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家很上档次的川菜饭馆,上下共二层楼,装修的很不错,生意也是火爆,几乎快把位置坐满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陆云青坐到偏角的一桌,服务员一脸疲惫的跑上来帮陆云青点菜,陆云青刷刷几下就点了一大桌的菜。服务员还是习惯性的问了句:“先生几位,如果人多可以到二楼的大包间。”

“就我一人,早点上菜吧!”

扔下这一句话的陆云青就开始想些事情,而服务员也拿着单子跑进厨房间下菜。

就在这时,从饭馆的大门外走进来了三名陆云青的“老朋友”,当然,这三位朋友可不是陆云青的真正朋友,恰恰相反,这三人对陆云青可是恨之入骨,巴不得把陆云青给拆骨抽筋。

这三人正是陆云青坐火车时遇到的一个犯罪小团伙,走在中间是那谢顶的猥琐大叔,左边的是在火车上扮演的少妇,右边是美少女,两女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穿金戴银,这种装扮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又打算在这里下手了。

谢顶大叔正愁没位置时,和陆云青同一时间的看到了对方,双眼顿时一亮,谢顶大叔眼中全是仇恨的火苗,旋即敛去。

露出最为纯洁友好的笑容,谢顶大叔径直的走到陆云青这一桌来,少女赶紧提前一步把椅子拉了出来,然后再为年纪比她大上几岁的少妇拉开靠近谢顶大叔边的椅子,最后才轮到自己。

谢顶大叔就像与陆云青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的坐了下来,只是脸带微笑却并不开口说话,他没有说话,两位美女当然也不敢说话。

过了有一会儿,菜陆续的传了上来,点菜的那名服务员有点不爽,刚刚还说只有一人,现在一下子就来三人,而且一看就是老朋友那一种,真没想到长的这么好看的帅哥竟然还有这毛病。

菜堆满了一桌,陆云青打破沉默,不学这三位“老朋友”们玩高深莫测,“我请客,你们随便吃!”

谢顶大叔也没有继续玩味下去,先夹了一个口菜慢慢品尝,摇了摇头,又品了一口啤酒,这次点了点头,“你们也吃吧!味道还行,填些肚子倒是不错。”

陆云青觉得好笑,但陆云青却没有真正的笑,因为这个猥琐大叔的确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气势噱头都很足,想要骗倒一人的确容易。

“叫我黎叔就好,小伙子,高姓大名?”黎叔吃的很雅,与他的外表真的很不般配,同时也把他身边的两位美女一同介绍,年纪较小的叫语蝶,稍大点的叫玉真。

名字都很好听,也好记,陆云青也不做隐瞒,大方道出自己的姓名:“我叫陆云青!”同时敬了黎叔一杯,之所以陆云青会如此客气,当然不是因为陆云青怕了他们,以前不怕,现在更不可能。

看到镇定自若的陆云青,黎叔非常欣赏这个曾经让自己栽过跟头的小伙子,的确不简单呀!这是黎叔此时对陆云青的真实评价。

黎叔回敬了一杯啤酒,平静道:“我看你样子并不像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为何上次会是例外!”

“不好意思,你长的丑了点!”陆云青说了句实话,上次的确有这个因素,看到黎叔那稀疏的毛发,陆云青就没有多大的心情。

这么恶劣的一句话,顿时把语蝶和玉真弄的差点喷笑出来,可她俩人却硬是转身憋住,只看到双肩微微的抽着。

黎叔没想到这年轻人如此不给面子,让一向觉得自己很有男性魅力的黎叔情何以堪,黎叔脸上布满了黑线,最终还是被他强压了下来。

“小伙子很直言呀!一个人点这么多的菜,在哪发财,带着我们师徒三人一起混口饭吃如何?”

原来这三人竟然是师徒关系,陆云青有点意外,听到黎叔的请求,陆云青知道他还是不能忘记上次的仇恨,也明白现在应该是算帐的时候了。

“来吃霸王餐的,不多叫点菜怎么对的起自己的肚子!”

黎叔只是淡淡的一笑,对于陆云青所说的霸王餐他当然不会相信,这不是说他对于这年轻小伙子身手有所怀疑,恰恰相反,黎叔能看出一点,这小伙子可不是一般的能打,但再能打的人总不可能为了吃一餐饭就大动干戈,这不明显浪漫宝贵的时间吗。

陆云青当然知道他不会相信,也不多作解释,继续开口:“跟着我混也不是不可能,但有个条件,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告诉我神兽帮在哪?”

两女一听怒形于色,师傅委婉的一句言外之意,这不要脸的师哥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竟然真有让我们跟着他混的意思,语蝶怕师傅和师姐,但对于这个害的上次损失了一枚价值连城的戒指的年轻人可一点都没有好感,甚至非常厌恶。

“你还要不要脸了,你想跟着我师傅混还不够格了,竟敢大言不惭,上次是你运气好,要不是有那么多的乘警在的话,再加上师傅又低调,否则你以为你能安然无恙的到站呀!”

看着一脸凶样且可爱的美女,陆云青没有计较,只是看了一眼黎叔。

黎叔会意,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徒弟,后者乖乖的不敢再放肆,只是对着陆云青冷哼了二下,以表心中的不满。

“小徒顽皮了点,但她说的并没有错,你毕竟年轻,狂了点也是正常!”黎叔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虽然他看出这小伙子的能耐,但他还是觉得这小伙子离自己差点火候,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太过于低调。

再低调就掉价了,自己在徒弟面前的英武形象可就要被这小子给破坏了。

陆云青伸出食指摇了摇,不同意道:“真不巧,我对自己也很自信,要不这样吧!咱们玩个游戏如何?谁输了谁就叫对方一声师傅!”

“很好,这个游戏我陪你玩,但我不喜欢玩些无趣的,你最好来点新鲜玩意!”

“游戏也算简单,这餐饭我铁定是吃霸王餐了,只要我能不伤他们保安一人,并且在一分钟之内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就算我赢,你看如何?”

还是较小年纪的语蝶对陆云青嗤之以鼻,不屑道:“雕虫小技,以你的身手,在不惊动他们保安之前想要脱身,也不是什么难事!”

陆云青想想也有道理,又继续开口:“我还可以给你俩师妹足够的时间去叫保安过来,也可以让你们站在门口把守大门。”