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麻雀!不要哭!集中精神!蔡翎他们不会有事的!死耗子,你自己悠着点吧!从这个摔下去,你就要变成真的死耗子了!!”

“大白痴,闭嘴!”

就在这是,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力量传到了我的手心!啊!是圣夜他紧紧地握了我的手一下,似乎在给我加油鼓劲一样!他的眼底是沉沉的黑色,充满了让人安心的魔力!

我抬头望着他,刚才的焦灼被一种暖暖的甜蜜所掩盖微微地勾起嘴角。朝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们拼命地集中精神,听着苏佑惠的口令,一步一步地继续往吊桥的对面走。

靠近了靠近了!

蒙太一已经第一个通过了吊桥,走上了吊桥对面的山坡!

接着是麻秋秋!金映明!然后是金月夜苏佑惠李哲羽圣夜最后最后终于轮到我了!走到吊桥的尽头,我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正当我抬起一只脚,要踩到山坡上时,站在吊桥前的圣夜突然一声大叫!

“小心!”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的胳膊突然被两个力量向上一提!身体向上升起!等我晃过神来,我的双脚已经踩在了地面上!可就在这时

呯——咚——

山涧里突然发出的两声巨响!我猛地一怔!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脑子里“嗡”地一响,心里一阵发凉!蔡翎他们

我不敢想像,只觉得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大脑里一片晕眩。突然,朦胧的意识中,圣夜短促而又坚定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划破了让大家失去力量的悲伤。

“走!不要回头!不要让他们的牺牲白费!”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一个人率先大步走在了最前面,细密的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倾洒在他的身上,湛蓝的天空被映衬得格外高远,圣夜修长而挺拔的背影就像是周围高耸入云的青山那么坚定不移。望着他的背影,悲伤溢满的心脏突然又充满了动力。

大家像是悟到了什么,纷纷整理行囊,匆匆赶了上去……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离开吊桥,大家按照苏佑慧指挥的方向,一路往前奔跑!只是,大家不再像通过吊桥之前那样,开心地说说笑笑了……

安宇风、蔡翎、江佑臣……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时间过得越久,心中的担心,悲痛还有愤怒便越是强烈……

现在,剩下的八个人站在了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前。

“先等一下。”苏佑慧叫住了冲在队伍前面的蒙太一和金映明,拿出地图到树林最外面的一棵大树前,对比了一下刻在树干上的标记,“嗯,就是这里了。这片树林是我们接下来要通过的地方。”

“等一等,”李哲羽有些担忧地走上前,站在苏佑慧身边,转身面对着我们,“这片树林很茂密,我觉得SUN他们很有可能会故伎重施,在树林里设下陷阱,阻止我们往前走。”

“混蛋!刚才因为是在吊桥上,本大爷没办法好好教训那个小子!如果这一次他再像刚才那样不怕死!出现在本大爷的面前!我蒙太一一定用铁拳揍飞他!为安宇风他们报仇!”

“白痴。”金映明冷冷地瞪了蒙太一一眼,“比赛规定,不准动粗。你还没报仇,自己已经先被开除出比赛了。”

“呜呼……可恶!”

“易林希,金映明的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圣夜转过头,一脸不信任的瞪了我一眼

“我……我知道了拉!”呜呜,这个臭石头还真是了解我!

我不服气地撅了撅嘴,收起了已经摩擦了大半天的巴掌和拳头。

“我看,站在这里商量也无济于事。”圣夜往前走了一步,向大家提议,“我们先往树林里走,不过大家尽量不要分散。这样的话,就算突然出现什么状况,大家也可以互相帮忙应付!”

