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世界上最惨的人了……”

我和一个衣裳褴褛的怪大叔,并排坐在虹河边。我一只手托着脑袋,歪着头,呆呆地望着眼前潺潺流过的河水,仿佛又回到了车祸发生的那一刻——“糟糕!出车祸啦!”

“救命啊啊啊啊啊——”

“小圣,灯泡头,当心啊——”“砰!”“哦?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叔,那就说来话长了,我的悲剧正是从老辣狡诈的‘易家三怪’强行送入‘枫林高中’开始的……枫林高中本来是一个天堂一样的学校!不用上课,不用考试,天天都过圣诞节,每天都是嘉年华!本来还以为自己到了天堂,可是好日子没几天,那个被本大侠视为这一辈子的死对头的家伙,突然回枫林高中了!”

“哇,什么人这么厉害?”

“枫林学生会会长——圣夜!哼!!哪个鼻孔朝天的臭石头,总是一副?上天的模样!还自以为是弄出个什么‘十三法则’!可恶!本大侠完美的青春就这样被他给彻彻底底地破坏掉了!哼哼呼呼!当时我真是恨不得把他踢到外天空去吃大便!”

“呵呵呵,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呢!”

“有趣?!呼呼——的确是有趣得很呢!本大侠一进枫林高中,还不到一个星期。就犯了11条法则!成了学生会的重点监督对象!那日子过得,简直就是……呜呜呜呜!不过还好……后来转学过来一个青葱头,他比本大侠还酷!当然,除了发型、长相还有智商……一个星期不到,他也和本大侠一样成了重点监督对象不说,考试七门课总分只有250!”

“咦?真的吗?那你考了多少呢?”“呃……这个……这个不重要啦!总之呢,既然同是天涯轮子人,我们就在枫林高中红枫林的恶魔石前面,结拜成了兄弟,决定开始实行‘倒夜计划’!推翻圣夜的恶魔统治!!”

“哎呀,事情好像变得复杂了呢!”

“那可不是?哼!本大侠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且,不仅仅是青葱头,补充说明一下——他现在已经把头发剃掉,变成了一个灯泡头——而且啊,本大侠还有另外几个好兄弟!一个呢,嗯……至于他是谁,那是个秘密!总之呢,他超级温柔善良,像天使一样!跟那个臭石头完全不一样!还有三个统称丸子组!虽然他们有点呆呆的,不过其实都是好人……”

“哦?是吗?那这样不是很好吗?”

“唉……好什么呀!大叔,你不知道啦,我们的‘倒夜计划’执行得简直比挖煤矿还要辛苦!为了深入敌后,本大侠和灯泡头还有丸子组,全体加入了话剧社!呜呼!为了加入话剧社,本大侠在舞台上表演绝技‘风火轮’的时候,居然还不小小摔下舞台,和圣夜K……K……”呜哇!是KISS啦!我实在是没脸跟别人说!

什么?呵呵,小姑娘,你怎么了?脸变得这么红!”“没……没什么啦!呜呼……总之呢!本大侠最后凭借超级精湛的演技,一举成为话剧社耀眼的新星!”(作者插话:你明明就是在话剧社理打杂的吧……

“嚯嚯!很厉害呢!”

“那当然!嘿嘿!不过本大侠波澜壮阔的高中生涯,现在才要开始呢!一天晚上,本大侠正在打扫话剧社,居然看见了一个家伙在偷话剧社的东西!本大侠本来是打算行侠仗义抓坏人的!可是那家伙居然溜得比老鼠还快!一下子就从窗户跳下去了!!最倒霉的是,这个时候,圣夜他们冲了进来,居然说刚才偷东西的人是本大侠!还说本大侠是什么该死的恶魔D!”

“恶魔D?……”“可不是吗?!从那时候开始,本大侠就一直背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号,到处被别人鄙视!一直现在都还没洗刷掉冤情呢!呜呜呜呜……”“呵呵呵……那真是……”

“就是因为这样,本大侠的‘倒夜计划’只好暂时搁置咯!因为圣夜那个臭石头居然警告本大侠,如果一个学期之内不能澄清自己是冤枉的,就要吧本大侠开除!还要送去警察局!!”

“啊,好像很严重呢……”

严重?!怎么可能只是严重这么简单?!这根本就是天下第一冤啊!!听说普修高中和枫林高中是死对头,我怀疑是普修高中的人装成恶魔D来枫林捣乱所以就和兄弟们夜探普修!结果却被他们的学生会长以为本大侠是要去偷东西的恶魔D,硬是吧我给关了起来!!唉……本东西觉得自己侠途真是越来越渺茫了……?”

“再后来呢?”

“后来……圣夜把本大侠就出来了啊……而且本大侠还发现,恶魔D好像不仅仅是争对风林高中,还争对圣夜呢!总是想方设法地想要整他,甚至想要圣夜的命!”“谁知道呢!估计一定是臭石头平时为非作歹,得罪了什么人吧!本来他也是活该,偏偏本大侠被卷起了进去,脱不了身,圣夜只好一直在帮他咯!那次话剧社比赛初选赛,他被恶魔D害得食物中毒,不能参加比赛,他居然偷偷溜出了医院,倒在地上,被小流氓一顿恶扁!要不是本大侠及时赶到,他的小命就丢了!”“呵呵呵,果然是行侠仗义的大侠呢!”

