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沧月沦在书评区提的意见,有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那就是三维塑造人物,使得人物更加丰满,大伙看书时有什么提意大胆的提,老鱼皮厚什么都能接受,我只希望在进步中给大伙讲出更精彩的故事。wWw,QuAnBen-XIaoShuo,cOM

走过来的男子有一米八六的样子,年龄在二十五六,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身板很结实,肌肉鼓鼓的,一看就是经过专门训练的部队人员,高大威猛,给人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他居高临下的冷然道:“给我个最好的解释,否则后果自负!”

陆云青是谁?会为这种小事与别人解释,这绝对不可能,但他并没有沉默,头也不抬的回道:“给我在最快的时间里消失,否则后果自负!”

同样的狂傲,让这名本就是暴躁的性格更加的愤怒,一拳向着陆云青砸了过去,干净利落,强大的力量连陆晓蕾都感受到了他的拳风,吓的她大叫了一声。

陆云青没有站起来,伸出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扣住这男子的手腕处,猛的一扯,这名高大的男子竟然吃不住力的往桌子上倒去,左脸紧贴在桌子上。

这男子毕竟受过非一般的部队训练,身手非常敏捷,在他脸刚贴到桌子上时,一脚踢了出去,超难度的动作对准的正是陆云青的脸门。

陆云青紧扣住他的大手没有挪动分毫,腾出的另一只手反手一拳往男子抬起大腿的内侧轰去。

强大无匹的力量从拳头处透了出去,陆云青适时的放开紧扣住手腕的大手,这高大的男子就像弹珠被弹簧给弹了出去似的,直撞倒他身后的几张桌子,而他自己也被撞倒的桌子压在下面,好不狼狈。

陆云青就像蚂蚱一样的跳了出去,一脚直接踹到刚压在他胸口处的桌子上,压的这名男子连喘口气都有点困难。

这时两个女人跑了过来,一个是陆晓蕾,她很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劝阻陆云青。

还有一个女人当然是这男子的女朋友,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人家虐过,从来只有他虐别人的份,对于男友的身份,他当然一清二楚,自己男友可是黑豹特警队里的队员呀!虽然不是里面最强的,但可以让恐怖分子闻风丧胆的黑豹特警队员,哪个不是一等一的好手。

她站在陆云青的身边都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半天才有个围观者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只是被陆云青瞄了一眼,这好心人差点把手机都给抖掉在地。

“你快放了我男友,他可是特警队员,要再不放开的话,你……”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威胁到这个恶魔。

“特警就是个废物!”再狠踹了一脚后,陆云青扔了这一句话,不看嘴角处已经流出鲜血的男子,拉着有点傻愣的陆晓蕾回悍马车上。

“我平常不是这么凶的!”陆云青不知道为何,偏要做个解释,可他觉得有必要。

等陆云青一走,女孩赶紧扶起自己的男友,关心道:“学安,你没事吧!”

王学安抹去嘴角处的血渍,脸上平静的要命,答非所问道:“这人好强大,但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敢藐视黑豹特警队的后果!”

一想到他所说的这句“特警就是个废物!”,王学安的心就像被针扎过似的,自己可以被辱骂,但这块黑豹特警队的牌子不能被辱没,王学安死死的记住了陆云青的这张脸,这口恶气他定会找回来的。

王学安能找回场子谁都不知道,但知道陆云青有一点,谁敢找他场子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有去无回的下场。

陆云青的解释的确很见效果,陆晓蕾果然平静了好多,可看了一眼一点没有因打伤人而内疚的陆云青,陆晓蕾又觉得他在说谎。

看到陆晓蕾又恢复激动的情绪,陆云青没有再作解释,能有一个解释对于陆云青来说已经算是奇迹了,如果再补充解释,那绝对不是陆云青。

车子直接开到了春阳小饭店前,“谢谢你!”在陆晓蕾下车前陆云青说了一句,这一句也是陆云青从不会开口的一句道谢,有太多的第一次送给了这个纯朴的女孩。

陆晓蕾还是生硬的报以微笑,一想到陆云青的粗暴的性格,她很难露出自然的笑容,陆云青没有再说些什么,车子闪电开出,瞬间消失在这条街道上。

大包小包的拎着这一套衣服,陆晓蕾忽然感觉自己有点过份,分手前至少得再和人家说声谢谢,可她没说出来。

陆晓蕾刚下了车子,她在这座城市唯一的好友跑到了跟前,少女与陆晓蕾差不多年纪,最多小上一二岁的样子,长的很一般,扔到火车站里绝对不好相认的一个普通女孩,她的面容与陆晓蕾比较的话,差的太远。

但她身上有一股连陆晓蕾都没有的气质,就像开在角落里的一株兰花,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晓蕾,你今天去哪了?”