“恩,我赞成圣夜的提议。”苏佑慧点点头,“圣夜,麻烦你用指南针帮我一起辨认一下方位,我有点担心,我一个人不能保证我们通过树林的方向是正确的。”

“好。”圣夜点点头,走到队伍的最前面。

就这样,我们列好了队形,往树林里出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心情的影响,我总觉得这片树林有些阴森森的,而且还弥漫着已故刺鼻的味道……

树林里的树木大多都是樟树,我们踩着地上厚厚的树叶,保持着队形往前走,一路上,并没有像我们想像中那样遇到什么意外或是危险。可越是这样,我们却越是感到不安……

圣夜和苏佑慧在队伍的前面带队,走了一阵子,我们发觉四周的树木慢慢变得稀少了起来,树干上的枝叶也不像刚进树林时看到的那样鲜绿,而是变得枯黄……刚才那股刺鼻的味道,也变得越来越浓烈!让我们几乎没有办法继续往前走!

突然,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圣夜和苏佑慧突然停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麻秋秋担心地问。

苏佑慧叹了口气,转过头来看看我们:“情况变得糟糕了,前面是一片沼泽。”

“什么?沼泽?!我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我们惊讶地探头看了看前面那一片阴沉沉.灰溜溜的颜色,背脊一阵发凉。

“应该没有。”圣夜看了看地图,镇定地摇了摇头,“地图上显示,必须从这里通过。”

“通过沼泽?!不会吧?!!”听见圣夜的话,蒙太一几乎要发狂了,“联合会的那些老家伙在想什么啊?!喂,死耗子!打个电话给你妈,问她是不是在拍恐怖电影啊!!”

“如果比赛可以带手机,我早就问了。”

“大家先别急……”苏佑慧皱着眉头,有些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其实在吊桥那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不对劲。按道理,高中生的比赛,应该不会让我们遇到这么多的危险才对。一定是中间有什么问题。”

“应该不会。”李哲羽摇了摇头,“金映明是金姨的独生子,我想不管怎么她应该不会故意害金映明身处险境才对。”

而就在这时,一连串的脚步声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朝我们走了过来!

什么人?!是SUN吗?!

我们惊讶地抬起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向我们走来的居然是北晨星他们。

金映明的目光变得冰冷了起来,他定定地看着河影月,“别开玩笑了。月,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决定,不再做四大家族的布偶,任由你们摆布了。即使舍弃金映明这个名字,我也无所谓。”

“明!你不可以”

“月,不用着急。”北晨星安慰被金映明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河影月,翘起一边的嘴角坏坏的一笑,“只要我们把他们拦下来,然后把明带回去,让明明白到自己刚才的决定有多么的幼稚,对‘自由’这种无聊的东西彻底地死心一切就都好办了。”

蒙太一突然哈哈大笑:“你以为就凭你们四个人,可以抓得住我们吗,你不是不脑袋坏掉了?!”

“呵呵呵,我们四个人当热不可以咯!”北晨星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的口哨,在我们面前晃了晃,“不过,只要我吹响这个哨子,金姨安排的保镖们就会立刻冲进来,把值得保护的人带走,一直到定向越野结束!”

“北晨星!!你这个卑鄙的家伙!!你们这样做是作弊!!”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要不是圣夜挡住了我。我一定已经冲过去,把北晨星那个大混蛋狠狠地揍一顿了!

“我不需要被保护。”金映明的目光坚定而有固执,“如果今天我也遇难,就算我沉入沼泽,也不会让她的那些爪牙救我。我要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瞪着北晨星,“我们不会放弃比赛的。而且”他顿了顿,“金月夜,我也会保护。”

就在这时,金月夜的目光猛地震动了一下!

“既然这样”北晨星冷冷地笑了笑,把口哨放到了嘴里,“你们几个就受死吧!”

“等等!”眼看北晨星就要吹响口哨。金映明突然一声大叫,飞快地冲上前。朝北晨星扑了过去,一把打掉了北晨星手中的口哨!北晨星被金映明扑了个措手不及,突然一个反扑!两个人重心不稳,“扑通”一声掉进了旁边的沼泽里!

“明!!”

“耗子!!”

“金映明!!”

“你们先走!”金映明一边死死地缠住想要挣脱他的手臂爬到岸上捡口哨的北晨星,一边转过头来对我们喊道,“这边,我来应付!”

