴了……奇怪了,怎么都没有看到圣夜呢?从刚才一进场我就没有发现他的影子……他的伤还没好吗?我不由自主的有些担心,探着身子在人群中搜寻着圣夜的身影……如果他没有参加舞会……是不是太可惜了?

轰!这个念头像是个猛然被扔进湖心的大石头,我不由自主的怔了一下——怎么回事?我好像……好像在期待着什么……又好像在失落?!刚才面对圣伊的邀舞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是现在呢?!哇——我已经乱成一团麻的大脑更加的混乱,几乎快要晕眩过去了!

“啊哈,我们的圣夜大会长,怎么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就在这时“灯泡头”的大嗓门突然在空气中炸响,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在离舞池最远的的一个角落里,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郑智钊正死死的拽着圣夜的胳膊,生怕他逃走似的,而圣夜则意外的一脸尴尬。

轰——圣夜一直都在,而他为什么又要待在角落里?!

郑智钊死拉硬拽地把圣夜拖到舞池边,大声宣告:“这次比赛我们开门大捷!!今天我们就请运动会的总指挥和副总指挥共舞一曲,庆祝我们得到的两场胜利,大家说好不好啊——”

嘭!嘭!嘭!说都知道宋允儿因为有事没来参加舞会,那么说……那么说……副总指挥就是指我了?我刷的瞪大眼睛望着郑智钊,用眼神传递“必杀”光波:死光头,你在搞什么鬼?!

“刷——”郑智钊却朝我调皮的眨眨眼:笨蛋,幸福要自己争取的!然后朝“丸子组”使了一个眼色。他、他们也太大胆了吧?!干脆把圣夜推到了我的面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丸子组”有节奏的拍着巴掌,挤眉弄眼的起哄:“我们要看跳舞!哦哦哦!我们要看跳舞!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们要看跳舞!我们要看跳舞!”

“来一个!来一个!”

咕噜!我吞下一口口水,这是什么场面啊,几乎所有的同学一下子被带动了起来,纷纷拍着手跟着起哄,喧闹的声音几乎盖过了音乐声,沸腾的场面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我抬着头战战克克的望了圣夜一眼,只见他竟然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嘴唇紧紧的抿着,只是抬起头在人群中寻找着谁的身影……应该是没有找到吧,他闷闷的垂下头来看着我,眼睛里是我看不清的复杂情绪……

可是其他同学已经在我们身边翩翩起舞了,只有我们两根木头杵在舞池当中……

咯啦啦啦啦!跟我跳舞就这么难吗?我跨下脸,石化的身体开始出现裂痕……

“开始吧!”呼……时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圣夜突然深呼吸一口,再轻轻的呼出,似乎有些无奈的瞪了我一眼,可是为什么我却感觉到他那个硬邦邦的眼神里流露着一丝疼惜呢?

“啊……啊…?嗯……哦!”我死命的咽下一口口水,想要平静一下在胸口狂跳不止的心脏,身体就像被拉扯到极限的皮筋一样,绷得紧紧的。

“白痴猪……”圣夜优雅的弯下腰,像王子一样将有手放在胸前向我行了一个礼,我一愣,赶紧慌慌张张的捏着裙子,像只在跳芭蕾舞的青蛙,弯着膝盖,醒了个难看的要命的屈膝礼。

圣夜轻轻地向我伸出了他的手,一阵熟悉的蔷薇花香向我飘了过来。我瞪大眼睛看着圣夜的手心,心想吃了跳跳糖一样在胸口里没有规则地乱蹦,似乎已经将调的手好不容易缓缓地、缓缓地、伸向了圣夜……

沉默……沉默……沉默……沉默……

呜……别人都有说有笑,为什么我们两个的脸就像是刷过浆糊一样!别人都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舞,为什么我们的腿像是灌了铅!讨厌,可是真奇怪,到底是为什么?本大侠向来都是胆识过人,气贯长虹的,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变得这么窝囊?!

“你……对我不满意吗?!”突然一个低沉到有些恶狠狠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

“啊?什么?”啪嗒!我一下子张开眼睛,却看到圣夜英挺的眉头深深地纠结在一起,明亮的眼神正死死地盯着我。

“我的脚已经别你踩扁了!白痴猪,你到底会不会跳舞阿?!”该、该死!圣夜骂人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磁性了?!害我的心像被强力磁场吸引住的铁钉一样,拼了命的想要从嗓子眼里蹦出去。

“有、有、有、有吗?!”咔!咔!咔!咔!我像生锈了的机器人一样,一下一下地抬起了头,脸机械地朝圣夜转过去,脸上的笑容比放了一年的面包还要僵硬,“你、你、你看,我、我这不是跳得好、好好的吗?呵呵呵呵……”

呜讨厌!又是那双深邃的可以把我的灵魂都吸走的眼睛,我是不是要翘辫子了,怎么连他的怒吼都觉得那么迷人呢?我赶紧本能地把头往前一转,避开了圣夜的目光.

老妈以前告诉我,一个人就算再会说谎,眼睛却永远都是诚实的.可恶,绝对不能被圣夜发现本大侠是因为紧张,才会不断出错的。事关本大侠的面子,就算会因为撒谎被阎王爷割舌头,我也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刷——扑啪——

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暖暖的手心握住了!

