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家小青请了好几天假!这绝对不可能!”陆青的母亲一脸的不相信。wWw、QUAbEn-XIAoShUo、COm楚云姐姐搀扶着她慢慢的往家走去。

周雅欣听到周阿姨说陆青不在家的事实,也是内心震撼,虽然心中早有预感,但一证实后,真的吓的不清。

周阿姨的年纪并不大,可额前和眼角处已经布满了皱纹和鱼尾纹,与陆青的大姨妈一相比,很难看得出她们会是年纪相仿的姐妹,这让故意落在后方的陆青看的心碎难受。

陆青的家因常年失修,显的有点落破,但从做工的技艺看,与别的天井院有很大的区别,雕梁画栋,做工精致,每个柱子上还刻有许多图腾,让人惊叹这建造者的精湛工艺,也可以想像出建初时的完美艺术。

从正门进去,穿过天井,步入前堂,楚云姐姐轻车熟路的替周阿姨招待周雅欣和陆青两人,为两人泡了两杯热茶。

四人分两排坐在木制的长凳子上,周雅欣倒显的有点好奇,左顾右盼,尤其是这种老房子,她从小到大也没有看见过,更别说这种可申请文物保护的古老建筑物。

再经确认,周阿姨最终相信陆青请了几天假却不知人在何处的事实,眼泪立马掉落了下来,一个母亲的慈爱立马显了来出。

楚云姐姐在旁赶紧相劝安慰,“阿姨,你放心好了,陆青是个听话懂事的大孩子,他请假可能是与学习有关,你放心好了!”同时求助的往周雅欣望去。

周雅欣也明白,自己这次只是来印证一下心中的想法,并不想让周阿姨难过或者要求周阿姨做些什么,立马配合道:“周阿姨,你放心好了,陆青在学校里一向表现良好,这次我们只是顺道走访一下,因为高考马上要到了,想了解一下同学们的情况,好让他们高考更加顺利。”

“那他为什么要说谎请假回家呢?会不会在外面惹祸了。”周阿姨还是不放心。

周雅欣忽然觉得想通了一些,心想:可能陆青真如阿姨所说,在外面惹祸了,又怕连累家人,只好一人在外躲避。

想到这,周雅欣倒放心不少,毕竟像陆青这种老实的孩子能惹出什么祸,无外乎就是就那几种小事,要么被黑社会的人敲诈勒索,要么撞坏别人东西要他赔钱,至于他那天说恋爱失败,那根本不可能,因为她不相信,就连最近他和校花的事,她也完全不信。

有点相通后的周雅欣安慰道:“周阿姨,我知道了,很有可能是因为高考即将来临,他心情比较烦乱,估计是想出去散散心,因为每年高考前,有好多学生都是受不了这种压力偷偷的跑出去的。”

周阿姨抹去眼泪,叹了口气,自责道:“老师你说的对,我家青儿定是怕他考上了好学校却又不想让我们负担起昂贵的大学学费,所以才有这种情绪的。”

周雅欣也觉得周阿姨说的有可能,心念至此,她此时倒很希望见到陆青这个同学,替他做些思想工作,先稳住他的情绪再说,好让他顺利高考。

茶水已经喝了第二杯了,周雅欣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是回家的时候了,又安慰一番后,楚云姐姐亲自带着周雅欣和陆青两人往镇子里的停车点走去。

从家一路走出,陆青沉思默想,陷入绝对的沉寂。

“糟糕!好像出问题了?”楚云忽然叫道。

这一声大叫,惊的周雅欣呆滞了一下,脚步自然的停了下来,而低头沉思的陆青哪能听清楚云的尖叫,实打实的往周雅欣的后背撞去。

周雅欣没想到陆青这块头,只是轻轻一撞,自己就止不住的向前跌去,又是一声尖叫,这一声尖叫是周雅欣自己叫的,因为她即将要失重摔倒。

在陆青撞到周雅欣时,陆青已经清醒过来,一看到她失重往地上跌落下去,陆青本能的探手而出,环胸紧搂,搂得周雅欣一个结实。

电流传遍周雅欣的全身,她连再次尖叫都奉欠力道,被陆青这种霸气十足的男子如此亲密的紧搂,而且还是搂着女子最为敏感的部位,谁不会酥软。

陆青也没有想到,在自己恍惚中,竟然没有控制好方向,搂到不应该搂的位置,赶紧松了了大手,带着柔软**的滋味,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口道:“不好意思,真没注意,要是你很难解气,我让你也搂一次来解恨,位置随你选。”

周雅欣一听到位置随你选时,想起午睡时的尴尬情景,一颗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心脏又开始霍霍地跳动,有如小鹿乱撞般意外情迷。

跺了陆青一脚,赶紧追上前去问下楚云姑娘为何尖叫。

有眼睛的人都已经看到了眼前的事实,唯一一辆往返的巴士汽车竟然抛锚在离站点不到十米处远的地方,司机正在抢修,看司机垂头丧气样子,也知道今晚想要修好,绝对有压力。

“那怎么办?”这是周雅欣惊呆的第一句话。

楚云不以为意,大方热情道:“我家和周阿姨家都能住呀,特别是周阿姨家,她家二楼还有二间空的房间,就是住半个月也不成问题。”

看着会错意的楚云,周雅欣好气又好笑,正不知说些什么时,陆青走到楚云姐姐的面前,谢道:“那麻烦你带我们到周阿姨家吧!”

周雅欣看着陆青如此爽快的答应留宿一晚,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无奈下只好拿起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道出今晚不回家的意思。

可一番通话后,周雅欣想死的心都有了,一问得知自己是和陆青在一起时,周雅欣的母亲连忙叫她不要急着回家,还建议周雅欣打电话到学校里请个几天假,多陪陪陆青,这话听得周雅欣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自己难道真嫁不出去?周雅欣狠狠的想到。

周阿姨听完楚云的话后,和楚云同样热情高兴的招待着他俩。

忽然,陆青把周雅欣拉了出来,在周雅欣诧异下开口道:“身上有没有零钱,咱俩到镇子上买点菜回来,总不好意思白吃人家的吧!”

手被拉痛的要命的周雅欣一听到陆青竟然想的如此周到,顿时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同意,跟着陆青往镇上卖菜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