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啊——困死了!易林希,后天就要去米兰市参加比赛了,难得今天没有训练可以休息,干吗这么早就出来压马路啊?”郑智钊大着哈欠,无精打采地抱怨着。

“笨蛋灯泡头!还早?!都已经快到中午了!像我这样盖世无双的大侠绝对不会赖在**浪费生命的。”我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其实心里沉重得要命!实在在寝室里呆不住,才找他么吧出来散散心的……

“也许我……随时……都会死去……”

小圣那天的话就像是警报一样,一遍一遍地在我脑袋里拉响!现在看到马路上的救护车“BIU——BIU——”地飞过,我的心都会一下子悬到嗓子口。我情不自禁紧紧攥住了拳头,小圣的病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他那么善良那么温柔,上帝爷爷一定不会那么狠心的!不会的!

“老、老大今天心情这、这么好,一定是把圣夜会长搞定了!”鱿鱼笑着搭腔。

“有吗?咦?我怎么觉得天上有猪在飞!”郑智钊懒懒地回答。

“喂!灯泡头,你为什么总是跟我作对!”身后这几个笨蛋没营养的对话,把我的肺都气炸了!我跳转身便指着他们的鼻子大声嚷嚷,“都给我闭嘴!还有!不要再跟着我!本大侠不要你们陪了!”

说着,我就气呼呼地朝另一个拐角走去!突然一个高大的人影好死不死地挡在我的面前!谁啊!好大的胆子,“到底是谁家没把狗拴好啊!”

砰——

“白痴猪!”我正气得破口大骂,一个当头劈突然从天而降,笔直地砸在了本大侠的头上!

我气急败坏地跳起来一看!

“臭石头?!咦?小圣?你怎么也在啊?而且还打扮成这样!”

“呵呵,很奇怪吗?”圣伊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倒扣在脑袋上的贝雷帽,还有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秀了一下紫色的运动上衣和白色的休闲裤,“这些都是我找哥哥借的!我不想再打扮成女生出门了,我毕竟是个男孩子,所以拜托哥哥让我穿男装!”

说着他微笑地转过头望着圣夜,圣夜却一脸臭臭的表情,想到他昨天在必胜客里惨兮兮的表情,溜到嘴边的“狂风暴雨”被我死死地压了下去。

不过……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小圣竟然赶反抗圣夜!哼哼!这肯定是在本大侠的影响下“传染”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气概了!(作者:汗!易林希!你什么时候能有点文化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摸着下巴欣赏起圣伊的装扮,不断地咂着嘴道,“不错!不错!很帅啊!”

果然是双胞胎啊,这样一打扮,简直就和圣夜一模一样!说着我又忍不住瞟了圣夜一眼……啊,不好!被他看到了!我赶忙抬头佯装看天:“呵呵……呵呵……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哦!”

“大白痴。”圣夜戴着一定棒球帽和一副墨镜,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不是说要抓紧训练吗?那就不要一个人跑出来乱晃!”

“一个人?谁说我是一……咦?!那群笨蛋呢?!”我不服气地撅着嘴,转身准备拉身后的四个笨蛋做垫背,可是一转头,发现那四个家伙居然真的集体人间蒸发了!嘀嘀!嘀嘀!我把手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翻开一看!

老大,美人计!!Fighting!丸子组上

“小希,怎么了?”圣伊好奇地问。

“哦呵呵呵!没什么,没什么!”我赶紧合上手机傻笑着打哈哈,心里却在咬牙切齿,可恶!这群不讲义气的家伙!居然扔下他们的老大自己逃跑了!

“小希,既然你只有一个人,不如跟我和哥哥一起在这附近走走吧!我还从来没有跟小希一起逛过街呢!”

小圣真是奇怪啊!难道他不知道他哥哥和本大侠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吗?怎么还邀请我一起跟他们逛街?那个臭石头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嘛!我转头小心翼翼地望着圣夜。

那块臭石头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帽檐压得低低的让我看不到任何表情,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他的口气倒不如本大侠想象的那么恶劣,只听他情绪平和地缓缓道:“为什么要和她一起去?”

