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青站的老远并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懒的过去,一听老板有要求,他把车子放在走道边,大步走了过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采文特地看了一眼陆云青的脸色,看他一脸平静,有点失望,仿佛很想到到陆云青憋屈的样子,“哪个颜色好点?”

“灰色低调,黑色经典,粉色性感,红色艳丽,自己看着办?”陆云青一口气说了出来。

“很有一套,专门来骗女孩子的吧?”采文最后还是挑选了她一直舍不得扔下的粉色。可一看价格,竟然要三百五十元,虽然这个价格也只是中等,可再加上车子里别的东西,四百块可就不够支付了。

求助的望向陆云青,陆云青只好又做一件坏事,闪电般把两件内衣的条形码换了下来,换上了一个只有99元的内衣。

采文看来也不是什么纯洁的姑娘,对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还情有独钟,陆云青真怕她对这些事情上瘾,那以后自己的日子可没几天好过。

赶紧补了一句:“这种事并非十拿九稳,碰到一些老收银员,很容易把它辨别出来的。”

采文“喔!”了一句,和陆云青一起推着车子,两人并肩着就像一对小情侣,陆云青越来越发现她的不简单,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果断的把自己招揽过去。

更让人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千金大小姐的通病,有的只是智慧和狡黠,别看她表面和陆云青打的火热,可陆云青敢百分百确定,这些都只是她保护自己的一些手段。

“靠的这么近,不怕被人误会?”

陆云青把推车的手故意往她那边挪动少许,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她的玉手,滑的就像牛奶,嫩的就像婴儿般的肌肤。

果然,她媚了一眼陆云青,嗔怪道:“以下犯上也是要被扣工资的哦!”

陆云青频频点头,把以下犯上的贼手移了开来,赞同道:“但愿月底我能领到我满意的工资,否则,你就是拖欠职员工资,可别怪我真的以下犯上。”

两人都是轻轻一笑,有着说不出的狡诈。

付款的时候,付了三百块钱,仅剩一百元的日子将要如何面对,谁能想到,怀着美好幻想的陆云青既然遭到这种事情,真是伤透了他的心。

回到新杨小区,打开房间后,没过一会儿,采文大叫了起来:“完了,空调好像坏了,云青,快打电话报修空调。”

陆云青随便看了几下,发现不是空调坏了,而是摇空器没电池了,只好把电视机上的电池卸了下来。

清凉的冷气徐徐的吹了出来,虽然空气并不清新,可一比较下,显然是把温度降下来为首要目标。

“别一惊一乍的行不?”

陆云青把换好电池的摇空器扔到一边,走到厨房弄晚饭吃。

全身只有一百元,陆云青只买了二道素菜,他还不希望连抢劫这种掉价的事也要去做。洗菜、做饭、烧菜,全是陆云青一人承包操作,而采文这个女老板只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新闻。

陆云青就差腰前系一条围裙,否则他就是十足的保姆,而不是什么所谓的保镖了。

二道青菜照样被陆云青做到了极致,吃的采文大为赞叹:“你真不简单也,连女人做的事情也这么精通。”“不是我们精通,而是你们女人娇贵了,只好把事情摊给我们苦命的男人来做,不精通行不?”

陆云青带点嘲讽,但却没有激怒到采文,采文这次把贵族家的修养发挥到了极致,坐姿端正,吃像斯文好看。

陆青发现她一会一个样,真有点受不了。

吃完饭,习惯性收拾整理,在这方面似乎没有人比陆云青做的更加到位,不懂他的人还以为他以前的职业就是做厨房间的。

陆云青早早的把澡洗好,仰躺在庥上,而房间的门却是大开,以防突发事件。

竟然做了这个保镖行业,就应该做的风生水起,绝不允许出现顾主发生意外。这是一个追求完美的职业准则问题。

职业准则不等于职业道德,职业道德有太多的框架束缚,而职业准则只是把这个行业做好,至于采取什么手段就一概不提,只要主顾没在陆云青的眼前死去,那么这就是他的职业准则。

忽然,一声大叫从狭小的卫生间里传了出来,陆云青感觉奇怪,因为大门外和窗户外全无动静,何人竟然有如此能力,在陆云青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摸了进来。

这丝念头仅在电光火石间就一闪而过。

陆云青不再迟疑,大力一脚狠狠的把卫生间的门给踹倒下去,可惜的是,里面根本就没任何可疑人物,有的只是自己的女老板,一个光着身子的女老板。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香艳场景,女老板采文全身关键部位全被白色的泡沫给遮掩的个结实。

采文没想到陆云青的速度如此之快,在她大叫后就觉得不应该如此惊慌,正想把停水的事情说出来时,这个贴身的保镖已经到了自己眼前,并且狠狠的盯着自己。

虽然关键部位全被遮掩,但露出的次要部位也足够迷的男人鼻血横流,所幸的是,陆云青并不是那种没见过女人的初哥,狠狠的盯着她,只是要她给个说法。

“不好意思,停水了,这该死的物业,连个通告也没有。”采文站在淋浴下不敢有所大动作,生怕自己一动,就春光乍泄,让这个绝对不是个正人君子的保镖看的个过瘾。

“你快帮我想办法,别在这发愣。”

采文忽然发现他原本想要离开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眼光又瞄向了自己的胸脯。

低头一看,采文又大叫了一声,这一声可是的的确确的,因为胸前的那一块大泡沫不知道什么时候滑了下去,把右边的RU房毫无保留的呈现在这该死的陆云青的眼皮底下。

“快给我出去!”采文终于动怒的捂着刚暴光的胸脯,大声斥喝。

陆云青看到没有下文了,也就无趣的退出卫生间,直接坐电梯跑到小区外。

采文一看到他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气的她火冒三丈,大骂这个保镖不称职,还扬言一定要扣陆云青的奖金和工资。

正骂的无力时,陆云青拎着一桶的水走了进来,“快点洗吧!别到时连电都停了,想洗也得去天台了。”

看着这一桶清澈的凉水,采文动容道:“你不会是卖了N瓶的矿泉水倒下去的吧!”

“在没发工资前,你别指望我对你这么好,这是小区外消防检喷出来的水。”说完后,陆云青重新躺回**,没过一会就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