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卡车的逼进使得杜夫人的大奔立马警觉,加快了速度,大卡车的性能出奇的好,只差少许的速度继续跟进。wWw、QuanBen-XiaoShuo、COm

这种追逐车战,的士司机哪敢参与,见机刹车停下。

陆云青一拳把司机给砸晕了过去,立马把他给拖到路边,开着他的车子拼命前追,要是等杜夫人的车子被这么大的卡车给撞上一下,里面的人能活着出来才叫怪事,而自己应得的一半工资也得化为泡影。

陆青能肯定他们还有后招,否则一个重型的大卡车再如何也不可能有追上近千万的奔驰轿车。

念头刚起,前方几百米长的高架中段的直道上横停着一辆同样吨位的大卡车,把整个国道堵的个水泄不通,要想通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撞过去。

而这唯一的方法也意味着与自杀无异,情形危在旦夕,大卡车发出的超大分贝的发动机声响震的人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速度越来越快,而面对相撞的距离却越来越近,这种速度哪怕撞不死,也得撞掉到桥底,少说有二十米高的距离,不死那叫奇迹。

一向波澜不惊的杜夫人此时也是满手心的汗水,她忽然很想骂这两兄弟的无能,要是陆青没有因紧急事情而离去的话,保证能脱离危险,眼看着车子不是撞出去就是被撞毁,杜夫人感觉很气愤。

死当然谁都怕,问题是如此憋屈的死去,杜夫人有点不甘,因为有几人肯定在背后狂笑,笑自己毫无挑战性,那就是以宁冬寒为首的一群贱人。

王冬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二话不说,半只身子探了出去,拿出手枪对着大卡车的司机拼命开枪,直到子弹耗空为止。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准头自然不可能会好,只是打碎了卡车的挡风玻璃,至于司机,估计连皮毛都没伤着,只是他的眼神更加冰冷,看王冬就像看着一具尸体似的。

陆云青把挡挂到最高,虽然只是普桑,但往死里放速度还是能开到170码的,只是这样比较耗损发动机,陆云青只要能把车子放到最高的速度,车子就是变成废铁也与他无关。

距离越来越短,杜夫人的奔驰已经把速度放慢了下来,砰的一声,奔驰的尾部立马被大卡车给撞了一下,要不是奔驰质量极硬的话,整个车子就不仅仅是尾部凹陷,而是被撞飞出去的大事情。

再也不敢放慢速度的司机只好无奈的加大油门,而此时已经开到了高架的地方,离横在高架中间的大卡车仅有百米不到的距离,而杜夫人的两兄弟保镖依然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陆云青骂了一句,“MD,我就说这个钱不好拿呀!”但脚和手并没有停下,精确的计算后,陆青时宜的加大油门,开至大卡车中段的时候,把车门打了开来,而双手和双脚做出一套完美的漂移动作。

用普桑做漂移,这种挑战哪怕是专业车手都难以办到,就算是陆云青也没有很大的把握,不过此时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失败,也只好自己逃命,权当没有接过这笔生意,至于那半个月的工资,陆云青只能暗之叹惜。

普桑猛的打了个九十度的旋转,斜斜的侧滑进大卡车的底部,滑进了离大卡车后轮仅有二米不到的距离,陆云青不敢拖沓,否则,当车子被卷进了车轮里时,就是生与死的问题了。

陆云青从早已打开的车门中跳了出去,跳到了大卡车底部,紧紧的抓住车底,在这种速度下稍有闪失,陆云青可算把命交待在这了。

车子呼拉拉的跑着,卡车司机也发现了这个疯子,可一看只需再追赶三十米不到的距离,就能把前面的大奔驰撞的个稀巴烂,他也不怕这疯子能弄出什么明堂出来,双眼只是盯着前方的大奔,恨不得速度再快点。