“耗子!不要乱动!我来帮你!”看着金映明和北晨星在沼泽里一点点地往下沉,蒙太一大喊着,朝金映明跑了过去!

“明!明!!星!星!!”河影月几乎快要崩溃了,不知所措地在沼泽岸边救着!“月!口哨!”站在河影月身后的紫蕾,突然在地上捡起了北晨星手中的那个口哨,递给了河影月!河影月一愣,慌忙地把口哨拿了过来,连擦都来不及擦一下,便放在了嘴唇上!

“对不起,明,我不可以看着你做傻事!”郭妮|胡伟红|灵希|小妮子|易拉罐|青春文学全文收录!“月!!不要!!”

嘟嘟——

虽然听见了金映明的大叫,河影月还是义无反顾地吹响了口哨!沙沙沙沙沙沙——一阵急促而又沉闷的脚步声从树林里传来!

“不好!他们来了!”金月夜一声大叫,让我们全都回过了神!

“佑慧!小希!你们先走!这里我们三个留下来对付!”麻秋秋紧张地拉着我和苏佑慧的手,我感觉到她害怕得浑身都在颤抖。

“可是秋秋,这里人太多,你们怎么应付得过来?”苏佑慧担心地问。“不管了!你们快走吧!这些保镖快赶来了!对于四大家族的人来说,就算把你们全部都彻底铲除都不会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被他们抓住!还有,只要有可能,一定要得到最后的胜利,找到Rinbow!请连蔡翎他们还有我们三个的份一起加油!”郭妮|胡伟红|灵希|小妮子|易拉罐|青春文学“佑慧妹妹,你们先走!我留下来帮他们!”金月夜说着,不顾李哲羽和苏佑慧惊讶的目光的劝阻,朝金映明跑了过去!郭妮|胡伟红|灵希|小妮子|易拉罐|青春文学全文收录;“不要过来!!”看见跑过来的金月夜,胸口都已经完全淹没在沼泽里的金映明焦急地大喊,“快走!跟他们一起走!就算我不能走出这个树林也没有关系!你一定要安全地出去!”

“金映明!!不可以!!”

“金月夜!!哥……哥哥,这算是我给你的一点点补偿……”听见金映明的话,金月夜愣在了原地。

“夜!快走!”李哲羽冲过去。一把拉住了金月夜。圣夜的带领下,穿过了沼泽地。往地图所指的树林的尽头飞奔!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不知道跑了多久,当我们穿出树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圣夜还有金月夜,苏佑慧和李哲羽,浑身已经狼狈不堪,虚脱地坐在了地面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可恶……可恶!!”金月夜愤怒地握着拳头,拼命地砸着地面!苏佑慧难过地看着金月夜,低着头轻轻叹着气。

李哲羽在金月夜旁边蹲下,温柔地拍了拍金月夜的肩膀:“夜,放心吧……你找到弟弟了,应该开心才对,他不会有事的!”

“……”

“咦?看起来,你们好像很累的样子呢!”

“SUN!!”看见SUN从树林里漫不经心地走出来,本来已经筋疲力尽的我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狠狠地瞪着他!

SUN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把三个背包扔到了我们的面前

咦?这三个背包……是金映明,麻秋秋还有蒙太一的!!

“很遗憾,”SUN耸了耸肩膀,“他们三位的旅行,已经结束了。”

结束?我一怔,脑子里回想起离开时,金映明即将沉入沼泽里的画面,浑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

难道……难道他们……永远……永远都不能跟我们再见面了吗?!

(小字)“哈哈哈!易林希!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好兄弟了!”

“你好,我叫麻秋秋!从今天开始,请多多关照呢!”

“哼,又多了一个白痴。”

蒙太一他们的笑脸,在我的脑海里一幕一幕地闪现……我感觉身体的每一个

“SUN?!!”

“易林希!不可以!!”

