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等事情发生,吓的他不轻,幸好此时房间里灯光全灭,只有浴室里的一丝光线投过来少许,再加上陆青穿着与那公子哥一样的睡衣,要被发现也不容易。wWw。QuANbEn-XiAoShUo。cOM

一想到这公子哥玩起了禁忌爱情,竟然连表妹都不放过,顿时对他大为佩服,同时心中也燃起了恶魔的邪恶本质,猛的转过身来,在她还没看清时,就痛吻下去。

陆青只手抱起她来,一边痛吻一边把她横抱到大**,迅速的把被单拉了上来,遮盖个严实。

“表哥,这可是梦旋的第一次,日后心中只允许有我一个人,要是被我发现你还敢在外勾三搭四的话,我就与你同归于尽,做对鬼夫妻。”梦旋只是稍做抵挡,就任她以为是表哥的大手穿梭在她的体内。

陆青一听,她竟然还是个原装货,立马精神大震,**飙升,能被这**不羁的公子哥看上的货色绝对差不了哪去,这点陆青非常放心,尽可大胆的享用而不导致事后的不良反应。

陆青上下其手,左右开工,只干活不吭声,没过片刻,就把梦旋脱的个精光。

入手滑润,就像绸缎般滑嫩,陆青大感刺激,也不做作客套,几下动作就把自己脱的个赤条,两具白色**就这样一上一下的压在被单底下。

陆青更不会心疼与怜悯,所有动作全是粗暴,没过一会,陆青也是邪火上涌,直接提枪上阵。

让人意外的是,梦旋更是放浪,竟然翻身反把陆青压在下方,硬是来个观音坐莲。

粗重的喘气声,强大的撞击声,一声比一声更加让人震撼。

陆青毕竟是个霸道之人,哪能一直被她压在上方,稍加用力,又把她压其身下,大肆**。

梦旋虽然初承雨露,可就是强悍,哪怕陆青再如何横冲直撞,她就是挺立不倒,还有反攻的迹象。

两人**,尽情**,个个都是卖力的主,谁也不肯服输,最终打了个平手,双双精疲力竭,沉沉入睡。

当然,要不是陆青在攀岩龙首崖时消耗过度的体力,就凭梦旋一人之力还不足以使陆青如此疲乏。

太阳照常升起,时间到了自然就天亮,可**的两人却仍在呼呼大睡,可见昨晚的工作的确很劳累,需要大量的睡眠才能弥补损耗的精力。

砰!一声强烈的撞击声,从两人的床下传了上来,伴随着还有巨大的震动和一声撞晕过去的惨叫声,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也就是这一声震动,把还在**大睡的两人给惊醒了过来。

**的两人四目相对,却只有一人惊呼,惊呼的那人赤着身子,有国色天香的容貌,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眸子,犀利的要命,她迅速的抓过被单遮掩住大半的春色,指着她身边的陌生男子,颤抖道:“你是谁?”

这**的一对男女正是昨晚共渡巫山的陆青与梦旋。

陆青微耸双肩,带了一丝歉意:“不好意思,隔壁邻居!”还没等梦旋明白他的意思时,陆青已经一拳轰了出去,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只是昏过去而已。

陆青不急不缓的穿上睡衣,往床底看了一眼这个一天晕厥过二次的富家公子哥,送了句祝福,“希望下次别再遇见我,要不然,这就是你的宿命。”

陆青敲响自己的房间,一副熊猫眼的白清兴奋的出来开门,先喜后气道:“你一晚跑去哪了?”

“我不是和你说了有正事,让你先睡吗?”陆青看着她那通红的双眼,知道她一宿没睡都在等自己,没有加重语气,温柔道:“咱们回去吧!”

白清没有再说别的,更不会去问陆青是做什么工作的,只要他是陆青就行了。

帮陆青收拾好衣物,两人开车离去,时至中午,终于抵达县城。

今天天气有点阴沉,也有点沉闷,看样子,到了傍晚就得下一场大雨,在这种炎热的夏季里,雨水还是受欢迎的。

车子刚开进县城不久,路边上有十来人天鹰帮的小弟围着一个很漂亮的美女,被围的那美女正是陆青的班主任周雅欣。

只看见一名染着黄色头发的黄毛抓着周雅欣的小手,狠道:“找了你好几天了,总算把你给逮着了,这次看看还有谁来救你?”

周雅欣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怒吼道:“你光天化日下,还能把我怎样,我警告你,你最好少惹我,别怪我真的对你不客气。”

黄毛一脸冷色,看来他的心情也不好,一巴掌就要抽了出去。

在车里看了半天的陆青终于下了车子,一把抓住黄毛的手,不屑道:“你最好在我心情没变之前带着你的兄弟给我滚回去,稍晚一刻,就不是滚,而是爬着回去了。”

黄毛一看原来是自己找了好多天的陆青,顿时变了脸色,露出一副凶杀的表情,大吼道:“盈盈到哪去了,今天你要是不把这事给我交待清楚,哪怕弄出一条人命我也不管。”

周雅欣没想到,每次在自己遇事时都能碰见这个让人又气又恨的他,自己这几天就是因为没看见他而情绪低落,尤其是老妈还在一边嘀咕,更是让周雅欣抓狂。

今天一看见这恶魔,周雅欣纵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此时也不时宜,只能站在他的身边,等他把事情解决。

说起盈盈,陆青也有点头痛,听黄毛这么一说,这么多天难道她还没有回家,想到这,也替她担心,但不管如何,这事还轮不到黄毛来管。

陆青平静道:“你先回去安排好兄弟,我等会亲自去你们总部拜访,到时咱们再来解决这件事情!”

黄毛身边的一名小弟,指着陆青大骂:“你TMD算老几呀,你叫我们回去就回去,我大哥的脸往哪放呀!”

陆青此时正是心情不爽的时候,这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发威,下场可想而知。

陆青一记散打术的标准正蹬,直踢到那敢骂陆青小子的脸门上,这一脚的力道,陆青只用了一半,而那名小弟顿时掩面倒飞,鲜血狂涌,连鼻梁骨都被陆青一脚给踢断。

“谁要是再给我叽叽喳喳,他就是你们的下场。”陆青放出狠话后,连黄毛都打了个激灵,才想起上次也是这么多人,被他几下就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想到这,黄毛只好忍下这口恶气,扶起受重伤的兄弟,愤然离去。

周雅欣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但一想到陆青这人说消失就消失,立马发起了脾气:“你这几天跑去哪了,怎不给我打个电话?”

脾气发到一半时,白清走下了车子,敌视了一眼这个长的和自己一样漂亮的大美女,紧靠着陆青,挽着陆青的手臂,替陆青回道:“我男朋友去哪,还得告诉你吗?你以为你是谁呀?”

周雅欣哪能接受这种事情,质问陆青道:“她真是你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