“那当然!哦呵呵呵!不过那一次,圣夜伤成了那个样子,居然还那么执著地要去参加比赛,还说是为了重要的人……真不知道什么人对他那么重要,能让他连命都不要……哼……”

“小姑娘,你不高兴吗?”

“哪……哪有!我……我只是……呜呼!总之呢,我后来知道,圣夜那个臭石头也挺不容易,因为枫林高中这几年衰败得很厉害,为了能让枫林高中振作起来,稳住股东不撤资,圣夜真的做了很多的努力,他一定要拿到这次话剧赛的总冠军,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嗯……是个不错的孩子呢……”

“还好啦……谁知道再后来,圣夜来早川拍广告,那个十恶不赦的恶魔D竟然又放话出来,说圣夜会彻底消失在早川市!走江湖讲究就是个‘义’字!我只好代着圣伊和灯泡头跑到早川来了。谁知祸事不会一个人走的,半路上又发生了车祸,现在我和他们失散了,你说,我到底怎么办啊……唉唉唉……”“三十七分四十八秒……小姑娘,你确定已经全部说完了?”“还没有……”我一个抬手打掉正无奈地轻轻拍打我肩膀的手掌,沿着手掌可以看到一只缀满补丁的袖子和一张标准流浪者大叔的平静的脸。

“因为担心小圣他们的安危,我是吃不香睡不觉……”我甩了甩还有些湿漉漉的外套,一屁股坐在篝火旁,顺手扯下一个烤得正香的鸡腿,仰面躺下塞进嘴里……怪大叔的嘴角抖了抖,不了地望着我,“真的看不出来耶?”

“姓木的怪大叔,你不会明白的……”我缓缓转过头望着遥远而平静的天空,似乎看到了小伊的微笑和郑智钊抓狂的脸,“现在我可是他们唯一能依赖的人了,我怎么能垮掉呢!现在我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吃饱喝足才有力气踏遍整个早川吧他们找出来啊!”我攥紧拳头挥了一阵,“你看,我还要靠这双拳头保他们万无一失呢!不然……”

不然我怎么对得起这两个朋友!不然我要怎么向圣夜交代!可是我到底要怎么才能找到他们呢?小圣的身体那么弱,万一有个……呸呸呸!乌鸦嘴!不会的……小圣他不会的……“喂!小丫头,你没事吧!”我抬起头,发现大叔正诧异地望着我。

“呵呵,没事没事!我在考虑营救计划呢!”我连忙朝他露出一个“万事OK”的笑脸。“呵呵,你是个勇敢的孩子呢真是个傻孩子……不过你运气不错,能漂到虹桥遇见我……”突然,摇着头的怪大叔目光一凛,落到了我右手的蔷薇戒指上,眼神中透出惊愕,转而他又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自言自语着“蔷薇戒指……难道又是一次新的轮回吗……”

蔷薇戒指……新的轮回……听上去好深奥哦!难道大叔认识这枚戒指?我惊奇地想要继续追问。说盒子,怪大叔却突然起来,拿出一支笔在纸上写了什么,然后转身交给我。

早川高中北原爱

“这是我在早川市的一个朋友。”怪大叔微笑地看着我,“听说伤员都已经送到早川市中央医院了,你可以去那里找他们。如果碰到什么困难,你就去找这个人,她一定会帮你的忙的。不过……”

他突然顿了顿神色凝重地说,“小姑娘,有句话我想要提醒你,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只看表面的……”

奇怪,怎么自从看到我的戒指怪大叔就变得怪怪的,净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蔷薇戒指,那个神秘紫衣人送给我的戒指竟然还有其他人认识?北原爱?难道是个神秘厉害角色?

不对,不对!还是这个怪大叔看上去更像是世外高人啊!我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下巴……嗯嗯……这里面一定隐藏了很多难以猜测的秘密!

突然,“咕噜咕噜!”我的肚子里冒出极为古怪的声音……哎呀,不好!我紧紧捂着肚子,眼睛鼻子统统皱在一起望了望地上的鸡骨头……颤抖着说:“大,大叔……那只鸡……”

“我是准备给阿黄吃的,烤过以后会比较香……”怪大叔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癞皮狗。

“什,什么?!”我刚要发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啊啊啊啊!没时间了,“大叔,最近的厕所在哪里?!”“在那里阿……”

顺着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个由硬纸板搭建的歪歪斜斜的“WC”,瞧那风雨飘摇的样子,我怀疑它随时抖可能倒掉!算了算了,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咬着牙,歪歪扭扭地朝那里跑去……

不对!少了什么东西,我艰难地转身,就听见怪大叔远远地朝我喊道:“没带手纸吗?旁边到处都是啊——”

旁边?到处都是——树、树叶?!

“纯天然无污染!”大叔又加了一句。

“哦!这实在是太有个性了!!大叔!我欣赏你!哇哈哈哈哈!”我捂着肚子,豪迈地大笑,突然,脸上恢复了严肃认真的表情,“不过,大叔,你刚才说的一定都是开玩笑吧?”

“……”

“……”

原来是真的……唉,本大侠的侠生,还真是处处充满了惊喜和意外啊……

呜呜呜……我哭丧着脸捡了几片,又踉踉跄跄地朝前跑去……

唉,我怎么觉得这次的早川之行必定会多灾多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