看见我已经气得发疯,圣夜冲上来不顾一切地狠狠抱住了我,不让我情绪失控朝SUN冲过去!!

“SUN!!”我拼命地控制着颤抖的身体,狠狠地瞪着把头撇过一边的SUN,“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放弃。你越是阻止我们,我们就越是要得到最后的胜利!我们也要让你尝一尝,费劲心机。最后却希望落空的滋味!!”

“……”

面对我愤怒的吼叫,SUN怔了怔,却又似乎料到我会这么说似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苦笑。他始终都没有再说什么,但刚才那种洋洋得意的神情不见了,脸上被一种黯淡的灰蒙蒙的颜色替代。他目光沉沉地最后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径直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我觉得他的脸是那么哀伤……

现在,只剩下我们5个人了。

因为历经了两次劫难,我们早已经精疲力竭,可是却因为愤怒,即使已经是步履蹒跚,仍愤恨地咬着牙,继续往前走着!

当我们赶到下一个必经地点,已经是黄昏了。

“是矿洞……”李哲羽喘着气,看了看我们面前这个被石块遮挡住了一半的洞口,转过头看着我们,“这个洞很危险,看洞口的情形,不久前应该塌方过。”

“可是洞口这里有和地图上一样的标记。”苏佑慧蹲在洞口旁边,仔细看了看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的一块石碑。

“我们进去吧。”因为金映明,进越野似乎已经出离愤怒,失去了理智!他甚至都来不及跟我们其他人商量一下,便自己一个人跳下了矿洞,往洞里走去!

“夜!等等我们!”李哲羽向我和圣夜递来一个抱歉的眼神,冲苏佑慧点了点头,跟在金月夜身后,跳进了矿洞里。

“佑慧,我们也一起下去吧!”我一只脚踩在洞口上,发觉苏佑慧看着金月夜的眼神充满了悲伤,便笑着冲她挤了挤眼睛。

“嗯!”苏佑慧感激地点了点头,跟在我身后,也跳进了矿洞里。

最后跳下来的,是圣夜……他坚持垫后,让我们先走。

呜……洞里好黑,而且只有半人高!接着电筒的亮光,我们弯着腰,在洞里慢慢前进着。

这个矿洞应该被荒废了很久了吧!撑在洞壁四周的木板都已经开裂了,时不时会有一些土屑往下掉!

“我觉得我们还是快点通过这个矿洞比较好,”我有些担心地用手电筒到处照着,“我总觉得这个洞很危险!”

“易林希,圣夜”金月夜想了想,转过头对我和圣夜说,“你们走前面吧,我和羽压后,顺便照顾一下佑慧妹妹。”

“嗯,好。”还好,洞口刚好可以并行通过两个人。圣夜和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金月夜跟在圣夜的后面,接着是苏佑慧和李哲羽。

又走了一会,我有些沉不住气了。

“可恶,走了这么久,这个洞到底有多长啊?!”

“我感觉空气已经越来越充沛,应该就快到洞口了。”圣夜转过头,用亮晶晶的眼眸看着我,就像暗夜里的星星一样,“不过,洞旁边的泥土掉得越来越厉害了?”

“等等!”突然圣夜一声压低的叫声,叫我们全都停了下来,心里一凉,“你们看,这块撑着洞顶的木板好像被谁砸断了……”

“嗯,真的呢!而且这段的印子还很新!”苏佑慧凑过去,仔细看了一下,“会不会是SUN干的?”

“的确是有可能……”

哗啦哗啦!

我们还来不及大声臭骂SUN,比刚才更多的泥土从洞顶掉了下来!而且其中还夹杂了不少的土块!

“糟糕。快走!洞可能快塌了!”

“什么?!!”

听见圣夜的判断,我们全体头皮一麻!我们集体一转身,顾不得已已经让我们头晕眼花的疲累,全速往洞口飞奔!!

哗啦啦啦!哗啦啦啦!

可是洞顶上的泥土,就像是察觉到了我们的恐慌,速度比刚才更快地往下掉落着!

