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旋连黄胆都差不多吐出来时,脸sè才稍有好转,把腰tǐng起来时,都感觉消瘦了一圈似的,看的陆青心痛的不得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回家我泡碗姜汤给你喝下就好了!”陆青又跑回去把大包xiǎo包的东西拎好,朝着家里走去,而梦旋的那份东西也全是陆青拎着,而她却拉着他的衣袖跟着陆青的步子慢慢的向陆青的老家走去。

走了几分钟,梦旋才感觉胃里舒服一点,才有时间四周观赏,这里的确是山与水的世界,清山绿水的,但条件却差的不得了,别说什么高楼大厦了,就连三层楼的xiǎo洋房都极少出现,大多数还是老房子,还有好多的土坯房,看的梦旋心里打鼓。

“喜欢这里吗?”陆青问道。

“如果只住一阵子还行,要是长久住,我怕我受不了,你看连路灯都没有两盏,这生活怎么过。”梦旋如实说道,陆青也没有怪她,一个大城市里的千金大xiǎo姐,你要她忽然喜欢上这里绝对不可能的。

也幸好是只是呆上一两天,要是真呆个个把月的话,梦旋那点对穷乡僻壤的好奇心早也被磨的殆尽,非得发疯不可。

陆青的家坐落在大山的山脚下,由木板建造而成的四合天井院,房子有点老化,等陆青走到mén口时,母亲正拎着一个竹篮子,竹篮子里装的全是菜,因为陆青提前打了电话回家,让母亲准备好菜。

陆青看到母亲的那瘦弱的背影时,眼泪夺眶而出,站在那里沙哑的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虽然隔了一个多月,但这声音还是没有变化,或许在母亲的记忆中,不儿子如何变化,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那声音也永远不会变化。

惊喜jiāo加的转过身来,不等陆母反应过来,陆青就扑了上去,把母亲搂在如今强而有力的臂膀中,“妈,你受苦了!”这句话几乎是天天都在心中念着,只是从没有说出来,哪怕上次放假也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己没有能力给母亲带来什么快乐。

梦旋看到两母子泪流满面的样子,心中也一酸,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杜夫人,也受到了感染,把头低了下来,就连叫伯母都给忘记了。

半晌陆青才想起梦旋,把梦旋拉到母亲的跟前,介绍道:“妈,她是我nv朋友,叫梦旋!”梦旋如梦初醒,赶紧问候了一句伯母。

梦旋今天的穿着得体却不张扬,仅从穿着上来看,一点都看不出她的家境,陆母只觉得这个姑娘很漂亮,人也不错,没有那股娇生惯养的感觉,只是陆母没有看见过以前的梦旋而已,要不然她心中肯定是另一番情景。

在大mén外都快站了半个xiǎo时,陆母才赶紧替儿子拎起放在地上的一大堆东西,“我们进屋吧,外面风大。”

穿过天井,走进内堂,陆青就看到正给家里帮忙的楚云姐,陆青不用说也知道楚云姐会在家里帮母亲干活的,当楚云看到陆青回来的时候,jī动的双手都不知道放哪好,只是看到陆青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好看mí人的nv孩时,眼神中情不自禁的流lù出淡淡的悲伤与失落。

“楚云姐,谢谢你!”陆青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和她客气了,可能是因为梦旋在他自己身边吧,梦旋主动的上前和楚云打招呼,并且帮忙一起理桌子。而陆青却跑到厨房里给梦旋泡姜汤。

回到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少了外面世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有的就是家的温馨和母亲给予的温暖。

陆青的回来,当然不会再让母亲再去忙活,把她按在长板凳上,“妈,你就歇着吧,这些烧饭做菜的事情就让我和楚云姐来做吧!”“这怎么行,你们刚下火车,还没休息呢?”陆母想要挣脱,可再不瘦弱的陆青,力大如牛,别说是她想挣脱,就算是特警队来也是没用。

“我和梦旋早休息过了,你就坐在这等开饭吧!”陆青看到母亲最终妥协才跑到梦云姐的身边,加入团队,一起理菜。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到家呀,是不是火车耽搁了?”陆母只知道今晚两人会到家,为什么会这么晚,陆母就不清楚了。

说到这,陆青和梦旋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想起了今天游览的一天美景,会心一笑,梦旋抢回道:“伯母,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我们在武夷山玩了一天,所以回家才稍晚了点。”

陆青看到梦旋的语气还是态度都对自己母亲很不错,一颗还不怎么放的下的心在此时彻底放了下来,原来爱情的力量真的很强大,强大到一个千金大xiǎo姐都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一切,真的很不可思议。

陆青看到半天也没有说话的楚云姐,惊奇道:“云姐,我一回来,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陆青倒真觉得楚云姐可能生病了,看脸sè也不是很好,所以才开口寻问。

楚云听到陆青这么一说,瞪了他了眼,lù出微笑,“你才身体不舒服呢,既然这样咒骂你姐,你屁股痒了是吧!”说到后面,楚云自己也笑了,只是这一次的笑容比刚才更加真实,因为想起了两人的xiǎo时候。

只是现在不同往日了,记忆中的跟屁虫已经长大chéng人,不管从哪个方面看去,再也很难从他身上找到从前的影子,有的只是现在的男子汉的英雄气概。

想到这,楚云又想起昨天在电视里直播的英雄专访,想起了如今的他已经不再胆怯,不再瘦弱,已经是个大英雄了,望了他一眼,发现他竟然愣愣的盯着自己,自己竟然被盯的有点紧张。

神神秘秘的,陆青在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楚云姐怎么了,总感觉她有点不对劲,但也没再理会,看了一下梦旋的脸sè,一碗姜汤喝下去,果然好了许多,看到她与家人很和睦,心里踏实多了。