“算……算了……还是你们去玩吧,我还有点事……”咚!心怎么突然下沉……呼呼!我赶紧摆摆手,摆出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哼!本大侠就拿出点大侠的气魄!可是全看在小圣的面子上,免得让他为难。别以为我怕了你!

“不……小希!”谁知道圣伊一下子跑过来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松开,“不要走……”然后转头看向圣夜,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说,“哥哥!让小希和我们一起去。”

啊?!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不对劲,不对劲!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从来没见过圣伊那么坚定的延伸,而且他也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跟圣夜说话,圣伊什么时候翻身做主人了?!的头左转转又转转,一时间竟然分不出谁是谁了!

我的天!难道一瞬间发生乾坤大挪移了?!

圣夜一直怔怔地望着圣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觉得他的脑袋突然变成了大钟摆,一刻不停地晃啊晃啊……可是圣伊冷静地望着他,一点也没有让步的意思,最后只见圣夜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无奈地说:“那好吧……”

不过这个该死的家伙还不忘恶狠狠地瞪我一眼,不,是恶狠狠地瞪了小圣拉着我的手一眼……哇哇!好强的电波,我的手都要被戳出一个大窟窿了!

“好好跟在我们后面,闯了祸,我可不负责!”

“可恶……谁要跟在你后面啊?!我是和小圣一起逛街!哼!小圣,我们走!”

2

这时已经是下午,太阳已经离开了我们的头顶,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来,就像带着低度酒精的果酒一样,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却有些昏昏入睡!

我们三人沿着一条街道走着,圣夜永远都是那副酷酷的样子,压低头上的棒球帽,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稍稍走在我和圣伊的前面。圣伊和我一人手上拿着一支大大的粉红色棉花糖,像两只刚刚出笼的小鸟一样,看着街道两边各种各样的店铺,兴奋的叽叽喳喳地谈论着!

“那个戴着贝雷帽的男生好可爱啊!还在吃棉花糖呢!”

“我觉得戴墨镜的那个比较帅拉!好酷啊!是我喜欢的类型!”

“哇啊……”

又来了……从刚才到现在,只要看见圣夜和圣伊的女生,没有一个不兴奋得两眼冒桃心的!其实即使是男生,他们也都会惊讶到瞪大眼睛,一脸折服的表情看着从他们身边经过的这对神秘的花样少年!

“咦?小希,你看!是布偶机!”圣伊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人向他投来的充满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快步走到了一台放置在精品店门口的布偶机旁,一动不动地看着安静地躺在透明箱里的小布偶!

“小圣,你想要玩吗?”虽然我不太想靠近这种粘糊糊的小女生们喜欢玩的东西,可是自从知道了圣伊的状况,我心里有一种情绪让我不愿意拒绝圣伊的任何一个请求!

“嗯!”圣伊望着我重重地点点头。

“那你等着!”我转过身走进旁边的精品店里,跟老板兑了十块钱的硬币,回到布偶机旁,投进两枚一块钱的硬币,向手心里呸了两声,像老手一样挽起了袖子,握紧了控制方向的把手!

呸!呸!

“小圣,你喜欢哪个娃娃?”

“嗯……最左边的那个兔子!”

“好!看本大侠的厉害!这种小儿科的游戏机绝对难不倒我这个被称为‘游戏机之神’的大侠的!”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布偶机响起了一阵音乐,我控制着挂在玻璃箱的铁爪,先向左……再向后……再后一点……再一点……OK!!

啪!我摁下一个按钮,铁爪慢慢地一边张开,一边落下去了!

抓住!抓住!抓住!!话住!!

“啊——”看着铁爪只稍稍地掀起一点小兔子的屁股又缩了上去,我气得很不得把整台布偶机都吞进肚子里,“可恶!怎么会这样?!嗯!再来一次一定成功。”

可是……

“呜哇哇哇!!失败了!失败了!!又失败了!怎么可能!我知道了,一定是老板对这台游戏机动了手脚!”

