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烤的生意很不错,大多数都是打包带走。wWW!QUAbEn-XIAoShUo!COm陆云青吃到一半时,有二名女大学生坐了下来,坐进陆云青这张桌上,刚巧把那收营员的最佳观赏视角给挡住,气的她直跺脚,只好心情不爽的起身与同事们去K歌。

新坐下的二名女大学生都是穿着名牌大学标记的校服,做为全国重点大学的学生穿着校服也算是个骄傲,其实大学里并没有官方统一的校服,各个年级各个系都有自己的统一服装的,一个人就算有几套校服都是有可能的。

再说了,现在校服的设计越来越漂亮,越来越不像校服,都有点制服诱惑了。

两女同学有一女生还算混的过去,可有一人就影响陆云青的胃口了,标准恐龙形,脸上还长着不少青春痘,一头短发把她那胖脸弄的像西瓜太郎似的。

陆云青本打算打包走人的,可听到她们竟然是刚从辅导员家补习回来的,这让陆云青想起了自己还得找个会翻译的高人帮自己解决。

“可以给我个你们辅导员的电话号码吗?”陆云青开口寻问。

“行!”

“不行!”

两个女生同时回答,却是不同态度,弄的陆云青哭笑不得,说行的当然是那个胖妞,陆云青好奇的是那说不行的女生,追问道:“为何不行?”

“别想与我们辅导员套近乎,她有男朋友了!”那长的还行的女孩带着戒备的语气回了陆云青。

陆云青一阵愕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把最后一串烧烤吃掉,用纸币抹了一把嘴,道:“我只想付钱请个家教,这也有错?”

“哼!长的好看的男孩子没有几个会爱学习的,别想骗我,小胖,别告诉他!”

被叫作小胖的胖妞似乎很不情愿,但也够义气,没有重色轻友,看了两眼陆云青,低头继续吃着烧烤。

陆云青没有纠缠,对那胖妞报以微笑,起身离去,每一个步伐都是那么的完美,挺拔的身姿深深的印在胖妞的脑海里,“我的白马王子!”胖妞在内心呼喊。

刚走出这条街道,正要打开车门,胖妞气喘吁吁的追了出来,“帅哥,等等!”

陆云青站在兰博基尼旁,一手轻靠在低矮的跑车门上,开口道:“什么事?”

胖妞拿出纸和笔,刷刷两下就写出了两个电话号码,兴奋道:“上面的是韩老师的,下面的是我的,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我知道很多关于老师的事情!”说到自己的电话号码时,胖妞脸上的青春痘都显得更亮一些。

拿着胖妞刚撕下来的这张电话号码的纸,心中疑惑,“这老师很漂亮?”

胖妞看到心中的白马王子收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心中大乐,低着头恳求道:“帅哥,能不能把你的电话号码也留下呀!”

半晌没人回应,等胖妞抬头时,陆云青的兰博基尼早已飙出老远,只留下一串跑车刚驶过去的轰鸣声。

只手开车,拿出手机打通电话,这声音果然不错,很甜,难怪她的学生都在护着她,“韩小姐你好,我想请你帮我翻译一些东西!”

电话里头传话道:“可以,按小时计费的,请问能接受吗?”

“能包天吗?”陆云青听她那职业语气,就知道这女孩有点拜金,对于陆云青来说,无所谓,管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要能解决事情就行。

电话里头沉默了会,陆云青听到电话里头很轻很轻的不屑声,随后就开始质疑,“你知道我的收费标准吗?”

“不知道!”陆云青真不知道。

“单独请我的话,一个小时三百!先生,你还包天吗?”电话里姓韩的教师听到陆云青半晌没说话,又补了后面一句。对于一个小时三百的费用的确不是一般人能请的起的,平常请个家教大多数还在四五十元一个小时,三百一个小时的确是高等级的了。

陆云青发愣是因为就算包一整天二十四小时也不过数千元而已,对于如今身份近亿的陆云青来说,这点钱他完全不放在眼里,他还以为对方是个大明星兼职呢,搞了半天也就一个普通货色。

“当然,这价位我还能接受,请问你明天什么时候过来!”陆云青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过去,请家教总不可能让老板过去吧!

“请问你住哪?”韩教师也的确一愣,她平常也只是在家开设补习班,这种价位的费用也不是时常有人请去的。

陆云青把住址直接报给了她,因为陆云青知道她是想看看这个地址安不安全。

韩教师一听这住址,态度变了不少,立马答应,再说了几句后两人就挂了电话。

次日一早,陆云青还躺在**做着好梦,而房内已经响起了一阵门铃声,“操,谁呀!”同时想起了两人,一个是房东,一个是昨天约好的家教。

仅穿着一条四角平裤,陆云青就走出大厅开门去,一看之下,原来还真是韩教师。

说来也巧,这个韩教师陆云青还真认识,只是她不认识自己而已,因为这人正是被陆云青甩出去那镶有24K黄金的路易十三瓶盖给砸中脑袋的女郎。

“你好,我叫韩婕!”韩婕伸出如细葱般的嫩手,对于陆云青此时的模样有点惊愕,这个老板看来很凶险,可又长的很完美,的确让她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再瞄了一眼陆云青那四角底裤突出的地方时,心中又有别的感想。

好雄厚,好强大,一颗平静的心脏稍有异样。

“你好!”陆云青也伸出一双修长可以用来弹钢琴的大手与她相握,一合即分,很正式。

韩婕最先打量的是室内的装修,看到这种豪华的装修,她双眼放亮光,早也把陆云青这一身无礼的穿着给抛到九霄云外。

陆云青刚走进房间连衣服还没穿好,就听到韩婕开口说:“我现在可以计时了吗!”

陆云青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早到了,原来她会错意了,自己要包天其实只要她来替自己翻译完,哪怕只用一个小时也算给她一天的费用。

“你别计时了,就算二十四小时吧!”陆云青现在虽然不敢说是富豪,但身价快过亿怎么也算个有钱人吧!

对于这个身价的陆云青来说,区区几千块钱还是不会放在眼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