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鱼已经爆发,你们呢?能否投点票票给俺?谢谢!

看着一直表现强悍一面的陆云青忽然倒在地上时,周雅欣从吓了一跳随后一阵钻心的痛,痛到骨子里。Www!QuanBeN-XiaoShuo!cOM

怨气立马被抛出九霄云外,跑到陆云青跟前,赶紧吃力的把陆云青扶了起来,惊恐道:“云青,你没事吧?”

陆云青脸部抽痛,“扶我上床!”

周雅欣一步一步的搀扶着他步进房间,陆云青一屁股坐了下去,全身就像没骨头似的倒了下去,心中对这老头的评价又高了一分,这TMD的老妖怪,别让我逮着,否则早晚得阴死你。

周雅欣吓的不轻,暂时放弃与他计较,摸着他没发烧也没发烫的额头,关心道:“你哪不舒服?”

“没事!睡一会就好了,你先去把饭吃了吧!”陆云青的确很想睡一会儿,他太累了,感觉所有的器官都在萎缩似的。

看着苍白如纸的陆云青,周雅欣哪还有吃饭的心情,连问了几下,可陆云青已经没有力气回答她,双眼慢慢的闭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周雅欣把他扶好睡姿,褪去他的鞋后又脱去他的外套,可刚脱下他的外套时,周雅欣的心脏都快跳了出来,捂着张开的小嘴,心中悔恨交加,自己好像误会他了。

陆云青的外伤并不严重,可整个肩头都是血渍,很吓人而已,但他内伤可能比较严重,除了休息恢复体能他别无他法。

周雅欣无声的滴着眼泪,从不知道眼泪是何滋味的她从认识陆云青开始,这泪水就像不要钱的涌出。

紧握着他的大手,周雅欣坐在床边,眼神全是关心和深深的悔恨。

可这一切全得等他醒来才能问个明白,你为何不解释清楚呢?你怎么这么傻呀!周雅欣自言自语,然后轻轻的把他的手抬了起来,把自己的脸颊贴了上去,大手上的热量传进周雅欣的脸颊。

这一时刻,周雅欣觉得很幸福,因为这个从一开始就像恶魔一样的男子已经懂得了为别人着想,又想起中午他对外宣称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周雅欣的脸颊开始发烫,心开始乱跳,有如小鹿乱撞,撞的心坎儿忽上忽下。

陆云青足足睡到次日的十一点,太阳当空照时他才睁开沉重的双眼,入眼的是周雅欣那又兴奋又疲倦的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看到陆云青醒了过来,周雅欣扑了上去,柔软的身子压在陆云青的怀里,双手死死的搂着陆云青的腰身,把整张脸埋进他的胸膛上。

“你为何不和我说清楚,你为何不骂我,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一连串的为什么听的陆云青恨不得晕过去算了,头大如牛,一手放在她的粉背上,一手轻抚着她的长发,大脑却想着一些事情。

看到身子下的陆云青半晌没有回话,捏了他大腿一下,不满道:“干嘛不回答我?”

陆云青被周雅欣拉到现实中来,睡了一觉的陆云青恢复了不少力气,身子也好了不少,毕竟陆云青的恢复能力是变态的,只要不死,一二天下来定能恢复不少,可陆云青敢百分百确定自己体内似乎有一丝变化,但陆云青查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把周雅欣抱上来了点,两人脸贴着脸,四目相视,周雅欣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多了一分羞涩和可爱。

陆云青把大嘴上移,在周雅欣的性感小嘴上蜻蜓点水了一下,惊的她想抽身退去,可一天都没有进食的她哪有什么力气挣扎,再加上陆云青那双有力的大手,只要陆云青不放手,她这辈子也休想脱离魔爪。

“不闹了?”陆云青又轻咬了一下她那精致的小鼻子,这一次周雅欣没有躲开,眼神中全是浓浓的情意。

听到陆云青带点责备的问话,周雅欣有点难过,她还从未看见这个恶魔如此温情的一面,差点感动的又哭了。

愣头愣脑的零距离的看着陆云青这张完美的脸孔,周雅欣收回小手,轻轻的在他的脸上游走,没有放过一处地方,摸到陆云青的嘴唇时,陆云青大嘴一张,把她的手指吸了进去。

周雅欣被陆云青这忽然的偷袭吓了一跳,“啊!”的低呼了一声,可那被吸进去的几指却怎样都抽不出来。

陆云青可不会真的咬下去,否则她那细如香葱的素手不被咬断才叫怪事,“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

“有本事就这辈子不放开,否则本小姐奉陪到底!”

周雅欣刚说完就觉得有点不对,只希望他没往那方面想,可陆云青是谁?这厮的智商少说有一百八,她一说完就联想到了,啧啧道:“怎么,想嫁人了?”

周雅欣趁他开口之际把小手抽了回来,轻咬了陆云青另外一边没受伤的肩头,故作生气道:“哼!谁想嫁人了,就算要嫁人,我也不嫁给你这种不负责的人!”

陆云青看到她可爱的样子,想起了以前她冰冷的时候,陆云青就一阵感慨,女人的变化真的很快,快到了让人匪夷所思。

“奇怪了,我又没对你怎样?要我怎样负责?”陆云青一脸正经的回道。

“你,你怎么这样子的呀!”周雅欣急了,小嘴又想咬下去,可陆云青那会再让她得逞,大嘴立马封了上去,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动感迷人的身子就像有万千引力般的使陆云青想狠狠的挤压下去,陆云青没有粗暴,有的只是无限的温柔,轻轻的闭上双眼,大嘴慢慢的在她的嘴唇上蠕动着。

终于如愿以偿的周雅欣放下了矜持,歪着脑袋热烈的回应着,双手也开始缠绕在陆云青的脖颈上,炽热的情火在这一时刻被点燃了起来。

陆云青看到周雅欣如此热烈的回应,也不客气,大手伸了进去,直接窜到最高峰,连着那内衣一起摸索,那特别手感使人**。

陆云青迅速的褪去衣物,本就穿着背心和四角底裤的他脱起来也算方便,三下五除二的就脱的个精光。

周雅欣在陆云青脱的**时,整个脸蛋就像被煮熟的虾子一样红通通。

陆云青的大手正要解开周雅欣的裤带时,周雅欣轻抓住他的手腕,认真道:“你会对我负责吗?”

看着愿意把一生的幸福全交给自己的周雅欣,陆云青深思了好一会儿,再睁开双眼时,那双极为有神的双眼坚定道:“我会!”

几下子就把周雅欣剥的像个小羊羔,陆云青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如雪一样白的肌肤尤其的滑嫩,陆云青的舌头已经快流连在这片雪的世界。

周雅欣那敢看这羞人的场面,紧紧的闭上双眼,又紧张又快乐。

那怕最羞人的地方都留下了陆云青的口水时,陆云青决定应该做最后的工作任务,可就在这时,陆云青才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自己的兄弟到现在竟然还是软棉棉的,就像蚯蚓一样的毫无霸气。

幸好周雅欣此时闭上双眼,要不然,陆云青都想找个洞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