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露沾湿了绛紫色的群摆,

轻盈的脚步踏出喜悦的节奏,

我找寻那薄雾中,

你的微笑。

哦——

甜蜜的人啊,

闭上眼睛虔诚的许愿。

微笑吧,

爱是宇宙中永恒闪耀的星光……

M

刷——刷——刷——刷——

心如死灰——心如死灰——

哇呀呀呀呀气死我了!好好的星期天,居然被圣夜那个超级大混蛋罚扫操场!我气沉丹田,挥着扫把在头顶上转了两个圈,把操场的地面想像成圣夜那张嚣张的脸,拿着竹扫把在上面拼命地扫!扫!扫!戳!戳!戳!

“喂!你知道学生会办公楼在哪里吗?”

正当我对假想敌报复得正欢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嚣张的声音。

嗯?!哪个欠揍的这么大胆?!在本大侠发飚的时候,居然还敢用这么嚣张的声音在我身后嚷嚷!

我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地转头一看——

咦?好高大的男生!至少有一米八以上吧?一身青黑色的中山装,手里夹着一个绿色的帆布书包,脸上的皮肤微微泛红,脸庞和五官的线条都刚硬得像是用刀刻出来的!还有他那两撇像剑一般锋利的眉毛,不羁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更让人觉得他嚣张得目空一切!

哇哈哈哈!不过最搞笑的是,他竟然戴着一顶绿色的鸭舌帽……

从本大侠专业的角度看来……这家伙的品位还真是够特别……

男生显然对我的窃笑很不满意,猛地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用和他的眼神一样嚣张的语气对着我大吼:

“臭丫头!你不要逼我啊!我问你知不知道学生会办公楼在哪里?!”

想吓唬谁啊?!小子,你也不看看本大侠是谁?!

我不慌不忙推开他搭在我肩膀上的爪子,用力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不紧不慢地回答:

“小子……你给我放客气点……可别搞错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忘了说一个‘请’字。”

“你说什么?!”男生猛地一怔,像头发怒的老虎一样皱着鼻子冲我大吼,两颗虎牙都快要喷出来了。

“怎么样?别以为你头上长了葱就装蒜,我会怕你?”

“混蛋!你说谁装蒜啊?想死吗?!”青葱头像一只捶胸顿足的猩猩,挥舞着鼓鼓囊囊的书包冲我大叫。

突然他看到了手中的书包,顿时脸像着了火一样“刷”地红了,低着头嘟囔道:“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精心设计的发型……”

发型?!

我这才注意到,这家伙头上郁郁葱葱、一片生机勃勃,根本就是因为——他的头发居然是绿色的!加上被特别打理成“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样子,难怪我会看成一顶绿色的鸭舌帽!不,简直就是一棵青葱嘛!

青葱头没好气地斜着眼睛瞪了我一眼,目光又开始在四处搜索起来:

“臭丫头……我再问你一次……学生会办公楼在哪?!”

呜呼!好臭屁的眼神!跟学生会有关系的人果然是个个都这么讨厌!就是那个什么都是一条河上的人。(作者汗:其实某女想要说的是“一丘之貉”。)

“你是要找人?”

青葱头的脸突然像条件反射一样,变成了红灯:“嗯!我是要找……”

“那你就找对了!我正好送你一程吧!”

青葱头的话音还没落,我脸上的表情便风云突变,抓住这个机会猛地朝他飞了一脚过去!呵呵,看我好好吓吓你!

青葱头一愣,下意识地把手上的帆布书包挡在了前面,护住自己的脸。

砰——

青葱头突然的举动反倒让我失去了重心,一脚踢在了书包上。书包在空中像陀螺一样旋转了两圈,“哗啦”一下倒出好多花花绿绿的东西。

“啊!你这个混蛋!”青葱头惊叫着,飞身冲了过去。

这家伙……站着不动不就没事么,刚刚还吓了我一跳……呃……书包里藏了些什么宝贝啊……

玫瑰花?!

刚刚从书包里掉出来的竟然是一大堆玫瑰花!青葱头是卖花的吗?

我大惑不解地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青葱头,他用手拼命地在玫瑰花堆里翻翻扒扒的,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啊!找到了!”青葱头突然从玫瑰花底下翻出一张照片,他对着照片轻轻哈了口气,然后放在衣角上轻轻地蹭了蹭,还一边小声嘀咕着,“还好没弄脏……还好……”

咦?那是谁的照片啊?居然让这个青葱头这么紧张……哟哟哟,瞧他现在的样子——目光呆滞、四肢麻木、嘴巴微张——简直就是白痴一个!

移动……移动……

我好奇地踮着脚,不动声色地移动过去,伸长脖子想要看一个究竟。

“你这个混蛋!”青葱头突然恶狠狠地转过头,怒不可遏地对着我一声大叫,“你不要逼我!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会揍你!你今天死定了!”

