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星期上三江推荐榜,兄弟姐妹们,我拿章节来爆发,你们是否也能辛苦一下多动动手,投点推荐票给老鱼呢,期待中……

韩婕笑的更加好看,望向已经穿的很上档次的陆云青的表情更加妩媚,陆云青就搞不懂了,就这种货色,还害的他以为是什么极品呢。wWw。QuANbEn-XiAoShUo。cOM

一想到那两个女生,陆云青直摇头,韩婕撑死了也就中上,当然,她还是会比较装扮的,穿的非常时尚,领子也开的较低,只要陆云青喜欢的话,一站起来就能看到不少雪白的胸脯,深深的ru沟就像东非大裂谷似的,倒有几分迷人的资本。

对于这种女人,陆云青当然不会喜欢,但不代表别人不会喜欢,她的谈吐加上会穿着妖娆,魅力指数不低呀!

“你一个人住这?”

“是的,想做邻居?”陆云青呵呵的玩笑道。

“这里的房价这么贵,买不起哦!”韩婕坐到陆云青左边的沙发上,忽然又开口寻问:“买这房子不便宜吧?”

敢情这人不是来做翻译的,倒像来相亲的。陆云青有点无语,微耸双肩,“租的!”

刚把陆云青定位于凯子的韩婕立马一百八十度变了样,搞了半天这么好的房子竟然不是他的,立马把他的定位改成白领,下了何止是一个档次。

这也太拜金了吧!这个社会要是没钱还真不敢走出去见人,陆云青忽然想开个公司,想要多挣点钱,有钱真的很爽。

陆云青倒无所谓,把大脑中第一页那深奥的英文打印了出来,递了过去,“帮我把这张翻译一下就行!”

韩婕拿过来一看,先是一脸震撼,随后又是不解,好奇的问道:“你这文件从哪得来的?”

陆云青觉得她问的多了,语气有点不善,“朋友叫帮忙的。”

韩姨此时的目光全注意在那张文件上,倒没有注意到陆云青那不爽的表情,又看了半晌,摇头回道:“这个很有可能不是英文!”

这个回答让陆云青想当场干死她,可一联想到这英文中似乎还夹杂着奇怪的符号时,倒又有点支持她的想法,追问道:“那这是什么语言?”

“很有可能是英文的象形字,确切的说,有可能是英文的起源!”

听到韩婕的回答,陆云青傻眼了,这玩意竟然扯到了英文的起源来了,也好奇了起来,“你能翻译吗?”

韩婕露出一丝无奈,此时她的表情倒的确专业,双眼全是思考之色,看来她的英文等级并不低,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专业的姿态,认真道:“据我猜测,这可能与古王国的埃及有关系!要想翻译出这些英文来,绝对不是我们这种级别人士可以办到的!”

“真TMD烦!”陆云青拿回这张打印出来的A四纸头,忍不住的骂了一句粗话,听在韩婕的耳里,她越来越觉得陆云青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以为他很有钱,搞了半天也就徒有一副好看的臭皮囊而已,这种男人对于韩婕来说,并不是最吸引。

韩婕并不觉得不好意思,这已经超越了翻译的范畴,没办法翻译出来也不能责怪自己,看了一眼陷入深思的临时老板。不得不说这个应该有点钱的男子长的是很不一般,尤其是那眼神是韩婕从未见过的有神。

当陆云青恍过神来时,韩婕开口说:“还有别的需要翻译吗?”

“不需要了,我还是打电话叫我朋友帮我忙吧!”随后,陆云青递过早已准备好的一叠崭新的百元现钞。

韩婕本以为他最多付自己一个上门费的,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方,不仅一分不少,还多出了几千元,整整万元的现金递给了自己,他是疯子还是自己眼拙没看出来。

可要真是个有钱的主,为何连房子都买不起?忽然,韩婕有点好奇,但还是不客气的把这一万元现金收进了小包里,笑容满面的道了几声谢谢!

竟然收了人家如此厚礼,人家没有说走,你总不好意思自己说走吧!只好坐在沙发上等人家开口。

此时陆云青拿出手机走到阳台处,拨通了一组记在脑海中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个阿姨。

陆云青听到这声音,不知道为何忽然变的很有风度和修养,很有礼貌的问了声好,电话里的阿姨一听是自己心目中最为理想的女婿声音,开心的要命,很自然的与陆云青聊起了家常,但也有一丝报怨,为何这么长时间也不打个电话给她们。

陆云青竟然有一丝愧疚,这丝愧疚也不知道从何而来,连连道歉,最后阿姨才兴奋的跑去卧室里叫她女儿周雅欣出来接电话。

周雅欣这段时间可谓是茶不思饭不下,要说这罪魁祸首,谁也知道答案,那就是今天会主动打电话给她的陆云青了。

一听母亲叫她接电话,她还真不乐意,大清早的谁这么无聊呀!可母亲乐呵呵的说是陆云青时,她兴奋的大跳起来,可一想到陆云青的可恶之处,旋即板起一副恨死他的表情,不过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滞。

连室内的拖鞋都没有穿上就跑出房间,拿起电话先一通大骂,听的陆云青差点想要挂了电话,最后来一句:“骂完了没?”

周雅欣骂了一阵后,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起来,就连电话里头的陆云青都能听到她的哭泣声,在这时,陆云青的心又开始柔软起来。

也不知道为何,自从陆云青有了电能这项技能后,他比以前更容易心软,对与自己相处过的女人越来越不能狠下心肠,难道自己被电傻了?

许久后,周雅欣才开口冷哼:“良心发现了,记起我了?”

有求于人家的陆云青没能像往常一样发脾气,只好等她把所有的怨恨全部发泄完,再苦求道:“我有事请你帮忙,能不能尽快过来?”

“哼!有事情了就记起我了,万一事情帮完了,那你打算怎样?”周雅欣看了一眼耳朵竖起来的母亲,赶紧拿起移动电话,往阳台跑去。

自己越陷越深与母亲也有很大的关系,母亲要不是一开始就很喜欢他时,自己也不至于那么容易把心交于他。

走到阳台处时,周雅欣听到了稍加满意的答复,“到时你吃在我家,住在我家总行了吧!”

周雅欣忽然又想到了好多,这句话明显是让自己和他父母亲见面,否则怎么可能要求自己吃在他家,住在他家呢?

想到这的周雅欣终于破涕为笑,抹去了眼角的泪珠,但嘴上还是不满道:“把地址先报上!”等陆云青把地址报上后,周雅欣又狠道:“我这边忙,最少要一个星期!”

“什么!要等这么长时间?”陆云青声音大了些,连客厅里的韩婕都能听到,韩婕被陆云青这么大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扭头往阳台上的陆云青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后吓了一跳,因为阳台处竟然放着一瓶路易十三的空瓶子,最让她震惊的是瓶子上竟然少了镶有24K的黄金瓶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