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跳也行,咱们商量个事?”陆云青不想费太多的口舌,直接开门见山道。wWW!qUAnbEn-xIaosHuo!CoM这下子,中年老板有点清醒过来了,毕竟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又是这么的年轻,这点反应能力还是具备的。

打量了陆云青一番,又灌了一大口,但这一口并没有麻醉他的大脑,相反,他倒更加清醒,嘲笑道:“别在这装了,还不就是怕我跳楼后你捞不到钱才来这里装好人的吗?”

陆云青知道他误以为自己是高利贷的人,也不以为意,继续开口道:“我绝对和你素不相识,我只是对你公司有兴趣,如果希望你的公司再重整旗鼓的话,我可以帮你。”

看到又想嘲弄的中年老板,陆云青打断他的开口,继续道:“我不是来做慈善事业的,我只能算是个商人,我是要从中捞到足够的好处的,要是你没有这个能力挣回我的本金的话,我立马走人,全当我没来过。”

“你谁?”中年老板听出一丝陆云青的真诚,想也没想就开口寻问陆云青的大名,希望他有这个能力。

“你别管我是谁,我只是个想挣钱的人而已,要是不相信的话,我立马转帐三百万给你先摆平高利贷。”陆云青从怀里掏出手机,一切都准备就绪。

中年老板又吹了一口手中的白兰地,这一次没有让从嘴角处溢出的酒水滴到白色衬衫上,而是用手轻轻的抹去,双眼恢复了点清澈,重新再打量了陆云青一番。

看到陆云青这一身极为考究的衣服,又看到陆云青故意握在手中兰博基尼的车钥匙,这种跑车钥匙当然不是普通钥匙的造型,有点像小的摇控器似的,再加上钥匙上刻有兰博基尼那一头牛的独有标志,更是确定了这车的尊贵。

“好,我相信你,你现在立马转给我三百万的话,我就走下来和你好好的谈谈!”随后中年老板报了一个帐号,陆云青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直接用iphone手机在网上直接转帐给他所报帐号三百万元。

没过一会,中年老板的裤袋里震动了一下,老板不用看也基本相信了,但他还是确定了一下,果不其然,手机上有了绑定帐户发来的信息,确确实实的增加了三百万元现金。

这一场引起**的跳楼自杀事件最终以跳楼失败告终,而刚赶到的一切救援队只好白忙活一场。

中年老板赶走了上来凑热闹的员工们,和陆云青坐在天台上商量着一些事情。

“把你的情况说一下吧?”陆云青直接进入主题,今天他可没多少时间给他消耗,两人全坐在天台的台阶上,陆云青的心思却转在怎样快点弄到钱,否则没弄到更多的钱,这三百万很有可能就得打水漂。

说到这,中年老板的表情明显不自然,但还是抬起有点颓丧的头颅,望着天边道:“流水公司本来很风光的…”陆云青直接打断,不耐烦道:“说有用的话,我等会要外出一个星期左右,没多少时间陪你在这消耗。”

陆云青就要给他紧迫的时间感,让他想办法先撑住一个星期,等下次自己变身回来,立马得去弄资金给他开始周转经营。

“公司的全体员工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有些员工已经离职了,有些都要去劳动局告我,你说我能怎么办?”中年老板说的陆云青头皮发麻,三个月的工资没发,按照他这公司的规模估计得三千万元,还有他欠下的债还没有算。

陆云青才知道,想要接手这个千疮百孔的公司还真有压力。

“你还要多少资金才能把这公司重新运转?”陆云青问了个最关键的问题,然后直盯着他的表情,陆云青对经商的事情并不内行,毕竟还第一次有这想法,所以不得不小心谨慎,否则到时血本无归就痛苦了。

中年老板大致算了一下,有点难以启齿道:“如果光是公司的正常运转,给我六千万勉强能行,可是我还有二千万的高利贷没还,这三百万只能还利息,没过半个月他们又得找上门来。”

陆云青大叹倒霉,自己刚好的八千万没想到竟然就被那该死的老头给弄了过去,否则也不至于如此棘手。

“你还能顶多久?”陆云青问的是他还能控制好员工们的情绪吗。“要是我出面的话,估计不超过三天,如果有你在我身边,应该能稳住个十天半个月的。”

“很好!咱们现在就去!”陆云青站了起来。

然而中年老板却没有站起来,疑惑道:“为何看中我的公司,实话告诉你吧!这公司与当初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我怕你要亏空。”

本想到时独吞的陆云青忽然觉得这人还不错,看了他一眼,认真道:“这样吧!你直接把公司转卖给我,然后再帮我运营二年,二年过后,随便你去留。”

中年老板也认真起来,虽然公司亏空很严重,但能看到自己创造的公司再有辉煌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提出条件道:“这倒没问题,不过你得替我还清所有外债并且给我盈利后的百分之二十。”

“成交!”只丢下这两个字的陆云青走出天台。

两人现在早已经成了所有员工的谈论焦点,尤其是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陆云青,竟然被他莫明其妙的救下了本想跳楼自杀的老板,这让员工们又有了一丝希望,只要人没死,拖欠下的工资就有希望。

老板不需要通告,所有人就已经跟在他的身后,这样倒省了陆云青不少时间。

老板没有选择高层人员平常开会的会议室,而是直接在办公的地方开起了紧急会议,底下员工很激动,很期待这个忽然又不想死的老板能给他们一个有力的说法,一个能说服自己继续做下去的说法。

老板手中白兰地当然不可能还拿在手上,用冷水洗过一把脸的他的确很有上位者的气势,不管他现在如何失败落魄,但那不可被模仿的领导风范的确很认人心折。

习惯性的清了清嗓音,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眼神环顾一圈,看着全是激动的眼神,老板相信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哪怕不跳楼自杀,估计也得被这些员工给吵死、烦死。

“你们工资全有着落了!”说到这,中年老板停了下来,因为他相信这一句话比什么都来的有效果,也能止住下面一群员工的杂吵声,果不其然,中年老板的这一句话非常有效果,全部愣了一会,脸上的表情有明显的变化。

“我的确没有资格说这一句话,但为了大伙的工资能有所着落,我已经把公司转手给我身边这位年轻人了,他叫陆云青,也是你们以后的老板,现在由他来说几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