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节大结局全球震惊

几天后,一则震惊全球的大事件在记者招待会上发布了,那就是梦青游戏开发公司开发出了全球首款似真游戏,名为“末日”的全球网络游戏。wWw.QuanBen-XiaoShuo.CoM

游戏采用了全新的技术,似真度高达百分之六十,只要戴上梦青开发公司配给的游戏头盔就可以在游戏中随意畅玩。

这款划时代的游戏一面世立马引起了全世界的震动,特别是全球的游戏代理商纷至沓来,把梦青公司的槛儿都快给踏碎了,当然,陆青还是决定以投标的方式让他们竞争,而投标最低价竟然高达一百二十亿人民币,代理时间为五年。

即便是这个惊人的代理费也没有打退一家大公司退出外,就算没资金的也会想一切办法去筹资来碰碰运气,谁都知道要是能把这款划时代的游戏给代理下来,不挣的盆满钵满才叫怪事。

新闻发布会一公布完后的第二天陆青以董事长的身份召集各大小股东一起开始直接拍卖这款游戏五年的代理权,陆青也知道再过二天就是自已面对未知世界的一天了,到了那个时候是生是死就得靠钱说话了。

所以今天陆青也是一脸的紧张,这一拍卖可关系到他的生死,不管是谁都会为自己打算一次的。

来招标的人谁都是身价过亿之大富翁,稍少一点资金的都不好意思进来这里竞标。

竞标长达六个小时,其实的激烈可想而知,而最终以三千四百亿人民币被四家大公司联手给吃了下来,可想而知,这么大的巨额也的确不是一二家公司能够吃的下来的,这价格一公布于世,同样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震的全世界的开发商都眼红的要死,对于。

在一天里,陆青让他们把所有的钱都给快速转帐完成,陆青扔下了数十亿出来犒劳公司所有的员工,这巨大的金额让全体员工都在一夜之间能住上别墅开上跑车,谁的脸上都露出了最热烈的喜悦,笑的嘴都难以合拢。

陆青把所有资金全部存进大脑那个帐号后,就开始呆在家里陪着梦旋和姐姐陆晓蕾了,至于未来是死是活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有三千亿的巨资,陆青还是有信心能打败恶魔陆云青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ūn去秋来,三年就在天气的变化之中悄然过去了,而做为梦青公司的董事长陆青也离开公司三年了,他的老婆梦旋每天都会抱着二岁半的儿子在梦青的公司里等着他回来,因为他承诺过自己一定会在半年内回来,虽然已经过了好几个半年了,但她还是坚定自己的丈夫一定会回来。

儿子的名字在陆青离开前就已经取好了,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陆欢乐,而陆青的初衷也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快快乐乐的成长,对于别的他没有什么要求。

这三年里,梦青公司相继推出了好几款大型的游戏虽然再也没能突破那款拟真游戏《末日》,但也让梦青公司挣的盆满钵满,不过,一向并不是很大方的梦旋还是依照了丈夫陆青的话把大部分挣来的资金全部做为慈善事业,使的梦青公司倍受尊敬和追捧。

在一个普通小区外的一家小杂货铺里,有一个近三岁的小男孩在店外玩骑着电动摩托车,样子即可爱又帅气,仔细看去,与恶魔陆云青有几分相似,再往小杂货铺里看去时,也就确定了这个小男孩的身份,因为店里的老板娘就是风华依旧的盈盈,只是比以前更加成熟美丽了。

这时,一个微微颤颤的老人从马路对面走来,这个老人每天都会来这里陪这个小男孩玩耍一阵才离开,可以这么说老人是看着这个小男孩长大的。

小男孩看到老人开心的把电动摩托车开到老人的脚下,近三岁的小男孩说话已经很流利了,“爷爷好!”

老人吃力的蹲了下来,轻轻的爱抚着小男孩的脑袋,“小羽,爷爷以后可能都不能来看你了,你能保证自己一定听妈妈的话吗?”