我身体轻轻一震,惊讶地抬起了头,遇到了圣夜那像在夜空中闪耀着星星一样深邃、坚定而又温柔的目光

“圣夜”

“要跳就给我好好跳!”虽然口气依旧不好,但是修长的他微微伏下身来,轻轻握了我的手,我感觉到一个暖暖的力量透过我的手心,牵引着我的身体和脚步上前、后退、旋转上前、后退、旋转一切的光和影在我们周围飞舞,所有人都边的模糊起来

我的天啊,整个人瞬间都要被融化了!圣夜栗色的头发在灯下泛着柔和的光芒,能像轻易进入我的心似的,原本不安的心像是沐浴在柔和的光芒中暖暖的,好舒服他明亮而深邃的眼睛比世界上任何的宝石都要璀璨。现在,他更是深深地注视着我,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俩

“白痴猪,你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女生呢”突然,圣夜轻轻开头道。

奇奇怪?这会是对我的赞美么,难道是说我特别的意思?

我困惑的看着圣夜,心因为紧张和兴奋在胸口里无限加速地跳动着,可是,圣夜接下来的话,却像是一瓢从天而降的冰水,让我的体温瞬间降到了冰点。

“每次看见你,你总是疯疯癫癫地到处闯祸,许多思维、举止也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我想,我这一辈子,再也碰不到像你这么奇怪的家伙了吧?”

疯疯癫癫?这就是他刚才说的“奇怪”的意思么?!

可恶!要是在平时,本大侠早就已经气的火冒三丈,跳起来对着圣夜破口大骂了,可是今天,为什么我只觉得懊恼和心寒?如果一定要说生气,我也觉得好象气自己的成为比气圣夜的成分要多

“不过……”正当我的心被各种奇怪的情绪纠结成一团时,圣夜突然轻轻的顿了一顿,低垂着头,而我正好抬起眼睛看向他,我们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对方,圣夜的眼睛就像是在银白色月光照耀下微微泛动着波纹的湖水,一圈一圈地在我心里荡漾……音乐声消失了……同学们也消失了……一切都静止了,只有心脏不规则的跳动提醒着我,这,不是梦境。

我心里突然有个强烈的感觉……圣夜会跟我说很重要、很重要的话,仅仅是这个念头竟让我的身体微微颤抖,充满期待……

“不过,我真正想说的是,很感谢你平时对圣伊的照顾……”圣夜顿了顿,目光闪烁了一下,终于吐出一句华,说完,他偏过头不再看我。

啪嗒!

心里的弦一根根断裂了……

当时圣夜深深地望着我的眼睛,那是种什么样的表情……

感谢?这是什么意思?……

圣夜刚才的话,难道……难道不应该是……不不,怎么可能,易林希你脑子进水了吗?你看你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白痴白痴!你这个天下最大的白痴!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身体好像抖得更厉害了,浮动在周围的蔷薇花香也消失了……心像被戳了一个洞的气球,一下子便变得空荡荡的……

“没,没什么……”我无精打采地回答到。

“啊——圣伊!圣夜会长!!请你和我交换校徽!!”

“圣伊!!圣伊同学!!校徽!和我交换校徽吧!!拜托你!!”

轰隆隆隆隆——哇啦啦啦啦——

“大家不要拥挤!这里人很多,小心不要踩到别人!”

“大家冷静一点!”

集体舞结束之后就是所有女生万分期待的交换校徽仪式。圣伊刚刚出现在大厅门口,就被一群女生团团围住。见状,圣夜赶紧冲过去张开双手奋力地挡住无数只疯狂伸出去的和手,并用身体不停地挡住被那些女生扯得东倒西歪的圣夜……

呼呼,看来我根本用不着去凑这个热闹了。我像抛弹珠一样,把校徽在手心里抛了两下,然后一把握住,心情郁闷地转过身,从后门走出了礼堂,打算去礼堂后门的小花园里透透气。

“小希!”

咦?这个声音……是圣伊!我的身体轻轻一震,猛地转过头来。

“小希……”

“……小圣……”圣伊是跑过来的吗?他喘得好厉害,脸色也好苍白。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我转过头,看见圣伊大口喘着气,站在我的面前、

“小圣?!圣夜呢?!”我奇怪地看看圣伊又四下张望了一下,可是却没有看到圣夜。

“哥哥……还在里面维持秩序呢,他让我先走了……”圣伊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化了一下,嘴唇不由自主地抿了一下,目光却闪闪地盯住了我的手。

“怎……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看瞪大眼睛的圣伊,低下头,朝他目光焦距的地方看了过去——

死寂……死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空气就像被绷紧的弓弦,好像只要再多一点点力气,就会被拉断。好重,校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了?!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托着一块大石头一样,手臂不停地颤抖着,而我的手掌则好像正在被火烧似的,掌心一阵一阵地发疼。

“小希……你愿意和我交换校徽吗?”圣伊的声音悠悠的从他那好看的粉红色嘴唇中传了过来,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脑袋猛的一沉。

校徽……怎么办?!这时候,谁能来告诉我怎么办?!圣夜……圣伊……呜呼,易林希,这一次可是你亲手把自己推进了地狱啊!

“啊,圣伊,原来你在这里啊。刚才看见你慌慌张张的,是在找谁吗?咦?!老大,怎么你们也……啊,校徽……”

呜,是“丸子组”,有救了!!

SOS!!SOS!!

察觉到了本大侠的求救信号,“鱿鱼”愣了愣,用胳膊轻轻碰了一下仍像木头一样呆在那里的小强,两个人偷偷交换了一个眼神。

“啊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两位,好象打扰到你们了呢!”

“是、是啊,我、我们这就离、离开,你、你们继续,呵呵和!”

“包子!我要去吃肉包子!”

轰隆隆隆隆——

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