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一米八二的身高,一站起来,显眼的很,两名乘警警觉的把眼光往他瞧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让一让,我上个厕所!”陆青开口说话。

坐在外边的大叔双腿往车厢的通道处移了大半个位置,陆青有意无意的伸出左手,不小心碰到大叔的胸口处,可就这么看起来非常轻柔的碰触,却把大叔撞的一声惨叫。

两名乘警哪想到这站起来的小伙子如此蛮横,正要对他采取行动时,被陆青撞了一下的大叔忍不住的从嘴中吐出了一样东西,一枚造型极其精致古怪的红宝石钻戒,发出的光芒很是耀眼,让人惊叹这枚钻戒到底是何方宝物?

两名乘警到了此时哪还不懂,这分明就是犯罪团伙使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精妙招数,最终把这枚一看就是天价的钻戒轻轻松松的弄到手,只是这次他们非常不幸,遇到了恶魔化身的陆青。

人高马大的两名乘警立即采取行动,用对讲机把队友全部招来,最后轻松的把大叔、少妇和另外一名经过盘查招供出的美少女,总计三人组合的犯罪团伙全体逮捕。

三名犯罪分子临走前全怒瞪了陆青一眼,尤其是那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大叔,更是怒不可遏,只是他表面保持的很好,普通人难以看出其中的端倪。

看着落网的三名犯罪分子,众人一阵喝彩叫好,对陆青更是百般称赞,拍手叫好。

失主是一个带着太阳眼镜的妙龄少女,大部分脸面全被这超大的太阳眼镜给遮掩住,只能猜出她二十岁出头,当乘警亲自把这枚由Dior高级珠宝师设计出来的“情系一生”系列的天价钻戒时,少女也没有一丝的兴奋,仿佛她掉的不是钻戒,而只是一枚一元钱的硬币。

她始终没有和乘警说上一句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似乎多管闲事的陆青,然后很不情愿的戴上钻戒,继续扭头往窗外瞧去,重回到她上车时的姿态表情。

正因这件事情,那名少女提前下了火车,陆青从窗外瞄了一眼她的身形,这是一个能令人发疯痴狂的魔鬼身材,**在空气中的粉背,就像冬雪一样的白皙,泛着银色的白芒,诱人至极。

一套黑色裸背长裙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完美展现,近一米七的身高,哪怕她不用摘下太阳眼镜也能猜想到她定是个倾国倾城的极品美女。

或许是她早早的上了火车并极其低调的隐蔽在靠里的坐位上,否则这种能殃国殃民的妖女怎能不引起一阵**。

她的离去,牵动了陆青那已被魔化的躯体,这是陆青第一次感到没办法控制情绪的一个女人,她消失的身影始终徘徊在陆青的脑海中,哪怕现在的大脑只是一个被正在调试数据的超晶片所控制的脑壳,也无法控制此时的大脑失常状态。

过了好久,或许已经过了好几个大站点,陆青才从失常中恍过神来,看着一脸担忧的古心兰,陆青绽放出一个令人心醉的迷人笑容。

天色就在陆青的恍惚中悄然亮起,下一站就是陆青的终点站了。

火车停了下来,陆青与古心兰挥手道别,踏上属于他自己的人生旅程。

出了火车站,陆青直接坐上了正在吆喝跑陆青所在县城的短途汽车上,问了车票后,陆青把剩余的五元钱全买了包子,五个大肉包在如狼似虎的扫荡之下,仅是片刻就被消灭殆尽,移到了他的胃里开始转化人体急需的能量,可这能量似乎还不是很充足。

本来工商卡里还有二三百元的,可在魔化时银行卡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最气人的是连极少带出的身份证也跟着钱包银行卡一起掉了,只好等高考完回去再补办张,否则没身份证出门总是不方便。

天空飘起了细小的雨点,打在人的身上总是感觉不那么舒服,吃完包子的陆青只好放弃兜逛的念头,坐在车子上等着开动。

原本一个小时就能开到的路程,由于多条路段都在修路,使得回周雅欣的家又延迟了半个多小时,步入小区时,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正要按门铃,门却自动开了,陆青心想,难道她家换全自动门了,正郁闷时,表情从狂喜到愤恨只在瞬间完成的周雅欣亭亭玉立的倚在门后。

“你死去哪了?”这是周雅欣开门后的第一句话。陆青有点不解,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呀,自己何时得罪过她了?

她再次感到郁闷,听到情况的阿姨乐呵呵的跑了出来,瞪了一眼周雅欣,热情的拉着陆青回到烧好已有一会儿的饭桌前。

满肚子怨恨的周雅欣,气鼓鼓的坐到饭桌前,拿着碗筷先行动菜,被修养极好的阿姨当场斥责了一番,气的周雅欣快哭了出来:“妈!我是你女儿呀!”

阿姨没有理她,替陆青盛好米饭,一边夹菜到陆青碗里,一边关心道:“云青,在外面可得小心点,现在世道比较乱,自己得多加注意!”

陆青“嗯!”了一句,继续埋头苦吃,阿姨会心一笑,也夹了一块红烧肉给正在闹情绪的周雅欣,笑骂道:“就你这脾气,要是不好好改改,将来谁敢娶你,云青,你说对吗?”

最后一句转向陆青说道,这极有含意的一句话吓的陆青把嘴中的红烧肉给喷了出去,还夹带着几粒米饭,陆青吓的冷汗直下,闪电出手,精准无误的把已喷出去的那块红烧肉又给夹了回来,不敢看周雅欣那杀人的眼光,再次把头埋进碗里,努力扫荡。

阿姨看的浑身是劲,笑容灿烂,看陆青的眼神更觉亲近,而坐在陆青对面的周雅欣快喷出了火来,只要再稍加一点点火药,这座死火山即将变成活火山,有摧毁一切的恐怖能量。

阿姨几乎没吃,只是一直盯着陆青吃饭,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女儿能带一个异性朋友回到家中吃一餐便饭,哪怕他是个三等残疾也比她不愿嫁出去来的好点。

可这次竟然意外的带了个她最为满意的小伙子过来,人老实,会洗碗、烧菜又懂事,最主要的是,还长的这么好看,谁家妈妈见了不欢喜?

阿姨关心道:“云青,这两天是不是出去跑业务了?”陆青摇了摇头,老实道:“没有,只是陪一个心情不好的女孩子到外地喝酒了,对不起!没来得及和你说声。”

阿姨很开心,她觉得这孩子就是老实,哪怕陪着别的女孩子出去喝酒也老实交待,看陆青的眼光就像看自己的女婿一模一样。

“哐!”周雅欣再也受不了她们两的打击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扔,“我吃饱了,没什么事情,别打扰我午睡!”说完后,大步回房,关门的力道都快把门给震倒,阿姨赶紧替她解释周雅欣就是脾气差点,人很不错的。

陆青哪听得进这些,只是敷衍点头,饭后,依旧陪着阿姨洗碗打下手,弄的干干净净。

忽然,陆青想起自己寄包裹是填写周雅欣的名字,要是没得到她的首肯,她死也不会把身份证拿出来给自己领取包裹的,想到这,陆青只好硬着头皮敲响周雅欣的房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