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还会有一章节,那一章节我是专门为小桥不流水加更的,感谢他的打赏和提供高级QQ群来方便我们的交流。wWW,QuAnBen-XIaoShuo,cOM

“坐吧!”

对于陆云青的所作所为,采文只能报以苦笑,但还是听话的坐了下去。

“对不起!”采文忽然说了一句。

陆云青并不惊讶,因为他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也不以为意,反而安慰道:“你有你的无奈,这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只要你发我工资就好!”

“你真的一点都不怪我没骨气吗?”采文有点激动。

陆云青当然知道,她再次回到家族时已经不可能有以前那么风光了,该被夺走的东西估计在她被绑架的这几天里早以被夺走了,但仔细想想,活着比什么都来的好。

争夺财产本来就是一场生死游戏,这一次算个意外,估计采文能活着还和采致远有关,陆云青还是问了句:“是他救了你吧!”

采文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望进陆云青的眼里,仿佛想在他眼里寻找些什么,可惜的是,她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神色黯淡了不少,“的确是他,但为何不提及你自己?”

陆云青懒散的伸了一个腰,大手伸到采文的身后,轻抚了几下她如云的秀发,如丝般柔顺,收回的大手还留有余香,轻轻嗅了一口,芳香扑鼻,沁人心脾。

采文把身子挪正过来,嗔怪了陆云青一眼,“为何不回答我?”

陆云青耸耸双肩,有点烦燥道:“别这么啰嗦了,打算发我多少工资,我还有事得忙活呀!”陆云青的确有点不解风情。

“你为何对我如此不耐烦,难道你瞧不起我?还是你不敢面对?”

采文双目中射出炽热的目光,强大如斯的陆云青都有点怕回答这个问题,短暂的不适后,陆云青又恢复了平常的心境,冷然道:“别自做多情了,我陆云青有什么不敢面对的,只是看在你是我的老板份上,不想多事而已。”

采文倏地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陆云青张大了小嘴却又没骂出来,深吸一口气后,又坐了回去,可身子却与陆云青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很好!送我回去吧!”采文丢下这一句话后,又站了起来。

两人离开了锦江乐园,采文坐进副驾驶,当然,作为这种高级跑车,最多也只能容纳两人,不像轿车一样还有后坐位置,挤个六七人都不成问题。

陆云青没有急着坐进驾驶位置上,而是绕着这辆除了四个轮毂被涂成绿色以外就全是黑色的兰博基尼走了一圈,大手轻轻的爱抚着这完美的车形曲线。

谁说车子的曲线没有女人完美,陆云青第一个否认。

这是一款最快的改装版兰博基尼MurcielagoLP640,经过改装后的兰博基尼最大功率能达到750马力。

改装后的兰博基尼比原车更加狂野,陆云青坐进车子里,只听刚打开的发动机声响就知道这个V12的发动机重新设计了进气系统,定制的新凸轮轴和缸盖的每个部件上都加入了特殊的涂层。

通过对发动机的重新调教,才使得这款发动机的最大输出功率达到了750马力,最大扭矩达到740N,0-100公里每小时仅需3.1秒,只需要24.5秒就能够从300公里每小时到达最高时速365公里每小时。

这才是风驰电掣,这才让男人兽血沸腾。

尤其是为了提高车子的稳定性,特别打造了全新的车身套件以及那标志着极速的羽翼,就算这车子只是一个摆设都能令无数的男人陶醉于其中。

陆云青稍加试了一下车子的性能,并没有提速,只是听着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就让行人全部扭头驻足,可见跑车的魅力丝毫不比美女来的差。

“你对它比对我更感兴趣!”

陆云青诚恳的点了点头,气的采文差点立马下车,再也憋不住的怒火终于释放了一点,“如果你再这样对我,休想我把这车送你!”

陆云青一个急刹,车子立即停下,幸好车速并不快,但不小的惯性还是把采文晃疼了一下,陆云青露出歉意,喜形于色道:“真的送我?”

