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雨生开的车子并不很高档,只是中档次的宝马轿车,百来万的样子,做为这级别的人物,这种车子不算掉价也不寒酸。WwW、QuANbEn-XiAoShUo、cOm

炎热的夏季已经快走完它的这段旅程,再过几天就要入秋了,也快到了陆青步入天成大学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的傍晚已经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意,当然,在市中心处又有所变化。

安雨生开着车子找到了一家很不错的火锅城,两人没有选择二楼的包间,只在底楼堂吃。

只有一名跟镖跟了进去,而陆青和另外一名保镖则依在车门上等着他们两人谈话结束。

跟进去的保镖叫王枫,而留下与陆青在外看守的叫王冬,两人是亲兄弟,都跟着杜夫人很长的时间,在忠诚方面完全没有问题,否则这次也不会让他们俩跟来。

王冬自己点了一根中华,也扔了一根给陆青:“来一根吧!”陆青拿着那根香烟思绪万千,看着王冬正在吞云吐雾,也好奇的借火来吸了一口,呛的陆青眼泪直掉,而且还有点晕眩的感觉,陆青歉意的把香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

“不好意思,浪费了你一根!”保镖或许本来就不多话,这也算是他们两的第一次开口。

“第一次吸烟总是这样,多练习几次就好了!”王冬吐了个烟圈,烟圈慢慢的扩大最后消散弥漫在空气中。

陆青不想学坏,想吸一口也只是好奇,至于让他再去练习抽烟,打死陆青也不可能。

“听说你身手很不错,连对方有AK都敢放倒!”王冬有点期待,也有点不相信的寻问道。“只是学了点皮毛,如果上次没有特警及时冲进来的话,我能不能站在这说话都是个未知数。”

听到陆青的回答,王冬点了点头,他觉得这样才合理,否则他是很不相信陆青能以一抵五,并且全是有枪支的狠角色。

王冬和他的哥哥王枫也只是二十七、八,两人长的都比陆青高大魁梧,能做到杜夫人贴身保镖的位置,不用说也有他们自己辉煌的战绩和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时间就在陆青焦急中悄无声息的度过,陆青一看竟然快到了十一点半了,可往里看去,杜夫人和安雨生似乎聊的还很愉快,要是这样下去,十二点钟绝对不能和杜夫人打声招呼,就是一点钟都未必能行。

而陆青总感觉没有这么太平,一颗心七零八落的。

万不得已下,陆青只好对王冬道:“大哥,我有急事得回去一趟,杜夫人的安全只能全靠你和王枫大哥了。”

“这怎么行,我又不是老板,我可没权力!”王冬惊道。

可陆青说完后,拔腿就往前方的公园跑去,这种事情他可不等王冬如何回答,先跑了出去再说,有什么事情等自己回来了再作打算。

一边跑,陆青一边给陆云青留言,“陆云青,麻烦你件事情,当你变身回来时替我保护停在火锅城前那辆大奔的主人,她叫杜夫人,只要帮我在暗处护送她回去就行,我怕她的两个保镖应付不过来,我知道你是不会平白无故的帮我的,发了工资我分一半给你,万分感谢!”

陆青留完言后,跑进了公园的假山处,这里昏天黑地最是变身的好地方。

等陆青检查没有什么问题时,刚好到了凌晨十二点钟,脱胎换骨技能准时开始,一阵噼啪裂骨声响在这安静的公园里。

然而,这次的变身所消耗的时间竟然又稍长了一些,疼痛感也加大了不少,陆云青变回来时,整个脸上布满了汗渍。

“MD,怎么又有疼痛感了,难道陆青这B干了什么有损身体的事了?”陆云青打开大脑中的终端系统先浏览了一下陆青给自己的留言,一看之下,立马乐道:“操,这事还不错,就几个小时还能拿半个月的工资,你小子要是敢欺骗我,老子非把你的老板娘扔到黄浦江去喂鱼。”

随后又查了一下为何有疼痛感,大脑中的终端系统提示,“机密信息,无可奉告!”声音冰冷难听,要是陆云青知道回答陆青的声音是个甜美女人的声音话,估计陆云青非得破口大骂。

“机密?”陆青一直重复着这一句,似乎有所想法,可半天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嘀咕道:“总有一天,老子会破解你这个程序,看你还有什么机密能隐瞒着我!”

刚想走出这片黑暗的公园,一阵喘息声从不远处传来,陆云青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一对狗男女正脱的个精光在花丛里打野战。

竟然来了,总得带点东西走吧,陆云青顺手牵羊的带走两人的衣服,摸了半天也就一部手机和四百元不到的现金,陆云青把这两样东西取走后,直接把衣服扔到公园的小湖里,骂了句:“出来约会就带这点钱,难怪开不起房间!”

手机倒蛮新的,是个内置16G的Iphone4,如果当二手货去卖了也值个千把多块,但陆云青此时却不这样想,他摸了一下口袋里共用的一个诺基亚便宜货,觉得老要换下自己的卡号很麻烦,还不如彻底脱离关系,用自己的手机来的爽点。

换上自己卡号的Iphone4,陆云青倒觉得这手机还不错,功能强大,摄像头和操作性都很满意,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听到身后一阵男女的叫骂声,陆云青大感有趣,嘿嘿一笑,径直的走了出去,站在离那辆大奔二十米远的地方仔细观察着。

陆云青等了有三十多分钟,大奔的主人杜夫人果然与一名妖媚的男人走了出来,陆云青的眼光更加毒辣,一眼就看出这名男子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对陆青的分析大为赞同,看来这一半的工资拿的也不是那么轻松呀。

杜夫人与安雨生就在这分开,陆云青拦了一辆的士吩咐司机跟着前面的大奔,死死的跟紧。

杜夫人的车子刚开进国道上,尾后跟进了一辆大卡车,后八前四共十二轮的大卡车紧紧跟在其后,车上没有载任何东西,空车开起来照样呼呼直奔,如一座大山样的碾压过去。

下周编辑又给了我同好作品推荐,望书友们继续支持,老鱼在此鞠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