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陆云青睡的还是相当不错,那都拜采文这个女老板所赐,她的那只玉RU可绝对不一般,恰到好处的大小,挺拔到无需任何内衣托起就能傲然挺立的完美杰作,说一句能勾人魂魄绝对不为过。WWw、qUAnbEn-xIaosHuo、cOm

美妙的身体曲线让人陷入了一个大漩涡里,再加上冰肌玉骨,没当场流鼻血绝对可颁发陆云青一个定力超强的特别奖。

只可惜,陆云青一觉醒来,早也没有昨晚的情绪波动,看到采文也没啥特殊表情,依旧正常神色。

“看你那精神,睡的很好嘛!”采文算问了个早安。

“还行,你也不差呀,今天有什么打算?”陆云青把牙刷插在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今天得陪我去见一个朋友。”采文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很纯,惹人无限暇想。

坐等到八点左右,依着采文这女老板的要求,把车子开进了一座豪华的别墅里。

一进这座别墅,陆云青感觉整个人都被人在暗处监视着,陆云青立马可断定,暗处的角落里至少有四处可随时发出致命的一枪,前提是,陆云青是闯入者。

这座豪宅绝对不简单,不说这别墅的造价到了什么程度,就单指车库里停放的那辆奥迪派克峰就让所有人望而生畏,这人的身份恐怕真的不简单。

陆云青跟着采文只走到了前门处,就被两名保镖给拦了下来。

“你就在这等我吧!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安全。”采文开口说道。

听到采文的话,陆云青微耸双肩,欣然答应,忽然,他一个蹲下,两名保镖立马从腰间抽出了枪支,动作快如闪电,待看清陆云青只是蹲下系鞋带时,才把枪支收了回去,同时加大对陆云青的警惕,因为他们也嗅到了这个保镖的危险气息。

等了少说有二个小时,采文才和一个同等级的美女一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名保镖,这名保镖仿佛没有生命似的机械般走动,每一个步伐的大小都是完全一致。

美女有一头黑如漆的长发,一身黑色的露背连衣裙,胸前挂着一个型如月亮的坠子,很古朴,透着一股难明的气息。

陆云青无礼的眼神,使得这座别墅主人把目光移到了陆云青的身上,似乎联想到了谁,却又微微的摇了摇头,再看了一眼后,就继续与采文说笑。

采文走出来时,流露出轻松的表情,看样子,她应该和这座别墅的主人聊的很愉快。

走出这座别墅,采文一脸坏笑:“她长的比我好看吗?为何一直盯着人家。”陆云青有被打败的感觉,女人在什么时候都喜欢较真,尤其是长像问题。

“的确长的好看,而且又很有钱,的确是我们这行的不二选择!”

陆云青很认真的回道,听的采文牙直咬,嘟着小嘴,恨声道:“小心我扣你的工资,嘻嘻!”

这一瞬间的可爱的确是无敌的,就连陆云青都是刹那间的失神,陆云青很好奇的问道:“你朋友应该是大有来头吧!”

“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她,是不是真看上她了,要是不给我个解释,扣你奖金!”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也许是采文的演技比较精湛,连陆云青都分不清。

“算了,当我没说过,只是觉得她不简单,仅此而已。”陆云青发动车子,一脚狠踩油门,算是发泄这一丝的不爽。

“嘻嘻,和你开个玩笑。”采文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又正容道:“她叫李思燕,在商界赫赫有名,有好几家超大公司,并且还是飞燕帮的头号人物,而她身后跟着的保镖外号奇虎,正是飞燕帮里最为神秘的打手,恐怕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陆云青听出采文的语气,要不是给自己面子,她恐怕会说自己连他三招都过不了。

陆云青哪会计较这些,再说了,这个奇虎的确是个棘手人物,陆云青自己都没胜他有把握,而自己唯一的本钱就是学习能力超强,看来不努力都不行了。

车窗调至一半,自然风从外呼呼吹来,一阵凉爽。

采文的长发在车内如魔女般飘舞,好看的要命,她用手轻抚着向后飞舞的长发,若有所思道:“再带我去一个地方。”

陆云青把车子停在一家武馆门前,疑惑道:“是这?”