不好!有杀气!

我灵巧地往边上一闪,拳头擦过我的头发,砸在篮球架上。

砰——

哇,帅!从我专业的角度分析,刚刚这个动作战斗力至少在两百点以上,破坏力更是高达四百点,连铁制栏杆都被砸得有点弯了!哈哈哈哈……太好了,下次就不用老是求我们家老头陪我活动筋骨了。

“住手!”水玲珑神出鬼没地冲了出来,“易林希同学,你再次违反了枫林高中第三条法则,按规定你必须把教学楼二楼的玻璃窗全都擦干净!”

我狠狠地瞪了“金刚”一眼,指着身边的青葱头大吼:

“凭什么只罚我?!这个青葱头刚刚也打架了啊!而且他还随地乱扔垃圾!你看你看!这些玫瑰花全是从他书包里掉出来的!”

水玲珑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玫瑰花,又看了看那个正在冲拳头拼命吹气的青葱头,一脸严肃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青葱头冲着水玲珑不以为然地哼了哼,无比嚣张地叉着腰说:

“我是刚转来枫林高中二年级的郑智钊!怎么样?”

“很好,你叫郑智钊是吧?既然你也是枫林高中的学生,那么我宣布你刚刚同时违反了枫林高中法则第二、第三、第六、第九条法则,罚你跟易林希一起擦二楼的玻璃!”水玲珑不冷不热地下达她的宣判。

“你这只大猩猩,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枫林高中怎么都是一些怪家伙!”青葱头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水玲珑,突然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照片,“除了我的神仙姐姐……”

大猩猩……怪家伙……完了完了……

我战战兢兢地转头看向一边的水玲珑——

果然……

呼……呼……呼……

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和青葱头被水玲珑拎在空中轮转了三圈,“咻”地一下飞了出去。呼呼风声中还伴随着水玲珑的狮子吼:

“你们两个家伙马上去给我擦玻璃!否则你们就死定了!”

M

“呜哇!水玲珑最近不知道修炼了什么秘籍,射程越来越远也就算了,居然嗓门也变大了,我那脆弱、无辜的耳朵啊!”

我拿着一块抹布蹲在二楼一间教室的窗户下,不服气地嘟囔着。

有杀气!

青葱头气急败坏地把脸盆往地上一砸,脸盆里的水全都溅了出来!幸好本大侠轻功了得。

“哼!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已经找到我的神仙姐姐了!”

神仙姐姐?

青葱头从刚开始就一直神仙姐姐、神仙姐姐地念个不停,那个神仙姐姐到底是个什么人……

我用“你无可救药”的眼神望向青葱头——

呜……

青葱头上衣口袋里露出了一角,好像就是他疼得跟宝贝似的照片吧……不会就是神仙姐姐的照片吧?

我的好奇心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在胸口乱撞,手就情不自禁地伸向青葱头……“嗖”地一下便从青葱头的口袋里把那张照片抽了出来!

“啊!臭丫头!你竟敢偷我的东西!快点还给我!”青葱头看着我手上的照片,急得脸都白了,冲过来便要抢!

我把照片高高地举起来,一个翻身蹿进了教室里,兴奋地看着他坏笑:

“别这么小气嘛,青葱头弟弟!让本大侠来帮忙鉴定鉴定你的神仙姐姐的姿色如何吧!”

“死母夜叉!你不要逼我哦!快点放手把照片还给我!”青葱头一步冲到我面前,拼命地扯我手中的照片。

“哼!不还就不还!你这么急着把照片要回去,一定是因为你的神仙姐姐见不得人!她一定是又黑又丑,脾气又臭!就跟你一样!”我死死地拽住手中的照片,皱着鼻子,一副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

“臭丫头!你存心找茬是不是?!你不要逼我哦!我可是练过功夫的!可以一拳打碎一块玻璃!”青葱头说着,突然朝旁边的一扇窗户砸出一个拳头,哐啷——

窗户的玻璃居然真的被他打碎了,碎片全都摔到了地上。

“哼!你居然敢威胁我!本大侠最讨厌被人威胁了!打碎一块玻璃算什么?!我练的铁沙掌可以在一秒钟之内打碎两块玻璃!哼哈——”我咬紧牙大叫着,使出全身力气朝窗户砸了两拳。

哐啷啷啷——

窗户的玻璃瞬间便被我砸碎了两块。不过……呜呜呜呜,那个痛啊!英雄果然都是痛苦造就的!(作者旁白:危险动作,非专业人士请勿模仿。)

青葱头看见被我砸碎的玻璃愣了愣,突然他的眼睛里闪烁起了异样兴奋的光。

“嘿嘿!臭丫头,你还有两下子嘛!不过我告诉你!我刚才根本就还没有使出我的绝招!我的降龙十八掌可以一下子打碎四块玻璃!看招!”