“小心!!”

轰!哗啦啦啦啦啦!

洞顶……终于崩塌了!

“佑慧……佑慧!!羽!!羽!!”金月夜和我们一起惊恐地转过头,看见身后被泥土封死的矿洞,不顾一切地大喊着!转过身,便扑到了泥土上,死命地用手挥着泥土!!

糟糕!!李哲羽和苏佑慧被洞顶塌下来的泥土埋住了吗?!

“李哲羽!!苏佑慧!!”我惊异失措地大叫着,和圣夜一起转身走回去,和金月夜一起挖着泥土,想要救出李哲羽和苏佑慧!

可是,洞顶的泥土又开始飞快地往下掉了!

“不好!这里的洞顶也是坍塌了!易林希,金月夜,快点离开这里!”圣夜说着,拉住我和金月夜,就要转身往回跑!

“不!我要留在这里!!”金月夜用力甩开了圣夜的手,“我要救佑慧,还有羽!!如果救不了他们,我就跟他们一起留在洞里!”

“金月夜!!你疯了吗?!!”我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对着他大叫,“你会没命的!!”

“没有了他们,我和死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哗啦啦啦……

“易林希!圣夜!走开!!”洞顶的土块突然飞快地往下掉,金月夜一愣大叫,用力把我和圣夜往后一推!!

我和圣夜被金月夜猛地推倒在了地上!

“易林希!快跑!!”可是,还没等我回过神,圣夜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死命地往洞口飞奔!!

我的眼前一片模糊了,只听见身后发出一阵阵的巨响!

而当我们终于逃出洞口,我回头往洞里一看!

矿洞……已经完全被塌方的泥土填满了……

“金月夜……苏佑慧……李哲羽……他们……他们……”我已经再也支持不住了,接二连三地失去好朋友,好伙伴,让我的精神几乎快要彻底地崩溃!

“易林希……”圣夜一把紧紧地抱住了我,我感觉到,他的身体也在拼命地颤抖,“坚持住。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不可以放弃。不可以让大家的努力白费。”

“可是……可是我……”

“啊,你们出来了。”又是这个声音……又是这个声音!!SUN!!SUN!!

我死死的咬着牙,转过头,恨不得自己的目光能变成两把大刀,把眼前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碎尸万段!!

“SUN!”这一次,圣夜也没有办法保持冷静了,他走到背靠在洞口的SUN面前,怒目圆睁地看着他,“这一次,都是你做的吧?你究竟想要害多少人你才甘心?!”

“哼……圣夜,你觉得你有资格问我这句话吗?”SUN冷冷的笑了笑,“为了最后的胜利,你不也是一样什么都可以做吗?”

“你还在记恨小时候的那件事情吗?”圣夜声音颤抖地问,“可是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地份和约,会让你失去和约!”

“那又怎么样呢?!”SUN目光狰狞地瞪着圣夜,像一条毒蛇一样吐着舌芯,“我恨你!不仅仅是因为那一件事情……我更恨的是,虽然后来,我都进入了演艺界,可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超过你!!我每天做梦,都听见自己的母亲还有的那些亲戚嘲笑我!奚落我!!讽刺我!!让我一刻都不得安宁!我恨你!!我恨你!!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只要没有了你,我就会是最好的!我就能向我死去的母亲,还有我那些混蛋亲戚们证明,他们的眼光有多么的错误!!这个世界上只有我SUN才是最好的!!我是独一无二的太阳!!”

“就算是这样……这一切也不能作为你害了这么多人的理由!!”圣夜没有疯狂的咆哮,而是冷静的说。

“……”

听见圣夜的话,几近疯狂的SUN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瞪大眼睛,像不小心吞下了一个桔子似的,语塞地看着圣夜。

沉默了一阵子,SUN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绝望而又(原文:有)可怕的笑容:“哼……圣夜,胜利,本来就是用别人的牺牲换来的,难道不是吗?”