“白痴猪,明明是你自己眼睛长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圣夜站到了布偶机旁边,挑着眉毛望着我,“铁钩离娃娃还有那么远你就把它放下去,抓得住才奇怪。”

“少罗嗦!有本事你抓一个上来试试!”

“哼。”圣夜瞟了我一眼一声不响到走进精品店兑换了几个硬币,走回布偶机操控台前面,把我挤开,投下了硬币。

哈!他竟然会中本大侠的激将法,以前他从来不吃我这一套的!哈哈,这家伙平时总是一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样子,一定不会玩这种布偶机的……等会他失手的时候,看我怎么讽刺他!嗯哼哼哼哼……

“丁冬!丁冬!”

我正沉浸在想象中准备台词,一只白白的小兔子居然就已经顺着布偶机的通道滑了出来!

呼啦啦——我的额头被捏了一个鲜红的大叉叉!出局!

圣夜把兔子递给圣伊,圣伊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神色有些黯淡地望着我:“如果是小希给我夹的……”他捧着小兔子又看了看在风中摇摆的我,突然说,“哥哥,你给小希也夹一个娃娃吧!”

“我才不要!!”我立刻回过神来,又羞又恼地涨红了脸,不过眼睛却死死的盯住圣夜,鬼都不相信他会给我夹娃娃!

圣夜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我一眼,一声不吭重新投下两枚硬币。这时我突然发现金色阳光细细地照射着他白皙的侧脸,一条完美地延伸到下巴的弧线变得闪闪发亮起来,为什么这个臭石头连一个细微的转身动作也能那么帅啊!

咕噜……我情不自禁吞了一口口水。

随着布偶机欢快的音乐,铁爪向后……向右……落下……抓起!

什么?!居然又成功了!1

圣夜弯腰从布偶机里拿出了娃娃,“呼啦”一声,把娃娃扔到了我头上:“拿去。”

“啊?什么?真的送给我吗?”我捧着娃娃,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心跳又不受控制了。“怦怦!”“怦怦!”

“那个娃娃长得太像你,拿在手里会影响我的心情……”

咦?像我?我愣了一下,举起手中的娃娃……

“啊!!混蛋石头!!你在说本大侠像野猪吗?!可恶啊!!”

可恶!可恶!被刚才的布偶机事件一刺激,本大侠的好心情连渣都没剩下一点了!

圣夜这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在学校,从成绩到体育样样第一!而且长得有帅,还是当红的偶像明星!现在连玩娃娃机都这么出类拔萃!难道上天已经注定,本大侠这一生都要活在圣夜这个大恶魔臭石头的阴影之下?!注定每次看到都被死死得压在他的魔掌之下,外加面红耳赤、气喘心虚!我不要啊啊啊啊!!因为这样的症状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啦!

“哈哈哈,真有意思,你看你的表情好傻!”

“什么啊!你的表情才傻呢!哈哈哈!”

两个女生挽着手从我们旁边经过,圣伊瞪大眼睛看着她们手上拿着的那张大头贴纸好奇得头顶直冒泡泡!

“小希,她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看上去好象很有意思的样子……”

“是大头贴。就是拍照的一种。”我仍沉浸在悲愤的情绪当中,嘟着嘴心不在焉地回答。圣夜给我的那只野猪布偶被我狠狠地塞进裤子口袋里,鼓鼓囊囊地挂在我腿上晃荡。

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不会把他给我的布偶捧在手里当宝贝,我可是大侠!

“咦?小希,我们也去玩好不好?我想去玩大头贴!”经过那两个女生刚才走出来的那家拍大头贴的店铺。圣伊一只手抓着兔子娃娃,兴奋地站在门口向我发射“拜托拜托”光波!

“好啦,我知道了!”被圣伊的无敌光波一照,我顿时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乖乖地跟在圣伊的身后,走进了拍大头贴的店铺里。

不过……圣伊今天好象特别粘我……看圣夜那张糨糊脸又开始变颜色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哈哈!好有趣!”大头贴机的背景布里面,传来圣伊开心的笑声,兴致不高的我站在一旁,偷偷的瞟了一眼露在机器背景外面的圣夜的脚。

哼!圣夜拍大头贴,看上去一定就会像一颗长了眼睛、鼻子和嘴巴的石头一样!一定很难看!哼哼!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外面,真是个石头脑袋!

