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文和英俊男子都是一脸平静的交谈着,由于隔的距离较远,两人的谈话没能传进听力很好的陆云青的耳朵里。WWw!QuAnBen-XIaoShuo!Com

陆云青静静的观望着,忽然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采文,让人意外的是采文不仅没有接受,还带着一丝愤怒,把卡掷了出去,转身离去,往陆云青这边走来。

“开车!”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就坐进了副驾驶,陆云青终于又看到她这种气势凌人的表情,没有不开心,心想:这才像个富家大千金。

开着车子漫无边际的乱窜着,陆云青终于忍不住的开口:“我们到哪?”

“找一处能吃的地方,先填个肚子!”

采文两道柳眉都快拧在一起,表情说不出的愤怒,陆云青知道她定是与那个英俊的男子谈话不愉快造成的,也不管闲事,把车停在一家还算有档次的酒店外。

陆云青连叫了两声,采文才魂不附体的跟着陆云青上了二楼的包间,陆青点了不少的好菜,直接让服务员没事就别来打扰。

服务员看到这人虽然穿的不咱的,可外面停着那辆车还是能看的懂的,这么高档的车估计也是个有钱的主,发点小脾气也是能够理解,拿着点单直接下楼去了。

没过一会儿,一桌的好菜鱼贯而入,各式各样的菜就像花一样的被装饰过,陆云青大摇其头,他最讨厌就是样子与味道不匹配的菜。

当然,这只是从陆云青那专业的水准去评定的,换作普通人还是会赞赏这菜的不错。

这间包间还算不错,够宽敞,从窗外看去,还能看到外面的马路景色,对食欲能起到开胃的效果。

帮采文叫了两瓶啤酒,只看着她喝而自己却滴酒未沾,他不想在任何时候都喝着酒,酒只有在情绪不爽的时候喝才带劲,虽然越喝越愁,但至少可以麻醉一下大脑,好让自己泄去不少的情绪。

采文怎么说也是陆云青的女老板,陆云青还是帮她夹了好多菜到她的碗里,她也没客气,一边痛饮,一边狂吃,完全没有富家千金的秀气模样,照样吃的风卷残云,毫不顾及形象。

陆云青也跟着吃到差不多时,开口问道:“带钱了没?”

两瓶啤酒对于采文这种要去纹身的女人来说,根本没啥反应,听到陆云青的问话,直接回道:“你不会连付个吃饭的钱都没带吧!”

陆云青一阵惊愕,认真回道:“我不是没带,而是我全部家当就这几百块钱,你让我拿什么去付?”

采文差点被陆云青的话给弄出火来,平时采文出去,这种小事全是身边的保镖解决,今天倒好,碰到了一个不是一般穷的新任保镖,最糟糕的是,自己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拿什么去付饭钱。

这种事要是去求朋友,采文宁可找个洞钻进去,对陆云青很不满道:“这事你给我解决!”

陆云青一阵无奈,只好开口说:“你去车里等我,让我来找他们经理解决!”

“这还差不多!”采文拿着陆云青的车钥匙直接下楼去了。

看着采文已经坐在副驾驶上,陆云青哪还不知机行动,就以陆云青的性格,怎可能去找经理解决,赶紧把窗户推开,手一撑,人就从二楼的包间里跳了出去。

虽然二楼还是挺高的,可这种高度再给他来上一二倍,陆云青也能轻松的着落,并且不受一丝伤害。

陆云青的举动刚巧被上来免费送水果的服务员看见,只见陆云青脚刚着地,那名服务员就已经大喊大叫。

陆云青不慌不忙的坐进主驾驶上,点着车子,车子刚发动起来,从酒店里就冲出来十来个安保人员,还有一名大堂经理。

可惜他们动作再快也不可能有车子快,陆云青只听到他们在尾后一阵狂骂,什么敢在这吃霸王餐,要是被他们抓住非得打断狗腿,也有人直接说报110,更有安保人员投出地上的小石子,只是全没打着,一一落空。

这种场面,采文哪还不懂自己的贴身保镖竟然带着自己吃霸王餐,愕然转头,看着陆云青一脸平静的神情,想说些什么却又把话给吞进了肚子里,坐好身子,继续想着她的心事。

车刚窜出红绿灯时,采文忽然开口:“帮我去弄两张明晚演唱会的票!”

“谁的演唱会?”陆云青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忽然想看谁的演唱会。

采文没有解释,只是指着车窗外一块很大的广告牌。

陆云青寻着采文所指的广告牌望去,是一对姐妹花明星,叫TH组合的演唱会。广告牌上的一对姐妹明星陆云青在白清所租的房间里也看到,她还把这对明星PS在她的像片里。

TH组合和凌雪可以说是在同个时间段里红起来的,但她们的不同之处,就是背景了,谁都知道凌雪的背景已经硬到没人敢去追查的地步。

而TH却不同,她们这对姐妹花全靠自己一步一步的往上爬,至于家庭出身,大多数歌迷都知道她们的父母亲只是个很普通的公司职员,一个月也就三千块左右的低收入。

之所以能和凌雪一样红的个透,不仅是她们的外表迷人,而是她们唱的好听,并且没有一丝的绯闻,这在潜规则如此深的娱乐界里能保持这种状态实属不易。

听到自己的女老板要看演唱会,陆云青有点不满,自己全身就几百块钱她又不是不知道,在这种拮据的情况下竟然还要自己去买演唱会的门票,真是一阵无语。

“她们每一次演唱会我都必去,这次也不例外!”这或许算是对陆云青不满的一种解释吧!

无奈下的陆云青也只好去想办法帮自己的女老板弄两张门票了。

把车子开到体育场外,看着外面售票的站点铺天盖地的排着长龙,陆云青要是走正道去弄门票的话,还真有打退堂鼓的念头。

可陆云青哪会去做顶着太阳排长队的傻事情,两眼一打转,看见穿梭在歌迷群里的几个黄牛,陆云青立马计上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