“SUN……你已经疯了!”圣夜缓缓地走过去,却突然一把揪住了SUN的衣领,恨恨地瞪着他,“看来,我必须让你变得清醒一点才行了!”

“放开我!!你没有资格教训我!!”SUN歇斯底里地大喊着,拼命地要从圣夜的手里挣脱!

圣夜死死地揪紧SUN的衣领!突然,他被SUN用力往后一推!圣夜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脚下被一块突出的石头一绊!!

“圣夜!!圣夜!!”

直到此时,我才发觉,在我们身后的,是一个被炸断了的高高的石山!圣夜身体向后一抑!直直地从我们站着(原文:站这)的这一小片从矿洞延伸出来的泥台上摔了下去!!

“圣夜!!圣夜!!圣夜——”此时,我已经几近疯狂了!我趴在泥台的边缘对着顺着陡峭的山坡飞快滚落下去的圣夜疯狂地大叫着!

不行!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他不可以有事!!不可以——

所有的都化作撕心裂肺的呐喊……我踉跄地从地上爬起来,根本想都没想一转身便要顺着陡峭得几乎和地面成直角的山坡向下冲!!

“易林希!你疯了吗?!危险!!”SUN冲过来,一把拉住了我,“我们可以从旁边的小路……”

“滚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了SUN的手,就像他的手上沾满了致命的毒药一样!我抬起头,用尽全身的愤怒狠狠地瞪着SUN,声音冰冷得几乎可以把整个世界都冰封住,“你不要碰我……”

SUN愣了愣,呆在了原地。我不想再多看他一眼,心一横,松开抓住泥台的手,身体在山坡的突出的硬邦邦的石块上擦撞着,滑下了山坡!

哗啦啦啦啦——砰咚!

呜……好痛……

终于,我滑落到了山坡下,而此时,我浑身已经被山坡上的石头撞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了……

我挣扎着,勉强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飞快地在周围扫视着,最后定格在了倒在一堆泥土上的圣夜的身上!

?第十四章(下)2008年02月05日星期二10:24“圣夜!!圣夜!!”我连滚带爬地朝圣夜冲了过去,大叫着扶起了圣夜,拼命地摇晃着他,“圣夜!!圣夜!!你醒醒!!醒醒!!”

“……”圣夜艰难地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目光有些恍惚地看着我,“小希?”

呵呵……他叫我小希!不是白痴猪!不是易林希,而是小希!我开心地好像笑,但为什么却只有眼泪掉下来……

“嗯!嗯!”我来不及擦掉顺着我的脸颊滴落在圣夜脸上的眼泪,拼命地点头,“圣夜!你还好吗?!哪里痛吗?!!我现在就背你走!!我们不比了!我带你去找医生!!”

“等等……”

不顾圣夜的反对,我转过身,抓住圣夜的手臂,便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把圣夜从地上架了起来!

“什么该死的比赛!!什么该死的Rinbow!我们都不要了!!我们走!!”

嘟——嘟——嘟——嘟——

“距离采石场定时炸山还有五分钟,请在场人员迅速撤离。”

突然,采石场里响起了警报声,让我和圣夜都愣住了!这时怎么回事?!采石场……还有五分钟就要炸山?!意思是……爆炸吗?

轰——

明白了我们目前

徽!!

“圣夜……这是……”

嘟——嘟——嘟——嘟——

“距离采石场定时炸山还有两分钟,请在场人员迅速撤离。”

这样的声音是让人崩溃的警钟,一声声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身体!!

“易林希……”圣夜有些虚弱地喘息着,“这是我做过的唯一一件瞒过圣伊的事情……其实那天,我在半路上捡到你弄丢的校徽……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圣夜……我……”

“易林希……对于我来说,这个校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保管,如果我不能活着把它拿回来,我一定不会甘心的……”圣夜说着,把校徽放到了我的手上,“所以,你快点走。还有,不要放弃,比赛,请你坚持下去!”

“可是圣夜!”

