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俩哭了半天,忽然又互相安慰,破涕为笑!

陆青为姐姐轻轻的擦拭掉眼泪,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姐,这是我挣来的,你别骂我,我上班工作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陆晓蕾刚把手放在弟弟的脸上,正想为他也擦掉眼泪时,听到这一句话,小手顿时停在他的脸上,惊恐道:“你没上学了?”陆青赶紧说清楚,“姐,不是这样的,我这份工作只是临时工,不影响学业的!”

听到这里的陆晓蕾才大松了一口气,把满脸泪水的弟弟擦去泪水,点头说:“你一定要好好把书读好,将来妈还得靠我们好好的照顾。”

陆青吐在嘴边的话都又吞了回去,此时陆青真的没有勇气把自己已经转到了天成大学学习的话说给她听,只好以后再慢慢与姐姐解释了。

“姐,把东西先放好吧!”陆青赶紧把话题转移,他实在不想继续扯这方面的事情,到时真怕姐姐又伤心痛苦。“嗯,我来帮你拎点!”陆晓蕾从弟弟手中接过一大包东西,忽然想到了问题,开始斥责道,“这么贵的衣服你怎么也敢买,怎么不把钱攒下来!”

陆青被骂的连话都不敢哼声,但姐姐看到弟弟一副受教的样子,心疼道:“没关系,这店我去过,我们现在去把衣服退了,你把这钱留着做生活费!”

陆青现在身怀五百万,哪会缺钱,但又不敢把这巨款告诉姐姐,到时姐姐逼问原因,自己保证哑口无言,到时姐姐就会误会自己去做坏事得来的。

还不如多呆一段时间,到时也有了借口,毕竟在大城市里发展绝对要比在县城里发展快了许多倍,时间越长,姐姐就更容易相信。

无奈下,陆青只好陪着姐姐原路返回去退货了。

来到这家专卖店,营业员笑容满面的打着招呼,可一看到陆晓蕾,她们惊呆了,这不就是前几天那个帅的掉渣的男人的女朋友吗?怎么今天又她又换男朋友了?还是另有隐情?这原班人马的三名营业员在心里做着无数的假想。

一听到他们竟然是来退货的,三名营业员立马不高兴了起来,每个月的业绩她们可是有提成的,如果完成了指标还有奖金的,这么一笔不小的单子要是被退了,不仅对完成业绩有大影响,对自己的腰包也有不少影响。

“小姐,这衣服要是没有质量问题我们是不退货的!”个子最高的一名店长最终走出来接待了她们,心中开始想着,他们俩是什么关系,看他们一副亲昵的样子,关系绝对不简单。

陆青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任由姐姐发话。

陆晓蕾并非无理取闹的人,但小发票上明明写着七天之内只要没有损毁可以无条件退换,自己家非常需要这些钱,虽然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把小发票递了上去,认真道:“发票上写的很清楚,在七天内可以无条件退换的。”

店长被说的毫无办法,因为老板的确规定过,只要不是恶意的,完全允许顾客退换的。这时站在旁边一名里面最漂亮的营业员走到店长前不满道:“谁家店里的发票不是这样写的,但只要衣服没有质量问题我们是不给换的!”

这名营业员最后认定陆晓蕾与这名男子是恋人关系,而与上次来的帅气男子是情人关系,一想到这,这名营业员lù出了鄙夷的目光。

陆晓蕾也是个不服输的主,只要自己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自己的确需要省下这么一大笔钱,再次理直气壮的要求退货。

这下可把这名营业员惹火了,这名长的还不俗的营业员当场揭人家短道:“小姐,我看你上次陪男朋友来这的时候倒很爽快嘛!今天怎么如此不讲理了!”

这营业员说完后就直盯着陆青,想看看他的表情到底会如何,可她失望了,彻底失望了,因为陆青除了稍稍一愣,竟然还带着一丝喜悦,这让所有营业员怎会不震惊,难道他不是他的男朋友?三名营业员又找不着方向了。

但陆晓蕾却真的怒了,“你们能不能别瞎说,上次来的人只是到我们店里吃饭的客人而已,他不是我男朋友,请把衣服退了吧!”说完后陆晓蕾直接把衣服全放到了收营台上。

就在这时,外面一辆250CC本田摩托车停在了专卖店的门口处,一名嘴里还在叼着一根香烟的帅气男子连脚撑都没放下,只是把没点燃的香烟点着后开始吸着。

男子很帅,有一米八二的样子,与恶魔陆云青差不多身高,如刺猬的头发全被定发水给弄的像被雷劈了似的,但不能否让,这造型很吸引眼球,也很时尚,尤其是这刺猬头还被染成了火红sè,更是刺眼。

男子没有把车子熄火,往店里喊道:“小陶,怎么还没下班呀?”