哐啷啷啷——

“哼!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开始也还没使出绝招!我的天马流星拳可以一次打碎整扇窗户!哇呀呀呀呀!”

哐啷啷啷啷啷啷——

“看我的九阴白骨爪!”

“看我的黯然销魂掌!”

“独孤九剑!”

“葵花宝典!”

“铁头功!”

“铁布衫!”

……

半个小时后——

寂静……寂静……

四周是死一般的沉寂。

滋滋滋——

空气中却波涛暗涌、电闪雷鸣。

武林宗师之十八代嫡传弟子、独步武林、前途无量、霹雳无敌、人神共仰的侠女易林希——也就是我,和名不见经传的鼠头小辈青葱头,正踩在玻璃碎片上喘着粗气。砸玻璃的手已经又红又肿,还呼呼往外冒血。

可是我们的另一只手却依然死死地拽住那张照片,谁也不肯松手!

震惊啊,这怎么能不叫人震惊。果然是高手的对决,处处必留痕迹!教学楼二楼走廊上到处都是被我们砸碎的玻璃碎片!

“混蛋!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

正当我们僵持不下时,走廊的尽头突然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我全身的报警系统都亮起了红灯!

水玲珑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气得眼睛都着火了!她杀气腾腾地捏着拳头瞪着我们,我感觉整幢教学楼都被吓得发抖!

咚!咚!咚!咚!

水玲珑挽着袖子走过来,要抓住我们两个。惨了!被她逮住就死定了!

我和青葱头吓得猛地朝各自的一边一跳!

嘶啦——

照片被我们撕成了两截……

“啊——神仙姐姐!我的神仙姐姐!!”青葱头紧紧捏着他手上那半截照片撕心裂肺地惨叫。

我惊恐地看着飞快向我们逼近的水玲珑,惊慌失措地大喊:

“还神仙姐姐,再不逃走我们就要变孤魂野鬼了!”我拉着青葱头一路飞跑,躲进了教学楼后面的大车库。

我从车库的门口探出头往外看了看……看样子,那个大怪兽没有追过来……

我靠在车库的墙上,大大松了一口气。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有杀气!

“你……逼我……你这个混蛋!”青葱头龇牙咧嘴地瞪着我,浑身颤抖地举着手中的半截照片,正张牙舞爪地朝我扑过来。

我闪……我一边躲避青葱头的“此恨绵绵无绝期”,一边拿起手中那半截照片。

哦……难怪本乌龟会这么着急,照片上的人果然是个超级大美女耶!呃……等等……怎么觉得好像有点眼熟?

黑色长发,穿着一身雪白的纱裙,皮肤剔透白皙,小嘴像樱花瓣一般粉红,大眼睛忽闪忽闪,还有长长卷卷的睫毛……

天……天啊!这……这不是那天圣夜COSPLAY时的照片吗?!

啊!难道说这个青葱头就是……

“Oh,myGod!”台下的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声惨叫,把我吓了一大跳。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突然低着头一溜小跑地冲上了舞台!

这个满脸通红,两眼桃心的男生“扑通”一声跪在了仙女的面前,死死地抓着“她”的手,结结巴巴地说:

“请……请接受我的玫瑰花!”

原来是他啊!不过那天他还没有染这个“青青翠翠”的青葱头,难怪我一下还没认出来呢!

他还真是顽强啊!竟然为了“神仙姐姐”转学到我们学校……

“嘿嘿,臭丫头,你也惊呆了吧?我的神仙姐姐就是这么的不同凡响!像你这种人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美女与野兽,根本就不能比!”青葱头看见我一脸诧异的表情,反倒停下动作,得意洋洋地叉着腰哼哼着说。

我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哇哈哈哈!你这个笨蛋!原来这就是你的神仙姐姐啊!不过我才不会那么无聊,拿自己去跟一个人妖比呢!”

“你想死啊?!不准侮辱我的神仙姐姐!”青葱头怒火中烧,恨不得冲过来掐死我。

“神仙姐姐……”我正想开口,突然发现身边家伙居然脸红得像一只煮熟的螃蟹。

莫非……呵呵……

我摸着下巴坏笑着抬起一边眉毛看着他:“喂!青葱头,你真的那么想知道她在哪里吗?”

“嗯嗯嗯!”青葱头忙不迭地点头,“我就是为她才转校的,我听漫画社的人说她是这个学校的!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

“那当然!”我嚣张地看着笑得一脸谄媚的青葱头,“人家是超级美女,怎么会看上你?不过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你的神仙姐姐很快就会注意到你的。”

“你说的是真的?”青葱头居然一脸人比花娇的模样,正如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我晕,恋爱这种事情果然非常可怕……

“那当然!”

