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加一下群吧,有什么意见也好让老鱼及时改进,再说,如果群里人多了老鱼打算出一套完整的奖励制度,希望大家踊跃参与。WwW。QuanBen-XiaoShuo。cOm

吃饱喝足了,陆云青的气可又来了,本来兜里揣着近亿的家当,现在可好,就剩下几百万了,想买套房子都不可能了。

这里的房价真不是一般的贵,就陆云青租的这套房子,就光是空房子就得四五百万,至于装修到这种级别,你兜里要是没有个七八百万,还是继续攒钱吧!

本答应周雅欣买一套房子的,现在只能当做没说过,更希望她忘记这件事情。

可吃饱后的周雅欣一脸坏笑的盯着陆云青,盯着他发毛,心中打鼓,“干嘛这样看我,我的帅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周雅欣走到陆云青的身边,亲热的挽着陆云青的手臂,嘻嘻笑道:“你昨天答应我的事情还算数不?”

陆云青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房子的事情,可偏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刚在心里祈祷的事情,没过几分钟就发生了。

陆云青想到今天是最后一天了,等过了十二点就应该是脱胎换骨技能结束的时候,他忽然有点担心周雅欣的安危,要是在以前他绝不会管别人的生死,可如今观念一变,他觉得有必要保护自己的爱人,还是尽量早点买下一套只有他们俩人知道的房子。

“这样吧!我答应你在一个月内买下一套属于我们俩的房子,行吗?”

看着有商有量的陆云青,周雅欣嘟着小嘴有点不爽,但最后还是点头答应,随后又兴奋道:“你是不是还差点钱呢?我还有五十万的存款,要不你先拿去用。”

陆云青很感动,虽然周雅欣的家境很不错,可这五十万元全是周雅欣一人积攒的,他一下子全舍得拿给陆云青,这说明什么,陆云青当然懂。

爱抚的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温柔道:“傻瓜,买房子的事情当然由我们男人来完成,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先带你去买些东西吧!”

周雅欣听到男友要给自己买东西,笑靥如花,脚尖一踮,在陆云青的脸上啵的亲了一下,开心道:“算你有良心。”

陆云青无语,拉着她坐电梯直达地下室,开动了自己喜爱的兰博基尼,车子如风一样的从地下室里飙了出去。

来到了市中心的购物中心,陆云青大包小包的给她买,只是周雅欣没舍得让他花大价钱买国际品牌,这大包小包的全是国内的品牌,值不了什么钱,只是图个乐趣。

陆云青有求于人家,当然要好好招待这个已经升级为女朋友的周雅欣,看到她欢天喜地的样子,陆云青的内心同等的高兴,在这时,陆云青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真的没办法摆脱女人的影响。

“我要外出一个星期,你就呆在家里好吗?”陆云青拎着绝大多数的东西,说这一句话时也是有点紧张,生怕周雅欣大动肝火。

意外的是,周雅欣不仅没有生气,还转过身来,轻握住陆云青的双手,关心道:“挣钱固然重要,但一定记的休息,别太劳累好吗?”

陆云青有点愧疚,自己是因为情况特殊才说谎要外出一个星期,而周雅欣却误以为自己是外出挣钱买房子,看着一脸关心的她,陆云青觉得恋爱真的很有滋味,被爱就是幸福。

或许此时此刻,这个恶魔不再冷血,只是这冷血的范畴并不包括他心爱的人。

走出商场就看到一群人驻足在大门外,人人抬着头朝着商场相邻的一座有四十几层高的商务楼看去,陆云青和周雅欣两人也好奇的望去。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坐在阳台外有跳楼自杀的想法,看他一身西装革履也应该是个成功人士,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他手里拿着一瓶白兰地酒大口大口的喝着,而身子忽前忽后的摇晃着,随时有可能直接摔了下来,四十几层楼要是这样摔下来的话,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摔下来后的尸体面目。

陆云青眼力超好,比任何人还看的清楚,虽然这人穿着不错,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穷途末路的样子,过的并没有表面这样风光。

但不管人家如何,陆云青绝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更不会去做英雄的事情,他还没有那么高尚。

楼底下围的人越来越多,只可惜警车和救护人员还没到场,而看这人摇摇欲坠的样子,估计是等不到他们的到来了。

周雅欣也像别人一样的好奇,拉着陆云青在楼底上瞅着不停。

陆云青也不差这几分钟,他还倒希望看到这人掉下来会是以如何姿势摔在这水泥平地上。

听了一会围众里人的议论,陆云青才知道原来这中年男子竟然是风光一时的流水公司的老板,后来因经营不善,再加上这人嗜赌如命,最终欠下一屁股的高利贷,被逼的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这一条黄泉路。

听到这的陆云青忽然有了想法,迅速把东西全放进停在商场外的兰博基尼的前备厢,因为这款兰博基尼是后置引擎,所以后备厢是设置在车前的。

陆云青一股脑的往里面塞,看的周雅欣莫明其妙,“你要干嘛?”

“你坐在车子里等我会儿,我去救他!”

周雅欣还没来的及阻挠,陆云青已经跑出了她的视线,不是周雅欣冷血,而是比较下,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男友去冒险救一个陌生男人。

陆云青一口气的跑进大夏里,电梯只停了一次就直达而上,陆云青看到天台处站满了员工,只是没有一人敢上前劝阻,生怕一下子没劝好,把自己的老板给劝摔下去就完蛋了,虽然不怕有什么法律的纠纷,但已经三个月没有发的工资找谁拿?

陆云青排众而出,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发现动静的中年男子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指着陆云青,半醉半醒的吼道:“你谁呀!再敢走近一步,我立马跳下去。”

陆云青看了这中年男子一眼,四十岁出头,五官端正,西服的外套已经被他扔了下去,里面的白色衬衫已经被酒水淋了半湿,而他的精神状态的确处在爆发的边缘。

“你TMD到底跳还是不跳呀,我在楼底下都等了你半天了也还没有看见你跳,你要是十秒钟内再不跳的话,老子就踹你下去。”

陆云青的话一出,身后的一群员工全被他惊呆了,原本以为这人是来劝阻的,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想看别人跳楼的疯子。

中年老板倏地一下站了起来,脚步很不稳,只要稍加不注意,立马得摔下去。

他的这一个动作吓的众人一身冷汗,有个别的人都忍不住的尖叫起来,忽然这中年老板哈哈大笑道:“你算老几呀?你想我什么时候跳我就什么时候跳呀!我今天偏要坐上一个小时才跳。”

陆云青又走近了几步,但没有再逼近,因为这个距离陆云青已经有点把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