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青把这女孩从车中拽了下来,女孩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危险,狠狠的甩开刚被解开的小手,冷然道:“怎么,想报复吗?”

陆云青看到重获自由的女孩一脸自信的样子,他忽然觉得好笑,陆云青当然能看出这个女孩柔道达到一定的级数,就连其它的武术应该也学了不少,否则此时也不会是这种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神情。WWw!QuanBeN-XiaoShuo!Com

“你说对了,**本公子爽不爽?”

听到这长的很好看的男子提到上次自己开车想撞死他的事情,心中冷笑:“怎么,只允许你砸我车子就不允许我撞死你了?”

陆云青连拍了数下,连叫几声好,他忽然决定今天要好好的玩玩,让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在死前是如何的恐惧和痛苦。

“不,你说的对,这当然可以,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只是想问你上次玩弄本公子过不过瘾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女孩转开话题,忽然问道。

“我当然知道,我不应该放开你!”陆云青露出一排白净整齐的好牙,在悍马车大灯的照耀下,更是闪烁迷人。

女孩听到陆云青的回答,露出一丝凝重,虽然她对自己自信,可一个能看穿自己能耐的男子会差到哪去?想到这,女孩不由自主的认真起来。

“是不是有点怕了?”陆云青退了一步,倚在悍马车的大门上,从车窗里取出香烟和火机,点燃了起来。

出门前他早已把那身很帅很酷的衣服换了下来,穿上了这一身土八路的衣服,因为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陆云青甚至想在这身衣服上抹点泥,打扮成民工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放弃,没有必要为了装B而遭罪。

女孩的确有点担忧,但并不害怕,对于自己柔道已经过了八段的能力还是极为自信的。女孩揉了揉各处关节,看来是在热身。

陆云青只是打量着她,从上到下的打量,女孩很漂亮,如花似玉,年纪要比自己小上一点的她已经长的非常的迷人,尤其是她的双峰,不大也不小,摸起来手感绝对没话说,再加上很会穿着打扮,更是为她添加上了不少魅力。

精致的脸孔上挂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惹事神情,只是此时,这丝表情显的不那么自然,灵动的双眼变成无比的冷静,果然是个有资本叫板的主。

对于征服有能力的美女,陆云青是乐此不疲。

女孩再也不想与这人废话了,大喝一声,为自己增添了不少气势,速度惊人的冲到陆云青的身前,用了柔道里的“内谷”想用长腿把陆云青挑起来再摔下去,女孩这种级数的柔道高手使出这招的话威力确实惊人。

然而她失败了,对方纹丝不动,但对方却没有反攻,就像傻子一样的等女孩继续施展招数。

连着把柔道的精髓一一的施展出来时,对方只是陪着她晃了几下,而女孩的脸上开始有了汗珠,到了这里,别说是精明如斯的女孩,就算是一个小屁孩都知道女孩和这个男子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女孩不甘心,又猛扑猛打,可对方依然只是招架不还手,这场悬殊的战斗在近半小时后结束了,因为女孩再也没有力气攻打对方了。

男孩在动手前,开口道:“还能继续吗?”

女孩慌了,这次是真的慌了,平日里娇生惯养,再加上强大到让人恐惧的家族势力,有谁敢动她分毫,可今天却真正的碰到了凶神恶煞的男子,一个完全不把自己很自信的八段柔道放在眼里的恶魔。

陆云青只是稍加用力的一推,女孩就跌了出去,倒在柔软的沼泽地边,半个多小时的消耗女孩没有自己倒下去已经算她强悍的了。

女孩配的是一条黑色短裙,修长的美腿当然少不了最为诱惑的黑丝袜。

陆云青居高临下的望去,女孩那粉红色的底裤已经若隐若现,的确让人心痒痒,陆云青近一个小时都等了,还会急于这一时半会吗?

他今天可是精心准备的,从车子里拿出了一瓶上档次的红酒,自酌自饮,如血般的红酒被陆云青慢慢的品着。

喝至一半时,陆云青走了过去蹲了下来,轻捏着已经没有什么反抗力的女孩的精致下巴,硬是把她的嘴撬开,温柔的用嘴喂了她一口,顺便轻揩了一她那丰盈的嘴唇,“味道如何?”

女孩还是努力的挣扎退后,指着陆云青冷道:“知道我是谁吗?”

陆云青没有继续,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假装有点害怕道:“难道你还有后台?”

女孩不管他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害怕,因为她眼前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的了,有的只是自己那绝对能威慑到任何人的家族势力。

“我姐是飞燕帮帮主李思燕!”说完后,女孩一直盯着陆云青的表情,因为这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陆云青倒真的很意外,她竟然会是李思燕的妹妹,有点愕然。

看到惊愕的陆云青,女孩觉得自己这一注下对了,幸好自己及时自报家门,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赶紧补充一句:“你只要放了我,我保证不会和我姐说,我还能给你好多好处,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一千万也没有问题!”

看了一眼全身加起来的钱还不够她买一双丝袜的陆云青,她还是决定用钱先蒙混过关,可再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悍马车子,她又有点打鼓,心中没底,因为此时,她有点看不懂这个男人,他到底是人还是鬼都有点分不清楚。

陆云青欺身压上,在离女孩不到寸许处停了下来,如此近的距离完全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就连她身上散发出的处子幽香都能闻的个痛快。

“别过来,小心我姐让你死无全尸!”女孩终于清醒了过来,原来这一切都只是自己最美妙的幻想,而事实却是大相径庭,很有可能今天就得惨遭毒害。

陆云青猛的拉开她的衣襟,把剩下的半杯红酒顺着被拉开的领口处全倒了进去,血般的红酒把她的内衣浇的个湿透,而红酒也顺着她那光滑白嫩的肌肤流淌了进去,流湿了她的短裙还有那粉红色的底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