嘟——嘟——嘟——嘟——

“距离采石场定时炸山还有一分钟,请在场人员迅速撤离。”

“快走!!”

“易林希!!要爆炸了!快走!!”

突然,另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来不及抬头看,手臂就突然被一个力量抓住了,不由分说被拉出了采石场!!

是SUN!!

当我聚焦了因为悲愤而有些涣散的目光,看清了拉着我的人的脸,我浑身的血液都在愤怒地往头顶上涌!!

轰——轰轰——

我正想要用力甩开SUN的手,把他狠狠地臭骂一顿!接连而来的几声巨响,在我身后炸开了!!

圣夜……

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浑身像被水泥冻住了一样,呆呆地站在了原地,没有办法动弹……

“啊!”突然,我身边的一个惨叫声让我回过了神!

我惊慌失措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目光,转头一看,发现SUN被炸飞了的一块大石头压住了脚,痛苦地趴在了地上。

轰——轰轰——轰轰——

又一轮巨响在我身后烟尘弥漫的采石场响起,而且这一次的声音似乎比上一次的声音呢距离我们更近了。

不管他!他死不足惜!!

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大喊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我还是蹲下了身去,把压住SUN的脚的石头移开了一条缝,把他从石头下面救了出来。

轰——轰轰——轰轰——

不好!危险!!

看见虽然爆炸声,像雨一样朝我们飞过来的石子。(这句不通,但书上是这样写的)

我一把扶起SUN,飞快地朝出口跑了过去。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还在我身后接二连三地响起,不过没有关系……我已经安全了……可是……可是圣夜他……呜呜呜呜呜呜……

逃出采石场,我浑身瘫软地趴在地面上,想起被留在采石场里的圣夜,我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小希……”SUN做在我旁边,轻轻地叫这我的名字。

“不准叫我的名字!!”我抬起头,怒不可遏地大后!!

可恶!可恶!!为什么?!为什么我救出的不是圣夜!而是SUN?!为什么?!!为什么?!!

“谢谢你……”SUN似乎是在忍着脚伤的疼痛说着。

“不必了!”我狠狠地回答,“现在,听你说出‘谢谢’这两个字,让我觉得这是对我易林希最大的讽刺!!”

“那么……你刚才为什么要救我?”

我怔了怔,抬起了头,从底墒坐了起来,定定地看者对面的SUN:“为什么要救你?!我也不知道到……我……我恨不得杀了你!”我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里迸出。

“……”

听见我的话,SUN也陷入了一片茫然。

我不再理他,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自顾自地从底墒爬起来!呼哧!呼哧!我胸口剧烈地起伏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我的手紧紧捏成拳头,感觉有个坚硬的东西正抵着手心,尖锐而清晰的刺痛感仿佛在提醒着我保持清醒。

摊开首长,圣夜那枚金色的蔷薇校徽在阳光下发出阵阵光芒!眼泪忍不住从眼角滑落,但却被我迅速擦干。

我……一定要振作起来!能走到这里,是因为好多人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作出了最大的牺牲!我不可以……不可以让他们的努力付诸流水!就算再累再难再艰苦,我也要坚持下去。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一个我了,有太多太多的朋友……还有圣夜!!

圣夜……他会一直陪着我!!我握紧金色蔷薇校徽,紧紧地握在手心,仿佛从那里正源源不断地传递着暖暖的力量,直达心里。

“走!不要回头!不要让他们的牺牲白费!!”圣夜坚定的声音清晰地在耳边回荡!!

易林希,打起精神来!出发!!

“小希!等等!”突然,SUN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要准备朝左边走的我的手臂,“小希,往右边走。”

“右边?”我愣了愣,重新看了一遍(原文:一边)地图,恼怒地瞪着SUN,“SUN!你又想阻挠我吗?!地图上明明显示的是左边!放开我!!”

“不可以!不希!不可以往左边去!!听我的,往右!!”

“放开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绝对不会再相信你的话了!!放开我!!放开!!”

