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并不是想隐瞒你,而是现在真不能说,但我敢向你保证我与这组织绝对没有任何关系。WwW、QunabEN、coM”陆云青还真差一点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她,可一想,这事要是说出来,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谁听到自己男人只有生命的一半,谁不伤心透顶。

周雅欣听到他的保证,心里宽了许多,可聪颖的她当然还想到了别的,很有可能自己男人与这个世界头号神秘组织有不可告人的仇恨。

周雅欣听到这这个组织也很恐惧,但她并不害怕,只要能为自己的爱人做些有用的事情,她就有勇气去面对一切。

“刚好你要外出一个星期,趁这一个星期里我去趟埃及,如果有所发现我会打电话给你!但今晚你能不能还像早上那样对我!”说到后面时声音如蚊子般细小,整个脸颊也是火烫,要不是陆云青耳聪目明,估计还真没听出来。

陆云青今晚哪能陪她,但陆云青也有办法,点头道:“行,那我们早点睡吧!”

今天注定是陆云青最为悲叹的一天,看着被他自己剥的像小羊羔似的周雅欣,可陆云青偏偏吃不了,只能上下其手,这种明明欲火焚身,可偏没办法发泄的事情真的很难受。

两人搂的死紧的抱在一起,在被子里有说有笑,虽然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可已经到了这一地步对于周雅欣来说已经和突破没有什么差别了,幸好周雅欣还没有尝过那种**的滋味,要不然以她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非得天天缠着陆云青不放。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陆云青轻轻的施放出一丁点电流,大手慢慢的游弋在她的几处穴位上,不一会儿,周雅欣就挂着一脸幸福的表情睡了过去。

陆云青把衣服换好,脖颈上的坠子也摘了下来藏放好,走出房间来到大厅里正想关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时,忽然他想看看自己恶魔临时工的网站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外站的浏览量都快突破十万点击,陆云青虽然不怎么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接到单子,但还是习惯的输入一长串复杂无比的密码,点进主站。

一条醒目的信息映入陆云青的眼前,看了一下时间竟然发布了还没有到二个小时,这是一条会员信息,也就是说已经成功的有人办了一张会员,并且发布了一条任务。

陆云青看了一下,这名顾主要自己去杀他的妻子,时间真是今天晚上,而他直接汇了五十万给陆云青,要求只有一点,那就是不能暴露顾主的身份。当然,这个要求说了似乎等于没说。

陆云青看完地址后,把电脑锁定,虽然只是五十万的酬劳,但陆云青知道想要接大单子必须要把名声打响出来,否则不可能有大笔单子给陆云青接手的。

幸好的是,这笔单子在本城,要不然以陆云青只剩下个把小时的时间还真没办法及时完成,越快完成对名声可越有利。

从大脑中的GPRS定位系统找到位置,陆云青如夜间中的幽灵一口气跑到地址上的一处公寓,公寓也不高,全是十六层的样子,而陆云青的眼神直盯着六楼的阳台。

此时顾主已经出差,他提供的信息就是六楼正在家酣睡的妻子。

陆云青顺着下水道管往上爬去,动作尤为敏捷,从阳台处轻松的爬了进去,当然,就算阳台处安有防盗门,陆云青也是轻而易举的攻破闯入。

陆云青手中轻拿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从客厅里悄俏入室,果然,有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子姿态不雅的睡在**,长的很清甜。

陆云青走到这女子的床前,女子只有二十四岁左右,睡的比较死,右手平放在胸前,陆云青拿着匕首正要往她脖子抹去时,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无名指上为何没有戒指?陆云青立马收起匕首,留意了一下房间的布置,果然,他找到了原因,因为这个房间的布置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已经结婚的家庭布局。

陆云青立马警觉,这分明就是一个陷阱,虽然愤怒不已,同时更加仔细的观察房间里是否有异样,果然不出所料,陆云青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个黑黑的小点,仔细一看原来是个袖珍形摄像头。

陆云青在心中冷笑,他敢百分百确定这名顾主就在附近,只要陆云青一离开房间,他就会进来取走摄像头,而后面的事情自然不用说,铁定是想敲诈自己一笔,陆云青真觉得好笑,第一笔单子竟然就接了一桩陷阱的单子。

陆云青跑进厨房,把煤气全打开,等了几分钟后,陆云青从阳台翻了出去。

果然,没出几分钟,悬挂在阳台处的陆云青听到房间里有极小的动静,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顾主已经走进了房间。

顾主推门而入,一进房间竟然有股浓浓的煤气味,警觉性很高的他愣了一下,但看到房间门大开,心中释疑,心想:这招不错,杀于无形,用煤气毒死比什么还来的安全。

就在他赞叹之际,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已经架在他的脖颈前,“敢动分毫的话,立马让你人头落地!”陆云青没有想到这名顾主竟然只是个黑瘦的高个子,而且反应力极好,要不是陆云青早有准备,估计还真被他察觉。

可就算被他察觉也是无用,以陆云青的身手只是稍费点力气而已,但这样一来,陆云青的时间就不够了。

“大哥,放了我吧,有话可以商量!”黑瘦男子看到这种情况当然知道计谋败露,知道装傻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还不如早点摊牌或许更加有用。

“打算敲诈我多少钱?”陆云青把匕首紧了紧,只要稍微再用一丁点力道,脖颈处就得有一条血线。

“大哥,你别误会,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想要自保,万一警方查到我身上,我才会把这资料交出去!”高瘦男子赶紧解释。

“想要活命吗?”

听到有活命的话,高瘦男子当然开心,想点头又怕匕首误伤了自己,只好轻轻的开口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