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住了几天了?”陆青回头疑惑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采文第一次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回道:“有几天了,你先把这收拾一下吧!”带着一丝哀求,并没有像女老板一样的命令,这点倒让陆云青欣然接受。

“我很难相信你一个千金大小姐竟然还能忍住这么多天,果然不简单。”陆云青开始迅速收拾这个六十平米都不到的房子。虽然她不会打理房间,但能在这种环境下住上几天,对于大富千金来说已经算是极为不容易了。

采文没有回答陆云青,只是坐在有点破旧的沙发上看着新闻。

陆云青很快的收拾好,并且还煮了两大碗方便面,超好的技术哪怕是采文也被陆云青不知放了什么佐料香味四溢的方便面给吸引了过去,但最终她还是放弃这诱惑,没有下口。

“你倒像个全职的保姆!”采文没有睡意,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陆云青也能理解,毕竟人家刚和家人吵了一架,有点情绪纯属正常。“一分价钱一分货,你花费了高昂的价钱,自然不能只请一个普通的保镖回来,老板,你说对吧!”

采文给陆云青这句话给逗乐了,惊心动魄的玉容露出淡淡的笑容,美的让人屏息,绝美的轮廓好比世界上最美的线条,让人无法去修改一丝一毫。

虽然穿的很普通,可再如何普通的衣物都不能遮掩她那挺拔的身姿,修长的双腿仿佛有千万引力的把男人全吸了过去,哪怕被这双美腿给活活夹死也倍感幸福。

“夜深了,你进去休息吧!保持良好精神状态才是你应该做的。”采文有点不愿再开口与陆云青说话。

陆云青微耸双肩,往卫生间洗澡去。

仅有五平米的卫生间陆青本想洗个痛快都没有心情,草草了事,连个睡衣都找不着,只好脱的个精光,往小**睡去。

这个屋子虽然仅有六十平米,可布局却是二室一厅,当然,一切都被缩小,大厅的大小根本对不起那个大字。

一夜无风无浪,根本没有什么香艳的巧合,有的只是一路而来的疲倦,睡到自然醒为止。

陆云青有早起的习惯,五点多就会起床,看到电视还在开着,而采文就斜斜的靠在那沙发上小睡着,顿时对这位大千金很是佩服。

极少数富家千金有这种坚强的一面,虽然会图个新鲜,但几天下来,还能接受这种环境,的确不容易。

陆云青在走廊里练了一通散打术,房间里传来了采文的催促“带我去一个地方!”

陆云青回房拿起车钥匙,随着刚洗漱完的采文一同出了小区。

这座城市是出了名的拥堵,哪怕你骑的只是个自行车都不能避免,陆云青上次来过这里就已经大感吃不消了,幸好自己现在有个悍马,要是像上次一样去挤公交车,除非把陆云青打死拖到里面,否则,他坚决不乘。

依着采文的路线,陆青开到了中山公园,这里有一座蛮有意思的大夏,从远处看它有点倾斜,随时会倒下去似的,当然,与意大利的比萨斜塔可不一样,那座大教堂钟楼可是因地基不均和土层松软而倾斜。

而这座大夏可没那么出名,只是一面被人工做成的斜线,故意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而已。

陆云青把车子直接停到人行道上,还好这里有个广场,至少没堵的个无法通行,但也引起不少行人的不满,但大多数只是在心中辱骂,没敢指着陆云青的鼻子大喊大叫。

陆云青坐在车子里,把车窗放到最低,点了一根利群,烟雾往外吐着,而眼神却毫不遗漏的往行人身上瞄去,看看有什么能构成威胁的人物出现在采文的身旁,而采文却站在前面的广场上若有所思的等着。

不一会,一辆奔驰从陆云青的后方呼啸开来,也和陆云青一样直接冲进人行道里,这辆跑车类型的奔驰少说也得七八百万。

车子与陆云青并肩的停放着,原本还能过行人的道路立马显的拥堵,好多行人得从广场上绕道而过,可路人看到这种阵势也只好暗叹自己倒霉,把希望全寄托在交警身上。

下车的是一名年轻男子,比采文大上二三岁的样子,一身顶级的银灰色西服穿在他身上就像螺丝配螺帽一样的般配,宽肩窄腰,只扣了两粒扣子的西服把里面的白色衬衫和漂亮的领带全显了出来。

这一切还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尤其是他那英俊的脸庞才叫迷人,快过肩的长发随风飘扬,鼻梁高起挺拔,嘴唇适中,两道眉毛有如利剑,一双眼睛凌厉有神。

他走的步伐有一丝奇特,百分百是个练家子,就连特种兵都不一定能在他身上讨到便宜。

他先看了一眼这对于他来说很熟悉的停产的H1悍马,然后再把目光移到陆云青的身上,与陆云青四目相对。

陆云青很平静,而这英俊的男子也同样平静,两人数秒钟过后都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仿佛如老朋友一样多年没见面似的,让过路的异性全部狂抛媚眼,大送秋波。

两人没有说话,对视后,英俊的男子向站在广场前的采文走去。

陆云青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下车,他知道这英俊的男子正是采文要约的人,在安全上完全没有问题,因为这男子完全有能力应付一切突发事件,甚至比陆云青更有一手。

等英俊的男子已经走到了采文的跟前时,陆云青的小手才开始微微抖动了一下,手心处也有一丝的汗水,因为刚才的对视其实已经是一场剑拔弩张的比试。

比的就是气势,别看平静的眼神感觉没什么似的,其实他们俩全都把凌厉的眼神化为了绝对的冰冷,以至被误以为只是平静的对视。

为何他第一次与自己见面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陆云青在心中盘算着,可不管陆云青如何猜想,也不可能猜出其中原由,只知道一点,那就是这个英俊的男子太不简单了,哪怕是现在的陆云青都没有把握胜出。

看来这个保镖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呀,可一想到这丰厚的待遇,陆云青只能冒险担当,钱的确是个好东西,没有钱,好多计划只会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