“咦?小希,你在笑什么?”圣伊看见我像长颈鹿一样伸长了脖子,扑闪了一下眼睛,眼睛里的光亮黯淡了一秒。

“哦呵呵呵!没什么什么什么啦!”我笑着挥了挥手,手腕却被圣伊趁势一把抓住了,哇!没想到圣伊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呼……好疼!

“小希,你是不是想跟哥哥一起拍?你们马上就要去米兰市了,那我们三个拍一张合照作为分别的纪念!”他一脸灿烂地望着我,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大,哇!这么激动干什么,不就是跟我拍照嘛!

“我、我不要!”

呜呼——

圣伊这个大笨蛋!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应要我们三个人一起挤在大头贴机的屏幕前拍照片!而且还要本大侠站在他和圣夜的中间!

“哥哥,你站得太高了哦!要再矮一点!嗯!还要把头往小希这边靠近一点!”

“喂!小圣!可以了啦!靠那么近干吗?!”看着屏幕里圣夜的头往我的头越来越靠近,就快要碰到我的耳朵了!我就像被火烤了屁股一样满脸通红地跳起来向圣伊抗议!

圣伊似乎完全没看见似的……

“一!二!三!拍喽!”

咔嚓!

“太好了!拍好了!”一向柔弱的圣伊今天居然没有给我任何商量的余地,抬起手便一下子摁下了按钮,完成了这张三人的合影,可是他好象还不过瘾,看了看屏幕,眼睛一亮,“还剩两张!就让我还有哥哥分别和小希拍一张合影吧!哥哥先拍!”

“什么!啊!喂!!”

圣伊今天也太古怪了吧,我回头看看圣夜,他却是一脸凝重的表情望着显得异常兴奋的圣伊。

只见圣伊自说自话钻出了背景布,然后又把头从外面探了进来!

“哥哥和小希要好好拍哦!我来给你们当参谋!”

“小圣,你不要捣乱!”圣夜脸上的表情有些生气,可是语气却像软糖一样温柔,只不过他转头看见我的脸,语气立刻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我才不跟这个白痴猪拍大头照。”

“什么?!可恶的臭石头!你以为本大侠很想跟你拍啊吗?!!”我气得像喷发的火山一样,脊梁往前一挺!伸长脖子瞪圆眼睛,怒视着圣夜,头顶上轰隆隆地直喷愤怒的岩浆,“你少自大了!!别说跟你拍大头照!我连一厘米都不想靠近你!免得被你传染白痴石头病菌!”

“你说什么?”被我一挑拨,圣夜也火大了,转过身一脸努力地瞪着我!

哼!瞪眼睛是吧?!我易林希,独步武林、独孤求拜的超级大侠,即使是瞪眼睛,也绝对不会输给你这个臭石头的!

我瞪!我瞪!我瞪瞪瞪!!

“啊哈哈哈!你们说老大现在和圣夜会长情况怎么样了?”

“老、老大和圣夜会长是天、天雷勾火,现在一、一定正吵、吵得不可开交吧!”

“哼,你们想靠易林希那种笨蛋一个人打败圣夜,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哎呀,小钊钊,你的醋意不要那么强嘛!老大和圣夜会长之间一定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的啦!”

“就、就是说啊!哈哈哈哈哈!”

“不准叫我小钊钊!!”

呜……这几个讨厌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丸子组和郑智钊那几个笨蛋!!居然敢在背地里说本大侠的坏话!!想遭扁了吗?!

“啊!肉丸!小心!!

砰咚!

我气得脑袋发晕,正准备跳出去把外面那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一顿海扁!一个像大肉球一样的东西突然从后面撞到我的后背!把我往前用力一推!

咔嚓!

