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此,陆云青一夜都没有入睡,现在已经是凌晨五六点钟了,可陆云青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疲乏,全是兴奋之sè,因为他成功的攻入大脑的终端系统的外围,甚至可以查一些平常查不到的信息。WWw.qUAnbEn-xIaosHuo.COm

而他现在还在查的就陆青的所有技能,当陆云青查到陆青竟然会有隐身的技能时,陆云青非常的不爽,凭什么他比自己多一个这么牛X的技能,自己虽然也有一个超级电能,可这个技能的获取差点要了自己老命。

一想到这里,陆云青开始动起了心思,开始输入一大堆的编程代码进去,试图破坏,可半天下来,这程序太过于繁杂,最终以陆云青失败告终。

有点沮丧的陆云青并没有完全放弃,竟然破坏不行,那就看看能不能破解隐形技能的启动程序。

不得不说一句,付出了就有可能有回报,但不付出就一定没得回报,又近几个xiǎo时的mō索研究,陆云青终于分破解出想要隐形这个超级技能的所有程序,只是让陆云青痛苦的是,虽然自己也能编出同样的程序,但自己却少本体能量的供应,这使得陆云青差点崩溃。

这时晨阳都已经升了起来,把房子里照的个明亮,周雅欣从半夜就一直盯着他看,只是看到他似乎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才没有打扰他,只要能一直握着他的大手,周雅欣就觉得自己是最快乐的nv孩。

当周雅欣睡了几个xiǎo时醒来时发现陆云青还在保持着昨晚的那个动作,双眼大睁的直盯着天huā板,拧着眉头想着事情时,她担心道:“云青,你快点休息吧,要不然今天你就没jīng神了!”

陆云青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关心,内心在琢磨着,为何他只要消耗体能就可以随意隐形而自己却还要多一种能量呢?难道我是后妈生的?陆云青想了想,自己还真是“后妈”生的,可陆云青并不想放弃,只是自己却那找nòng那种特殊的能量呢?

想破脑袋陆云青也想不出用什么能量去供应这个隐形的技能,只能无奈的放弃。

周雅欣又说了一遍,陆云青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来轻轻的在她的嘴chún上wěn了一下,又移到额头wěn了一下,然后头脑发昏的道,“让我睡二个xiǎo时,二个xiǎo时叫我起chuáng好吗?”

周雅欣“嗯!”了一声,还沉浸于刚才陆云青那温柔之wěn的幸福之中。

直到睡到下午二点时周雅欣才叫醒了陆云青,陆云青看到外面的天sè,吓了一跳,赶紧爬了起来,“我睡了多久了!”

“才五六个xiǎo时呀!”陆云青无语了,但一想到周雅欣也是为自己好,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周雅欣中午的中yào没有人替她煎熬了。

周雅欣似乎看出陆云青的想法,脸上全是幸福之sè,赶紧说道,“雪晴把yào煎好了,我早已经喝过了,你放心吧,今天我好多了,自己都可以坐起来了。”

看着脸sè的确比昨天还要好的周雅欣,陆云青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她的病才是重中之重,不得马虎。

雪晴似乎厌倦了外面的世界,每天都呆在家里看电视或者杂志,也不像别的nv孩那样有一些别的娱乐活动,但一想到她也算是个特殊存在,陆云青也就释然。

漱洗完后,陆云青虽然时间上有点紧张但还是chōu出半个xiǎo时陪周雅欣聊了会,毕竟她整天呆躺在chuáng上是最为难受的,当然,陆云青也有别的想法,毕竟今晚太过于凶险,万一不幸身亡,很有可能就是最后的离别。

陆云青卡里现在已经有三千万多点,出了xiǎo区,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受车取了回来,如果这个车子不是采文送给自己的,或许陆云青还真有可能忍痛割爱,卖了算了,但一想到这是采文送给自己的,自己如何舍得。

