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向前台客服要一间陈天南隔壁的房间,可惜隔壁的房间都有人预订,只好降而求次,要了一间离他最近的。WWw。QUanbEn-xIAoShUo。COm

宾馆很上档次,白清的现金被掏的一空,可看她表情,有的只是紧张,根本不肉痛那一沓的钱,反倒是陆青有点舍不得。

陈天南要的是顶层的高级套间,其价位看白清被掏的一空就知道绝对不菲。

陆青用卡打开套房的门后,把里面的格局看的个究竟,因为他觉得这间与陈天南的房间在格局上应该不会相差太多。

看到羞答答的白清,陆青不解道:“你干嘛?”

陆青的每一句话都能把她的心惊碎,吓的她“啊!”了一声,不知道怎样回答。

“你洗完澡后,先睡。”陆青推开窗户道。

“你睡哪?”白清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整张脸羞的都快低到胸脯上了。陆青这时才明白她的神态,走到白清的面前,轻拍了她脸蛋几下,认真道:“你别给我想歪了,今晚有正事,洗完澡后,你就睡里边,这么大个床,再睡两个人都足够!”

白清从未有过如此羞愧,可一想到陆青应该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再加上两人刚从鬼门关里走出来,所以更加觉得是自己的不对。

心中刚腾起的一丝气恼又被甜蜜给取代,像听话的孩子似的往洗澡间跑去。

陆青来回的打量这套间的布局,同时也被这里的装饰给折服。

粉色、蓝色交织在一起的波纹图案从屋顶中央向四周扩散,像华丽的魔法一般,仿佛还能感受到它的流动。从波纹的散射中央垂下一盏流线感觉的灯,像晶莹的水滴一般。

金色的华丽床幔带有浓浓的阿拉伯宫廷风,精致之余不失异域的神秘色彩,仿佛躺在这里就可以享受一堆仆人围着你转的美妙生活。

就连浴缸上方都放置了幔帐,与黄色的窗帘结合起来,既丰富又华丽。

这是多么浪漫的一晚呀!白清躺在浴缸里,一阵狂想道,一想到自己即将能和他睡在一张**,白清的心又开始剧烈跳动,哪怕洗澡间的门已经紧关,也怕他会看到自己兴奋的表情似的,赶紧用手捂住。

洗澡间里传来一阵咚咚的敲门声,从外传来陆青的声音:“你是洗澡还是游泳,别一直霸占着行不?”

白清被陆青这么一提醒,才知道自己洗个澡都快二个小时了,要不是陆青正在研究如何偷听隔壁的谈话外,他早就破门而入,误以为她在里面睡着了。

“好了,马上就好了!”白清的声音都有点打颤,三下五除二的把身子擦干,裹着浴巾拉开了洗澡间的房门。

陆青本想开骂的,可一看到洗完澡的白清与在酒吧时的气质截然不同,他又把话吞了回去,没想到刚洗完澡的白清有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味道。

让人目不暇接,想看个够,陆青居高临下的往她胸脯瞄了一眼,二个字,贼大。

洗完澡后的陆青,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多是行动的时候了,忽然灵光一闪。

“手机有录音功能吗?”陆青直接换上了睡衣,这样更方便于行动。

白清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手机,点头道:“可以录音,还有二G内存呢!”陆青没和她解释做什么用,直接把手机给拿了过来,“借用一晚!”

白清除了点头,还是点头,别说是手机,估计要借她身子用用,她也会点头表示同意的,女人一但愿意把心交给对方,还有什么是不能给的?

大门是磁感应的,陆青没有工具哪能弄开,只有走阳台这条路线。

来到阳台处,陆青也是一阵砸舌,这可是有二十几层楼高呀,往下看去,底楼打着炫丽彩灯的喷泉和一切车辆就想玩具似的,一阵阵清爽的夜风徐徐吹来,感觉又像在龙首崖壁上的历险。

站在阳台处,向前方远眺,把这座城市的夜景看的个一清二楚,刺眼的灯光下,即使是庐山都有一丝轮廓能被窥探。

陆青小心翼翼的往前爬去,爬至隔壁的阳台下时,忽然,陈天南和一个不知从哪来的少妇走出了房间,来到了阳台。

少妇非常的迷人,修长的身子在偏暗的灯光下,宛如黑夜中的妖女,从侧面瞧去,她轮廓极其优美,肌肤更是赛雪欺霜,她双手轻扶阳台,目光却望向比这座城市更加远的地方,陷入沉思。

陆青总感觉这美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惜只能看个侧面,要不然,定能猜个大概。

陈天南今天一套顶级的黑色西服,原本喜欢往后梳的头发今天也换了个型,剪了个很适合他脸型的短发,再配上他那颇高的身形,与陆青第一次相见时有天差地别的感觉。

陈天南轻轻的从后面搂住这名美妇,美妇没有反抗,只是眼神内闪过一丝不适和厌恶。

如此精心安排,就为了来会见这迷人的情妇?陆青原本猜想的应该是来商讨对付天鹰帮或者别的重大事情,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让人大感意外。

害怕他们不小心扭头看来,如此距离很容易被发现,万般无奈下,陆青只好翻身跳到隔壁的阳台处暂且躲藏。

蹲在阳台处的陆青,大叹好险,因为陈天南的确左右瞧看,也不知道他是看风景还是真的很谨慎。

忽然,陆青身后房间的灯光大亮,一个穿着与陆青一样睡衣的男子打着哈欠的往阳台处走来。

陆青一看避无可避,一个箭步窜到那男子的眼前,一记右勾拳砸了过去,没想到那人身手敏捷如斯,向后仰去,险险避开,同时还一脚踢出来争取时间站稳脚步。

陆青哪能给他时间站稳脚步,趁他此时的手忙脚乱,再欺身压去,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右脸上,同时伸出左手捂住他的大嘴,右手拦腰把他接住,以免发出声响。

陆青往这男子一看,顿时一阵惊愕,这男子竟然就是上次陪盈盈开车去外地酒吧喝酒时,在门口处敢调戏盈盈,并且还被陆青打伤的那名富家公子哥。

这公子哥也算命不好,两次都被陆青打昏了过去。费了不少劲才把这公子哥拖到了大床的底下,让他好好的睡个安稳觉。

站起身来,刚把灯关掉,一个动感美妙的身体从后方把陆青搂了个结实,“表哥,是不是让你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