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节吃火锅

陆云青清晰的从厕所里的大镜子里看到了这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的确如陆云青所料,这张脸孔的确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陆青本人的脸孔。WwW、QuanBen-XiaoShuo、cOm

他很不喜欢这张xiǎo白脸,长的倒是很清秀,可就像个nǎi油xiǎo生一样,一点都没有自己那张充满霸气,十足男人味且带着邪美的完全脸孔。

更让陆云青气的,这身高还差自己一到二公分,嘴边连一点胡子都没长出来,这走出去最多也就吸引一些那种还没断nǎi的***而已。

陆云青没有理会还在mén外苦求放他进来的季月锋,对于这个敢与自己叫板的高个子,有空的时候再利用这个身份害害他,未尝不是一件趣事。只是一想起这个星期估计不能光明正大的回家陪周雅欣时,陆云青心里就有点难受,以别人的身体和自己的爱人相处在一起,这绝对不可能是陆云青所做的事情,而陆云青也不会让周雅欣受这种罪,再说了,就算把这事告诉周雅欣,周雅欣也不可能会接受这种荒唐的事情。

陆云青把整个脑袋都浸泡在注满水的水槽里,只希望这样能让自己清醒过来,好发现这是一场恶梦,当陆云青抬起头时,除了满脸冰冷的自来水外其它的一切没有变化,脸上还是挂着怒火的xiǎo白脸,只是被陆云青看在眼里,这张脸孔连发怒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软绵无力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己那张能威慑他人的英俊脸庞。

叹了一口气,心想,也就一个星期而已,全当玩玩,把mén一打开,mén外的季月锋如风一样的冲进厕所,只是他还没来的及脱完kù子,陆云青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随后一阵惊天的怒吼声,这声音听到陆云青的耳朵里就是一种享受。

有意思,陆云青忽然感觉这个全新的身份也有不错的地方,脑子里开始转动着怎样nòng点钱或者有用的信息,否则这难得的机会不就白白的错过了吗?

正要不辞而别时,组长夏语赶了过来,先跑了进去看了一下还没有被陆青打死的恐怖分子,随后走到陆云青的身边,先夸上一句,“你xiǎo子,真不错,好事都让你做了,难怪老黄那么器重你,这个大英雄还真非你莫属。”

陆云青可不是一般的能人,想要入戏进入扮演陆青这个角sè也是相当的快的,只有一会儿的恍惚,立马回道:“只是运气罢了,身为特警队员,保家为国这是应该的,碰到谁看到了这档事也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xiǎo伙子很有前途呀,觉悟很高。”夏语匆匆赶来,穿的有点随便,现在和陆青的关系早不是以前那样的针锋相对,对于陆青这副组长她早已经接受了,开点玩笑也是正常。

两人一正一副,只要事情摆平了,当然不用在这值班,走出支队,外面凉风徐徐吹来,有些行人都已经开始穿上较厚的外套了,天气转变的确有点快,夏语虽然身体强悍,但还不至于风雨不侵,也是搓了两下手臂,因为匆忙赶来,只来的及套了一件很薄的外套,连里面的内衣都还没有穿上,因为夏语可是喜欢luǒ睡的一个大姑娘。

“又立功了,请我吃宵夜如何?”夏语觉得外面有点冷,吃点东西暖暖身子也是好的,再说,夏语已经知道陆青的真实身份,他可是梦旋的男朋友,自己又开了一个不xiǎo的公司,虽然不说排上什么富豪榜,不过资产过亿的男人请自己吃个夜宵总不成问题吧。

“xiǎo事一桩,想吃什么,今晚我请客”陆云青在夏语转身步入跑车那一瞬间lù出一丝玩味,只不过这表情夏语是不可能看到,就算看到了,也只会以为这个老实本份的副组长估计是脸部chōu筋而已。

夏语正要坐进驾驶位置时,陆云青拦道:“这车不错呀,让我试试行吗?”陆云青也学会了温柔的语气,装的有模有样,而夏语怎么能辩别出来,就算陆云青的语气再怎么不对,她也不会相信陆青不是本人。

世界奇妙的事情的确很多,陆云青坐进驾驶位置,对于这辆改装后的福特还是给予赞赏的,车的速度虽然不能和自己的那辆兰博基尼相比,但在跑车里面,如果不进行改装的话,这辆车绝对跑在前列,做为特警,在执行任务时有这么一辆车的确是事半功倍。

夏语和陆云青两人在很早就和结下了梁子,从上次的反恐演练时到夏语丢失枪支,再到周雅欣家mén口伏击等等,这几件事情都让陆云青记忆犹新,要不是夏语身份特殊,一不xiǎo心就得卷进无限的麻烦外,陆云青早就想暗杀她了。

这次可好,有了陆青这个ròu体做掩饰,的确能给她来点惊喜,只不过这个惊喜还得jīng心策划,太俗的没意思,太过于繁杂的又不够时间,陆云青一边加速飞驰一边在想着怎样报复这个与自己造成几次麻烦的nv人,这的确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

