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叔忽然感觉自己真的看不透这名年轻人了,前面在饭桌上的狂傲应该推断出他会好好的羞辱自己一番,可他赢的如此轻松精彩却并没这样做。wWw.QUanbEn-xIAoShUo.CoM难道刚才的狂傲只是随性玩玩?

黎叔抬起了谢顶的脑袋,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这名年轻人,不得不说一句,以黎叔那毒辣的眼光都不敢做出准确的判断,只知道这年轻好看的男子全身都透着一股邪气。

“你和他们有仇?”黎叔先问了一句,不管他回不回答,心中的确有点好奇。

陆云青倒不觉得这是个秘密,回应道:“算是吧!”

得到答案的黎叔立马露出一丝凝重,吐了口浊气,认真严肃的说:“神兽的帮派有点古老了,至今没人知道也是正常。”

黎叔卖了个关子,没有继续讲下去,等了半天的陆云青终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其貌不扬的谢顶大叔,开门见山道:“你是不是有别的话要说?”

“说实话,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我并不希望你去报这个仇!”在这瞬间黎叔竟然生出了一种惆怅,倒并不希望这小伙子走上不归之路。

“他们很强大?”

“非常强大?”黎叔想也不想就回答陆云青,眼神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股恐惧,这是发至内心的恐惧,哪怕他面对着一群特警都不会如此。

“说说这帮派的大致规模吧!”

“没有规模,只有六个人,并且很分散,只有出事的时候才会联系,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黎叔把自己曾听到过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全告诉陆云青。

“什么!就六个人的帮派,而且还全不在一起?”陆云青说不诧异,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对这帮派更加感兴趣了。

心中疑惑,采文怎会和这种上古的帮派扯上关系呢?

“这六人应该都是身怀绝技的吧!”陆云青算是自问自答了,因为黎叔也没有见过,只知其名。

“能延续至今的帮派当然非同一般,你还要去吗?”

黎叔终忍不住的再次问道,可陆云青依旧点头道:“我从不退缩!哪怕前方是万丈悬崖,我也会想办法翻跳过去。”

黎叔竖起大拇指,坚定道:“他们是没有固定的居所的,想要找出他们的身形,必须先广布眼线,再细细寻找!”

陆云青看出黎叔此时的确在帮助自己,也不隐藏,开口说:“其实是我的一个大主顾被他们给绑架了!”

黎叔也没什么大的反应,顿感轻松:“原来是这样呀,那想要找到他们就不难了,因为六人中会绑架的人只有一人,他就是腾蛇!”

“腾蛇?”陆云青怎么感觉这是上古神兽呀,幸好知道这只是他的称号,要不然,以血肉之躯去与真正的神兽较真,哪真是嫌命长了。

陆云青知道这谢顶大叔有下文,没有插话,等他说下去。

“据说腾蛇最为喜欢收藏金银珠宝,比较喜欢久呆在大城市里,只要你能拿出一件让他心动的宝物,你不用找他,他都会来找你!”黎叔接着说了出来。

“竟有这等事情!”陆云青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

陆云青把目光移到了猥琐大叔右手无名指上的一颗很大的蓝宝石戒指上,嘿嘿笑道:“你这玩意应该入他法眼吧?”

黎叔赶紧把手伸进口袋里,生怕晚了一步就会被这个邪美的青年给抢了去,“这只是撑撑场面,混口饭吃的!”

忽然,黎叔指着已经走到他身边的玉真脖子上的一串珠宝,“要不这个借你去用用!”

陆云青的眼光何等毒辣,一瞧之下,立马看出这串珠宝只是个高仿商品,虽然也值点小钱,但离真正珠宝的价格还差的过远,以那腾蛇的眼光来看,估计很难蒙混过关。

虽然玉真脖子上的这串珠宝并不是真品,但陆云青还是看了好长时间,因为这串珠宝之下的胸脯好嫩好白,深深的乳沟能把定力稍差的男子迷的个神魂颠倒。

黎叔倒没啥,语蝶可来气了,连哼几声,可陆云青硬是没反应照样往死里看去,受不了的语蝶只好用手推了一下陆云青,怒道:“有你这样无礼的吗?”

也不是说陆云青精虫上脑,只是这段时间来,他一直疲于奔命,为了能从采文那捞到第一桶金,在女人方面他连碰都没碰一下,看到这么白花花的一片,看的稍长一点也实属正常。

男人要是连这个性趣爱好都没有的话,人生何来乐趣。

陆云青也不掩饰,更无需解释,只是把目光收了回来,转正话题道:“你走南闯北,家底应该很殷厚吧!借用一件宝贝应该不成问题吧!”

“我们与你非亲非故,就算我师傅有也不会借你,你少打我们的主意!”语蝶真怕陆云青打师傅的主意,立马警告道。

“你师傅都叫我一声师傅,你更应该叫我一声师尊,什么你呀我呀的叫,不懂规矩吗?”

看着一下子就板起脸来的陆云青,感觉他很严肃似的,知道这人很厉害,连师傅都输给他的年轻男子,语蝶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小嘴。

黎叔沉默了会,忽然开口说道:“要说一二件珠宝,我的确有,但那都已经被我封存好了,想要一时半会儿去取来也耗时,还不如我们一起合作,就地取材来的快些!”

陆云青愣了一下,“就地取材?”什么意思,他实在不懂。

黎叔从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取出二根装在里面的香烟,香烟上没有牌子的标记,扔了一根给陆云青,还为他点上,等陆云青吸了一口后,再开口说:“我得到一些消息,这两天有一个老板会从外地走私一批货到这里,里面一件价值六百多万的红宝石项链也会藏在其中,只要我们把握好时间,把这一批货抢回来应该不成问题。”

“行,你去打探布置,我来打下手!”

看到一口答应下来的陆云青,黎叔露出笑容与陆云青握手道:“合作愉快!”陆云青出伸出大手与他相握,“合作愉快!”

陆云青与黎叔互留联系方式后就开始分道扬镳,黎叔和两女徒坐进了停在小路边的一辆保时捷跑车,几脚油门一踩,车子就消失在长长的道路上,陆云青摇了摇头:“这B混的很好呀!”

喜欢老鱼的书就多投些票票哦!老鱼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