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青也开始学会了陆青的第一反应,那就是在变身的时候习惯的摸一下自己的脸孔,看看他有没有新的变化。WWw!QuAnBen-XIaoShuo!cOM

陆云青感觉自己这次醒来特别的昏沉,脑袋就像有千万斤重似的让人连抬个头这种小动作都很困难,而身子更像被拆散过骨头似的都快散架了。

好不容易才从这种状态下恢复过来时,本想打开了这段时间的记忆,可半天也没有找到陆青的一丝记忆,只有他留给自己的几段话。

读完他留给自己的这几段话后,陆云青仰天哈哈大笑,满脸的不屑:“好一个多行不义必自毙,说我嗜杀?我怎么觉得自己太过于温柔,还不够狠呢!”陆云青双眼顿时射出了一道有如实质的绿芒,这绿芒夹杂着无限的阴毒和狠辣。

旋即又迅速敛去,露出一个能迷倒万千男女的灿烂笑容。

也许是感兴趣,陆云青也在脑海中给他留了几句,算做是回复,陆云青连想都没有想就开始写道:我们的事情的确有点诡异,但不管如何这已经成了事实,我只希望你没事时别给我上什么教育课,我听了就烦。

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至于你的青狼帮,看在咱俩同属一个灵魂的份上,就不打这个主意了,当然,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也可以留言给我,前提是,你得给我好处,钱和女人永远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你可得牢记。

留完言后,陆云青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只有名字和手机号码的名片,陆云青顿时想起了这个让人心动的大美女,也是一个很有势力的女人。

想到了这美女,自然想到了她送自己的悍马车。

这车可是陆云青喜欢的玩意,在离开这县城之前他可不想把好东西送给别人。

轻轻松松的打听到车子的下落,被一名退出江湖的斧头帮小弟给开到了家中。

陆云青很轻松的从他家中把钥匙偷了出来,带着自己的爱车扬长而去,至于他为什么不愿意暴露身形,那是因为陆云青觉得没必要,都当自己死了也未免是件坏事。

只是陆云青的内心深处总感觉有什么事情没有去做似的,可就是想不起来。

打开动感的音乐,陆青驶着悍马向高速公路飞奔而去。

只手拿出那个便宜货的手机,陆青照着名片上的号码打了出去,很快对方就接听了电话,的确还是那有点熟悉的声音,“事情办完了?”

陆云青很佩服这个女人,自己还没开口就能断定是自己,果然属于有智慧的女人,不是花瓶会更好,陆云青这样想着。

“刚办完,把地址发给我,我今天就来上班!”陆青的语气倒不像去上班的,让人感觉他是去做老板的。

电话里头的女人也没有和他计较,停顿了一会才把地址报了一遍后,接着又让陆云青休息几天再来上班,可陆云青一听完,也不回话,就把电话给挂断,心想:休息就要住宾馆,住宾馆是要钱的,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悍马车被陆云青拉到顶的飞奔着,车子虽好,但这速度并不让陆青感觉过瘾,跑到一百四十码就再也上不去了。

陆云青觉得想要玩刺激还得开跑车,并且是改装后的跑车,那种如闪电般的速度才带劲,才能感觉到生命在流逝。

全程一千二百公里左右,花了陆云青近九个小时,这么漫长的时间,陆云青开始有点对这悍马报怨和不满了。

陆云青依她报的地址来到了新杨小区,此时已经快到凌晨十二点了,让陆青大跌眼镜的是这小区最多也就是白清那小区的级别,住的估计都是平民百姓,难道自己听错地址了。

陆云青绝对相信自己听错了,怎么说也应该是一块别墅地带,这种地方哪是她住的?

赶紧掏出电话,按了个重拨键,电话里头还是她的声音,听到陆云青说再报一遍地址时,美女竟然让陆云青在小区外等几分钟。

陆云青这才想通,估计是要派人来接自己。

没过二分钟,陆云青眼熟的罕见美女竟然亲自从小区里跑了出来迎接自己,更让陆青张大嘴角不敢相信的是,原先身穿二百万人民币的纯手工制做的衣服被一身仅有几百元的便宜货给全部替代。

陆云青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揉了揉眼睛,开口寻问:“你是采文?”

“我是采文,你手上的名片还是我亲自递给你的,你忘的倒快!”

采文立马回道,她一身休闲服,脚下一双耐克板鞋,本是偏向成熟的她如今却多了一份可爱和清纯,让人眼界大开。

陆云青有点尴尬,露出一个笑容,“夜间也拍广告?”

采文甩了甩那刚过肩的中长发,露出一丝苦涩,叹了口气:“上次我偷偷的跑出去玩耍,结果被父亲痛骂一顿,我一气之下就独自跑了出来,打算玩段时间再回去,这段时间刚好有你在,在安全上不成问题。”

陆云青比她还更痛苦,原本想住大房子和吃大餐的计划全部泡汤,要过上一段平民生活,陆云青着实有点烦火:“这个月得多发奖金!”

“这没问题,到时一起结算!跟我进去吧!”采文神情倒是喜悦,和陆云青有很大的差别。

陆云青大叹自己倒霉,刚上班就受这种罪,这小区别看外面还不错,没想到里面乱七八糟,灯坏了好几盏也没人来修,两部电梯已经有一部挂上了暂停使用,看那牌子上的灰尘也知道这牌子已经挂了少说二个月。

“这TMD什么物业!”陆云青忍不住的骂了一句,一脚狠狠的踢在那块有许多灰尘的告示牌上,一阵哐铛声连响。

可惜连个物业人员都没有看见,陆云青大感没趣。

唯一还能运行的电梯却是残破不堪,电梯里贴满了招摇撞骗的广告,什么性病一针治之类的,让人看了就火大。

电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慢的就像工地里的升降机似的缓缓向上开去。

这片小区的楼层全是二十六层高的楼面,采文住在C楼第二十层,打开房间一看,陆云青第二次生出了一种无力感,被人打败的样子,这与第一次去白清家有何区别?甚至更加不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