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参加葬礼的人中除了死者的妻子外,有三人无疑是重磅人物,死者的堂弟杨文坚,三十出头,高大英俊,唇嘴中总有一抹得意之色,也是商界中的大明星,名下有数个大公司,最近又新开了一家天宇汽车联盟,可谓大出风头。wwW、QuANbEn-XiAoShUo、coM

还有一人是政坛大明星,新任的铁路局局长安雨生,仅有二十四五岁,与陆青身高相仿,长的比陆青还要清秀好看,全身散发着一种妖媚,一个男人做到这种地步,绝对可以秒杀无数的男女,可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偏偏做到了这个位置,这可以说是国内最为年轻的正厅级别的人物了。

用前途无量来形容安雨生的政治道路很贴切,他能如此耀眼夺目并非他有很强的背景,恰恰相反,他毫无背景,只是一个中等家庭出身而已。

让人意外的是他也并不低调,一身世界顶级的西服穿在身上,挺拔的身姿配上优雅的动作,绝对是所有人中最为吸引的人物,哪怕是陆青都对他另眼相看。

第三人自然就是杜夫人了,杜夫人自己的产业不提,就单独她能担任华夏俱乐部主席这一位置就可见她的能量有多大了,而且也是一名寡妇,一名出了名的女强人。

当葬礼结束后,也就意味所有人全卸下了虚假的表情,不值钱的泪水早已被干燥的凉风吹的一干二净,此时谁还会真的为死者心伤魂断,如果说有,陆青倒觉得杜夫人很有可能有,哪怕死者的妻子宁冬寒都给人一种不真实的心伤。

不管如何,宁冬寒都是死者的妻子,她站了起来,“大家辛苦了,我敬大家一杯!”说的声情并茂,很让人感动,只有杜夫人一脸恨意和鄙夷,当场冷哼一声,声音虽低,但和她同一桌的谁都听的一清二梦。

陆青敢肯定她们两人一定有问题,只是这些感情的纠葛陆青哪有精力去管,只要做好司机的本份和保护她身命安全就可以了。

杜夫人毫无避闲的恨意立马让两人有所反应,而这两人全是今天最耀眼的人物,杨文坚反应最大,对于杜夫人这个不请自来女强人,他实在不喜欢,可杜夫人的实力哪怕以他的能量也得顾忌几分,再加上杜夫人的确是他堂哥的同班同学,来参加葬礼也无可厚非,明面上谁也不好说话。

可如今她竟然当着这么多有头有脸人物的面当场发威,这名商界之星的杨大少爷再也忍不住,冰冷的回道:“杜夫人的修养还真是好,我等后辈一定会好好学习。”

杜夫人不屑的看了一眼杨文坚,不愿回应,只是冷冷的看着宁冬寒,宁冬寒此时也表现出她的能力,嘴角微微上扬,照样不屑,却只与杜夫人怒目而视,也不回应。

要说另一政坛明星安雨生他可让人意外了,他谁也没帮,做场中的唯一和事佬道:“先把这餐饭吃好再说吧,天下间没有化不开的恩怨!”

陆青耳聪目明,隔着不少距离都能听的清楚,可陆青总感觉这政坛之星安雨生不怀什么好意,别看表面作和事佬,可这话却绝对达不到效果。

的确如此,杜夫人一听到恩怨两字,顿时陷入回忆,表情数次变化,最后竟然平静的站了起来,端起手中的高脚杯,满杯的酒水当着所有人的面全部泼到了宁冬寒的脸上,骂了一句:“你个贱人!”

宁冬寒被这杯酒水泼的有点反应不过来,她从来没有想到杜夫人竟然敢当着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泼自己一脸的酒水,难道她不怕犯众怒,不怕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可仔细一想后,却又觉得她这一招非常的妙,动作越大越让在场的亲朋好友容易产生怀疑,想到这时,顿感全身冰冷,正要还击时,杜夫人已经起身离开。

转身离去的杜夫人带着三名保镖扬长而去,只留下所有人的倒吸气声和惊呼声。

杜夫人其实与宁冬寒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然而,此事却牵扯到死者杨华的前妻周水彤,杨华的前妻在二年前不幸出了车祸当场丧命,半年后与宁冬寒结婚并且生了一子,可杨华自从与宁冬寒结婚后,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直到前两天心脏衰竭而死,一名仅有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心脏衰竭,谁不有想法。

看起来这一切与杜夫人并没有关系,可杜夫人和周水彤也是同班学并且还是情敌兼好姐妹,在周水彤结婚前,杜夫人的确与周水彤势成水火过,可从她结婚后,杜夫人开始慢慢的放弃这份恨意,开始为她们祝福。

直到周水彤出车祸后,杜夫人才把恨意慢慢的转移到宁冬寒的身上。

然而,仅仅两年的时间原本恩爱的一对夫妻竟然先后死去,这让与杨华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杜夫人有了怀疑,把这份涛天怒火开始全部转移到了宁冬寒的身上。

今天正是杜夫人爆发的第一天,不计后果的泄出心中多年来的积怨。

杜夫人正要上车时,安雨生追了出来,“杜夫人,能借用一点时间吗?”

“有何事情?”杜夫人虽然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年轻妖媚的男子,可人家毕竟身挂局长之职,要是不给面子肯定会大大影响自己的事业,只好恢复一下情绪,不冷不淡的回道。

安雨生对杜夫人的态度并没有多上心,看了一眼这四十左右的杜夫人风韵犹存,心中也是惊叹,露出一丝笑容,邀请道:“杜夫人应该还饿着吧,再吃点东西如何?”

杜夫人想了好久,本想拒绝,可安雨生的随后的一句打动了她,“杨华的死,我深表遗憾,如此英年早逝真的让人惋惜,难道杜夫人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听着这句言外有意的话,杜夫人敢肯定他一定知道点内幕,想到这,杜夫人立马答应,“我肚子的确有点饿,那就麻烦局长了!”

杜夫人直呼他的官职,也意味着杜夫人希望安雨生别玩什么花样,以杜夫人的权势对安雨生并不完全惧怕。

杜夫人的答应让陆青心里极为担忧,陆青的担忧只因为在凌晨十二点之前要是还不能下班的话,这就有点麻烦了,并且在这郊外的地方,杜夫人的安全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只能祈祷老天爷了,陆青安慰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