死寂……死寂……

寒冷……寒冷……

爆裂……爆裂……

此时,周围的空气就像突然被速冻了一下,一瞬间便停止了流动!外面明明阳光普照,可是大头贴机周围的空气却便得比北极还要寒冷!一个越来越响越来越猛裂的地震般的声音,在迅速地从地底上升!上升!!

我惊恐地瞪大眼睛,就像看见了《咒怨》里的女鬼一样,不敢相信地看着目光和我同样惊诧的圣夜!而我们的嘴唇就像两个被压挤在一起的变形面团,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然而更恐怖的是,刚才我为了阻止自己身体的失衡!下意识地抬起手往旁边的大头贴机器的操控台奋力一拍!

一声脆响,我和圣夜现在这个恐怖的姿势,被清清楚楚地记录在了大头贴机的镜头里……

轰隆隆……轰隆隆隆!轰隆隆隆!!

这……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哥哥……小希……”目睹了全过程的圣伊惊讶的程度一点也不上我和圣夜,张大嘴巴看着像两尊石像一样傻在那里的我和圣夜,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强和鱿鱼看见肉丸惊扰了“别人”的拍照,赶紧蹲下来想要扶起他,可是一抬头看见我和圣夜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造型,也全都瞪大眼,傻在了那里!

“怎么了?”看见所有钻进大头贴机里的人,全都像被魔法石化了一样僵硬在那里,郑智钊好奇地掀开背景布探头往里面一看,脑袋发出的震动波差点把整个天花板都给震塌下来了!

“易林希!你在干吗?!”

“呜?!呜!哇呀呀呀呀呀!!”被郑智钊又惊又怒的吼叫震惊得清醒了过来,我吓得把身体往后一腿,脚被刚才那个大肉球给抵住了!

“是谁?!!”我感觉一个屁股燃烧着熊熊大火的火箭,从我的脚底飞快地往头顶上蹿,我转过身低头一看,“肉球!!鱿鱼!!小强!!又是你们三个笨蛋!你们!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啊!!老大饶命啊!!”

“智、智钊!!救、救、救救我们!!”

“呜呜呜!老大!我还想吃肉丸!!”

“你们三个给我去死吧!!嚯呀——”

3

上帝爷爷……上帝爷爷……

你是不是觉得本大侠我实在是太完美了,所以才这样耍我啊!

“圣夜会长,请问你觉得这个吻怎么样?”

“很脏!”

……

“不用透明胶布封起来,难道你以为要想真的接吻吗?”

……

啊啊啊……我抓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地仰天长啸……为什么,为什么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跟那个臭石头……接……接……呼呼——呼呼——

今天还被圣伊看到了,呜……真是不敢回想他当时的表情,我还是挖个坑把自己活埋了算了。

都怪那群家伙,真是不讲义气!居然扔下本大侠,就这样跑掉了!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手下,每次遇到圣夜,我才会状况不断。唉,算了,本大侠现在气压极低,就像中了诅咒一样,头晕脑涨,胸口发闷!我看还是先回寝室休息一下好了……

我叹了口气,转过身浑身无力地朝枫林高中走去。

“等等,易林希,我有事找你。跟我走一躺吧!”咦?寇沙?他竟敢到我们学校门口来?!

“怎么?不敢去吗?”寇沙别有意味地看着我。

哼!去就去,本大侠还会怕你不成!

当我走进普修体育馆时,大门“砰”地一声被狗腿子夏弥关了起来!

我脊梁一挺,瞪着寇沙:“你想干什么?!”

“别那么紧张嘛!”寇沙冷笑了几声,“我先要恭喜枫林高中有你这么一个称职的会长啊!不过好像圣夜那个家伙并不领情哦!”

嗯……寇沙居然会为本大侠的抱不平?!我眼珠一转,作出一副愤慨的样子:“就是说啊,本大侠已经不爽他很久了!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会去枫林高中上学!”

“哦?是吗?”听见我的话,寇沙的眼睛一亮,“既然这样,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普修高中呢?”寇沙自以为是地笑了笑,“枫林高中别说继续成为十大高中之一,现在连继续办学都已经很困难了,我说服校长让你无条件转校普修高中!怎么样?”

