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反手一巴掌扇了过去,正想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来挣脱陆云青大手的女孩就这样第一次被人扇了一巴掌,左脸颊很痛,这是女孩第一反应,随后有点灼热感。wWW,QUanbEn-xIAoShUo,cOM

要不是担心用力过度,害怕把她打肿了影响美感,陆云青很有可能就把她先打成猪头再说。

陆云青觉得应该入主题的时候了,在女孩面前很斯文的脱去衣裤,连最后那遮掩陆云青兄弟的四角平裤也被褪去。

“难怪敢如此玩弄别人,原来你有个好姐姐,只可惜,就算是你姐本人,我照样玩死她!”

陆云青说完这句话后,扑了上去,猛的扯去她的短裙,就连那粉红色的遮羞布也一同被扯裂开来,连扯了几下后,从细腰以下全部一片雪白,雪白的中间地带还有一处稀疏的草地,让无数人愿意付出生命去探险的神秘地带。

女孩啊的一声大叫,双手前推,可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她哪还有什么力气做抵抗,抵抗的结果就是左脸又多了一个巴掌印,只是陆云青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在完事前,他不希望这个完美的女孩有所残缺。

否则的话,会影响他兄弟的正常发挥,陆云青答应过了他的兄弟,说忙完那一阵子就应该好好的让他兄弟爽个痛快,今天就是陆云青兑现的时候。

其实对于极品美女来说并不需要多少**手段,因为她那完美的曲线就是致命的**,你兄弟要是没啥反应的话,估计就有问题了。

当然,如果**的对象单指对方的话,适当的**的确可以增加不少情趣。

陆云青当然会做到极致,只手紧握住女孩的两只手腕,很空闲的另一只大手从下到上的摸了上去,细滑的肌肤被有点粗糙的大手慢慢的覆盖征服,一寸寸从未有人碰过的冰天雪地从这一时刻有了足迹。

直到那座禁止攀爬的玉女峰也被征服后,女孩柔软的身子开始有点僵硬。

轻轻的把玩着那不大不小却极有手感的小白兔,陆云青嘴角微微上扬,因为身下的这个女孩将是第一个体验全新式的xing爱活动。

五指一张,体内的电流被控制到人体能接受的地步,施放微弱的电流刺激着女孩的兴奋点。

女孩忽然觉得自己衣服里的这只大手变得有点烫,感觉就像有磁力般的在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不过半分钟,女孩的防守全部沦陷,随着陆云青那连摸带捏的大手而轻轻的呻吟。

不一会儿,女孩稀疏的密林处流出了一股清泉,一股带着骚味的清泉,只是这股清泉对于男人而言的确是个致命毒药。

高chao了?陆云青真没想到,自己的兄弟还没爽快,她却爽快了,很胸闷,丝丝的电流继续刺激着她的兴奋点,女孩的扭动越来越大。

陆云青的兄弟早已嗷嗷大叫,要是再不让他开工的话,估计他很有可能要与陆云青绝交,两兄弟的感情是何等的浓厚,陆云青怎舍得再让兄弟痛苦折磨。

再也无需等候的兄弟,如一团大火的烧了进去。

冰火两重天,在这一时刻陆云青完全体会到了,神秘地带里的冰冷就像家里的空调似的吹着凉气为陆云青的巨物降着温度。

收回手中的电流,让女孩完全清醒过来,因为陆云青要她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看着自己自以为是天之娇女的身子照样被一个他不屑的男人玩弄个痛快。

收回电流不到数秒,意志力不错的女孩清醒了过来,恢复了一丝力气的她又开始扭动抵抗。

陆云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有抵抗扭动了才更加有意思,才更觉得自己是来强的,而不是她**。

陆云青如猛虎出山,如雄狮搏兔,狠狠的撞击着未经人道的女孩,女孩从拼命到无力的抵抗,只好闭上眼睛任由这个恶魔随心玩弄。

在女孩无力抵抗时,陆云青突发其想,把电流转移到自己那火热的兄弟上,让兄弟施放进去,说做就做,丝丝电流被陆云青的巨物缓缓的施放了出来。

女孩哪想到竟有这种事情,虽然她是第一次,但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呀,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体内的凶器不仅能翻江倒海,竟然还有一股别的电流在作祟,电的自己又有了精神,或许这就是在透支体能。

看到又快高chao的女孩,陆云青为自己的杰作感到满意。

**长达一个小时,天际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皮,天开始蒙蒙亮起,而女孩已经满身汗水,上身两层那丝质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了个透。

把手抽了出来,隔着衣物又一阵摸索揉捏,衣服上的好几粒钮扣都被陆云青的大手给搓掉了,直到她又有了一丝力气,喘气声又开始变大后,陆云青戞然而止

凶物被拔了出来,直接射出了一股能美容美肤的**,直喷女孩的脸上,而女孩却一脸惊呆的不知到应该做些什么,仿佛这就像一场恶梦,她永远也不会相信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这个恶梦真的只是在这里而结束吗?显然不是,恶魔从来就没有如此仁慈,有的就是无比的残忍,只是这残忍慢慢的开始转换为艺术。

玩弄是很需要讲究技术的,直到它变成了一种艺术才叫大成。

别说女孩瘫痪如泥,就连陆云青都有了一丝疲惫,但这并不是游戏的结束,而是才刚刚开始。陆云青给她足够的时间来恢复体能,甚至还扔了个小蛋糕给她,“有体力才跑的动!”

女孩的确很需要体力,这种鬼地方绝对是地狱,她片刻都不愿呆下去,不管这个恶魔还玩什么把戏,能恢复体力的事情,她还是很愿意去做的,三下五除二的把小蛋糕给啃完,吃的太猛,竟然还噎着了。

递了一杯红酒过去,陆云青温柔道:“喝吧,这怀酒可不便宜!”

一把夺了过来,咕噜咕噜两口就全把红酒给喝了下去,眼中全是被强压下来的涛天怒火,不用怀疑,只要被女孩跑了出去的话,陆云青的下场百分之百比死更加痛苦万倍。

如果精心策划的安排都能让女孩逃离,那说明恶魔已经阳寿已尽,理应得到报复的时候了。

只可惜,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当然,眼前的女孩也绝非善男信女,手段的残忍一点都不比陆云青来的汹涌。

吃饱喝足了,就应该是干正事的时候,而湖泊中的爬行动物似乎也开始失去了耐性,慢慢的往岸上爬了上来,似乎要做第一次进攻,而这牲口要么不进攻,一进攻就是致命的一击,极少数人能够从它那张大嘴中逃离。

看的爽的兄弟姐妹们,请动动大手点点推荐票吧,现在这票票增长的越来越慢了,都快比的上了乌龟了,我们要雄起!雄起!再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