“那拜托你让我见见神仙姐姐……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青葱头哀求地看着我,眼睛在拼命地发射“拜托拜托”的星星导弹。

“好……好啦!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大海之外都是兄弟嘛!呵呵呵呵!”我大笑着,搭住青葱头的肩膀,走出了车库,脑袋里全是恶作剧的脚本!

哇哈哈哈!亲爱的圣夜会长,敬请期待本大师导演的华丽剧目——爱情三计吧!

M

Step1含情脉脉之夜半歌声篇

导演:易林希

编剧:易林希

领衔主演:青葱头

时间:月黑风高的晚上12点

枫林高中的学生们都已经睡着了,当然……圣夜那个恶魔应该也已经睡死了吧!

“喂!臭丫头,我们还没有到吗?”青葱头跟在我身后压低声音问。

“就快到了!我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我一边蹑手蹑脚地走着,一边轻声问。

“准备好了!”青葱头认真地对我点了点头,扬了扬鼓鼓囊囊的背包……

“嘿嘿……那就好……”我看了青葱头一眼,拼命忍住笑。

十分钟后,我带着青葱头绕到了学生会办公楼的后面。

“看见了吗?那里就是神仙姐姐的卧室!”我指了指二楼中间最大的那扇窗户,小声说道。

“那就是神仙姐姐的房间?哇……窗台上还种了花,好有品位……”青葱头抬着头,一脸花痴地望着紧闭的窗户。

“好啦,别废话了!时间差不多了,快点开始吧,你只要能让神仙姐姐伸出头来看到你,我们就算成功了第一步了,知道吗?”

我边说着,边从他背包里掏出一面小鼓挂在他的脖子上:

“记住!感情有多深,就唱多高声;感情有多真,就要敲出声!”

“没……没问题!可是唱这首歌真的可以吗……”青葱头有些迟疑地看着我。

我坚定地拍了拍青葱头的肩膀:

“放心吧,女生最懂女生的心!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神仙姐姐一定会感觉到你对她热血澎湃的感情!”

青葱头激动地点了点头,用力咽了口口水,脸憋得红红的。他站直了身子,又刻意清了清嗓子。真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会紧张……

OK……开始了……

咚咚咚——“咱们工人有力量!嗨!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嗨!每天每日工作忙……”

青葱头一边大声唱,一边使劲地敲着鼓。

哇哈哈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我拼命地捂着嘴,躲在枫树后用力地捶着树。啊呀,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憋出内伤了……

“……盖成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发行得世界变呀么变了样!……”

正当青葱头唱得起劲的时候,二楼的窗帘突然被拉开了一条缝。

哈哈……圣夜,看来你终于是忍受不了了,哇哈哈!被“夜半歌声”吵醒的感觉不错吧?!

咦……不会吧……我有没有看错?!

圣夜竟然躲在窗帘后面,看得津津有味?!按道理那个家伙应该被气得跳脚,然后对着青葱头破口大骂才对啊!他怎么好像看得很开心的样子啊?!

我正莫名其妙的时候,圣夜突然离开了窗口,几秒钟后,窗帘被用力地拉上了。

青葱头似乎也发现楼上有了动静,声音突然一下就提高了八度,鼓敲得也更起劲了!

咚咚——

“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

就在这时——

哗啦啦!

一盆水从天而降,青葱头的“歌声”顿时被冲得无影无踪!他满头的绿毛也被冲得湿漉漉的,全都贴在了额头上。

圣夜拿着脸盆站在窗口,板着一张老K脸朝青葱头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地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

“是她!那张脸是她!我刚才看到了!”

青葱头完全不顾身上的水,兴奋地向我冲来,激动地抓住我的手,好像中了头彩!

“你……你没事么……”我惊讶地看着兴高采烈的青葱头。

“有事!当然有事!易林希,不!易大侠,你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再世父母!”青葱头用力地扣住我的肩膀,激动得热泪盈眶。

“可是……你被泼水了呀……”

“没关系!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心海底针’……这样做才正常啊!我已经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

是……是吗……

原来他比我还要懂女生啊……

Step2众目睽睽之海誓山盟篇

导演:易林希

编剧:易林希

领衔主演:青葱头

友情客串:鱿鱼、小强、肉球

时间:年级周会上

今天是一周一次的年级周会,根据小强的线报,圣夜会长也会到场。

学生会的那些干部们都已经如数到场,圣夜却迟迟没有踪影。

站在第一排等好戏的我不耐烦地看了看手表,青葱头和丸子三人组那几个笨蛋怎么还不出现?!