“那你要我做什么?”我警觉地问。

“呵呵呵呵!”寇沙奸笑了几声,走到我身边,弯下腰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在米兰市举行的比赛后天就要开始了,你就做我们普修的间谍!让枫林高中在比赛上彻底失败!哈哈!先不要急着回答,让我把话说完……”

叮——

寇沙的话像一阵寒风,让我瞬间冷静下来。

“哼哼!”寇沙阴恻恻地笑着,“上次跟你一起来夜探普修的,有一个面具没有被揭开的家伙,就是圣夜的双胞胎弟弟了吧!啊,对了,被夏弥他们在码头拍到照片的,应该也是他吧?怎么样,易林希大侠,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家伙有千里眼吗?这些事情他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看见寇沙得意的神情,我的后背渗出一层冷汗!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瞪了他一眼,像一个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烈士一样,坚定地回答:“我是绝对不会出卖枫林高中的同学的!不就是让别人知道圣夜有个弟弟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而且虽然圣夜那家伙总是捉弄本大侠,可是如果这次话剧比赛不能夺冠……我……我不想再看见他难过的表情……

“哦?是吗?!”寇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死死的捏紧,好像恨不得把我捏成粉末一样,“我浪费这么多口水来说服你,你居然还这么不知好歹?!”

“呜!好痛!放开!!放开我!!”

“放开?当然可以,你只要说一声‘我愿意’就可以了。”寇沙冷冷地笑着。

“放开……放开我!!放开我!!”

“寇沙!放开她!”

就在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捏碎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大叫声突然从体育馆的二楼传来!

这个声音是……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往二楼的走廊上一看!

“圣夜?!”他怎么会来这里?他不是被我气走了吗?!

“哦?原来是圣夜会长!”看见圣夜,寇沙愣了愣,却很快便恢复了冷静,他松开捏住我的手,把我往后用力一推!

噗咚——

我一个重心不稳,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脚踝传来一阵生痛!

“寇沙,你这是干什么?”圣夜从二楼走廊上下来,走到了寇沙的面前,转头神情有些复杂地看了看我。

“啊,没什么!”寇沙假惺惺地笑了笑,“请易林希会长过来坐坐,交流一下经验。”

“没这个必要。”圣夜瞟了寇沙一眼,“我们还是在下一场话剧比赛上见吧。”

“哦?这样也好!在失败之前,还是多留一点时间让你享受一下挣扎的乐趣吧!”寇沙冷笑了几声和夏弥一起离开了体育馆,走到体育馆门口,他突然停下来,转过头来看着我,“对了,易林希,你最好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话。否则以后你会后悔哦!哈哈哈哈!”

呜呼!可恶的家伙!本大侠这辈子最恨别人逼我了!可是……可是如果不答应他,那圣夜和小圣的秘密……还有,他会不会想出更阴险的手段呢?

我犹疑地抬起头看了看圣夜,却发现有一团红色的充满斗气的火焰在圣夜周围熊熊燃烧着!

等寇沙和夏弥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体育馆的门口,圣夜才转过身,走到了我的面前站定,低着头看着我。

“……白痴猪,是谁批准你一个人单独行动的?”

“哼!要你管!”我有些心虚地撅起嘴,把脸撇到一边去,想到刚才那个KISS,心里顿时乱成了一团麻,为什么他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过分!“我要干什么是我的自由!谁也管不着!”

“……寇沙叫人把你带来这里,是什么事?”圣夜认真地问。

“呜……没什么……”我转了转眼珠子,嘟着嘴含含糊糊地回答。还是暂时不要把寇沙要我做间谍的事情告诉圣夜吧,离比赛的日子没几天了,不能让他担心……这件事情还是我一个人搞定就好了!呜,真是的,我干嘛这么担心圣夜这个家伙的事情啊?!不,不对,我一定是因为小圣也被牵连在里面才会这么紧张的,我才不会担心圣夜这个家伙呢!哼!一定是这样!