陆云青的车技当然是无人超越的,哪怕是陆青本人如果能跑出来比较都差陆云青一筹,而夏语看到她娴熟的车技,疯狂的表演,闪电般的速度,车子在他的手里完全发挥出了改装后的xìng能。

最让夏语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陆青这平常不显山不显水的,今天真的给她带来了眼前一亮,华丽的漂移甩尾,哪怕再xiǎo的一个角度他都能在别人的惊呼中眨眼间完成,做为特警队员的夏语坐进他的车里都感觉刺jī非常,要是换作普通人,不吓的niàokù子都叫怪事。

陆云青把车子停在一家很有情调的火锅城,这也是一家地道的川味火锅,陆云青喜欢吃辣,所以火锅也算是他比较喜欢吃的一个类型。

下车后,夏语的手心里都已经渗出一丝汗水,以夏语的胆量都如此,真不敢想象要是换作他人的话,又会是什么一番情景。

陆云青由于还是穿着陆青的衣服,而陆青的穿着不可能会像陆云青这样华丽得体,不穿地摊货都已经算是有进步的了,但这次穿在陆云青的身上,又有所改变,最主要的是气质上的一丝变化。

陆青是那种老实巴jiāo的主,而陆云青却不同,眉宇间总能透出一股冷漠与不可一世的霸气,虽然被陆青这清秀之极的面孔给掩饰了不少,但时而还是能表lù出一星半点,让看者都有种不敢靠近的气场。

一进火锅城,热气扑面而来,虽然现在离冬季还有一段时间,不过这凌晨的时候,外面还是有点冷的,而这里面却大大不同,就算不开空调,都不成问题,锅底里散发出来的热气完全不比空调来的差。

跟着服务员走进二楼的xiǎo包间,其实这是一间情侣包间,服务员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又是帅哥配美nv,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当然,这一切全是服务员的想当然。

“这包间的布置倒是不错,你以前来过?”夏语坐进沙发的一个不错的位置上,拿着菜单开口说道。“第一次来,只是看到一楼大堂食客比较多,我估mō着这里的东西还蛮好吃的,到时不好吃,你把火锅城给拆了,不就完事了。”

陆云青半开玩笑似的,让夏语听完后一愣,笑骂道:“没有想到,你还蛮幽默的呀,我还在想呢,为何梦旋那么好的一颗大白菜就给你给拱了,原来你深藏不lù呀老黄的眼光果然犀利,你天生就是干特警这一行的。”

陆云青尽情的吸收夏语透lù出来的信息,多了解一下陆青的生活圈,对自己半年后的竞争还是很有用的,就算用不到,到时如果知道自己要失败的话,就给他致使一击,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锅底叫了店里的招牌锅底,一个超大的酸菜鱼头,又点了许多菜,桌子放满不说,就连推过来xiǎo车子都卸不下来,只能把菜先搁在车子上。

吃火锅的确是个享受,陆云青也没有和夏语客气,最主要的是,陆云青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作客气,就算客气也都是有目的xìng的,打了声招呼就开始吃了起来。

这一洗平常的温文尔雅,倒让夏语有点无语,但也没有管他,也开始动起筷子,热呼呼的东西吃进肚子里的确很暖和,一下子感觉身子都有劲了,“味道还不错”夏语吃的很舒服,由衷的夸道。

陆云青越吃越猛,看的夏语无言以对,“你几天没吃过东西了?”陆云青只是嘿嘿一笑,“刚才体力消耗过度,我不补充一点营养怎么能行。”

夏语听完后,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没有理睬,陆云青忽然让服务员去拿几啤酒过来,夏语本不想喝的,但陆云青说喝两瓶啤酒又不是白酒,全当庆祝一下,夏语无奈也只好让服务员拿了两瓶啤酒,“告诉你,少喝点呀,虽然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不过我们酒后驾车被发现很影响形象的。”

搞了半天,陆云青还以为她酒量不行,原来是害怕酒后驾车被发现会影响特警的形象,不一会儿,两瓶啤酒就送了上来,服务员立马为两人开启。

陆云青亲自为夏语倒了一杯,也为自己添满一杯,举起杯子,敬道:“这杯敬我们漂亮的夏组长,愿我们合作愉快”夏语总感觉今天的陆青有点怪怪的,可就是不知道怪在哪里,但听到陆青第一次夸赞自己漂亮,这倒是新鲜事情,也就一饮而尽。

夏语也倒了一杯,正要回敬时,陆云青摆手道,“我先上个洗手间,等我回来再说。”夏语大乐,看他这样子,估计是吃撑了,得方便去。

陆云青走到转角处时,隐身跑了出去,跑到一家xìng保健的店里买了一些东西,进来这店里的人不用说也知道买些什么,除了壮阳就是*yào了,看陆云青那强悍的体魄,想必买壮阳yào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