被叫作小陶的女子也就是专卖店里长是不俗的这个营业员,而开着本田摩托车的男子就是她的男朋友,小陶看到自己在社会上hún的男朋友已经来接自己下班了,顿时底气十足,对付像陆青这种角sè,只要一吓唬就能让她们老实把东西全拿回去。

想到这,小陶也想在同事面前显次威风,回喊道:“冬瓜,有个客人硬要退货,我没有解决好就不能下班。”

冬瓜把还剩一大截的利群香烟给吐了出来,“MB,没事退什么货呀!真误事!”骂完后,走进了店里,来到小陶的身边,指着陆青两人问道:“是你们俩要退货的!”

陆晓蕾看了冬瓜一眼就决定把衣服拿走,因为她知道自己惹不起,冬瓜染着一头的红发,脖颈处带着一根粗大的铁链子,敞开的衣领处有明显的一个纹身,而这男子的身板又结实,这种一看就是hún社会的人陆晓蕾绝对不敢多事。

听到冬瓜不爽的语气,陆晓蕾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们要退货,现在想想退货也tǐng麻烦,算了,我们不退了!”

小陶得意的笑着,能达到这目的对于小陶来说也的确有了面子,可冬瓜却不这么样想的,看了一眼这两人的穿着就知道是个老实的主,再加上那一身衣服还不如自己脚下的一双皮鞋昂贵,更加不屑。

“你MB的,没事来这消遣我女朋友是不,没钱就别来这里买东西,想要做婊子就别想立贞节牌坊。”冬瓜对于骂人那绝对有一套,骂的也很舒坦,但店长却并不认同,毕竟人家也是这的顾客,吵起来可影响业绩,可这冬瓜是社会上的hún子,店长也不敢站出来多嘴,生怕得罪了他。

陆晓蕾知道自己姐弟无依无靠的,被骂也是常有的事,只是不是骂自己的亲弟弟,自己被骂骂也是能忍住,只要没伤害到弟弟就行,也不敢吱声,只是连连道歉,把收营台上的衣服拎了起来。

陆青最觉得自己亏欠的就是母亲和姐姐,看着已经消瘦不少的姐姐就知道她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打工已经吃尽了苦头,如今自己不管是实力还是家底都有能力让姐姐过上幸福的日子,完全没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样被骂不还口被打不还手的地步。

把姐姐拉到一旁,夺下手中的衣服,放到地板上,随后,一个巴掌当场甩了出去,“啪!”的一声,极其响亮,就连从店外走过的行人都能听到这一声巨响,这名叫作冬瓜的húnhún连挡都来不及就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五道深深的红sè指印清晰的印了出来,可见陆青真的怒了。

对于这种社会上的渣滓,陆青绝对不会有什么手软之说,尤其是得罪了自己最亲的姐姐,每个人都会有点自sī,陆青也不例外,只要不是得罪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外,本xìng善良的陆青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冬瓜完全被这一巴掌给抽傻了,而三名营业员全部张开了大嘴,尤其是冬瓜的女朋友小陶更是用手捂住大嘴,连叫都叫不出来,可见陆青这一巴掌的确用了不少力气。

最震惊的绝对不是他们,而是陆青的姐姐,知根知底的姐姐被弟弟这惊人之举给吓的心脏都快跳了出来,可一看到自己的弟弟站的笔直,大手轻轻的握住自己,本想说些什么的此时却什么也忘记了,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好弟弟,此时的弟弟雄伟如山,卓立于陆晓蕾的身前,有如天上下凡的神兵,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让陆晓蕾有了无比的信心,而这信心全来至于眼前的亲弟弟。

“你有种就再骂一句!”陆青平静的开口说道,可就是这么一句很平静的话,把冬瓜拉回了现实,从hún进洪门后,他就再也没有受过别人的鸟气,今天可好,自己还没动手,反倒被这么一个不知来路的小子给抽了一巴掌,还是当着自己女人的面前抽的。

这一口气让冬瓜如何能咽的下去,连最起码的冷静也失去了,也没去想想自己连人家如何出手都没看清,可见两人的实力差距可不是相差一星半点,而是十万八千里的遥远。

“MD,洪门帮的你也敢打,看你小子是活腻了。”刚骂完,连拳头还没有砸出一半,已经一脚被陆青给踹出了老远,直接撞到了挂衣服的铁架子上,撞的架子上的衣服掉了好多件,而庞大身躯的冬瓜又把撞掉下来的衣服给磨坏了两件,原本整齐的店面布置立马乱成了一团。