“正在考虑中!”采文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但眼中的愉悦还是出卖了她。

陆云青嘿嘿一乐,认真道:“你闭上双眼,我送你个好礼!”

采文又是意外又觉得莫明其妙,但还是闭上了双眼,期待他能送给自己一件值的纪念的礼物,双眼微微的闭上,长长的睫毛好看非常。

陆云青忍着大笑,大嘴轻轻的凑近,在两人都感受到了对方的鼻息时,采文正要向后退去时,陆云青哪肯放过,大嘴立马封上,双手同时协助,稳定好采文想要退去的身子。

一阵芳香从采文的嘴里传进陆云青的大嘴里,陆云青也没有想到,女人的嘴唇竟然也有如此吸引力,陆云青吻的不想放嘴。

采文哪想到他竟然会偷袭强吻,惊的她不知所措,但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会,就任由他以下犯上,索取香吻。

接吻真的很让无数男人着迷,尤其是这种强吻更是来的刺激。

陆云青的身子慢慢的倒了下去,大手顺着采文的大腿摸索了上去,快摸到大腿深处时,被采文硬是阻断,完全没有败退的迹象。

陆云青也没有对她用强,知难而退的撤去大手,改成搂着她的腰身,柔软的腰身同样让陆云青邪火上涌。

采文在陆云青的长吻下从柔软渐渐到僵硬,大手情不自禁的缠绕到陆云青的脖颈上,生涩的回应着,这让陆云青又张大了一分大嘴,舌尖如毒蛇一样的想嗑开采文那死守阵地的两排洁白整齐的大牙。

几经战斗,采文落败,牙关失守,陆云青的舌头肆无忌惮的在采文的小嘴里一阵搅翻,追逐着她的香舌,而大手又重整旗鼓开始作乱。

顺着腰身往上爬去,速度虽然缓慢了点,却一往无前,克服层层关卡,最终爬到了山的巅峰,采文大震,身子再僵硬一分。

火势大旺,快把两人融化于**之中,这时车窗外响起了不时宜的敲响声。

就是这一声声响立马把采文拉回了现实,猛的挣开陆云青的大嘴,往车窗望去,才发现是一名交警。

采文把车窗放下,交警很识趣的只是让他们这辆车往旁边移一移,别挡在主道上,良好的态度就像和你商量一样。交警不是傻子,就凭这辆跑车的一个轮胎都得让自己奋斗一年,这车主哪是他能惹的起的。

陆云青差点就想把这交警给当场撞死,真TMD多管闲事。

“让我感受一下你的车技好吗?”被陆云青夺去初吻的采文有商有量的开口说话。

陆云青哈哈一笑,作了个要吻她的动作,吓的采文赶紧向车窗外闪躲,看到陆云青只是玩笑,但满嘴里的确还留有余香,弄的陆云青回味无穷,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这小小的动作看的采文猛捶了他几下。

报以微笑,反正采文的捶打和挠痒痒没啥区别,提醒道:“把安全带扣上,我们要飞了。”

采文听话的把安全带系上,车子在采文系上安全带的同时飙了出去。

傍晚时分,陆云青把车灯打开,车灯射出两束淡蓝色的灯光绝对好看,也把这条车道照耀的个明亮。

发动机在做高速运转,轰鸣声连带着车子都一齐颤动,随着陆云青的油门而下,全黑色的兰博基尼就像黑夜中的幽灵,化成一道黑影穿梭而去。

被涂成绿色的轮毂为这一道道的黑色残影又增添了一丝炫目的绿光。

道路旁正在接吻的一对男女忽然看到了这辆极炫的兰博基尼飞驰而过,男子停止了接吻,随着车子的移动而移动自己的脑袋。

女人甩开手臂,大怒:“你要它还是要我?”

男人转身离开,大恕,“你还远不如车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