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听我说!她是我女朋友,我俩只是闹别扭吵了一架而已,你们谁要是还敢出手捣乱的话,我绝对不客气!”忽然听到陆青的大喝之声,吓退了半步,一听到两人竟然是情侣关系,顿时一阵惊愕,把目光全移到这个当事人身上,只要梦旋稍加摇头,这个sè胆包天的小伙子保证要引起一场百多人大战一人的壮观场面。wWw、QuanBen-XiaoShuo、Com

梦旋没有想到母亲的这名保镖应变能力竟然如此了得,此时她哪还敢摇头,到时受伤害的可不仅是他,连同自己也带了进去,只好配合一下陆青的谎言,歉意道:“对不起,刚才的确是我们俩闹了别扭,现在我气也消了,大家就放过我男朋友吧!”

梦旋的演技真的很不错,表情逼真,看的围众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几名男子一脸失望,最后所有围观者只好骂的骂,走的走,该干嘛的干嘛!

只是在围观的最外一层有个不一样的围众,她是一个女孩,年纪与陆青差不多,一米六八的个子,很漂亮,一点都不比梦旋差劲,甚至还比梦旋多了一些别样的气质。

她梳着一个马尾辫,戴着一副索尼耳机,可这女孩的表情从最先的狂喜到瞬间的紧张然后又到此时的悲痛万分,这一连串的表情反应全因被围困在中央的陆青牵动着。

女孩听到男子的最后一句话时,整个人连退数步,差点跌倒,而脸sè变得难看之极,眼泪在此时已经难以阻止它的滑落。

女孩在转身之际还是忍不住的朝陆青望去,深深的望了一眼,捂着想要大哭大喊的小嘴拼了命的反方向的朝着地铁里跑了进去,只留下那一道瘦弱的身影。

女孩跑进了地铁站里,一摊开手时,才发现手中已经有了血丝,鲜红夺目,可这并没有什么,最主要还是这牵挂已久的心竟然痛到了难以承受,呼吸随时都要停止似的,到了此时女孩才知道,原来他为何一直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因为他有了他的相好。

但曾经的点点滴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女孩的内心深处,女孩只会一直的等他,虽然现在梦已经破灭了,但女孩还是会在黑暗的角落里静静的为她祝福。

陆青在女孩转身之际,就像心灵相通似的,内心深处猛的被扎了一下,很痛,陆青赶紧寻着那一丝感觉望了过去,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背影呀!是她吗,真的是她吗?陆青有点不敢相信,直到女孩已经向前奔去的时候,陆青才懂的迈出脚步。

只可惜,还有大半未退去的围众把他堵的死死的,陆青痛苦的站在原地,望着那渐渐变小变模糊的身影,陆青的双眼也开始模糊,哪怕在众多陌生人的面前,他也滑落一滴悲伤的泪水,不管有没有人看见,他都没有去擦掉眼角的泪痕。

在这一时刻,梦旋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她看到了陆青的不同之处,她觉得这名保镖的确有他的魅力所在,难怪母亲如此看重,他很机警,身手又强悍,最主要的还很痴情,她也同样的望着那个女孩的离去,看到陆青的悲痛,梦旋第一次生出了愧疚感。

当然,也只是那一瞬间的愧疚,毕竟以梦旋的身份怎会对陆青有太多的歉意。

“无聊,回去吧!”梦旋算是妥协,在那关键的时候,梦旋才知道这名保镖有多么的重要,拼死了在护着自己,这一点来说,他很称职。

陆青抬着头望向天际,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那双眼通红,许久,连梦旋叫他数声他都没有听到,直到梦旋发火推了他一把才把他拉回现实。

“对不起!”只说了这一句话,陆青就开始闭口,拖着沉重的步子如行尸走肉般的与梦旋回到小区里。

直到进了小区,陆青才收拾好情绪,毕竟现在是在别人家里,陆青不想把这不良的情绪带给别人,影响别人的心情,梦旋时刻在注意着他的表情变化,看到这里,她也陷入了深思,想到了一些不应该想的事情。

“你们去哪了,再晚一会儿,我就得一个人开饭了!”虽说杜夫人表面责怪,但心底并没有什么不开心,反倒希望两人多相处会。

杜夫人从厨房里端出来了一锅的水饺,先不说这水饺好不好吃,可就看这个水饺的造型也能想像到水饺绝对不会差到哪去,每一个水饺都被做的很精致,皮很薄,被煮了后有点透明,连里面的馅也能看清,可见手工是何等的了得。

杜夫人包了三鲜馅和牛肉馅,三鲜馅里还夹有竹笋、水发海参和猪肉,再加了不少的佐料,吃起来口感极佳,让人回味无穷。

至于牛肉馅当然也不会差,照样吃的让人不想停嘴,牛肉去净筋膜,被绞成细茸,又用了嫩肉粉、料酒、还有姜汁等一堆材料,最后加萝卜粒、鸡蛋液搅拌在一起,这种繁杂的工序做出来的水饺怎能不好吃。

“味道如何?”杜夫人自己倒没有吃几个,看到猛吃特吃的陆青就开口问道。

陆青是真的饿了,从早上离开五星级饭店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不是他不想吃,是他身上一毛钱都没有,想要吃饭就得跑去饭店里吃免费提供的食物。

陆青抛开了情绪,尽量不去想那个女孩,只是尽情的吃着,只有让自己不停的做着别的事情,就能减少一分疼痛。

听到杜夫人的回答,陆青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有点失去了礼节,只顾着吃却没忘记这不是自己的家,可嘴里的这个水饺却刚入嘴,想要回答却又说不出话,只好把整个水饺吞了进去,烫的陆青连心窝处都快被烧焦了似的。

看到如此场景,本有点闹别扭的两母女忍不住的掩嘴偷笑,在这一时刻,气氛才有点感觉,“慢慢吃,别噎着!”

“不好意思,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水饺,杜夫人手艺真好!”到了此时,陆青才回答了杜夫人的话,脸都有点红了。

“喜欢吃,以后常来就是,我有空就烧给你们俩吃!”

梦旋很想不通,一个保镖有必要如此对待吗?但看到这名保镖也并非那么讨厌,也就不顶嘴了,再加上他还有点可爱,梦旋觉得还能接受,反正最近心情不怎么好,有这么一个人陪着,又可以逗逗他也是种消遣和乐趣。

陆青很感动,也没有做作,点了点头,“谢谢杜夫人!”

这一晚餐也算吃的其乐融融,三人到了最后也是有说有笑的,把站在门外守护着的两兄弟差点气吐血,两人站在外边连饭都还没有吃上一口,这个新来的陆青倒好,不仅把自己的地位抢了去,就连这种待遇都能被他碰到,真是走了狗屎运。

饭后,陆青本要帮杜夫人一起洗碗整理,但杜夫人没有让陆青动手,她来这里本来就是希望自己多动点手,否则叫个保姆过来什么事也解决了,但那样一来就失去了意义。

“梦旋,以后如果要单独出去的话,把陆青带上,他的能力我很放心!”

听到母亲郑重其事的交待,梦旋又想起了好友刚惨死不久,想想有这么个强悍的保镖跟在身边,的确安全了不少,点了点头,心中同时想到,要是再碰到那个恶魔的话,有这保镖在旁,一定能把他给打残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