一只手同时接过陆晓蕾手中的衣服,心中也是奇怪,怎么今天她变了个样似的,还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因为平时陆晓蕾和她自己是一个样的,从来不乱花钱的人。

陆晓蕾只有在和自己合租一间小屋子的好友面前才最为放的开,也是最为开心的时候,她很喜欢这个与自己命运差不多的好朋友,两人无话不谈,知心知底。

“心兰,晚上再和你说,今天你怎么这么早不下班?”

听到好友说晚上再告诉自己,古心兰微微一笑,“有个同事说过两天有事,让我和她换三个班,这两天我只好先休息了!”

陆晓蕾点了点头,换班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两人走了近十几分钟的路,才走到一处快要拆迁的小区里,小区纵横交错,全是矮小的私房,看的让人担忧,这里要是着了一把大火,连救护车都开不进去,因为这片贫民区房与房之间几乎没有间距。

虽然有几条可通进这片贫民区的通道,可每一条通道最多要以开进一辆脚踏的三轮车,至于消防车,哪绝对是不可能开的进去的。

房子大多是二层或者三层的样子,全都残破不堪,像这片小区要是再不拆的话,对整个市容都有很大的影响。

两人走进了有三层楼的小房子,她们租的是三楼,底下的二楼还住着好几户人家,也都是在附近打工的阿姨叔叔们。

两人很热情的与他们打着招呼,然后才走到自己三楼的小房间里。

房间仅有十个平方,如果再加上三楼搭建出来的露天厨房和洗澡间的话,撑死了也就二十个平方。

但房间里面却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被子也被叠的整整齐齐,**还放了二个不小的廉价娃娃,再如何懂事,她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天地,也会喜欢自己的一些小东西。

两人把大包加小包的衣物放在**时,古心兰忍不住的把陆晓蕾推到贴在墙上的一块大镜子前,看了半晌才赞道:“晓蕾,你穿起来真好看!”

陆晓蕾也多看了两眼镜中的自己,露出了一丝笑容,再如何懂事她也还是个女孩,也会有水晶鞋的情结,也会梦想着自己的白马王子。

只是这些都只能在脑海中幻想,因为她们更知道眼前应该做些什么,那些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里的事情,她们从不奢望能够实现。

陆晓蕾从包装袋里取出了一套大上一码的衣服,还有鞋子递给好友古心兰,“送你的,你先试试好看不?”

古心兰内心剧震,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好友,半晌才拒绝道:“这怎么行,太贵了,我不要!”

“放心好了,这些全是一个很有钱的客人送的,他也是知道的,你要是不穿,我只能扔掉了,反正你比我高,我也没法穿。”

古心兰一听是一个客人送的,先关心道:“为何这个客人要送你东西?”

陆晓蕾感受到了好友的关心,报以微笑,随后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老板硬要我去的,我也没有办法!”

接着又安慰她的好友道:“还好,这个客人只是性格比较粗爆,对我还算不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举动。”

听到这里,古心兰才放下一颗心来,但还是劝道:“你最好得小心点,天下不会掉陷饼,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要不,我把东西全还给人家?”陆晓蕾觉得好友说的很对,自己不应该收人家的东西。

古心兰却摇了摇头,轻笑道:“这倒没有必要,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可有可无,再说了,你这样一送回去,反倒让他更加注意。”

仔细想想又觉得古心兰说的有道理,轻拍了一下好友,夸赞道:“年纪轻轻,比你姐还懂的多,快说,哪学来的?”

看到一脸坏笑的陆晓蕾,古心兰不服道:“就比我大一岁,别老用姐来压我,不要脸!”

两人开始打闹了会,随后古心兰也试穿了下陆晓蕾送给她的衣服,没有陆晓蕾那样开心,只是觉得自己多了一件可换洗的衣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