赎回这辆超级跑车后,陆云青又身无分文了,三千万里还包括一个顾主预付的一千万让自己杀市高级法院的一名法官,这的确是个挑战。

如果要暗杀这名法官,陆云青并不觉得是件困难的事情,可问题是,这名顾主在yòuhuò着自己,要自己把他杀死在法庭之上,这就困难了,杀死他倒不难,而是杀死他后如何从法庭里逃出来才是关键。

开着久别的兰博基尼陆云青感觉信心都更足了,骨子里本就流着疯狂的血液开着这种车子才不会感觉自己在làng费时间。

听着熟悉的发动机声,陆云青打开车子里的立体环绕的音乐,美滋滋的听着,让自己放松点,同时也是为了吸引吴美丽的眼球。悍马车子虽然也是身份的象征,但不管是价格还是外观来说,尤其是对于nv人来说,它与兰博基尼一比较差的太远了。

兰博基尼的外观绝对吸引眼球,尤其是这款全黑sè的车子再加上比nv人还要完美的车子线条,mí死人完全不是问题,nv人也不能幸免。

离吴美丽下班还差个把时辰,陆云青开着车子在市高级法院周边踩了一下盘子,观察一下这里的地形,就连摄像头的方位也一一的记在心里。

差不多时,陆云青才开着车子离开市高级人民法院,路过一家娱乐场所时,看到一名男子犯毒瘾后骗了人家毒品却没给钱,被几男子爆打,陆云青看了看时间,觉得有点意思,就把车子停了下来。

爆打的那人与陆云青的身高差不多,一米八二的样子,长的很帅,头发被染的很有个xìng,看他手臂上的纹身可以推断出他是洪mén的人xiǎo弟。

陆云青的走近使得这几人全部转过身来,带头的是那一米八二的青年,外号叫冬瓜,他看了陆云青一眼,又看了人家身后的那辆超级跑车,语气还算客气的道,“你兄弟?”

看到这些人误会了自己,陆云青当然不会介意,叼着一根烟后,也没有把烟分给这些xiǎo弟,他觉得没有必要,吸了一口后,半晌才开口,“我只是来看看热闹!”

此话一出,四个洪mén的兄弟全傻了,但也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个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如果是被自己爆打的兄弟,那多少有点麻烦,毕竟自己只是洪mén外围的兄弟,还没能力进入核心,说话的分量还不足。

陆云青当然不会闲着无事来看热闹,他只是想看看一个人如果犯了毒瘾到底有多难受,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发财之道,只要可行的话,保证能挣不少。

陆云青站了一会,发现这几名兄弟都不敢继续爆打这个吃霸王餐的人,耸耸双肩,鼓励道:“你们继续呀!我只是看看,就当我不存在。”

陆云青越这样说,这几人越觉得怪异,冬瓜看了看陆云青的脸,再去与地上被打的不chéng人样的年轻人比对一下,看看两人到底是不是亲戚关系,可地上的那年轻人被自己打的像个猪头似的,怎么样看也看不出结果来。

看到不知所措的这几人,陆云青开口向冬瓜问了句,“你货源足吗?”

冬瓜又看了一眼陆云青,但不管如何看,陆云青也不会像个警察,再说了,有哪个警察开的起这种数千万元的超级跑车,点了点头,“货源当然充足,只要你有钱,要多少有多少?”

陆云青却摇了摇头,冬瓜以为他不相信,习惯xìng的怒道:“你什么意思!”可一凶完才知道自己犯错了,才想到这人的不简单,仅仅是那辆车子就已经很吓人,再加上这人的气势,使的冬瓜想起前几天被陆青爆打一顿的事情,立马道歉。

陆云青还真想chōu他几巴掌的,但一看到对方连连道歉了,也就算了,毕竟现在还打算让他牵个线,引见洪mén能说的上话的人物出来与自己谈笔生意。

“你把这个电话号码给你们帮派里能做的了主的老大,就说我有一笔生意想和他合作!”陆云青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扔给冬瓜后,开车走人,听的这几人愣在当场。

