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坐下后,众人开始夹菜喝酒,美酒美菜绝对是陆青从未品尝过的,陆青风卷残云的吃着好菜,至于美酒他丝毫不感兴趣。wWW。QUanbEn-xIAoShUo。Com陆青狼吞虎咽的扫荡模样,看的一众自家兄弟全部傻眼,同时心里叹息,龙哥死后,他们决定全部解散。

其实也不能怪陆青,自从陆青大脑出现魔狼天井,并且启动程序后,他的食欲倍数暴涨,因为怕伙食费难以承担,他全买些便宜实惠的粗粮来填饱这比之前大几倍的肠胃。

看到龙哥手下的一众兄弟对自己的轻蔑,陆青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这次他之所以会来,有一腔热血,但更多是自己对龙哥的愧疚。

龙哥几次被自己非意愿之下打的住院,心中着实过意不去,如今他命悬一线,自己还是人家名义上的老大,如果见死不救,对得起自己良心吗?如果自己尽了力救不了,那至少心安点。

期间,好几个帮派老大都轮流站起来敬酒,陆青也跟着众人连站起好几次。虽然现在他不在瘦弱,但也不是什么人高马大的惹人眼球,再叫上他坐于末席,更是没有什么大人物往他那边瞧去。

酒过三巡,阿良击掌三声,临时摆放的舞台上的大音响开始震了起来,动感的音乐随之而来,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一名高挑性感的小姐拿着话筒开始唱了起来,翻唱的这首正是近日来最为火爆流行的姐妹花组合唱的新歌曲《心火》。

这性感高挑的小姐陆青只知道她很漂亮,但坐在这里的帮会大佬们可是识货的主,一看连李小晓这种级别的都竟然被火龙帮给请了出来,这一手惊的他们不敢相信。

李小晓并不是县城娱乐场所里的歌手,县城这座小庙也容不下她这樽大佛,她可是市级的专业歌手,其名声与刚出道的明星歌手也不遑多让。

李小晓的美是一种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一种能带给别人视觉上冲击的震撼美,她今天一身亮橙色连衣长裙,用金色的腰带把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束的个紧,脖颈处挂着好几串炫丽的仿珠宝,配上黑色高跟鞋,使原本高挑性感的她看起来更加让人食指大动。

她鹅蛋脸,大眼睛,皮肤白皙,一头黑如墨的长发随风飘舞,领口低至胸口处,一大片雪白的胸脯随着她的起伏晃荡,晃的人神晕目眩,魂飞天外。

悦耳动听的歌曲在她极美的嗓音下唱的众人神魂颠倒,不知今昔是何年。

一曲终了,她早已飘然离身,在场所有人都如梦初醒,大叹过瘾。要说还有清醒的估计只有二人,那就是阿良和火龙帮的大姐大,当然,大姐大要是也上台来上一首,所有人都肯定,即使是李小晓也稍逊一筹。

李小晓的演出结束,就意味着来正题了,这时,到现在还没有开过一次口的火龙帮大姐大立了起来,一身黑色的礼服衬得她如雪般的肌肤更加刺眼夺目,比标准模特还高少许的她亭亭玉立的站着,哪怕她不用说话,都有一股威严透体而出。

她鹤立鸡群的站在最佳位置的席位上,冷眼环顾了一周,无可挑剔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令人不敢直视的美眸,再加上高挺的鼻梁,显的尊贵无比。

她轻捏着一杯盛有四层满的红酒,举了起来,在她自己的眼前轻轻的摇晃着,如血的红酒从玻璃壁处漩涡着慢慢滑落,留下了清楚的酒痕,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酒的品质绝对上等。

她的举动看似调酒却像隐含着别的意思,直至红酒里芳香都快流失掉才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举动,她缓缓的把酒倒在鲜红柔软的红地毯上,瞄了一眼斧头帮的三位老大后,表情冰冷道:“这杯酒是敬给为我死去的弟兄,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让我的兄弟平白无故的死去!”

只有这么一句话,她就坐了下来,可也就这么一句话,比别人的千句百句更加震撼人心,陆青偷偷的往斧头帮的三位老大看去,见他们全是稍低着头,表情丰富多彩,看来这大姐大真的不容易,陆青的直觉就是这大姐大似乎看出点什么明堂,否则瞄斧头帮的几位老大们的眼神就不会那么冰冷了。

或许是陆青他多想了,阿良接着大姐大未说完的话,话后,大手一挥,被五花大绑的龙哥终于在两名火龙帮小弟的猛推下给掷了出来。

被绑的像个粽子似的龙哥,满脸血迹,原本高大威猛的他现在却连站起来的力道都奉欠,直倒在红地毯上起不来,看着奄奄一息的龙哥,陆青猛的站了起来,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又坐回原位,内心第一次为一个朋友而感到难过和无力。

阿良看了一眼陆青,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开始宣读龙哥的几大罪名。

国有国法,帮有帮规,在上次的联合买卖中竟然有内部人员透密出去,害的众兄弟死伤严重,仅是这一项罪名就得让他死上百次。

宣读完罪名后,阿良停顿了会,似有点不忍,最终还是念了出来,听到徐龙竟然要受仅次于自杀的三刀六洞的刑罚后,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就连早知道这结果的几位帮主都是打了个冷颤。

阿良的宣判一出,除了火龙帮的弟兄在那直喊英明外,其他帮的兄弟没有几人跟着附合,毕竟龙哥名声真的很不赖,谁都知道这次大事件肯定有鬼,可小弟们的能力就那点,你就算有证据也不敢拿出来,到时连怎么死都不清楚。

三刀六洞,顾名思义就是三刀对穿,捅出六个窟窿,像龙哥这种害死兄弟多达几十人的大罪名,没有捅他胸口三刀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龙哥的一出场,所有闲杂人员全给清了出去,连酒店外的大门处也加派了两名弟兄把门,防止不必要的麻烦出来。

一名画龙刺虎的火龙帮弟兄拿来了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刀,泛着寒光的短刃别说刺龙哥三刀,哪怕一刀也有可能送掉已受重伤的龙哥的那条小命。

最后由四个最大帮派的帮主一齐站出来念了一大串江湖的道义帮规,然后又是点香洗手的仪式,十多分钟过后,仪式终于完成,由刚才那名画龙刺虎的兄弟执行。

到此时,大家都已经清楚,半跪在台上的龙哥几乎就是一具尸体,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断这惨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