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节首战

次日一早,天sè暗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天气,而太阳也不知道躲在哪去,就像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大事似的,一片yīn霾,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wWw、QuanBen-XiaoShuo、COm

陆云青没有住酒店,他只能睡在跑车里,不过,他今天的jīng神还算不错,tǐng足的,可能对这一战还是很有信心。

昨天的确忙的很累,又在网站里设了一个平台,开设了一个大型赌场,虽然有许多人有点不相信陆云青的信誉,但还是有不少的股赌徒参加了陆云青与杀手联盟的这场财局,至于倍率随便他们订,不过也没有太离谱,对于这个后起之秀陆云青还是有很大的忌惮,陪率只有一陪二,因为杀手联盟已经派出了他们的长老出来,可见这次杀手联盟对于陆云青的挑战,的确下了血本。

长老几乎差不多和副盟主一个等级也是禽兽这个级别的,只是长老晋级比副盟主晚几年而已,但这一出手就是这种级别,的确让加进会员的人jī动难以。

以长老这种禽兽的级别对付一个刚hún进杀手界的后起之秀,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这场战斗毫无悬念,但不少人还是明白的,这后起之秀已经先后杀了杀手联盟的二级和四级大佬级别的杀手,可见这后起之秀很有可能已经达到杀手这个级别,为了不让这后起之秀陆云青继续嚣张,这一次杀手联盟可是真正的下了血本,而且毫不隐瞒的把出场的长老名字报了出来。

别以为杀手联盟真的好心让陆云青知根知底的了解对手,他们也只是在造势,只要这次长老能把陆云青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后起之秀杀死于金茂大楼之上,这一切都将值的,而随后,杀手联盟的威势又将雄起,谁也不敢再挑战他们的威严。

陆云青约战的时间是中午,不过现在距离那个时间还有不少时间,所以陆云青还得好好的招呼一下肚子,毕竟开战在即,吃顿好的这是必然的,不过这一次,陆云青可不打算吃霸王餐,因为他高兴,也算为自己nòng个好兆头,付钱埋单。

慢腾腾的吃完早餐,然后又去准备了一下,直到离午时差不多时候才把车子开到金茂大楼的对面那宽大的马路边上,而天空已经飘起了细雨,秋季的雨总是缠缠绵绵,你别指望它会很早的停下来。

细雨虽然下个不停,不过紧张的气氛并没有少一丝一毫,陆云青隔老远就看到了金茂大楼边上了几个可疑之人,而陆云青的眼力又好,一看就是黑豹特警队里的成员,只是所有成员只发现了一半人员,还有一半陆云青并没有寻找到,难道他们休息?

看了看时间,离约战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陆云青把一副鬼jīng灵的面具戴好,从车子里走了下来,打起了一把全黑sè的雨伞,而脚下蹬的那皮鞋被陆云青放了一双厚实的垫子,来增加身高,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陆云青还不想把这个全新的身份暴lù出来,否则对陆云青和陆青都没有啥好处。

陆云青一身黑衣黑kù,就差一副黑sè的墨镜,要不是天气有点不成样子,陆云青还真打算戴一副黑sè的墨镜,而手中拿了一个最新的笔记本电脑和高清xiǎo型摄影机,他要把所有的击杀过程全录了下来,当然陆云青也知道,有些会员很有可能赶来现场,已经在附近的高楼处架好了天文望远镜,就是专mén来观看这一场全球直播的jī战。

其实陆云青录不录制都是一样的效果,就算陆云青不录制,也有人会拍摄下来的,只不过陆云青觉得杀人留下点纪念也是不错。

陆云青避过特警队,直接坐进观光电梯上去,其实在陆云青快走近这座金茂大楼时就已经有数十人注意到他了,不过绝大数人都是其中的会员,也只有会员才能从主站里获取约战的地址,而付过会员费的人极少人会去大肆宣传,所以也只有付过会员费的人才会偷偷的占据好观望点,观赏这场jī战的盛宴。

陆云青没huā几分钟就来到了上次踩好点的尖塔上,把摄像机架好,连接好数据线后,陆云青在摄像机面前摆了几个帅气的姿势,不过戴上鬼jīng灵面具的陆云青并没有人能够看穿面具下的面孔并非是陆云青本人。

别看陆云青感觉很轻松的样子,其实他已经紧张起来,随时关注着周边的情况,至于一个禽兽的级别如果连大楼底下的特警都甩不开的话,这未免就笑话了。

陆云青只知道杀手联盟回复时是说来一位很牛x的长老,至于是啥样子的,他们也没有发啥图片过来,不过这种幼稚的举动他们当然不会去做,做出来了,感觉不像是做杀手行业的,倒有点像是人民英雄。

看了看手中的腕表,刚好跳到十二点时,一个全身风衣把脸遮的严实的男子如鬼影一样的出现在陆云青的跟前,与陆云青保持着十米远左右的距离,而他双手负后,手中没有任何武器。

陆云青从他出现的时间和站的角度就知道这人太不简单了,能做到这个位置可绝对不是虚的,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可一点不假,再说了,如果人家没有真材实学,敢来这里赴约,这不是找死吗?

两人都是笔直的站在原地,相互打量着,陆云青从他lù出一点嘴chún以下的面容,大概猜出这男子的年龄在四十岁上下,他身上并没有透出什么强悍的杀手,只是平静的就像一具死尸,比那种杀气更加可怕。

两人的对峙,让所有正在看直播或者在不远处观望的观众热血沸腾了起来,可以说这十万员的会员费在这一时刻它开始起了作用,没付费的,哪能观赏到这种直播场面。

“你很了不起!”中年男子开口说了一句,声音很沉稳,看的出来,他并没有表lù出内心处的情绪,而他说完后,也没有动作,只等陆云青的回话。

“你还没有躺下之前,并不敢担!”陆云青也很平静的回道,和那中年男子一样,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隔着十米远的距离对着话,虽然两人说的话并不是很响,不过,两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你有几成把握让我躺在地下?”中年男子随意问了一句。

“你有几成,我就有几成!”陆云青随意回道,而中年男子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本想打破他那平静的心境,争取在气势上占上风,不过却被他看破,所以中年男子双眼闪过一丝赞赏,本来在回复时故意放出自己的等级也就是想给他造成一种难以战胜感,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不一样。

完全不比自己这种老江湖来的容易对付,中年男子轻轻的拍了拍手,而他的双手很修长白皙,绵绵的细雨就像从头顶上飘来一样,伴随着还有那不xiǎo的寒风,就在中年男子拍手之际,雨似乎在这一时刻大了,眼前的视线也有点模糊,不过,陆云青并没有动,因为对方也没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