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得意,他并不是馆主,馆主可是十段的真正高手!”采文本想打击一下陆云青,她有点看不惯他那对敌人不屑的神情,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WWw,QuANbEn-XiAoShUo,cOM

“哪怕最高段位有十五段都没用,这种打斗,柔道只是个鸡肋,学来无用。”陆云青很不屑,不加掩映的狂傲,同时也没有追问为什么要让自己踢馆。

采文忽然有所明白,开口道:“你是故意这样表现的。”

陆云青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后不解:“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别装了,我看你是被奇虎的气势所夺,故意在我面前把那半成品的山本教练给打成残废,其实也就是一种泄愤,泄去你心中害怕的情绪,我说的对吗?”

“只能告诉你,你想象力太丰富了,竟然我做了你的贴身保镖,在安全上,我完全有能力保证,这点你放心好了,你还是想一想什么时候发工资,再不发工资,连明天的饭都没得吃了。”陆云青只好用这目前最为敏感的事情来转移话题。

“思燕姐已经答应帮我的忙了,没多久,我就能重见天日,到时候,你想吃什么都会有!”采文情绪高涨,不和陆云青计较。

“你怎么不向她拿点钱出来用用?”陆云青有点想不明白。

“我好意思开口吗?”采文立马回道,陆云青想想也是的,看来采文这个老板还是注重面子的。

车子转进了一个小巷子里,这是一片历史比较悠久的小区,很多都是砖瓦彻成的二层楼房子,里面很是热闹,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巷子比较狭小,车子只能放在外面,两人进了超市买了两箱光明牛奶,最后陆云青只剩下二十多块钱了,幸好上次汽油加的比较满,要不然,有悍马车子都只能放在家门口闲着。

七拐八转的,终于来到了巷子最深处,有两位老人却正在认真的下着象棋。

采文的到来并没有直接吱声,只是拉着陆云青静静的等他们下完。

陆云青并没能发现这两位老者有什么特殊的异能,能看出的就是靠采文这边的老人精神很不错,执棋的那只有点枯萎的手很有力道,拿捏的很稳,没有一丝老人应有颤抖。

两人的棋风都属于表面平静,实则波涛汹涌,处处杀气腾腾。

这一局最终是靠采文这边的老者输了,但他比赢了更加高兴:“老黄呀,以后的日子可不寂寞了!”

被叫作老黄的老者乐呵呵的把棋子拾好,看了一眼采文,采文赶紧恭敬的打招呼:“黄伯伯好,你的棋艺已经超过我爷爷了!”

老黄轻轻一笑,摇头道:“我哪是你爷爷的对手,要不然,他上个星期也不会独自跑去庐山游玩呀,这都是我棋艺不精,你爷爷才跑出去透透气的。”

采文的爷爷没有回老黄的话,沉默了会,开口道:“是不是又和你父亲吵了?”

采文连忙点头,并不回话。

“你父亲的事情,我已经不想管了,今天看到你来找爷爷,做爷爷的怎会看着自己的孙女沦落到这地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过了这个月后,爷爷再帮你。”

采文有点听不懂,但她知道爷爷所做的一定会是对的,也不也再打扰他的时间,告辞离去。

两人走后,一个女孩端了两碗热茶出来,茶叶并非上等,只是市面上很普通的茶叶,女孩长的很好看,眼神清澈,只是偶尔会发愣一下。

“今天泡的茶有点浓了哦!”采文的爷爷轻呷了一口。

“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女孩赶紧道歉。“没关系,时间能抹去一切的,去忙你的吧!”采文的爷爷棋意正浓,又继续和老黄战了起来。

两人一出巷子时,已经快五点了,离晚上的演唱会还有二个小时,可让陆云青不爽的是,后面有一辆商务车紧紧的跟着自己。

陆云青加大码力,开到一座小桥底下,这里的路比较窄小,人流量也不大。

陆云青几个漂亮动作,把车子硬生生的掉了个头,换档,踩油门,一气呵成,车子如一枚炮弹般弹了出去,目标正是离悍马车子不到十五米远的商务车。

紧跟着陆云青的商务车哪想到这种庞大的车子也能被他硬生生的转弯掉头,两个车子都是极速,再加上这路面又不宽大,相撞再所难免。

“砰!”的一声,两部车头都被撞的凹陷进去,商务车更加严重,至于这种全是钢铁的悍马只能算是轻伤,不像那商务车一下,能开的起来还是个问题。

“呆在车子里,不准出来!”语气说不出的霸道,和不可商量的余地。

采文在这一时刻感觉自己早上所说的又有点不对,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贴身保镖似乎不比奇虎差,难道是错觉,采文在心中疑惑。

陆去青狠狠的把车门紧关。

商务车里有两人已经从强大的冲撞中先恍过神来,推开车门正要下来。

陆云青一脚踹在车门上,车门哐铛一声,狠狠的把刚要下车的男子夹的个半死,整只手臂都快被夹断了,鲜血沿着车门流淌了下来。

忽然,从车的天窗上跳出一人,这人戴着一副墨镜,神情冰冷,身手敏捷,只手撑在车顶上,一个旋转直接踢了下来。

动作好看的有如在拍电影。

陆云青把刚夹断那人手臂的车门猛的拉了开来,硬生生的抵挡住那惊人的一脚。

不得不说,这个戴着墨镜的男子真的强悍,即使是坚硬的车门都被他的这一脚给踢的凹陷下去,只比刚才两车的撞击差了一点,可见他的力道是如何恐怖。

刚抵挡完这一脚,后面一个泛着寒光的匕首直往陆云青的背心捅来,速度很快。

陆云青凭直觉找到匕首的位置,左手向后抓去,准确无误的紧捏住从后偷袭那人的手腕,猛的前拉,那人跟着陆云青的手势前跌。

陆云青一膝撞到他的脸门上,他整个人向后翻飞了三周体,落在地上时,已经不成人样,整个脸门全是鲜血,面目全非。

墨镜男看自家兄弟飞了出去,怪叫了一声,整个人宛如一头猎豹般的扑了过来迅速与力量都非常吓人。

陆云青在脑海中忽然调出赢得万兽之王美誉的雄狮,瞬间掌握其最精彩的地方。

在这一刹那,身体就像被激化过似的,宛如雄狮,王者般的力量和梦幻般的速度完美结合,同样扑了过去。

猎豹再如何威武也抵挡不了雄狮的猛扑,最终被陆云青一拳砸中了脖颈处,只听到咔嚓一声,脖子活活的被砸断,想要活命也只能祈祷上天是否对他厚爱了。

剩下的几人陆云青并没有花费太过的功夫,最后全部中拳倒地。

临走前,陆云青从这墨镜男身上搜出了九百六十块钱,又狠踢了他一脚:“MD,不会多带点钱出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