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节异变

直到傍晚时分,陆青才从杜夫人的豪宅里走了出来,而梦旋并没有陪同,因为梦旋打算留下来陪她母亲一段时间,这天几杜夫人受了惊吓,虽然不严重,但总得让她理理情绪,而这些事情,陆青也打算等再变身回来时调查这事,定要为杜夫人和王枫兄弟讨个公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一个星期的确短了点,陆青把手机什么东西换了下来,一个人习惯xìng的远离市区,等待脱胎换骨的技能开启,只是现在离凌晨还有好几个xiǎo时,陆青显的很从容,也不着急。

这一次陆青留了好多话给恶魔陆云青,第一件事就是从下次开始,每人十五天为一期再开启脱胎换骨的技能,第二就是,陆青还是打算把主持人凌雪让自己帮忙的事情告诉他,不管如何,竟然答应了凌雪,就尽力为她做到吧,但陆青还是叮嘱陆云青别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虽然这些话说了等于白说,人家也不会听他的,但说了至少让陆青心里好受一些。

陆青几次因为变身的原故出现意外,现在他独自的跑到郊外,沿着一条铁路干线走着,铁轨两旁有xiǎo照灯可照明道路,到时候只要随意躲在一处草丛里,保证可以顺利的进行变身,因为现在不比以往,变身huā的时间偏长不说,还伴随着巨大的疼痛,所以陆青不想被人拍摄到或者碰见,以免麻烦。

陆青边想边走,连自己走到哪都茫然不知,等他还想继续前进时,才发现前面已经架起了一道大桥,陆青不想犯险,万一火车从那桥的另一端开过来时,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自己跑都来不及,正想往回走时,从昏暗的的另一边照shè过来两道强光,一看就是那种大照灯所shè出来的光线,幸好陆青躲的比较及时,否则自己的身形就被发现。

等陆青躲好身形后,才发现竟然有七八人的样子偷偷mōmō的拿着一大堆工具出来,看那样子很有可能是来破坏铁轨的恐怖分子,幸运的是,只有一人手中拿着枪械,这对于陆青来说还是很好摆平的。

反正离变身还有半个多xiǎo时,陆青也不着急,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陆青躲在了铁轨旁的草丛里伺机而动,而这几人果然是来搞破坏的,在铁轨快要辅向大桥这处竟然想要切段一节铁轨,好让列车冲出大桥,跌落高达十多米的桥面,造成车毁人亡的悲剧。

看到这里,陆青可不敢再迟疑,看到他们那专业jīng准的技术,真要是让他们动起手来,估计不出几分钟再牢固的铁轨也得在他们手上被毁。

正要隐去身形的时候,忽然发现这技能竟然启动不了了,这一发现把陆青吓了一跳,隐形这强悍的技能怎么说没就没,又连试了几下还是无效,可看到他们已经把工具都全掏了出来,正打算开工行动时,陆青也不管那么多了,不用隐形也得把这些绝对不是好人的恐怖分子先收拾了再说。

陆青也是急中生智,离这些恐怖分子还有七八米的样子,要是就这样冲出去,虽然灯光很暗淡,但人家有两盏大照灯,要是被照出身形,再拿着那把机枪对准扫shè,存在的风险还是蛮大的。

陆青跌跌撞撞的,给人感觉就像喝醉酒似的,几名恐怖分子在陆青靠近了五米远的时候就发出了他,当大照灯和枪枪同时对准陆青时,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名酒鬼,但并没有让他们放下心来,只是把手中的活暂时放了下来。

一名男子推了一把身边的兄弟,:“阿五,把这酒鬼推到草丛里做了,别发出枪声,到时引来了警察不好办。”那个叫阿五的点了点头,把枪往肩膀上一背,就走到陆青的跟前,可就在他踏出第一步时,意外发生了,确切的说是陆青动手了。

原本还摇摇晃晃的身子,忽然立的笔直,一个滑步移到这名叫阿五的男子身前,闪电出脚,一脚当场把这人给踢飞了出去,惨叫声只响了数秒钟就停止了,不用看也知道这男子受伤极重,当场死亡了。

对于这种恐怖分子,陆青从来就没有手软过,杀一人少一人,世界也会和谐一点。陆青就趁着他们还手忙脚luàn与没反应过来之际连续干翻三人,仅剩四人连忙退后,有一人还准备去拿起被阿五压在身下的那把机枪。

可这几人还是搞不懂这如天降神兵般的人到底是谁,为何会有如此强悍的身手,这人还没拿起那把机枪时,脖子已经被陆青紧勒住,连气都喘不过来就这样昏死过去。

陆青做为黑豹特警队最强大的队员,身手当然不是虚的,要不是隐形技能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解决这些人更是快速,估计都不要费什么力气就能摆平。