“对,就是这,今天正是你表演身手的时候。”说完后,采文露出一丝兴奋和期待,推开大门领头前去。

陆云青都快跟不上她的天马行空,只好紧随身后。

这是一家日本武馆,一进大门,里面还有许多学生正在练习柔道,大多数全是中国学生,看到两名不速之客时,全部把眼光瞄向两人。

不管两人抱着什么态度而来,但两人的卓越风姿已经足以吸引他们的眼球。

有一腰间束有红白间隔带的教练竟然还认识采文,从馆中央走上前来,向采文客气的打了个招呼,用的当然是他们本国的日文。

采文也回了一句话,可这一句话后,这名柔道六到八段的教练有一丝愤怒,却忍住不敢发作,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不是他能惹的。

采文退后半步,开口说:“把这家武馆给拆了!”

说这句话时,采文眼中有的只是戏谑和冰冷,陆云青看到自己老板要自己拆掉这家武馆,大感过瘾,他最为讨厌的就是这群狗日的。

陆云青绝对不会是个爱国主义者,他只觉得这个矮小的种族非常惹人讨厌,脑海深处先天性的对他们排斥,这种厌恶不需要原由,只要影响到陆云青的情绪,陆云青就愿意出手。

伸出食指,陆云青在这个教练的眼皮底下一阵挑衅和不屑,却并没有先出手。

这个践踏他人尊严的举动惹怒了这名段位极高的柔道教练,连同所有的学生都开始围了上来,对陆云青一阵辱骂。

“你喜欢被骂呀,快动手吧!”采文看着发愣的陆云青,推了他一把,有点不满他的拖沓。

其实陆云青正在调取脑海中的资料,大致浏览了一下柔道的精要,最后不爽道:“就这玩意也敢来中国开武馆!”

陆云青把右脚轻抬,膝盖抬至腰间高处,一个标准的散打动作放了出来,随后一脚正蹬踢了出去。

这名教练的确有一手,侧着身子躲过,移至陆云青的身旁,闪电的抓住陆云青的皮带处,正要把陆云青甩出去,可半天陆云青却丝毫未动。

一肘后击,狠狠的击在这名教练的小腹处,痛的他冷汗狂下。

可他始终还是忍住,一脚扫了过来,扫在陆云青的下盘,结果还是一样,纹丝不动。

又一肘后击,击打在同一个位置,小腹处的同一点上连被陆云青连击两下,就算是块钢板也得凹陷下去,何况他离钢板的等级还远着呢。

终抵挡不住的柔道教练向后抛跌而出,陆云青迅速转身,箭步窜出,只手拉住正在半空中的柔道教练,而他也正打算扭身落地。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陆云青的速度不是他所能想象的,被拉住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感觉到不妙了。

如他所想的一样,陆云青用膝盖连顶两下,两下全顶在他的胸口处,胸骨断裂声同时响起,当陆云青把手放下时,从半空中落下来的教练几乎和死人无异。

哪怕不死也得终身残废。

陆云青一脚踩在这教练的后背上,冷冷的望向正想冲上来的一群学生:“允许你们一起先上。”

看着鲜血流了一地的教练,他们全又退了回去,仇恨十足的盯着陆云青,看这样子他们是不敢上来动手的了。

“你们不动手,并不代表我也不会动手!”说话的同时,身子前滑窜出。

连续几个旋踢和几个侧踢,整个武馆都是陆云青的残影,不一会儿,一群学生一一的倒在地上,痛苦呻吟,所幸的全只是皮肉之痛,并没有生命之危。

出门时,陆云青连同他们的几个房门和一块牌匾全部踢倒砸碎,只留下一句话:“柔道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