“各位同学请注意!周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宋允儿出现在主席台上,调整了一下话筒的位置,“今天圣夜会长因为有重要事情所以不能出席,所以会议将由我来代表发言……”

啊?圣夜不会来了?那我们的计划岂不是……

咚咚咚——

从主席台的后台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吓得宋允儿差点没把面前的话筒打下去。

铛铛铛——铛——

哎呀!这几个笨蛋!圣夜今天不会来了!已经没有必要上台了啦!我拼命向那青葱头挥手,想让他们退回去。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青葱头在丸子三人组的簇拥下,身穿最华丽的亮片服,梳着最油光发亮的头发,以全身插满玫瑰花的夺目造型闪亮登场!

水玲珑被这“华丽无比”的登场惊得目瞪口呆,宋允儿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

“哦哦……好!超赞……”丸子三人组用力地挥着手,一劲地加油叫好。

“哈哈!那个绿头发是谁啊?样子好可爱哦!”

“真的耶!好像他就是那天在教学楼走廊砸玻璃的那个家伙吧?真是太搞笑了!哈哈哈!”

台下的同学,也被青葱头的“卖力演出”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心还在!穷途末路都要爱!不极度浪漫不痛快……”青葱头看到台下的“热烈反应”,更是激情澎湃地跳上了主席台。

“这……这是怎么回事情?!快来人啊!抓住他们!”宋允儿第一个回过神来,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学生会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在水玲珑的带领下朝青葱头冲了过去!

“快跑……”我还来得及喊出来,青葱头已经被水玲珑一个“猛虎扑食”,牢牢地抓在手里了。

唉!青葱头,只能怪你的运气实在太差,你的“神仙姐姐”根本就没看到你的“深情演出”啊!……

被N人架住的青葱头,牢牢记住我说过的“不到黄河不死心”的理论,撕心裂肺地叫道:

“神仙姐姐,你在哪里啊?我想见你啊——”

定格……定格……

寂静……寂静……

果然,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M

Step3想入非非之一吻定情篇

导演:易林希

编剧:易林希

领衔主演:青葱头

时间:月黑风高的晚上九点

(九点要月黑风高好像有点难度,但为了配合气氛,屈就一下)

中饭时间,学校食堂,角落。

“哼!学生会的那帮混蛋,居然那么多人对付我一个,把我绑起来在车库里关了一夜不算,今天早晨居然还罚我去食堂后面喂猪!”

“谁让你那么笨,看见有人追过来,你居然连逃都不逃的!”我一边嚼着最爱吃的香菜炒牛肉,一边怜悯地看着蓬头垢面的青葱头。

“哼!我为了神仙姐姐愿意上刀山下火海,当然不会像你那样做缩头乌龟!”一提到“神仙姐姐”这四个字,青葱头本来杀气腾腾的脸上浮现出两片红晕。

“好了,好了,懒得和你计较,本大侠已经想出了惊天地泣鬼神、成功率高达295.5%的妙计!你要不要听?”自从昨天青葱头进行了爱的表白之后,我对青葱头的“战斗力”真是刮目相看,看样子我得加倍努力才是,哈哈!

“是什么?”一听到我有妙计,青葱头也变得温顺许多。

“那就是……”我突然抬起头中气十足地大声宣布,“一——吻——定——情!”

“一吻定情?!”

嘿嘿……现在是晚上八点,根据丸子三人组的消息,按照惯例,圣夜应该就快要从学生会办公楼里走出来,去学校对面超市买吃的……

我和丸子三人组猫着腰躲在学生会办公楼的后面,探出半个头偷偷观察着办公楼大门口的动静。

圣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啊哈哈哈哈!

“嘘——老大,小声点!圣夜好像出来了哦!”小强一把捂住我的嘴巴压低声音说。

出来了?我掰开小强的手,半眯着眼睛朝办公楼的门口看了看,嗯……果然是他!太好了,现在周围都没有人,事不宜迟!

“你们三个,快点上!”我冲丸子三人组使了个眼神。

“不要啦老大!”小强一脸怕怕。

“你们三个家伙!”我怒气冲冲地压低声音说,“想死吗?!居然敢不听我的命令!”

小强挠了挠头,一脸委屈地看着我。

“可是老大,就算我们去了,说不定也是被圣夜整得很惨,反正横竖都是被整,说不定被老大打,老大还会手下留情……”

“是、是啊!我、我也这样想!呵呵呵呵……”鱿鱼谄媚地笑着拼命点头。

“你们这三个笨蛋……我揍扁你们!”我说着,捏着拳头朝丸子三人组挥了过去。

“啊!等等老大!”小强突然脸色惨白地拦住我,指了指办公楼门口的方向,“圣夜好像要走掉了哦!”

什么?!我惊诧地朝圣夜的方向看了过去……呜呼!糟糕!如果他走到人多的地方去,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啊……算了,还是靠自己吧!