好半晌,冬瓜才骂了一句,“TMD,装什么B呀,不就开个好车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但说归说,冬瓜还是赶紧拿出电话打给自己的老大,和他说这事情,毕竟冬瓜这个级别的那会有洪mén真正老大的电话,而他老大也只不过比他高一级而已。

把车子开到吴美丽的大厦底下时,正好迎上下班时间,陆云青拿着一束玫瑰huā悠然的点着一根香烟,依在跑车的mén上等着吴美丽的出现。

跑车加帅哥绝对是最完美的组合,再加上陆云青穿着得体,当然,哪怕陆云青穿的像陆青一样寒酸也不打紧,毕竟他身后的那辆车子可比什么都来的有用。

下班的职员只要是雌xìng的全都频频侧目,舍不得移开那灼热的目光。

吴美丽一出大厦也看到了陆云青,看到她手中捧着一束鲜huā,想起了昨天他说的话,一颗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再看到周边同事们像huā痴一样的直盯着陆云青,吴美丽那颗心脏跳的不听使唤,本就虚荣心很强的她忽然很希望今天徐向东别来接自己。

想法是好,可事实并不是如此,还没走到车道上时,徐向东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与陆云青停在一条直线上,他并没有下车,因为他还得开一段距离吴美丽才肯上车,所以也没有注意到陆云青的身影。

看到吴美丽走了出来,徐向东兴奋的招了招手,半天才回过神来的吴美丽生硬的展lù笑容,示意他先开到老地方,也就是这条路的转变口。

吴美丽故意放慢脚步,等徐向东的车子开出去时,她才敢加快脚步,可那颗不听使唤的心脏已经快跳了出来。

陆云青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把这束玫瑰huā递到吴美丽的身前,绅士之极的开口,“能否赏脸一起吃个晚饭?”

吴美丽僵硬了一下,但看到同事那羡慕的眼光时,猛下了决心,打算今天放徐向东鸽子编个谎言让他自行回去,毕竟这帅哥的魅力可不是一般的大,昨天他那威武的模样已经让吴美丽一晚没有睡好,深深的印在吴美丽的心底,难以抹去。

已经近一年没有脸红的吴美丽在此时又恢复了那瞬间的cháo红。不得不说一句,吴美丽也是一位mí人的白领,只是陆云青别有目的,否则这种nv的他怎会看上眼,但总比与丑nv恐龙在一起约会要来的强,毕竟吴美丽穿着制服还是让陆云青有点男xìng的反应。

绅士的扶着吴美丽进车子里,陆云青坐进自己的驾驶位置时,吴美丽已经掏出电话打了出去,陆云青不用问也知道她打给谁,没过一会,吴美丽就强行挂了电话,虽然借口老掉牙,徐向东当然不会相信,但吴美丽连手机都关了,他还能有什么想法,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是等吴美丽làng漫了一夜才能找她理论。

可吴美丽忽略了一点,因为陆云青知道徐向东并没有离开,只是在转弯角处等着吴美丽上车,轻轻的扯出一个冷笑,陆云青朝着徐向东的停车的位置开去。

还没等吴美丽反应过来时,陆云青已经把车子停在徐向东车子的身边,把车窗自动放下,对着徐向东的驾驶位置喊道,“啊哟!这么巧呀,车子抛锚了?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报修?”

把车窗放下正在chōu烟的徐向东一听到侧边有人对着他说话,立马把目光移了过去,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之下,徐向东肺都快气炸了,指着把脸转过去不敢看他的吴美丽不知道说些什么,尤其是她手上还捧着一束好看的玫瑰huā,更是气的七窍生烟,差点晕了过去。

陆云青是隔着吴美丽向右边的徐向东说话,使得吴美丽的位置贴着徐向东的驾驶位置,吴美丽如坐针毡,也不是滋味,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帅气的男子把自己一下子推向了火山口,此时只有一个选择,要么大骂几句这帅哥并且推mén而出,要么与她的情人徐向东断绝关系,因为她只有一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