“白痴猪,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圣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微微皱着眉头困惑地看着我。

“我……我是你的奴隶吗?!说什么话也要全部向你汇报吗?!”我故意大声说着,想要掩盖自己有些慌乱的情绪。

“呼……”看着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到我旁边蹲了下来,不由分说地便要脱掉我受伤的脚的鞋子。

“啊!大色狼!你要干什么?!”我一惊慌,抬起脚便一阵乱踢!可是却被圣夜一把抓住,硬是摁到了地上!

“别乱动!”圣夜抬起头瞪了我一眼,“让我看看你的脚伤。”

“呜……”

被圣夜的眼神威慑住,我鼓着腮帮子,不服气地安静了下来。圣夜一只脚跪在地上,轻轻脱掉了我脚上的鞋子和袜子,看了看我有些红肿的脚踝,松开了手。

“不是太严重。不过还是要去校医务室治疗。”

“我都说了不要你管!”我用力把脚缩了回来,赌气地撇过头故意不看他,可是脚踝却像自动记忆住了圣夜手心的温度,那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是一道电流飞快地蹿到心里,让我的心像被拧紧了发条的马达,在胸口里狂跳不已!

“……”圣夜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只手搭在蹲着的脚的膝盖上,眼睛定定地看着我,“白痴猪,我是怕你受伤影响我们的比赛!”

“我……我才不会呢!”我满脸通红地大声辩驳着,却完全不敢转头看圣夜一眼,“你……你不是一直都认为我只会闯祸吗?既然知道还担心什么?!”

“说的也是。”

“什么?!”我狠狠地咬紧牙,死死地瞪着一脸优哉的圣夜!怒气就像高压锅里的水蒸气一样,快把我脑袋的天顶盖都给冲到天上去了,“你再说一遍!”

“白痴猪。”圣夜就像在看猴戏一样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扔出一句他的口头禅,站了起来走到我旁边,重新蹲了下来,伸出手托住了我的脚和我的背。

“你要干什么?!”我的神经“噌”地一下子绷紧了,脸红得肯定能煎鸡蛋!

“带你回学校。”

“什么?!呜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向上一升!而圣夜就像童话故事中王子抱公主那样,稳稳当当地把我抱在了怀里!天啊!我一定是被他折磨疯了!堂堂大侠我现在竟然会觉得自己像——公主?!

“啊!干什么!臭石头!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突然被圣夜抱了起来,我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在圣夜的怀里又踢又叫,拼死挣扎着!完了,心跳又不受控制了,为什么每次只要跟臭石头近距离接触,我的手脚就不是自己的了?!

圣夜皱了皱眉头,瞪了我一眼:“放你下来,你有办法自己走回去吗?你动动脚踝试试。”

“可恶!不准威胁我!放我下来!我要跟你单挑!!”

“白痴猪。我是柔道九段,你以为你单挑能赢我吗?!”

“呜……”

可恶,又输给这家伙了!本大侠这辈子注定赢不过这个臭石头吗?!居然每次都让他占上风!

我用力吸了一口气,嘴巴撅到了天上!可是心却“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呜呼!简直就像开狂欢会一样,在胸口和嗓子眼中间疯跳个不停!

“不要乱动!你现在可是会长,不想在同学们面前摔个嘴啃泥吧!”圣夜抱着我走出了普修高中的体育馆,朝校门口走去。

一路上,我和圣夜的所到之处,无不掀起一阵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惨叫声!

“啊!圣夜!!是圣夜!!他抱着的人是谁啊?!”

“那个女生是谁啊?!天啊!好像是易林希!”

“又是易林希!!那个臭女生!我们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圣夜——圣夜——不要这样对我们啦——呜呜呜呜——”

呜呼!这群女生真是吵死了!要不是本大侠受伤,才不会要这个臭石头抱呢!真是丢脸死了!不过最奇怪的还是我自己!这种情况下,我居然还觉得有点高兴和得意!真不知道最近我吃错了什么东西……如果这种神志不清的状态一直延续到比赛可怎么办啊!

十大高校话剧争霸赛省级初赛——可是已经迫到眉毛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