我左右看了看,拿出书包里事先准备好的《牛津字典》,“嗖”地一下便冲到了圣夜的面前。

“你干什么?”圣夜看见突然冒出来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很快恢复了那张石头脸,面无表情地瞪着我,原本还希望晚上他能变得可爱点,那样就容易搞定了,谁知……

呜呼!先得分散这小子的注意力才行!我想着,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

“啊!看天上!有怪兽哦!”我突然指着天空大叫。

可是……圣夜那家伙居然没上当,仍然目不转睛地瞪着我!真是个相当难缠的家伙啊……

“无聊……”圣夜打量了我一下,冷冷地冲我扔了个白眼,转身继续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圣夜!你给我站住!”

“怎么……”

砰——

圣夜刚一转身,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回事,便被我用字典砸晕在了地上。

我回身朝丸子三人组一挥手:

“快点把这家伙绑起来带走!本大侠的伟大计划现在马上就要成功了!”我神气活现地叉着腰,像地狱里的恶魔一样黑着脸,对着倒在地上的圣夜坏笑着。

我绑,我绑绑绑!

我拿着三人帮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把圣夜的手和脚绑得死死的!

“呃……好可怕……你看老大那个眼神,好像恨不得把圣夜勒死一样啊……”小强蹲在我的对面,和鱿鱼一脸恐慌地窃窃私语。

“也、也难怪,老、老大从小学到现在从、从来没有受过气,可、可是圣夜出现后,她却被整、整得很窝囊,她、她的心情我、我非常能理、理解啊……”鱿鱼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说得没错!”肉球突然认真地看着忧郁,“我决定了,明天的早餐我还要吃包子……呵呵呵呵……”

“闭嘴!闪一边去!”小强和鱿鱼同时不耐烦地在汤圆头上叩出一个包。

那三个聒噪的家伙真是烦死了!不过……

臭圣夜!这就是你跟本大侠作对的下场了!本大侠从刚出生开始就独领**,到现在已经有十五年了!跟我斗?哼!你再去地狱修炼修炼吧!哇哈哈哈!

啪啪!

我掏出两片创可贴在圣夜的嘴巴上贴了一把大叉,然后把肉球的书包倒扣在圣夜的头上!OK,一切准备就绪了!

“你们三个,快点把这个家伙弄到那个山坡上去,然后帮他换上女装,青葱头应该已经在那里等了!记住,别让人发现了啊!”我酷酷地板着脸,命令丸子三人组。

“没、没问题!一切包、包在我们身上!老、老大你放——放心吧!”鱿鱼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好啦,少废话!快点去吧!”

看着丸子三人组抬着圣夜鬼鬼祟祟地消失在办公楼后面的一条小路上,我拨通了青葱头的电话,“喂!你的神仙姐姐已经在等你了……”

哇哈哈哈哈!

圣夜……你的末日就到了!

我从身后的书包里掏出一个数码相机,叉着腰仰天大笑,我浑身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了。

M

哦!这个地方风景不错嘛!没想到枫林高中后山还有这么棒的地方啊!

山坡不大不小,地上的草软绵绵绿油油的,而且站在坡顶上可以看见大半个枫林高中的风景!坡顶上有一棵大枫树,在树下面睡个午觉应该很舒服吧!

嗯!夜风也好柔软哦!哦呵呵呵呵!

“老大!你来啦!”三人组突然从山坡的另一边跑了过来。

“嗯,青葱头准备好了吗?”我叉着腰神气十足地问。

“没问题啦!”小强说着回过头和站在他身后的鱿鱼和肉球交换了个异样的眼神。

“那就好!本大侠只要最后那个最精彩的部分就可以了!”我咧着嘴坏笑着,“好啦,等我一发指令,你们就叫他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是!”三人组答应着往山坡下跑了过去。

我看着靠在树下的圣夜贼笑着,飞快地爬到了那棵枫树上,举起相机,做好准备。

吁嘘嘘嘘嘘嘘!啊呜啊呜啊呜!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

咦?这是什么声音?本大师的剧本上明明写着:

“青葱头吹着长笛骑着白马出现,然后吻醒‘昏睡’中的神仙姐姐……”

“啊呜呜呜——”青葱头倒骑着一头黑色的毛驴,抱着一把吉他从山坡下走了上来。

MYGOD!张果老?!

正当我又想哭又想笑,嘴角拼命地抽搐时,青葱头用力清了清嗓子,拨了两下吉他,开始喊了起来。

“明月——几时有?!轰隆隆隆(吉他声)!把酒——问青——天!啊呜啊呜啊呜(驴叫声)!不知天上宫阙!轰隆隆隆!今昔——是……是什么?……”

青葱头突然忘了词,赶紧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瞄了一眼:

“啊!是何年!呵呵呵呵!轰隆隆隆!啊呜啊呜啊呜!”