要是这件事情完成,他就能拿到一大把的钱去国外享受快活的日子。

看到距离已经快接近了死亡的终点,卡车司机的脸上全是兴奋之色,双腿忍不住左右抖动,这动作要有多**就有多**。

砰!一声巨大的声响,整辆大卡车猛的被迫减速,这时普桑刚好被卷入大卡车的后轮里,死死的卡住车轮,车轮带着刺耳的摩擦声,受惯性力的和普桑一同向前滑冲而去。

当大卡车刚巧撞到大奔的车尾时,车子再也滑不动分毫,车后的二十米的国道上全是轮胎磨出的车痕,整个大卡车有近半的车胎已经被磨爆了,司机早已被这股惯性力给撞到在已经破碎的挡风玻璃上,满脸全是被玻璃划破的鲜血,而他早已不省人事。

陆云青迅速的从车底翻了出来,把司机拖了出来,对着这名不知是死是活的大卡车司机拳打脚踢,嘴上还骂道:“你TMD总算让我给逮着了,当年的仇总算让你一次还清!”

离走前又踢了一脚,连看都不看刚从大奔走下来的杜夫人那诧异加惊慌的眼神就扬长而去。

这么做当然只是装个样子,省的杜夫人以为自己是为了帮她而出手。

一场惊魂的车战就在这一时刻划上了完美句号,杜夫人的两兄弟保镖到此时还是冷汗直下,整个后背全是冰冷的汗水,把衣裳湿的个透。

“他是谁?”杜夫人望着这个高大邪美的陆云青背影,忍不住的开口寻问。

两名保镖也不能够回答杜夫人的问题,一个劲的摇头,而他们俩自己都还处在刚才的情景之中。

当大奔离车子只有二十多米时,两兄弟甚至连跳出车外的想法都有了,只是他们主子杜夫人可就成了一缕香魂,并且死无全尸。

“他是谁?”也是两兄弟在心中最愿知道的答案,这人就像恶魔一样的化解了这场惊心动魄的车逐战。

看他离去的背影更是意犹未尽,给人一种疯狂到极限的真正疯子,两兄弟也是见过不少震撼场面的人物,可与这种场面一比较,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花了陆云青不少时间才跑出这段国道,拦了一辆的士先开到停车厂,然后开着自己的悍马车子直接往李思燕家的豪华别墅开去。

深夜造访的确有点不礼貌,但陆云青打了半天手机也没打通,只好冒犯一次了。

陆云青的冒犯让奇虎几名贴身保镖全部对他虎视眈眈,特别是上次陆云青吓过的那两人更是狠狠的盯着他。

只是陆云青已经算是第三次前来,也没有什么恶意,再加上自己的主子和人家的主子可是好友关系,只要陆云青没有做什么过激的动作,奇虎表面上还得以礼相待。

陆云青没有和奇虎对过手,也和他没有什么过节,但陆云青敢百分百肯定自己一定会和他来一次真正的较量,这种感觉很强烈,挥之不去。

奇虎不愧是飞燕帮最能打的人,因为他身上浓浓的杀气已经完全难以掩藏,自主的散了出来,这种杀气也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能聚起来的。

陆云青的确没有把握胜过他,但陆云青并不害怕,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小秘密。

陆云青的到来,使得李思燕这**和商界都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从**爬了起来,披上了一件外套亲自出来和陆云青说个明白。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陆云青还是很客气的说话,在这里低调是绝对有效的,陆云青也没有必要去招惹这些似乎一开始就不喜欢自己的保镖们。

“没事,只是你来晚了会,采文刚离开不久。”

李思燕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因为她也搞不懂为何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不多一分钟她就要离开。

“她是不是十二点准时离开的?”陆云青又问了一句。

“嗯!的确如此,我劝了,她不肯听!”对于好友采文的事情,李思燕当然知道,而这次来她家住一个星期更是很明显来避难的。

得到答案后的陆云青知道采文去哪了,她一定是回到她租的小屋子里去等自己了,因为自己和她说过会准时来接她,只可惜被陆青这B搞出了点事情。

在这时,陆云青只想赶回去看一眼采文是否安然无事,因为有一股不明的情绪在跳动着,似乎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下星期编辑又给我安排了个不错的推荐,还望友书们继续挺进和支持,老鱼致谢!再致谢!同时祝书友们周末玩的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