老人说完后,把目光移到正在杂货铺陈列的盈盈,眼中充满了爱意与自责,事情发生到了这里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而这老人就是叱咤风云的恶魔陆云青。

陆云青忽然想起了二年前的那事情,在竞价生存的最后一天,他忽然破解了超晶片的密码进入了内部,费了一番jīng力查出了陆青转入的金额,但他发现陆青竟然转入了三千亿人民币时,陆云青一下子被震的无法动弹,这么大的金额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在短短的半年里他竟然能挣到。

可这是不争的事实,老人又不能完全破解这个超晶片,就算能也还需要时间,在最后关头,陆云青把原本想要与陆青竞价的数百亿的资金全部留了下来,万一自己一但身亡他就会把所有的钱分成几份留给周雅欣和盈盈这几个与他有关系的几个nv人。

唯独没有给白清留下一星半点,因为白清已经不需要了,最后陆云青以为自己就要离开人世时,他接受了白清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杀死青狼帮的大佬陆青,而为了实现白清的最后一个愿望,老人装扮成了陆青摸样把自己束缚住jiā给白清开枪复仇。

在傍晚时分,龙首崖峰顶上,白清拿着陆云青给她准备的枪支对着“陆青”就是一阵扫连开数枪后,装扮陆青的陆云青当场倒地,鲜血流了一地,在白清的眼里他已经死无再死。

而为自己爱人复完仇的白清一跃而下,跳下了崖底与她的爱人一起相聚,只是这个相聚很有可能要被推迟。

当陆云青从血泊中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不仅没死而且那枚超晶片也不翼而飞,正为自己重生而感到无比欢喜时,一个致命的问题发生了,他的身体开始迅速变化,体内的五脏六腑以常人的数十倍在进行衰老。

眼能辨的速度看着自己衰老的陆云青开始放弃了一切梦想,每天只想好好的陪伴着自己的爱人,而陪伴的方式再也不能光明正大,而是站在远远的地方偷偷的望着。

一年后,陆去青已经变成了五十岁大叔的模样,而小羽也刚好满岁,直到这种模样时,陆云青才开始以大叔的身份时常去陪他的宝贝儿子戏玩,只不过在盈盈与小男孩的眼中,陆云青也只不过是个和蔼可亲的大叔而已。

三年如一日的过着重复的生活,而陆云青却变成了**十岁的老爷爷,皮肤干枯有如万年老树,看着吓人,但三岁的小羽却并不害怕,因为这个从大叔变成爷爷的陆云青每天都会买好吃的和好玩的给他,就是现在骑的这个电动摩托车也是眼前的爷爷买的。

时间一长,就连盈盈也放弃对陌生人陆云青的警惕心理,但对于面目全非的陆云青,盈盈哪还认的出来,只不过认为他只是一个心地善良且很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的病人而已。

听到爷爷的话,小羽也有一丝伤感,就算不是伤感也应该感受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虽然他不能完全理解,但小羽还是拼命的点头表示一定会听妈妈的话。

陆云青在小羽的额前亲吻了一口,再深看了一眼后就撑着拐杖一步一步的朝着庐山的龙首崖走去,而他的脑海中全是这一路走来时偷看到的情景,有在校开始任教的周雅欣,有苦痛参半的采文在开着董事会议,还有忙着为自己宝贝儿子挣nǎi粉钱的盈盈,只不过等陆云青一死,他们再也不用为钱而如此卖力了。

等陆云青再次来到龙首崖的时候,他觉得这里即熟悉且陌生,但唯一没变的就是对这里的感情,这里有着他与白清同生共死的美好回忆。

山风呼呼的吹着,本就老迈的陆云青更是被吹的险些摔倒,但陆云青还是凭着无上的毅力爬到龙首崖边缘的大岩石上坐着,就等他回忆完自己这一生的事情后就跳跃而下。

陆云青把拐杖放在身边,双眼微眯,望着极远处的山峰,仿佛能透过山脉看到山峰背后的一切似的,谁都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舍。

但想着想着,陆云青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泪水也跟着从眼眶中流了出来,而他想通了什么或者为什么发笑谁也不知道,只知道陆云青跳下崖的时候他的眼神中没有不舍,只有解脱。

多年后,有人在梦青的公司又看到了年轻俊秀的陆青董事长,至于这是不是传说谁也不知道,但看到梦青公司的老板娘开始有了笑容后,大家都在猜测,很有可能董事长的病情有所好转,因为对外宣称都说董事长得了怪病,而看老板娘有了笑容后,全体员工也跟着乐了起来。

其实全国人民也开始乐了起来,在这几年里,梦青所挣的绝大部分的巨额全做了慈善事业,不管董事长陆青他是死是活,反正他已经活在了贫苦人民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