青葱头一边扯着嗓子背诗,一边摇头晃脑地骑着驴走到了圣夜的面前,此时,趴在枫树上的我已经抱着树枝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哦!这是谁?为什么躺在树下的姿势会这样的优美动人!哦!为什么我的头会感到眩晕!哦!”青葱头回过头看着女装昏迷不醒的圣夜,开始背我给他精心设计的台词(其实是从老爸的剧本改编过来的)。

“……”圣夜在树下不安地扭动了一下。

“难道说……你是上天派来的仙女?是来与我相会的吗?!哎哟喂!”青葱头说着,打算抱着吉他从毛驴上跳下来,结果因为太心急,结果重心不稳,在地上摔了个狗吃便便……

“噗——哇哈哈哈!”我已经实在控制不住了,像树袋熊一样倒挂在树枝上拼命地大笑,笑得眼泪狂流。

“……”圣夜开始在树下用力挣扎起来,估计他一定以为自己被抓到精神病院了。

“呵呵呵呵……没事!没事!”青葱头傻笑着,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抬起头瞪了我一眼。

我赶紧捂住嘴巴拼命地忍住笑,结果憋得脑子直发晕。

“哦!神仙姐姐!(啊呜啊呜啊呜)没有想到你原来长得这么高,(啊呜啊呜啊呜)只比我矮一点点,(啊呜啊呜)难道这就是(啊呜啊呜啊呜)天作(啊呜啊呜)之(啊呜啊呜啊呜)合(啊呜啊呜)吗?!(啊呜啊呜啊呜)”

青葱头突然转过头,朝背对他站着的驴子一瞪,“喂!死秃驴!你叫什么叫啊?!想死吗?!”

驴子一愣,喘着粗气转过头瞪着青葱头,突然它仰天长啸了一下,屁股一撅!

噗——

“喂!死秃驴!居然敢对着老子放屁!臭死我了!”青葱头大叫着,朝驴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毛驴哼哈哼哈地叫着,得意洋洋地朝山坡下跑了。

青葱头鼓着像气球一样的嘴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接着他把吉他扔在地上,一下子扑到圣夜的脚前,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

“神仙姐姐,从我见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不能自拔地爱上了你!为了你,我转学来了枫林高中,为了你,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所以……所以请你接受我热情似火的吻吧!”青葱头说着,闭着眼睛,用力噘起嘴,向圣夜靠了过去。

已经醒过来的圣夜,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越靠越近的青葱头,可是被创可贴封住的嘴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准备准备!精彩画面就要开始了!

我赶紧举起相机,等待着“世纪之吻”的来临。

“啊……不行不行!”青葱头突然停了下来,捧着通红的脸大叫,“我……我太紧张了!”

圣夜看着青葱头松了一口气。

“喂!你怎么回事啊?!干吗突然停下来?!”我把头从树枝上探出来,压低声音对青葱头喊。

“我……我……我好紧张,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我……我……”青葱头捂着胸口满脸通红地小声说。

这家伙,没事的时候就自以为是,嚣张得要命,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居然给我怯场!哼!真是个废物!

我气急败坏地折了一截树枝朝青葱头的头顶上砸了过去。

“笨蛋!机会只有一次!你快点啊!”

“呜……”青葱头的脸红得像被刷了红色的油漆,他拼命地把自己的视线拉到了圣夜的脸上,“咦?奇怪……神仙姐姐,为什么你的头发变得这么短了……”

“……”圣夜背靠在枫树上冷冷地看着他。

“你怎么那么多名堂啊!他本来就是短发啦!”我举着相机瞄准圣夜和青葱头,不耐烦地甩了甩手。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短发也好好看哦!啊哈哈哈哈!”青葱头害羞地挠着后脑勺,一脸单纯地笑,“咦?不过神仙姐姐……为什么你会有喉结呢?!”

“……”圣夜郁闷地冲青葱头扔了一个白眼。

“有的女生也会有喉结的啦!你快点好不好?!”这小子怎么这么啰嗦!我被他折腾得快要抓狂了。

“是……是这样吗?”青葱头把脸凑到圣夜面前,仔细研究了一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还有哪里怪啊?!”我龇着牙大叫。

“呜……总觉得神仙姐姐好像跟上次看到的有些不太一样,可是是哪里不一样呢……”青葱头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摸着下巴想了起来。

“你少废话好不好?!喜欢她就快点亲!”我骑在树枝上,抓狂地大叫。

圣夜整个人震了一下,仰起头寻找我的踪迹。

哦呵呵呵呵!瞪什么瞪啊!臭圣夜!你看得到我吗?有树叶挡着,我看你怎么看!

