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陆青的衣服被崖壁上横出来的粗大树枝给挂了一下,速度也猛的减弱,陆青哪还不知机的伸手抓紧。wwW,QuAnBen-XIaoShuo,cOm

两人顿时脱离危险,悬挂在高空中,只见碎石频频下坠,许久才传回一丝轻微的响声,可见这龙首崖的高度,要是真掉了下去,不摔成粉身碎骨才叫怪事。

陆青由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一丝的慌张,依旧冷静沉着,寻找一切可自救的希望,要不是大脑始终保持着这种状态,这一丝的停顿哪能适时的抓住枝条。

“爬到我背上来,我有办法!”陆青抬头望着至少离崖顶处有百多米的高度,没有感到绝望,但也露出一丝凝重,因为他还要背着白清,一个人能爬到崖顶已算奇迹,要是再加上一个人,这简直就是离奇,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陆青就是喜欢做些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人。

两只手环扣着陆青脖颈的白清一脸担忧,她担心的并非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害怕自己成为陆青的累赘。

陆青从脑海中搜索出一系列的攀爬山峰的各种资料,看看有否帮助,看了半天,总算看出点门道,应该注意些什么。

在没有攀登工具的前提下,要完成这种任务,也只是电影中的男主能够完成。

陆青寻找凸在悬崖外的岩石和倒悬在外的松树枝,一步一步的往崖顶处爬去,每一次向上攀爬都是惊险万分,稍有不慎,两人就再也无力回天了。

爬至一半时,陆青满身是汗,双手也被磨出了一道道伤痕,伤痕触目惊心,有几道被磨去皮肉的还流着一丝鲜血,白清看的眼泪直掉,只是她没有发出声音,害怕影响到陆青的情绪。

往下望去,万丈悬崖,惊涛骇浪,没有强大的定力和高空作业的老道经验者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忽然,陆青碰到了一个最为危险的关卡,离陆青最近的都没有可供攀爬的抓力点,只有离陆青最少有二米外的一块岩石可以一试,这种局面立马把陆青难住了。

要是自己一人的话,还有很大的希望,可身后毕竟背着一个大活人,这种希望就降低至了五分之一。

这是一场豪堵,堵输的一方将是生命的代价。

白清看出了问题,猛下了个决定,轻轻的在陆青的后颈处吻了一口,双手正要松开,只有这样,他一人才能活着上去,虽然和他做不了一对鬼夫妻,但能看着心爱的人活着离开,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爱的表现。

能为心爱的人做最后一件事情,白清觉得很心满意足。

可是这最后一件事,有人阻碍了她的实现,那就是陆青,陆青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手本能的抓住白清即将要松开的双手,冷道:“没经过我同意要是再敢乱动,就算死我也不会原谅你!”

这一声喝骂,骂的白清又流下一串感动的泪珠。

可惜际青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深吸了口气,陆青狂叫一声,双脚猛的一蹬,就像猿人一样的往那块岩石上跳去,生死在这一时刻只能听天由命。

哗!一块块刚被陆青猛蹬过一脚的石子全部滚落下去,更添高空攀爬的危险气息。

上天注定要陆青再走一段更加辉煌的道路,没有让他死在如此窝囊的场面上。

陆青紧抓着这块生命转折的命运石,内心深处百感交集,他扭头往下看去,感觉自己腾云驾雾,随风飘荡,忽然,他生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情绪,他要战胜一切挡在自己前方的障碍。

而目前的障碍就是先脱离危险,爬上崖顶。

人的斗志的确能让一个人看起来更加有魁力和充满力量。

陆青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再也没费多少力气,就像世界上顶级的攀登高手,没过一会,两人安全的爬到崖顶处。

再次立在这块岩石上时,陆青顿时觉得整座龙首崖都被自己给征服了,他就是这座山的主人,君临天下的王者。

他没有理会正在紧抱着他流露狂喜眼泪的白清,他极目远眺,仿佛千里迢迢的大河山川都被他踩在了脚下,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由自己建造出的宫城堡垒。

城堡中有超大的高尔夫球场、超大的游泳池、几架私人飞机,还有许许多多他来不及数的东西,最主要的是,有无数的美女正在游泳池里嬉戏玩耍,好比一幅幅诱人的**。

两人沉默不语的往山下走去,一路上陆青只是低头深思,而白清却三步一小看,五步一大看,要是陆青是个羞涩小青年的话,早也被她看的个脸通红。

白清就像犯了花痴似的,虽没有支言片语,但那表情比说了一大串的话还要来的多。

陆青大感头痛,但也没说啥,任她发痴。

一次游玩却演变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攀岩,说出去,谁都觉得人生的离奇,无外乎就是这等样子。

下到山脚下时,夕阳西下,晚霞也快消散,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陆青把车子的速度开到了极限,刚要开上高速公路时。

陆青从对方的车窗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二话不说,立马掉头跟去,直到跟到一家星级宾馆时,那车子才停了下来。

车子并不起眼只是一辆普桑,四门打开后,下来了四个人,人人西装笔挺,除那熟悉身影外,其他三人表情冷漠,看样子应该不像他的贴身保镖。

陆青眼力极好,一瞧之下,顿时看的个明白,原来那熟悉的身影正是斧头帮的老大陈天南。

陆青正为陈天南不知去向而犯愁,如今正是大好时机,要是机会适当,陆青甚至有可能把他扼杀在此,让斧头帮立马群龙无首,再要吞并这个大帮派就简单多了。

想到这,陆青打开车门:“下车,我们今晚住宾馆,明早回去!”

白清一听,心脏霍霍地跳起,整张脸都红的个透,就像红苹果似的,哪怕此时只有路灯照耀下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白清低着头,轻嗯了一声,紧随陆青向宾馆走去,只是走在前面的陆青哪看到此时白清那羞怯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