无论我怎么挣扎,SUN的手都越抓越紧!

终于,我气得爆炸了!扬起手在他的脸上扇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啪——

“SUN!!”

“易林希!!”

我想要痛骂一顿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可是这一次,SUN却比我更生气。

他捂了一下被我打得通红的脸颊,喘着粗气,瞪大眼睛看着我。

“不管你信不信,这一次,你都必须听我的!易林希,你听我说,其实你手上的这个地图早就被四大家族的人改过了!按照地图上的路线走,是不可能找到RINBOW的。”

“什么?!!地图真的被改过?!”

“是的,四大家族原本打的算盘是,让你们碰到一两个危险后,会自动的放弃,可是他们没想到,你们却一路坚持下来了……只有我,才有真正的地图……”

“你……”

知道了四大家族设计的阴谋,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可不等我思考清楚到底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我们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

轰隆隆隆隆!

直升机?!

我抬起头,惊讶地看见在半空中盘旋的直升机,脑子里一连串的困惑!

“糟糕!是四大家族的人追来了!”SUN压低声音说着,突然一把抓住我拉着便我往右边的方向飞跑,“小希!!跟我走!!”(话说。这句我也不怎么读得懂。==。)

“咦?!等等!SUN!!放开我!!”

虽然我死命挣扎着,可是SUN的力气实在太大,我根本就拗不过他,飞快地往前跑了一阵子,最后,他拉着我在一堵高高的悬崖前停了下来。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SUN!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气急败坏地大声问。

“小希……”SUN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朝我们追过来的直升机,“听我说,虽然你一直按照错误的路线走,不过只要从这个悬崖上翻过去,你应该还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终点,找到RINBOW。”

“爬悬崖?!”我像听见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抬起头看了看面前这座陡峭的山崖,“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SUN定定地看了我一眼,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卷白色的纸,递到我的手上,“这个是真正的地图,你把它收好。已经来不及说太多了,比赛规定的时间就快要到了。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再相信我,不过这一次,如果你想得到RINBOW,就必须听我的!”

“可是……”

“易林希!”SUN大声地打断了我的质疑,长长舒了一口气,深深地望着我,“你该不会是害怕吧?”

“害怕?!”被SUN这样一激,刚才的确是鬼鬼祟祟地藏在我心里的恐惧,一瞬间便被怒气冲出了九霄云外,“我才不会害怕呢!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

“……”SUN愣了愣,像是刚刚才回过神似的瞪大眼睛想了想,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跟你一样,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我只觉得,这样做很开心,也许比胜过圣夜还要开心,比得到宝藏还要开心……”

“四大家族现在知道了你背叛了他们,他们……”

“呵呵,不用担心,”SUN朝我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灿烂的笑容,“终点那边,五位监督都等在那里,如果没有我,四大家族的人是没有办法亲自参加比赛,得到RINBOW的。小希,别在犹豫了!快上吧!我会跟在你后面保护你的!”

SUN……其实我想问的不是宝藏,而是你……你会被怎么处置……

不过我去始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把图纸收进了背包里,抓起最近的一块突出的岩石,拼命地向上攀爬!

轰隆隆隆隆——

在半空中盘旋的直升机发现了正在翻爬悬崖的我和SUN,从直升机的扩音传来了金姨愤怒的声音。

“SUN!你居然敢背叛我?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

“SUN……”我担心地停下来,低下头看了一眼紧跟在我下面的SUN,害怕四大家族会对他做出什么不得的事情。

“不用管她,”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SUN居然还能露出那么灿烂的笑容,像是正在尽情地享受着自己所作的决定一样,“小希,不要松劲,继续往上爬,坚持住……”

“我……我知道了……”我答应着,重新抬起了头,看了一下已经缩短了不少距离的悬崖的崖顶,集中精神,深吸了一口气。

呜……左边……左边的石头抓住!然后脚……脚……啊,太好了,右边有一块突出的岩石,可以让我踩上去!嘿……

哗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