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没事别叫我,谁呀!”一阵怒吼,但门还是在陆青第二次轻敲下开了起来,一张把愤怒全写在脸上的绝世脸孔。WWw.qUAnbEn-xIaosHuo.COm

周雅欣换上了她喜欢的宽松睡衣,抱着白色绘有可爱小狗图案的枕头,一副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待,咱俩没完。

陆青没理她的怨恨,径直走到柔软的床边坐下,试了几下大床的弹性,非常满意的往后躺下,实在不舍得起床,双手成大字形摊开道:“小姐呀!凭心而论,我何时得罪过你了,有必要一回家就给我好脸色看吗?”

这倒的确是个事实,说的周雅欣哑口无言,跺脚蛮横道:“你现在就得罪我了,没经过我同意,干嘛睡在我**。”

拿着枕头冲到陆青身边一阵捶打,陆青倒真觉得这是个享受,装模作样的叫痛。

一番捶打后才发现上了这个恶魔的当,把枕头往他脸上狠狠掷去,才稍解点气。

陆青没有躲闪,这并非疼与不疼的问题,只是有求于他人,只能让人家解解无名火,把弹出去的枕头捡了起来,亲手送到周雅欣的手上,表情认真:“再给你扔几次吧,或许我的确做错了!”

“啊!”周雅欣狂叫一声,一脚扫在陆青的小腿上,幸好在卧室里穿的是拖鞋,要不然被高跟鞋来上这么一下,非得肿起。

“哼!你有这么好的脾气,一定是有求于我,快说出来吧!别到时又来个人间蒸发。”周雅欣变相的妥协。

“我在外地买了几本书,填了你的名字,最晚明天会寄到,你帮我签收一下行吗?”陆青有商有量的说道。

“什么书?”周雅欣一听到书倒来了精神,不愧是教书的。

陆青真的不清楚,因为要赶火车,他只看到封面有个穿的很清凉的美女,至于书名内容他压根儿就没注意,此时被她一问,只好满口胡言:“哦!那只是一些我感兴趣的资料书,也没什么特别的。”

谈书的事情的确起到了作用,与周雅欣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也没有得到她的首肯。

“你们只是喝喝酒吗?”周雅欣忽然又低声问了一句。

“还打了一个二世祖,问这个干嘛!”陆青爽快的回道。周雅欣有点怕被看破似的,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只好转移话题:“外地好玩吗?”

陆青一五一十的把他在城市里看到的风景全告诉了她,最后叹道:“那里除了人多,其他的都非常不错,尤其还有一所全国最牛X的贵族大学,你要是跑到里面哪怕能做个学生,前途都大大的好,可惜里面的学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周雅欣眼中闪过一丝向往,旋即敛去,语气也平和道:“要我原谅你也行,午睡后陪我去调查一件事情,回来后,我保证借身份证给你,你看如何,我可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你可以选择不去。”

这是**裸的威胁呀!有求于她的陆青只好无奈的做一次打手。

“行!这小事一件。”说完后,把身体往床角处翻去,腾出了一大半的空间出来,就这样不管周雅欣的诧异,闭眼大睡。

周雅欣悄悄地出去,确定了一下母亲是否真的出门了,看到母亲真的不在家,才把房门紧关,自己则坐在床边发愣。

扭头看着已经呼呼大睡的陆青,周雅欣气的捏紧拳头,就想往他身上招呼。

午睡已成了周雅欣的习惯,深吸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睡在自己**都不行吗?”说完后也躺了下来,与陆青保持着不少的距离,都是睡在边界处。

床再大也只是一个床,能保持着这个距离全在周雅欣睡在很边界处,但这样子睡却很难让她入睡,因为悬在床边总不是那么舒服。

往里挪了一点,享受到了应有的舒服,两人的距离也拉进了不少,肩挨肩的睡在一起,只要一个翻身,必然能压碰到对方的身体。

不能不承认,周雅欣现在很想睡,却又有点不敢睡,她总觉得这样睡不踏实,怕陆青的不规矩,又怕老妈突然回来。

可看到呼啦啦睡的喷香的陆青,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在他的脸上做了几个捏死他脸蛋的假动作,也算小报了一下仇恨。

也许是报了个假仇,周雅欣感觉踏实多了,没过一会儿,也跟着睡着了。

陆青坐了一夜的火车,睡意浓了点,要是没有什么地震级别的,的确很难先醒过来。

周雅欣可不同,她的午睡时间都很规律,时间差不多时,很自然的睁开了双眼,只是视线还有一些朦胧,处在半醒状态。

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小手似乎触摸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好奇之下,轻捏了几把。

当大脑完全处于清醒状态下时,她终于知道这软软的玩意是什么了,猛的把眼睛大睁,看清自己小手竟然握住了男性最为骄傲的东西时,周雅欣的一张白净的脸蛋涨的通红,就像被煮熟的虾子,心跳也随之暴涨,慌张的快把心脏给吓跳了出来。

庆幸的是,陆青睡的有如死猪,直到周雅欣平息了面红耳热的窘样,才狠狠的用手推了他一下。

差点被推倒的陆青,很不爽的微怒道:“又怎么了?”

“时间到了,你答应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兑现!”周雅欣不敢往他瞧去,只要一看他就想起了刚才的情景,浑身就有点酥软。

陆青想起自己答应陪人家去办一件事情的,敛去怒容,老实的配合人家,还殷勤的帮她叠好床单。

把门锁好,带着陆青直接往县城里的汽车站跑去,弄的陆青一头雾水,不知道要陪她去做什么,要不是陆青身强力壮,还真怕她把自己给卖了,以陆青的姿色,找上一个好主,还真值不少银两。

周雅欣买了二张陆青非常熟悉的车票,车子的终点就是开往陆青所在的乡镇。

“我们去那干嘛?”陆青实在憋不住的提出心中的疑惑。

周雅欣到现在还没有完全从紧张的情绪中透过气来,被陆青的忽然询问,吓的她一大跳,等明白他问的问题时,随口回道:“去看一个人,你只要跟我去就行,废话真多!”

陆青耸耸双肩,一副好男不跟女斗的神情,坐到位子上,等候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