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会爆发一章节,并且每日会直接把两章节并在一起发出,否则一章节字数过少,脸红中。WWw。qUAnbEn-xIaosHuo。Com还有,以后我会尽量少向大家要什么推荐票之类的,仔细想想,看小说尽量就要无广告,祝你们阅读愉快。

离开小区的时候,陆青的口袋里多了一张工资卡,陆青没好意思问人家多少钱,人家发多少就拿多少,总不好意思说少了吧!

虽然杜夫人嘴上说少,但陆青还是相信她发的工资绝对不会低于一千。

陆青走到一家工商银行里的ATM机,排了一会儿队,轮到陆青时,陆青把卡放了进去,输入杜夫人给自己的密码,查一下余额时,陆青有点看不懂。

可排在陆青身后的一个女人眼可尖了,看到一后面竟然有七个零后当场抽了过去,保安立马跑了过来替她叫了救护车。

陆青也是一愣,直到服务超时卡被吐了出来时,陆青才敢相信杜夫人竟然发了一千万给自己?拿着卡又查了一遍,确定后,把卡取了出来,没有先转帐给恶魔陆云青,而是打电话给了杜夫人。

杜夫人似乎早已猜到陆青会打电话过去,很快就接听了电话。

“杜夫人,刚才你发错卡了,这张不是给我的!”陆青一边说一边往回赶。

“没发错,这张的确是给你的,里面的一千万你先收着,这是发年薪。”陆青听到杜夫人说是发年薪怔了下,但就算发年薪这个数目也足够吓人的,又开口说道:“杜夫人,我怎么能拿你这么多钱,我现在把卡帮你送过来!”

“你先收下吧,做保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又要受气又有生命危险,像你这种身手,到哪都是这个价钱,你放心的收下吧!”杜夫人说的虽然有点夸张,但以陆青这种身手其实近百万一个月还是低的了,前提是他的隐形要公布出来。

当然,就算他隐形技能不要公布,像陆青这种黑豹特警队的副组长做别人的保镖拿这个工资也并不离谱。

几番下来,陆青也只好授受这个事实,又跑到刚才的银行里把一半的钱跨行转进陆青的帐户里,就这样,陆云青的帐户里又多了五百万元。

拿着如此巨大数额的银行卡,陆青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和姐姐,还有楚云姐。忽然,陆青想给她们一个惊喜,打算在这里买一套房子,让她们住的更加舒服,想到这,陆青忍住心中的狂喜,暂时不打电话给母亲知道。

取了几百元放进口袋里,陆青回去把杜夫人为自己订的五星级饭店给退了,希望这样能为她省下一点费用,走出饭店,陆青掏出电话打给了姐姐陆晓蕾。

陆晓蕾接听到是弟弟的电话后,心中喜翻了天,当问到他是不是已经进了北大时,陆青吱唔了半天不敢回话,姐姐忽然感觉有点不对,语气加重了点,“你要是再不说,姐生气了!”

陆青最怕的就是让姐姐生气,赶紧深吸了口气,低声道:“姐,你把地址报给我,我等会到你哪和你说。”陆晓蕾一听这话,那还能平静,这句话不就意味着弟弟已经到了自己这里来了,但一想到这城市里也有几所重点大学,心中稍安了点,毕竟谁都有心中的梦想。

难怪这几天母亲说弟弟早已经出去了,原来他害怕家里人骂,可又想来读这里的大学,语气又缓和了点,把地址告诉了弟弟后,继续上班工作。

陆青有点搞不明白,为何姐姐一听自己要去找她语气一下又缓和了,难道她会错意了?

陆青心中没底,跑进专卖店帮姐姐买了三套衣服,连鞋子都帮买了二双,拎着大包加小包东西走到姐姐的店里。

看了看店面的招牌,果然是春阳小饭店,陆青站在门口,就有一名服务员上前问道:“先生请进,里面还有位置!”陆青赶紧道出来意,这名服务员明显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长的很清秀的男孩竟然是晓蕾的亲弟弟。

兴奋的放下手中的活,跑进厨房间里叫同事陆晓蕾去,老板看到雪梅这服务员干活倒不咱勤快,叫人倒如此积极,心中有点不满,要是再犯错的话估计老板得扣她工资,人家的弟弟她jī动什么,老板实在想不通。

正在洗碗的陆晓蕾一听到同事说自己弟弟就在门口时,jī动的连手中的一个盘子都打碎了,有二年没回家过年的陆晓蕾已经十分想念自己的弟弟与母亲,可自己这微薄的工资又要供养弟弟读书又得存点钱为弟弟上大学,如果还每年都回家,弟弟的大学费就算再去借一半也凑不齐。

手中还留有许多泡沫也没来的及擦去,就冲出了店里,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亲弟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时,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脚不听使唤的奔了出去。

陆青也是如此,狠狠的紧抱着这个有点瘦弱的姐姐,眼前一片模糊,而姐姐却已经支持不住,哭的不成*人样。

“姐,我好想你!”这简单的一句话,压在陆青的心中已经有好久好久,姐姐真的很辛苦,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全是她一人用这瘦弱的双肩肩负着一切。

她只是一个女孩呀,只是一个比陆青大二岁的懂事女孩,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却要挑起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一个破碎的家庭,这是需要何等的毅力,这要吃多少的苦头,而这一切,陆晓蕾一做就做了好几年。

两姐弟可算是哭的昏天暗地,老板绝对不是个善主,但谁叫来找的是陆晓蕾的弟弟,这个服务员老板可是不敢太过份,老板甚至还得讨好她,万一哪天,那个有钱的公子哥又来找晓蕾出去玩,好处自然少不了自己的,所以老板竟然主动的放了陆晓蕾两天假。

陆晓蕾拉着弟弟的手,泪流满面的摇着头道:“老板,没关系,我马上进去工作。”

老板故作大方的摇手道:“晓蕾呀!你放心好了,你在店里也干了好多年了,这两天是额外让你休息的,不会扣工资的,放心去吧!”

雪梅站在老板身后猛给陆晓蕾打眼sè,意思就是,让她赶紧答应,这种事情不答应就是你傻,难道还跟这种抠门的老板客气个啥。

陆晓蕾看了看雪梅,最后点头,老板哭笑不得,第一次发善心放人家假期还像求人家似的,要是那个公子哥再也不来找她的话,估计这些投资全得打水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