冬瓜虽然没有划入洪门帮的精锐队伍中,但能加入洪门的húnhún在哪不是吃香喝辣的,本就不是什么好货sè的冬瓜立马被陆青jī起了凶xìng,卸下铁架子上的一节铁管,对着陆青就抡了过去。

陆青的身手哪是冬瓜所能对抗的,一个矮身轻松躲过这一抡,抓住他的手腕,一拉一撞,再把手一放,冬瓜整个人就被撞飞了出去,又撞倒了身后的一个铁架子,连同一排的崭新的衣服遭殃。

店长看到店里被砸成了这样,要是让他们俩跑了,这些损失可都得她来负责呀,赶紧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大区经理,一个是报警打给公安局的。

被这么一撞的冬瓜想爬起来都难,连试了几下都没能爬起来,虽然冬瓜外表看起来不流血不破皮的,但冬瓜知道自己好像有一条肋骨都被撞断了,不说多,躺个三五天是最起码的。

而小陶却被吓的不敢前去扶自己的男朋友,毕竟与他相识也才不到半个月,也就是图他hún的比较好才答应做他女朋友的,要说到感情有多深,那估计还不如一碗牛肉拉面来的实在。

陆青也知道自己发泄完后是应该善后,没有强行离开,也无需这名店长阻拦,自己紧握着姐姐的手,安慰道:“姐没事的,没怎么伤着他,大不了赔点医药费和损坏的几件衣服,反正我这个月发的工资可不少,能付的起的。”

姐姐陆晓蕾的确被吓坏了,这种场面她真没体验过,要说有也只有上次和恶魔陆云青去肯德基吃东西时有过,那一次他同样的把一名高大的男子打倒在地,想想此时此刻,自己的弟弟竟然也是如此强悍,顿时心乱如麻。

警车在店长打了五分钟左右直接开了过来,红蓝相间的警灯闪烁在快停止营业的商业街上,显得特别的耀眼,从警车里直接下来了两名警官,一男一女。

对讲机响个不停,高大威严的男警官与一名长的不错的女警官并肩的走了进来,男警官一进店门就开口道:“谁报的警!”

“我!”店长赶紧从收营台里走了出来,老实的站在警察面前,看到他们能及时的赶到,她的心都宽了不少。“把事情详细的说一遍。”还是男警官开口寻问,而身边的女警却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录着口供。

店长把经过的所有细节全说完后,大区经理已经刚好赶到,店长又得在旁重新讲述一遍给大区经理,店长并没有扭曲事实,因为这种情况她不敢帮谁,还不如把事情全推到他们俩的身上,否则自己这个店长位置也会不保。

男警官听完店长的陈述后,走到冬瓜的身旁,看了两眼,尤其是他xiōng口处的纹身,那是洪门的独有标志,关心道:“能爬起来说话吗?”

幸好冬瓜没有什么命案的案底,否则冬瓜非得把这个店长给砍死,没事报什么警,还好一看是陆警官和实习警官肖红,不是说冬瓜与这两警官有多熟,而是这两警官在这一地带很有名,陆警官是出了名的怕事,而这实习女警肖红是出了名的喜欢找事,也就是所谓的非得弄清为止。

冬瓜躺在地上,坚难的开口:“叫救护车吧!我快tǐng不住了!”

陆警官看了冬瓜两眼,虽然不知道他伤在何处,但的确像是不行的样子,只好帮忙叫了救护车,肖警官录完口供后,来到陆警官身边,“是不是先让他们能否sī了,不行再带回局子里去,对吧?”

陆警官点了点头。

肖警官来到陆青的身前,开口道:“你是否知道自己的行为属于恶意伤人,并且损坏了店里的财产。”

陆青点头道:“嗯,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我可以把打坏的东西全额赔偿,至于那人的医药费我也可以拿出来。”肖警官没有想到这人这么好说话,可听那营业员的口供,似乎很凶残样子,这不明明是在抵毁人家吗,把目光移到了店长的身上,吓的她退后半步。

其实店长还真没有多大的夸张,事实上也的确是陆青自己先动手的,并且下手也不轻。

而陆青的想法很简单,为了维护自己姐姐的尊严他愿意承担一切责任,赔钱没问题,哪怕被拘留陆青也不会反抗,因为的确是自己先动手打人的。

这时肖警官又问这刚赶来的大区经理道:“请问你愿意接受这种解决方案吗?”

大区经理当然是能少事就少事,人家都提出赔偿了,自己还能怎么样,拿出计算机算了一下,点头道:“没问题,但他得现在赔偿六千元现金!”

陆青不等肖警官的再次追问,从怀里掏出银行卡,态度良好,“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刷卡给你。”别说大区经理不相信是这人把店里砸成这样的,就连三名营业员都有点不相信是站在眼前态度良好的陆青所为。

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她们也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