当所有菜都切配好后,陆青亲自掌厨,而梦旋好奇的要去生火,陆青家除了还有个鼓风机外,多数得自己整好火灶,而陆青刚给她nòng好的火苗,不一会儿就给梦旋nòng灭了,所幸的是陆青刚倒下jīng制油,要是把菜也给一起倒下去的话,这菜还真没办法吃了。

这还也算了,这种古老的灶具,梦旋哪曾见过,拿着劈好的柴火都不知道如何添进去,nòng的满脸全是黑乎乎的灰炭,倒有几分可爱,逗的母亲和楚云姐都忍俊不禁,笑个不停,而当事人梦旋还不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

母亲整好了máo巾替梦旋擦洗,在这一时刻,梦旋才体会到农村人的纯朴和善良,看陆青和陆母的眼神变的更柔了,高高再上的那份尊重也没有在这里lù出一丝一毫。

因为陆青在坐客车前就打电话让母亲多买点菜了,母亲这次也的确买了不少的菜,不过在乡村里,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有的只是农家xiǎo菜,不过这些菜倒都算绿sè食品,味道当然与大城市里有所区别。

开饭前,陆青从没有忘记的去接杨阿婆过来,只是这一次楚云姐拉住了他,“外婆现在身子骨不怎么好,走路不方便,等会我端一碗过去就行!”听到楚云姐的话,陆青吓了一跳,杨阿婆就像是自己的外婆一样,从xiǎo对自己和姐姐就很好,对自己的关心一点都不少于她的外孙nv,听到杨阿婆身子骨不行,陆青的心很难过。

不理楚云姐的阻挠,先打了一大碗的饭菜端了过去,对于这个慈祥的阿婆,陆青怎舍得让她一人呆在家里先饿着肚子。

本来拿着筷子正要开饭的梦旋看到陆青用装菜的大碗装了一大碗跑出去时,也跟随其后,步进了隔壁的xiǎo院子里,同样的老房子,只是比陆青家xiǎo了不少,但被打扫的很干净,墙壁什么的都擦的一尘不染。

杨阿婆的确躺在chuáng上,看脸sè就不是很好,仅是一个多月来,比上次苍老了不少,陆青也知道,上了这个岁数的老人,又得cào心,的确有点难受,而杨阿婆的cào心,估计只有母亲和楚云姐知道一些。

坐在阿婆的chuáng上,阿婆才看到了这个讨人喜欢的陆青回来了,陆青轻轻的把她扶了起来,把她靠在chuáng头上,阿婆高兴的开口说:“xiǎo青,你放假了?”

虽然xiǎo名不怎么好听,但听在陆青的心里暖暖的,看着眼前憔悴的阿婆,陆青有种想哭的感觉,“梦旋,快叫阿婆。”梦旋坐在chuáng边的一张木制的xiǎo椅子,听到陆青的话,连忙叫了几声阿婆,也没有嫌弃的拉起了阿婆那枯萎的xiǎo手。

杨阿婆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把眼光望向刚跟进来了孙nv楚云,可看了陆青身边的梦旋后,杨阿婆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打算说了,最后只是jiāo待陆青要好好做人的道理,虽然这些话,陆青在xiǎo时候就听了好多遍,不过,陆青每次都是认真的听着。

看着身子日渐消瘦的杨阿婆,陆青的确鼻子发酸,同时也想到了自己一定要帮助楚云姐,这个家庭如今比自家更加困难,再说了,两家人从xiǎo就像一家人似的,陆青怎会独自快活,而不顾她们婆孙俩。

离开房间前,杨阿婆还是忍不住的说了一句,“xiǎo青呀,你现在在外面干的不错,什么时候离开把xiǎo云也带去外面闯闯吧,她这么大的一个姑娘,又不肯嫁人,整天服shì着我这个老婆子,阿婆心中过不去呀!”说完后,杨阿婆老泪纵横,把压在心中的话终于说了出来,这么多年了,家里全靠楚云一人支撑着。

陆青还有个姐姐,而楚云家却只是一老一xiǎo,生活上的确比陆青还要窘迫难熬,看着年龄越来越长的孙nv,杨阿婆是痛在心底,自己是真正的罪人呀,长时间的累积下来,杨阿婆的身子也就越来越不行了。

今天看到陆青的回来,再也忍不住的说了出去,希望陆青能劝劝她,把她带到城市里去,也应该让她轻松轻松,而自己这么一大把年纪,就算撒手离去,终老于此也并不打紧,而且还能让孙nv减轻负担,只是杨阿婆心中还有一个盼头,那就是没有亲眼看见孙nv成亲,这是个遗憾。

当杨阿婆看到陆青带着一个漂亮懂事的nv孩在自己身边时,杨阿婆的心是痛的,她唯一的心愿看起来是实现不了了。

退出房间后,所有人都lù出一丝凝重,这不是阿婆身体骨差的问题,而是一看阿婆就是有心愿未了的样子,如果心结未了,对身子的确有很大的影响,到了现在,陆青才有点明白为何楚云姐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吃饭的气氛因杨阿婆的事,有点高涨不起来,不过,梦旋机灵,时常开口调节气氛,好不容易才把那有点低沉的氛围扭转过来,但终究少了那种洋洋洒洒的感觉。

席间,梦旋多次夹菜给陆母和楚云姐,还代表陆青说了一大堆好听的话,谁家长辈看到这么听话懂事的nv孩,谁都会喜欢,而且还是长的这么漂亮的nv孩,陆母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只不过看到比平常话少了好多的楚云姐时,心中多少有点不是滋味,不过爱情这东西不能强求,讲究的全是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