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青从未想过一时大意,竟然掉进了这无尽的深渊,陆云青急中生智,左右都不去躲闪,原地360度自转一圈,但子弹还是擦过他的肩头,一大块皮被子弹带了出去,鲜血立马流了出来,衣服也被染红。wWW、QUAbEn-XIAoShUo、cOM

梁飞根本不给对手休息恢复的机会,一记扫腿在子弹过后就扫了出去,气势磅礴,长发飞舞,被扫中者非得双腿残废。

陆云青除腾蛇外,与之交手的所有敌人也就他们俩最为强悍了。

无奈之下,陆云青只好以硬碰硬,虽然对方全力攻来,但陆云青也有杀招,强大的电流施放到了双腿上。

砰的一声,双腿一碰即分,陆云青由于没有站稳脚跟,被梁飞这一记重扫给直接横扫出去,而梁飞却不知道这电流是从哪传来的,莫明其妙的被电了个正着,双腿被电的发麻,就像犯了关节炎似的一下子难以移动分毫。

这种事情梁飞还是初次遇见,咬着牙的承受电流所带来的疼痛,幸好他体魄出众,这股电流很快就被抵消掉,但陆云青也在此之际穿过了马路,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飞哥,为何不让我追杀?”梁心疑惑道。

梁飞脸色凝重无比,这人好像是妹子提及过的一人,虽然不知道妹妹提的那人是不是他,但这人绝对不简单,是梁飞见过最为厉害的一人,而且还如此年轻。

可恨的是妹子并没有说清楚,只是说看见他的时候能告诉她一声,看来她们两人一定发生了不少事情。

“你杀不死他的!”梁飞说了一句梁心无比震惊的话,当然,梁心其实也已经看出了这人的不简单,自己从未失手的两枪竟然只是擦破他的一点皮,要是说出去,保证可以让陆云青身价暴涨。

陆云青格外珍惜自己的生命,在受伤的种情况下陆云青没有必要冒险把两人当场击杀,日后有的是时间,听最后那人的说话,陆云青猜出了他们的身份,他就是上帝右手的创始人梁飞,人称飞哥,也就是被陆云青沾污过的梁雨琴的哥哥。

幸好李思燕那边还没有发现杀她妹妹的是陆云青,要不然他可算是四面楚歌了,那样子的话,陆云青可真危险了,想到这,陆云青非常的迫切想要提高自己的力量。

可这力量怎样提高呢?陆云青一个头两个大。

陆云青害怕自己的住处暴光,绕了一大圈出去,想从小区的另一道旁门进入,可惜陆云青刚穿到小区的另一方位的马路上时,一个更加可怕的对手不知不觉得开到了陆云青的身边并且向他按了喇叭。

陆云青刚把伤口包扎好,车上的腾蛇对陆云青招了招手,而开车的是一名很古怪的老头,之所以古怪,那是因为这老头开车似乎没啥动作,而车子就像他的孩子似的听话的不得了。

陆云青终于知道什么叫作险象环生了。

权衡之下,陆云青坐进了车子,这车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是什么车子,感觉就像自制似的。

里面也简单的要命,不像黎叔那样多了许多高科技的产品,只有很简单的挂挡、油门、刹车等,这车给陆云青的感觉就像是拖拉机被改装后的车子。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毕竟是事实。

陆云青一人坐在后座上,心中也是没底,一个已经全愈的腾蛇外加一个至少有六十岁的神秘老头,这一战对于本就受了点伤的陆云青来说的确胜算不高。

但陆云青想到他们竟然只叫自己上车,估计还有商量,想到这,陆云青只好见机行事了。

车子开出百米后,老头竟然发话了,声音就像万年的老树根会吐人言似的一样让人听后想磨牙般难受,“年轻人,你很有胆识,我欣赏你!”

陆云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开场白?但不管如何,只能继续听他说下去,在不了解情况下自己还是别有什么想法。

“想不想化解你和我夫人之间的恩怨?”老头停了好久才继续开口。

陆云青惊呆,他们俩是夫妻?这老头最少有六十岁,怎么可能?但腾蛇没有反驳,估计这事也不会有假。

陆云青不是傻子,天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腾蛇差点被自己弄死,哪会这么好说话,心里虽是这么想着,但嘴上还是态度良好的回道:“冤家宜结不宜解,能化解恩怨自然是件好事!”

“别和老夫打太极,我希望你说话直接点,这对你来说有好处!”

这老头刚说完,整个车内似乎缺少了氧气似的,使陆云青喘不过气来,赶紧打开车窗,可即使打开车窗,陆云青骇然的发现外面的空气似乎没办法与车子内部流通。

陆云青终于知道什么叫什么山外有山,更加明白为何黎叔会如此惧怕,别说还有几人没见过面的神兽成员,就这一老头就足够收拾自己了。

想要活命估计只有先老实点,点头恭敬道:“我当然愿意和大婶化解恩怨。”

“那最好,但你要有心理准备,想要化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听到这,陆云青终于知道他入主题了,心中冷笑,表面却不动声色,回道:“请大叔指点?”

“你现在身穿名牌,看样子应该有不少存款吧?”老头把车子停在银行门口,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这话却让陆云青打了个冷颤,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只是做保镖挣来的一些小钱,大叔应该看不上眼,如果需要我也帮你老买一套,你看如何?”

陆云青发现自己越来越被动,可却真的拿这老头没有办法,就人家露的这一手,自己闻所未闻,除了保持冷静外,别无他法。

“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头把目光瞄向了银行里头,也不知道是里面的钱吸引他还是里面的工作小姐吸引了他,陆云青越来越没底。

“的确发了一笔小财,要不我去取五百万孝敬你老,你看行不?”陆云青还是败下阵来,打算破财消灾。

“别告诉我李元珊的那条命才值这么点钱哦,年轻人,老夫还不至于老到如此糊涂。”

老头的这一句话,吓的陆云青再也冷静不了,手中拳头紧握,正要考虑是否与他们来次生死大战,可一想到就一个腾蛇就有可能把自己放倒,再加上这个神秘的老头,自己胜算实在是小。

老头从没有转头往陆云青看去,可却什么都看见似的,不解道:“拳头为何又松开了,打算妥协?”

陆云青知道在这世上,只有拳头硬才是王道,也只有拳头硬了才有话语权,在这实力悬殊下,陆云青只好忍让,垂头丧气道:“大叔,你开条件吧!”

“老夫并不是个贪心之人,你伤我夫人如此之重,营养费可不能少,这样吧!老夫也不欺你年幼,六千万的损失费,你要是一次交齐了,你俩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老夫的信誉绝对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