“嗯!神仙姐姐,我喜欢……呵呵呵呵……”青葱头傻笑着用力一跳,蹲在了圣夜的面前。

“你想干吗……”

MYGOD!圣夜说话了!他嘴巴上的胶布呢?!怎么不见了?!

“神……神仙姐姐……为什么你的声音这么粗……好……好像男生哦……啊哈哈哈哈!难道是我听错了吗?”青葱头傻笑着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耳朵。

“……我是男的。”圣夜面无表情地说。

“……”青葱头怔怔地瞪着圣夜,“你……你是……男的?”

圣夜点了点头。

“……”青葱头看着圣夜认真的表情,惊讶得瞳孔都放大了。

啊!惨了惨了!穿帮了!都怪那个猪头青葱头!啰啰嗦嗦地错过了大好时机!气死我了!本大侠的计划看来又要失败了!

我抓着相机气鼓鼓地在树枝上扭来扭去,突然!我不小心往左一歪——

“啊!”

砰——

我“嗖”地一下从枫树上掉了下来,砸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

什么东西这么软?!

啊——

青葱头和圣夜!他们!他们……他们居然被我突如其来的一撞,嘴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KISS了!

Oh!MyGod!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我抓起相机跳起来便对着圣夜和青葱头一顿狂拍!

“呜哇!”青葱头突然反应了过来,往旁边一跳,失魂落魄地趴在地上,拼命地喘气。

“混蛋……真脏……”圣夜皱着眉头,把嘴巴在肩膀上拼命地蹭。

“脏?!”青葱头一怔,浑身僵硬在了那里。

过了好一会,他转过头,幽怨地看着圣夜,泪流满面地说:

“神仙姐姐……说我……脏……”

圣夜怒火中烧地瞪着青葱头,冷冷地哼了哼。

“变态……”

“呜……我不是变态……我不是!”青葱头终于爆发了,跳起来满脸通红地对着圣夜大叫,“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神仙姐姐呢?!神仙姐姐明明是女的!为什么会变成男的了?!一定是你搞了什么名堂!把我的神仙姐姐还给我!快点还给我!”

“青葱头……”我愣愣地看着青葱头气急败坏的样子,开始感到有些同情他了。

“神经病……”圣夜大惑不解地瞪着像抓狂的猴子一样在他面前跳来跳去的青葱头,手在背后用力扭了扭。

“神经病?!你居然敢说我是神经病!!你这个混蛋家伙!我掐死你!快点把我的神仙姐姐还给我!”青葱头已经气昏头了,他大叫着朝圣夜扑了过去。

砰!砰!砰!砰!

“还我神仙姐姐!还给我!”青葱头一边大喊一边挥着拳头朝圣夜砸了过去。

圣夜虽然扭着头左躲右闪,可是却还是被青葱头给打中了好几拳!

左勾拳!右勾拳!

青葱头!你实在是太棒了!加油啊!哇哈哈哈哈!

圣夜转过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的手在身后用力扭了几下,最后居然把绳子给挣脱了!他又飞快地解开脚上的绳子,猛地跳起来,对着青葱头便是一拳!

“啊!”没有心理准备的青葱头被圣夜的拳头砸得头晕眼花,“你居然敢打我?!”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青葱头和圣夜的眼神碰撞出强烈的“死亡”电流!

“你上当了。她在利用你整我。”圣夜低下头,定定地看着我手上的相机。

啊……糟糕……居然被他看穿了!

怎么办?要不要现在赶快逃走先……

我把相机藏在身后,左看看右看看,开始寻找逃跑的最佳路线。

“你拿着相机干吗?!”青葱头也看见了我手上的相机,龇着牙对我大叫。

“哦呵呵呵!你这个傻瓜!难道你不希望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吻记录下来吗?!我可是为了你着想啊!”

没想到我这么聪明,这么好的借口居然都被我想到了!

“骗子……”圣夜板着脸冷冷地瞪着我。

“喂!死圣夜!你说谁是骗子啊?!”我气急败坏地指着圣夜大叫。

“利用别人最卑鄙……”圣夜面不改色地说。

“什么?!我利用青葱头又没利用你!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啊?!”啊……完蛋了,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

“什么?!”青葱头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了,他捏紧拳头,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一步步朝我逼了过来,“原来你真的是在利用我……你这个混蛋……”

呜呀呀呀……好重的杀气!青葱头现在已经气得发疯了,如果在这个时候跟他对着干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我看我还是溜为上上策!

“站住!臭丫头!不准跑!”青葱头追在我身后怒不可遏地大叫。

哼!我又不是猪头!停下来让你揍吗?!为了保命,我只好牺牲了大侠的“兵器”——照相机。

我把照相机狠狠地朝青葱头砸过去,还回过头冲他扮了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