仅有二人还站在那里,而且还是以防守为主,看样子是想逃跑,陆青哪肯放过这些为非做歹的人,再次扑身向前,铁拳毫不留情的招呼在这两人的身上,不一会儿,这两人也相继倒在陆青的铁拳之下。

陆青从一名倒在地上的歹徒身上拿出手机拨通了夏语的手机,夏语也算命苦,自从陆青这个副组长的加入后,她就没有几天好觉可睡,可一听到陆青的汇报后,又只能无奈的让几名正值班的兄弟赶到现场。

陆青本想打110报警,又担心他们动作缓慢,到时自己都已经开启变身技能警察要是还不来的话,这几人很有可能就被他们逃脱掉,所以陆青才让自己的队员赶过来,以他们的职业xìng质,不超过五分钟就能赶到这里。

看了看地上躺的几人,正常情况下,十多分钟都不可能会醒过来,所以陆青放心的走出这片区域,等着脱胎换骨技能的开启,只是心中有点疙瘩和不解,为何自己的隐形技能不能开启了,难不成超晶片受损还是出现了问题。

陆青的耳边响起了警车的声音,陆青知道自己的队员赶来了,只是现在离变身技能只有几分钟,陆青当然不会现身去和他们见面。

陆青刚窜进草丛里,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脱胎换骨的技能竟然提前三分钟开启,这大出陆青的意料,难道真要出事了,还是超晶片受损了,要真是后者,陆青当然高兴,只要超晶片真的损毁了,就会还原现状,到时连半年后的事情都不要去理会,因为恶魔陆云青也不可能再有生存的机会,而他之所以存在全因这个超晶片而衍生的,只要超晶片不存在,陆云青必然不会存在。

这一次的确很痛,尤其是大脑,整个脑袋就像被人用铁锤一直敲打似的痛,钻心的痛,撕心裂肺的痛,就连陆云青刚变身回来时,这股疼痛还在持续,最让陆云青不爽的是,这TMD在什么地方呀,恨的他只想破口骂人。

陆云青捂着涨痛的脑袋,下意思的走出这个草丛,痛的连眼睛都难以睁开,眼前一片模糊,陆云青很不明白,这次怎么会这么疼痛了,难道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了吗?

陆云青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全都正常呀,刚晃了一下脑袋,正要强睁开双眼时,似乎听到前面有人在叫某人,“组长,我们在这,你没事吧”这声音而且还有点熟悉,当陆云青的双眼能聚光时,印入眼帘的竟然是高个子季月锋。

陆云青正要动手把他打残废时,只听这名黑豹特警队员的季月锋喊道:“组长,你真了不起,一人就把这八人干爬下来,不愧是我们黑豹特警队最能打的英雄。”季月锋看到队员还没有跟上来时,又低头说了一句,“组长,有机会的话,能不能替我报一个仇呀”

陆云青听到这里,感觉很不对,到底哪不对,这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到底是我疯了还是这名特警队员疯了?

“你叫我什么?”陆云青几乎是本能的开口寻问。

季月锋也不以为然,心想,可能是组长以一敌八也受了不少的伤,正需要休息,扶着陆云青道:“组长,让我扶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你太累了。”

这一句话可把陆云青惊吓的不得了,用手mō了一把自己的脸庞,惊愕的发现这张脸孔竟然不是自己的,再联系一下季月锋刚才叫自己组长,那么自己这张脸一定就是陆青的脸孔了,天呀这怎么可能,变身竟然只把大脑中的所有记忆给转换过来,而这外表却并没有变身回来,这让陆云青一时半会接受不过来。

先不说他不喜欢用别人的身子,最主要的是,陆云青感觉这样很别扭。

陆云青跟着季月锋回到队里,此时已经是**一点多钟,陆云青站在卫生间里的大镜子面前已经快照了半个xiǎo时了,憋得季月锋想上个厕所都不能,可连敲了几次都被骂了回来,季月锋很委屈,又觉得怪怪的,难不成副组长失恋不成,今天脾气怎么如此暴躁,与平常那副老实样完全不沾边。

无奈,季月锋只能再继续憋着,只是他在外面苦求道:“大哥,你要是便秘的话,先让我进去吧,完全不耽搁你办事呀,我真快憋不住了。”

本来一个厕所少说也有几个蹲坑,可陆云青干脆把外mén一道反锁上,这样一来,季月锋想上厕所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好在外面苦求,而季月锋也以为自己的副组长可能受了什么刺jī而导致的,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人家现在人气旺,又功夫了得,你还能把人家怎样,最主要的是,季月锋是打心底里敬重这名新的副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